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老师半年增值120倍的融资秘诀
张九陆 张九陆

疯狂老师半年增值120倍的融资秘诀

六个多月完成五轮融资,估值狂飙120倍,从一千万人民币暴涨到两亿美金;吴宵光、章苏阳、牛文文、马化腾,众多业内大佬纷纷入股,超乎寻常的投资决策速度……在这场以“疯狂老师”为名的资本狂奔背后,是一个优秀创业者价值跃升的时代前奏。

2015年7月22日,黑马成长营十一期资本模块课堂上,黑马营二期学员、疯狂老师创始人张浩面对众多学弟学妹,忽然想起了三年前的一段“黑暗时光”。那时,作为中国东南部K12家教业老大、年轻的亿万富翁,张浩却深受抑郁症困扰,几乎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如今,卖掉了豪宅、跑车,放弃一手创办的快乐学习集团,每周至少7*16小时工作的他却感到无比充实,他告诉学弟学妹们:“你占有的物质越多,精神负担就会越大。”

也正因为如此,张浩并没有把他的融资成就看得有多么突出——本来他有足够的理由为此骄傲——就在7月17日,疯狂老师获得了新的一笔高达24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估值2亿美元,此时距离其拿到腾讯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刚刚36天,距离其产品上线时间则只有六个月。

与钱相比,张浩更看重他的事业。在他看来,快速融资只是一种现象而不是本质,结果在出发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他说,创业者的融资过程就像“找对象”,又像是“与狼共舞”,你能得到满意结果的前提条件,一定是你先具备了这方面能力。他的融资如果说有什么诀窍的话,那就是“先胜而后求战”。

161547282890879917

速度与激情的融资“高铁”

多年以来,风险投资的投融资链条已经形成了一种定式,就好像创业者的一次火车之旅,从天使、A轮直到被收购或者上市,一站又一站有条不紊,每一站都有不同的投资者上车或者下车,每一个投资者会设定一个从两三年到七八年不等的回报周期,通向不同的目的地。

但是张浩与疯狂老师的融资过程,却像一列飞驰的高铁,站与站之间的时间间隔非常短,速度更是远超常规:

在疯狂老师上线之前,张浩就已经借助自己的人脉完成了天使轮融资,黑马营同学的公司如丰厚资本等,是其投资方,当时估值是1000万人民币。

这一估值在2015年1月份产品上线时就被乘以3。腾讯副总裁吴宵光,创业家董事长、黑马学院创办人牛文文和黑马基金等提供了千万级Pre-A轮融资,估值3000万人民币。

紧接着,还是在今年第一季度,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在与张浩见面的第二天,就与分享资本一起,成了疯狂老师的A轮投资人,此时估值2000万美金。

然后,5月21日到6月5日,“36小时签Term Sheet(投资条款清单),10天排他期,20天到账”让人们看到了“腾讯速度”,腾讯产业共赢基金成了疯狂老师的B轮投资者,出资2000万美元,估值1亿美元。

7月17日,疯狂老师又完成B+轮融资,由鲲翎资本和分享资本共同投资2400万美元,估值2亿美元。

6个多月,五轮融资,从1000万人民币到2亿美金的估值成长,令人目不暇接。

其中,B轮中腾讯的入股尤其引人注目:

5月21日下午14:30,腾讯主管投资并购的副总裁彭志坚(Richard)在北京约见张浩。沟通不久。彭即要求签约。张浩承诺会与合伙人讨论此事,24小时后给答复。

当晚,张浩飞回上海连夜招集合伙人开会。从晚上22:00到凌晨5:00,经过7个小时的讨论,决定推进与腾讯的此轮融资,同时暂停与其他几家基金的接触。

5月22日,腾讯出具Term Sheet(投资条款清单)。当夜24:16正式生效。

此后,就是尽职调查阶段。六天之后,5月28日下午18:30,张浩来到腾讯总部,见到了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Martin),Martin告诉张浩,腾讯可以在三个方面助力疯狂老师:品牌、IT保障和潜在用户群。半小时后,马化腾(Pony)推门而入,他见到张浩的第一个问题,是“疯狂老师要不要改个名字”,但却被张浩婉言拒绝了。此后的交流中,张浩的创业思路得到了马化腾和刘炽平的认同,他们给张浩提了一个建议:“试着发展更快一点”。

6月5日,双方正式签署协议。从动议到资金入账,前后不到二十天。

对照传统的风投融资速度,这一周期至少是三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在谈判过程中,双方始终没有在估值、资源配置乃至条款细节上纠缠,即使疯狂老师那一夜的合伙人会议中,讨论的主题也不是钱的得失,而是双方战略是否合拍;其次,双方都很强势,但又很开放,除了改名字的建议外,都几乎接受了对方的一切要求。

“整个过程,腾讯的决策机制、执行力度,给我深刻感受,令人敬佩!”张浩说。

资本也给疯狂老师的发展带来了显而易见的好处,据黑马学院案例中心了解,疯狂老师7月份的业务流量在原有基础上再次飙升,实现了300%的增长。

疯狂老师的融资加速度,来自于资本“求贤若渴”和创业者激情成长的双向互动。

不一样的投资者们

仔细研究可以发现,疯狂老师的各轮投资人非常多样化,其中既有比较传统的风投机构,也有张浩的同学、老师、朋友等个人入股,还有像腾讯这样的战略投资者。正是这些不同类型的投资人,给张浩带来了不同的资源,使其能够快速向前发展。

