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大国观:在发达国家做生意更简单
程勇 程勇

创业大国观:在发达国家做生意更简单

国家越富裕发达,做生意的限制一般就越少。现今世界各国政府及各个机构组织提供的便利条件、优惠政策,都是向学生、创业团队敞开大门的。

(1)美国:今天的美国,一半以上的公民要么自己创业,要么在创业型的中小企业工作。以前大型企业拥有最新的高科技,大家节省时间的工作方式是在一个大工作室里交流。但是现在每个人都有手机、电脑,最有效的工作方式是在家或小型工作室交流。现今,美国无论是创业硬件环境,还是创业资本环境,亦是创业精神与创业内在机制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2)以色列:过去20年中,全球眼球基本都在投资那些用创新去改变世界的企业家们。当我们谈及伟大的企业家的特质时,就会用“坚韧和乐观”这两个词去看待以色列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根据中为咨询资料显示,78.8%的以色列人对未来很乐观,89%的以色列人认为在他们需要的时候会有人挺身而出。

以色列历经的一系列战争与威胁让变得更加坚韧,而且一点也没有减少他们的乐观。这种坚韧、乐观和幸福是孕育企业家的沃土。他们的创造性可以应对更大的挑战,也会培育出这个创业的国度里的创新性经济体。作为一个小国,以色列的创业故事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地方。其创业精神的或许并不全面,但也足以管中窥豹,并给人以借鉴和启迪。

(3)英国:英国创业的优势总体来说,门槛更低、政策更灵活、市场更透明。全球创业成本最低的国家中,英国排名世界第三。运营企业的便利性排名,英国位居世界第八。目前英国政府推出创业支持政策,学生在英国只要拿出富有创意的研究或工作成果,以此得到权威金融机构认可的风险投资公司,或政府相关部门(包括学校)的认可,并取得他们的5万英镑及资金担保信,帮助学生投资创业。

(4)法国:根据中为咨询调查37%的法国人希望创立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更有10%已经着手进行实践。对自由的渴望和奋斗的乐趣是促使他们创业的主要动力。据了解,吸引和留住欧洲创业企业的战争日渐白热化。法国各地公共和私人实业都摆出诚意姿态,向创业者提供廉价的工作环境、特殊签证,甚至是国家补助。在法国,政府都希望能通过新的商业发展拉动经济增长。

(5)德国:德国人创业情绪普遍不高,只有不到50%的德国人在接受GEM调查时表示创业对他们具有吸引力,而反观他们的邻国,约有65%的法国人,68%的波兰人和79%的荷兰人都对创业表示出了不小的兴趣。根据调查显示,德国自主创业意愿逐年降低的原因一是德国人面对风险非常谨慎;二是对失败不够宽容,经营企业失败的人会受到来自社会的压力。首先是由于缺乏资金。小公司需要天使投资人和风险资本来生存发展。不过这些资源在德国非常有限。德国的风险投资者非常谨慎,并不期望公司呈现爆炸性的增长。德国人墨守成规,比较安静,严谨和沉稳。但创业需要的是速度。约有42%的德国人远离创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远远高于美国的32%,许多美国人自豪于他们曾有过失败的创业经历。但这些情况或将会发生改变。如今的大学毕业生或将把创业列入就业范围内,而德国政府也将对此提供适当的帮助。

(6)新加坡创业:新加坡这个500多万人口的城市国家,以富裕、整洁、高效而闻名于世。这里的人们彬彬有礼,墙上找不到涂鸦;年轻人受到良好教育,循规蹈矩,毕业后可以到政府当公务员、到金融机构当高级白领、在国有企业或跨国公司里体面地存在着,而且新加坡的市场太小,水至清则无鱼,导致新加坡创业率与积极性一直不高。

新加坡虽小,但是五脏俱全,现在政府对在新加坡的创业和投资非常的支持,对于在新加坡入驻的企业,政府一般会做天使和A轮的投资,天使投资的规模是50万美金,A轮政府一般会拿出1000万新币。政府鼓励机构一起来投资A轮,除了承诺给参与A轮投资的机构做LP之外,还会一起共担风险。因此往往大家会把新加坡当作一个中转点,在新加坡创业设立公司。

