从大疆看智能硬件的发展趋势
杨子超 杨子超

从大疆看智能硬件的发展趋势

子超在这篇文章中第一次定义了智能硬件的“四有两必须”标准。

大疆

上周六,百度新闻 The BIG Talk 新飞行时代的论坛上,智能飞行器的明星们集体亮相,临近中午的时候,火箭背包出场,这是火箭人第一次在中国的表演。飞行器一直在子超的心目中属于航模,属于一个兴趣所产生的产业链。在美国的《轻公司》杂志2015年消费电子行业全球十大创新企业的名单中,前三位有谷歌,特斯拉和大疆。能够在海外和谷歌、特斯拉齐名,所有的科技类小伙伴们想想也会很开心的。大疆代表着智能飞行器领域的标杆,我们先看看大疆在这次的亮相中给我们传递了一些什么信息,子超会逐一给大家分析。

无人机的本质

无人机是将日常工作和生活从二维世界拓展到三维世界的智能载体和智能节点。

大疆表示:“无人机是将日常工作和生活从二维世界拓展到三维世界的智能载体和智能节点。”这段无人机的定义概括的非常经典,首先是日常工作和生活,就是说无人机先满足特殊工作需求,然后才是老百姓的生活需求,生活需求可能要放在后面阶段再说。第二个是从二维世界拓展到三维世界,这是说无人机扩展了人们的控制领域。这样的改变相当于人们工作和生活的场景的改变,因此无人机开辟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也就是一个蓝海市场。智能载体是说无人机的最初衷的价值,也就是目前最有价值的应用方向。而智能节点则是告诉大家这才是无人机的未来,每一个节点都可以链接一个应用,也就是链接一个场景,因此无人机的价值和发展才刚刚开始,而且大有可为。从这一点上看也启发了我们如何找准一个智能硬件领域,必须要具备蓝海和可持续化发展两个点。

无人机的核心

无人机分三部分:Hardware硬件+Software软件+Senseware感知件

无人机的核心是智能,但凡智能硬件都会有硬件,软件和传感器三部分组成。无人机也不例外,无人机分三部分:Hardware硬件+Software软件+Senseware感知件,硬件就像人的骨头和皮肤,感知件就像人的神经系统,而软件就是人的大脑,是指挥中心。每一个场景,大脑都会设计出一个全新的指挥系统,去组织我们的感知件和硬件去工作,当收集到数据后,再通过大脑把数据分析出来。当然指挥和分析的一体化程度标志着无人机智能化的水平。因为指挥、收集和分析数据的整个流程才是一个完整的智能大脑,如果再加上分析结果后的再次指挥,就有点感觉像未来的无人战斗机了。完全智能短期内是无法达到的,我们对数据的复杂分析和再指挥可以通过人脑来辅助完成。很长一段时间无人机都会走辅助和配合人去做一些事情的任务和使命,这也是无人机软件应用的一个大方向。

无人机的智能载体方面

大疆从2011年到2015年市场销售额飞速增长了100倍,占据了全球70%的无人机市场份额。

大疆无疑是目前全球发展最快的科技公司之一,美国首批500家拿到无人机使用牌照的公司,50%使用的是大疆的无人机。从2011年到2015年市场销售额飞速增长了100倍,占据了全球70%的无人机市场份额。这样的市场份额不得不让大疆去考虑作为一个领先者如何带领无人机这个行业真正走向大众消费市场,毕竟现在无人机的应用还集中在商业和小部分极客的人群中,何时才能真正的让老百姓每天都在用,这是大疆需要考虑的问题。大疆表示:“一项新的技术品类氛围三个阶段,前期是技术驱动,后期是产品驱动,末期是模式颠覆,作为智能载体的无人机仍然处于技术驱动阶段的前期。”同时大疆也表示对无人机性价比的看法“唯性价比思路及单纯牟利的目的是对无人机行业的矮化。”对于一个行业,在技术的积累期就开始追求性价比,从长期看是对这个行业的上海,但从资本层面,从产品的微创新层面,性价比也是后来者的秘密武器,利弊各半。