实际上,在疯狂老师之前,张浩创业十年,从未融过资。用他自己的话说,与风险投资人一起吃饭,最终投资人总会说:“还是你来买单吧,你比我有钱。”

但就是这个不缺钱的张浩,决心创办疯狂老师时,却“四处化缘”,因为经过在黑马营等机构的学习,他已经意识到,从传统行业转向互联网行业,首先是思维上的转变,而其中一个重要方向,就是要由产业思维转向资本思维。资本不但可以更好地量化创业过程中的责权利关系,也会带来许多有价值的资源,构建一个新的生态圈。

作为黑马营的明星学员,张浩无疑是黑马平台的得益者。创业家董事长、黑马学院院长牛文文,黑马学院导师、腾讯副总裁吴宵光等大咖投入的Pre-A轮投资,他们不但带来了金钱,更带来了诸多资源和很多极具价值的建议。

与此同时,在创投领域,信任也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稀缺资源,同一商圈内的人士往往能形成比较强的信任关系,他们会是天使或Pre-A早期投资人的不错选择,这一点在疯狂老师的案例中也得到了验证。作为黑马会教育行业分会副会长,张浩的行业人脉也直接帮助疯狂老师成为目前同类产品中,进入城市最多的一个。

另外,据了解,彭志坚在与张浩沟通过程中,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你让我想起了当年滴滴打车的程维,我知道你跟当初的他一样,其实不想让我投,但我一定要投你!”从中可见腾讯的决心和和张浩的疑虑。

在历史上,腾讯曾有“中小创业者杀手”的恶名,但是最近几年来,腾讯又经常扮演“创业及时雨”角色,比如对滴滴打车。实际上,从2008年开始,腾讯每年的投资金额和数量绝对不输于任何一家一线VC。

作为战略投资者,腾讯进入在线教育领域,相当于选中一条赛道,是一种战略上的前瞻布局。尽管短期之内也许看不到明显的合作点在哪里,但是它有潜在的长远战略价值,最终影响的是一个行业的走向。

但是从疯狂老师自身的角度来看,张浩最初并不想在巨头之间过早“站队”,站在巨人身边总会有些不安全感。

然而仔细考虑后张浩发现,腾讯对于不同的“赛道”,采用的策略也有所不同,而且在投资之后的发展策略上,腾讯也正在变得更加灵活,滴滴快的合并案中与阿里的合作便是一例。也正是这一案例,减轻了张浩这样的创业者对于“站队”的顾虑。

对于创业者来说,这样一个巨人型投资者是一个必须去面对的选择。因为一旦它选择了你的竞争对手,你面临的就将是不同量级的竞争。

但与此同时,这样的投资者又是创业者们梦寐以求的,因为他们更懂创业者,更有资源,而且也更有效率。就像此次腾讯对疯狂老师的投资,同样时间内那些VC机构恐怕还没有完成“投不投”的内部论证阶段。

不管怎么说,更多少资本供给方,必将带来投融资供求关系的改变。

与投资者打交道的秘诀

更灵活的投资流程和多样化的投资人群体,也使得优秀创业者自身的价值得以更快地体现,而如何在短时间内体现自身的价值,也是是一门学问。

虽然张浩恰好是最受投资者追捧的那类创业者:有创业情怀,有成功经验,团队实力强大(疯狂老师的线上团队由中国最出色的IT男之一——PPTV创始人姚欣组建,他的十年互联网经历与张浩的十年教育经历相得益彰),身后又有着中国最牛的创业者社群——黑马社群的背书。但这些只是硬件条件,据张浩介绍,在与投资人沟通过程中,他对于四大关键问题的解读起到了重要作用:首先是背景认知,一个有前途的创始人,一定要去做那些顺应时代趋势,时间是他的朋友而不是敌人的事业;其次是远景框,要让投资者看到关于未来的清晰画面;第三是切入奇点,找到关键奇点,围绕奇点能够形成自激励成长;第四是路径拆解,每一阶段调动所有资源干一件事,创始人对此要有清晰的认识。

在背景认知方面,张浩让“小马哥”们看到了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疯狂老师”这个名字,来自于乔布斯的那句名言:“只有疯狂到认为自己能够改变世界的人,才能真正地改变世界。”在张浩看来,互联网是种新的能源,它将像插座一样无处不在。利用移动互联网,可以像三十多年前“包产到户”改变中国农村面貌一样,改变整个K12教育行业的生产关系结构,让好的教师拥有无限成长空间。

在远景框方面,张浩在面对腾讯时描绘了一幅画面:疯狂老师是一个开放平台,有可能汇聚100万老师和4000万家庭用户,以每户一年课外教育消费5000元计,一年在平台上的流水可以达到2000亿元,足够造就一家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即使已拥有千亿级公司的Pony,对此也不禁动容。