(7)韩国:根据中为咨询调查,韩国的全部创业中,为了维持最低生计的“生计型创业”比例逼近40%。韩国未满42个月的初期创业中,“生计型创业”比例为36.5%。为了提高收入水平的“机会追求型创业”占51.1%。与前一年相比,“生计型创业”与“机会追求型创业”各增加了1.5%与5.1%。虽然从表面上看,高附加值性创业的增幅较大,但与主要发达国家相比,韩国的“生计型创业”比例过高。一直以来,以家族化经营为特点的财阀经济占据韩国经济半壁江山。2012年,仅韩国三星、现代、LG、SK四家总销售额7145亿美元,约占当年韩国GDP(1.17万亿美元)的61%。然而,众财阀提供的就业岗位仅占全国的10%左右。

韩国政府最新公布的就业统计结果显示,15~29岁青年就业人数多年呈现缩减趋势,青年层失业率高至7%-8%。头垄断严重、社会资源分配不均让韩国政府不得不考虑经济转型。为扶持中小企业,韩国政府喊出了“创造经济”的口号。韩国国内的创业支援主要通过跟韩国的大学合作,在大学内设立创业支援中心,让大学先导事业。支援中心实行“严进宽出”政策。对大学生要求进入创业中心的申请,韩国政府和学校要进行严格筛选。寻求创业的大学生需要提供详细的创业计划书,然后根据创业的方向,由大学教授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组成的评价团来评价决定。如果顺利进入创业支援中心,大学生可以得到“一条龙”的服务,创业所急需的人才、营业场地和资金,在这里都很容易找到。为了进一步减轻韩国青年的创业风险,韩国政府支援创业的另一项特色是建立庞大的专业人才导师库,从而为在不同的成长阶段的创业企业提供定制化的服务。根据创业企业面临的具体困难,由不同导师提供差异化的帮助。

(8)日本:在经历了20年的经济停滞后,日本年轻人“正变得非常、非常保守”。日本文化对失败者欠缺宽容,被认为是创业者们面临的最大障碍。这是日美在创业环境上的最大不同。日本大公司的终身雇佣制度与“年功序列”工资体系对年轻人来说依然具有吸引力,“经济乏力之时,年轻人倾向于稳定。”最新调查也显示,许多日本年轻人并不愿选择创业“披荆斩棘”的生活。在这项以世界13个国家年轻人为对象的工作意识调查中,回答“对创业不感兴趣”的日本人高达58%,在受调查国中最高。打造一个奖励冒险精神的社会,是日本今后的重要课题。日本要成为“创业大国”,必须为创业者打造可持续尝试的环境。

(9)香港地区:香港是由一批胸怀大志、意志坚定的移民建立起来的,他们孜孜不倦地工作,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也因此,以往企业一向受人钦羡,也得以蓬勃发展。香港总体创业活动率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且基本上局限在消费者服务行业。但这种“起步”精神正在迅速衰落。企业联盟盛行、租金成本过高和资金池缩小,增加了创业的障碍,令小本企业创业困难。

但过去三年全球经济环境稳定,有利营商。而近年信息科技发展迅速,造就商机之余,亦大大减低创业及营商成本。另外,受到成功创业例子、政策配合和社会人士大力推动等因素影响,香港社会逐渐形成鼓励青年创业的风气。譬如香港青年协会为青年创业者提供创业启动金,成功申请者将可获得最高港币10万元免息贷款,作为开展业务的本金。香港青年协会还提供创业指导及专业咨询,安排工贸团体及商业服务机构,为青年创业者提供专业顾问服务,并为青年创业者提供或协助联系业务运作时所需的硬件、资源及支援,以及为青年创业者建立商业网络。

(10)中国:根据中为咨询网行业研究报告调查,近9成中国人对创业持积极态度,62%的受访者想开创自己的事业,均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对于中国受访者来说,“更好地兼顾家庭与事业,享受生活”、“实现自我价值,完成个人目标”和“获得额外收入”是最吸引人们创业的前三大原因。同时,“不再受雇于人,做自己的老板”和可能“摆脱失业,重新工作”也是促使人们创业的原因。同时以世界13个国家的年轻人为对象进行了一项工作意识调查,结果显示,在调查中回答“对创业不感兴趣”中国仅为6%左右。此外回答“考虑将来创业”中国,中国考虑将来创业的年轻人达40%。

更重要的是,中国也在逐步降低市场准入门槛,通过企业登记制度改革,2013年新登记注册的公司呈现井喷式增长,新增企业数量较2012年增长60%以上。

创业 国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