无人机的智能节点方面

“无人机+”:无人机与行业结合等于行业的升维创新

大疆希望未来无人机不只是飞行器,而是有更多的无人机的应用,未来无人机与行业结合等于行业的升维创新。这里子超蹦出了一个词汇叫“无人机+”,这是和“互联网+”对应的,这个词应该是子超第一个使用的,请各大无人机公司使用这个词的时候记得写上创造者的名字。子超讲未来是场景消费的时代,每一个场景都是一个应用,无人机结合的行业结合将大大扩展了无人机的智能节点,链接所有能连接的行业,也是对这个行业的一个升级和创新。对于大疆无人机未来的场景开发,大疆通过MobileSDK,OnboardSDK,经纬Matrice100开放式飞行平台,Guidance视觉传感导航系统,等于搭建了一个完整的无人机应用一站式开发平台,让所有的开发者开发相关的应用场景,通过无人机来作为智能节点,对接所有的行业应用场景。一个单品无人机很容易复制,一个稳定性高的无人机系统复制是有门槛的,一个无人机的开放式飞行平台则是后来者很难赶上的。一些简单的应用中可以看出无人机开始和虚拟现实结合,新一代避障技术也更加智能和安全,这些也都会成为无人机的基础技术之一,未来的“无人机+”之路,这些基础性技术突破将非常重要。

BIG论坛一上午的时间,大疆创新副总裁潘农飞、深圳零度CEO杨建军、Parrot公司CMONicolasHalftermeyer依次登台演讲,无人机的行业是最早走出国门的一批,因此大疆等无人机公司对于无人机的发展更具有战略性和全球性,也值得所有做智能硬件的公司和创业团队去学习和思考。大疆给子超的冲击还是很大的,不论是市场的认可度还是对整个无人机领域的理解。通过大疆的启发,子超总结了一些关于智能硬件的思考,分享给大家。

子超总结做智能硬件的标准:四有两必须

四有:好奇心; 酷; 新的场景; 已有场景的优化

两必须:便宜和安全

下面具体说一下做智能硬件的“四有两必须”标准:

好奇心

一个智能硬件产品如果不能激发你对它的好奇心,这个产品本身就是一个失败的产品,在小白用户的思维里,智能硬件一定是先智能的,那么你的智能如果达不到让小白用户有好奇心的级别,就说明本身产品所谓的智能还达不到用户所感知的智能。举个例子,苹果做手表,本身智能手表已经老生常谈了,苹果进入比较晚,但是因为是苹果,所以大家对于苹果手表都有好奇心,都希望去尝试。另一个例子就是老罗的锤子手机和老周的奇酷手机,因为一个是跨界的营销大师,一个是对互联网产品无限执着的产品经理,人们都会对他们的产品产生好奇心和期待,因为一把手而让智能硬件拥有好奇心属性的情况并不多,上面说的三个例子也是让人醉了。

现在的90后,00后追求的是酷炫的效果,不管是“然并卵”还是“小时代”,一个产品的极致就是第一眼看上去很酷,作为智能硬件更是如此。追求时速60公里把手伸到车窗外的感觉,还有就是一见钟情的触电感,智能硬件的工业设计从苹果的简约到德国的机械感,再到美国的怀旧,日本的精心,韩国的可爱,在不同的风格和不同的定位上给用户一个酷的感觉,用一句话来说就是给我一个喜欢你的理由?然而中国的大部分智能硬件产品只能是臣妾做不到啊!酷,并不是不出错的完美,而是偏执的疯狂。前不久小牛电动的电动车,从外观上看并没有望京大街上80%的小摩托好看。相反,有一种复古的摩托车线条和结构都非常粗矿,有一点点像几十年前的第一代或者第二代的小摩托,但是大家就是喜欢。酷,其实就是拿捏这个时代你要找到的人群的内心缺失,不一定是大师的设计,更像一个心理学家的作品。

新的场景

什么是新的场景,我没有在外太空接吻,更没有在飞船上进行过船震,也依然没有体验过火箭背包的钢铁侠般的自由飞行。这些都是新的场景,只不过子超举了一些直观的例子,然这些对于智能硬件然并卵。什么是新的场景,无人机,对于在陆地上生活的人们是无法感受岛国对于海洋的感知,然而所有的人们又无法感知到无人机给我们带来的新的场景,送外卖,空中360度拍摄,撒农药,救灾。这是因为一个智能硬件产品而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行业,而这个行业又链接了更多的行业,让这些行业因为有了无人机而更有生命力。“从0到1”的过程是最为艰难的,其实智能硬件也是这样,在产品经理的世界里有先抄袭,再微创新,最后通过不断的执着与积累沉淀,升华出全新的场景,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是一瞬间的灵感,这个灵感是随机的,也是必然的,因为这是你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是对自己的领域的沉淀与升华。80%所谓的新的场景都是“伪的新场景”很多通过人们的大脑憧憬硬生生造出来的场景都不是人们需要的,很多甚至非常的逆人类日常行为,所以新场景必需是真正人们的刚需。

已有场景的优化

对于新的场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对于已有场景的优化确实非常多的,有句话是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在互联网产品发展的成熟阶段这句话是错误的,因为人们对互联网的新的产品的期待度和满意度的要求都提高了。但是对于智能硬件来说,才刚刚是起步阶段,人人都可以通过现有的硬件或者对周围的产品产生抱怨,只要总结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抱怨,结合这一些进行改进方案,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对于现在的智能硬件发展期还是非常合适的。比如媒体人善于发现新奇的点,更适合做智能硬件的产品经理。再比如对于生活质量要求比较高的小伙伴们也非常适合做智能硬件,因为周围的产品的智能与否直接影响人们的生活的质量。360最近发力了智能硬件,基本上全部都是围绕着已有场景的优化这条来做的,我们讲创新都是讲创新从边缘开始切入,那么智能硬件大家也可以从小的硬件,常用的硬件开始改变,比如说插座,行车仪,摄像头等等,找到这些小的产品的微创新的改进点进行改进,产品会有不错的引爆效果。

便宜

便宜就是说的洋味十足一些叫性价比,是小米把这个词汇发挥到极致的,当然他们还发明了参与感,其实参与感很简单,买得起的产品,大家都愿意参与,从这里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产品必需足够便宜,第二个就是产品必须有刚需,否则只是便宜是卖不动的。这里提到了刚需子超就多说一下,有人说刚需是个伪命题,子超想说刚需分为两个点,第一个点是设计出来的刚需,就是酷不酷,冲动不冲动,上面说的“四有”都是可以设计出来的,但还有一个点就是是不是真正用户需要的,这个是需要考察产品经理的敏感度的问题,不是简单的问卷可以达到的。很多领域都已经很饱和了,为什么有些企业依然可以打进去,因为饱和的感觉是个假的繁荣,也许是老百姓真的希望有一种需求没被满足,大家都在等这个产品的出现,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人们的战争”。便宜程度需要看情况,如果有产业链可以成本价,如果没有产业链支持的,我们就无法去用“免费模式”挣钱,建议小公司被大公司包养更好一些,或者更快速的融资壮大自己。

安全

安全可以是质量的过关,也可以说不威胁用户的利益或者生命。质量过关就不说了,很多可穿戴手表,带上系统稳定性还不如简单的电子表,连最基本的手表看时间功能都不稳定,经常死机或者重启,要不就自动关机,我们做智能硬件的,首先你要先保证硬件部分过关,否则做什么都没有意义,智能是在硬件基础上的智能。另外,比如一些智能硬件对用户的一些隐私数据进行了封装转移,这些也都是不道德的,涉及威胁到了用户的利益,还有一些户外的智能自行车等,如果做不好质量的检测与定期的维护,都是会威胁到用户的生命的。安全问题是一个大的问题,在未来,智能硬件都会成为大的万物互联的一部分(IOT),因此每一个智能硬件都是一个电脑,都是一部智能手机,安全是重中之重,尤其是在一些高精密的智能硬件上,安全更为重要。智能硬件的安全和便宜是用户最关心的基础问题,这也是为什么被子超定义为两必须的元素。

子超提出的智能硬件“四有两必须”的标准,对于大部分智能硬件,满足四有里面的两个元素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了。真正做智能硬件还是要找准用户的痛点刚需,否则上面说的”四有两必须”也只是让错误方向上的智能硬件死的慢一些。

作者介绍:

杨子超,爱部落轻日记社区创始人兼CEO,8年互联网产品经理,连环创业者,TMT自媒体人,百度百家作者,搜狐《超声波沙龙》发起人兼主持人,《创业家》黑问社区明星导师,2014ELIFE校园黑马创业大赛的北京赛区导师。

本文作者杨子超,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和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

大疆 智能硬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