接下来,与其他竞争者相比,疯狂老师抓住了产业的关键奇点——好老师是稀缺资源,每一个好老师是一个流量入口。这就像一个棋盘上的博弈,张浩抓住了关键的子力和关键的位置,与传统机构是不同维度的竞争,整盘棋的局势就会随着这少数子力的引导而变化。过去几个月的经验已经证明,疯狂老师每进入一个城市,都会在短期内把该城市的K12教育市场搅得乱作一团,这证明了其能量。

在路径拆解方面,疯狂老师也非常清晰:第一步,找到好老师,肢解传统教育机构,收编其中好老师;第二步,帮助平台上的老师经营自己的品牌,提升能力与能量;第三,关注数据沉淀和数据挖掘,给教育模式带来根本性改变。目前,疯狂老师在全力推进第一步,同时已着手准备第二步。

张浩告诉黑马学院案例中心,在线教育的门槛实际上很高,高就高在时间成本,即创始人团队已经在行业内浸泡多久:“可以说,5年前不是在做教育的人,现在进入这个行业是没戏的。因为你根本不可能把握家长与孩子之间的微妙关系,好老师与好老师之间的微妙关系。”也正因为如此,他并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那些对教育一知半解又不谦虚的投资人身上。

张浩认为,在与投资人打交道的成功经验中,有一条很重要:要么不出手,出手就一定要有信心搞定,所谓“先胜而后求战”。反之,如果判断与某个投资人“道不同”,则不要与其做过多纠缠,要尽量与更高能量体在一起。据了解,在见张浩之前,腾讯彭志坚同日上午刚刚在同一办公室见了北京另外一家在线教育机构创始人,更早前在上海也见了一家,但都比较失望。而这两家公司在后续的融资过程中,都因此遇到了困难,由此可见创业融资的残酷,不可不慎重。

“去中介化”?

据了解,B+轮融资入账以后,疯狂老师账户中已经有数千万美元的流动资金。他们将主要把钱“烧”在找老师和提升老师水平方面,年底前将让疯狂老师在全国十五个城市落地生根。他们也将很快启动“硅谷计划”,带领优秀老师们走进硅谷,这可以带来三方面好处:一是让老师们看看顶级科技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开拓视野;其次带老师进入斯坦福等顶尖大学校园,满足其荣誉感;三是在湾区的学校中体验不同的教学文化。与此同时,疯狂老师也正在开发4.0版本,将推出更多教学工具,丰富好老师的“武器库”,并且可能采取并购的形式,打造兵工厂,让疯狂老师成为“K12群体课外教育唯一入口”。

张浩表示,创业者每一个星期都应该对自己的项目有更多、更深入的认知。尽管他的创业核心理念一直没有改变,但是在广度上已经有了更多的体验。“这就像爬山,以前更关注在北坡与我一起爬山的同行,现在会关注南坡爬山的人,因为他们在登顶时终将会与我们相遇。”

据悉,目前疯狂老师的C轮投资已经在商谈中,投资者非常积极,但张浩自己“不想太快”,此轮融资最早将在9月份完成,估值将在5亿美元左右。

此时的张浩已有资格对许多投资人说“不”:“我相信,任何投资者在我们估值十亿美金之前进入,都是非常合算的。”

张浩的“牛气”,折射出投融资行业力量格局的变迁。

曾几何时,美元VC机构是创投规则的制定者,他们以资本为武器和唯一追逐目的,以专业为借口,给出的合同不但很难更改,那些毕业于国内外名校的投资人看人的方式也往往带着自身经历的烙印。一度,大牌VC和一部分互联网创业者似乎形成了一个圈子,只要有一个北大或斯坦福的人出来创业,有时根本不用他自己主动找,就会有海量的钱和资源迅速弥补他和他的团队的不足。与此同时,大量的草根创业者不管能力如何,都很少有人理睬。

如今,众筹和新三板的崛起,正在逐渐使投资机构们丧失对投融资渠道的把控,大佬与新创业者、创业者与创业者、创业者与大众、创业者与投资者之间鸿沟和差别已经越来越小,很多人都在同时游走于多个不同角色之间,给整个行业格局带来了更多变数。而像腾讯和阿里这样的巨头,则根本不会宥于所谓的“投资行业规则”,他们将带给创业者更多也具价值的融资选择。创业者有机会团结更多有资源、无条件支持创业者的事业伙伴,而不是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投资机构。

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机构作为资金渠道掌控者的权力正在日益缩小,而优秀创业者自身的价值则可以在越来越短的时间里彰显。这何尝不是互联网的又一种“去中介化”?

从资本为王到优秀创业者为王,整个行业的价值判断标准和运行体制也必将向优秀创业者倾斜。

黑马基金管理合伙人胡翔认为:“张浩是个从传统K12教育里多年打拼出来的人,同时又是个迅速拥抱移动互联网的带着疯狂劲的人,这是促成历次融资得以快速实现的重要原因。”

而张浩自己在融资成功后给他的合伙人们发的一条信息,则明确地点明了未来融资博弈的核心原则:“想要得到一样东西,最好的方式,是让自己配得上它。”

 版权声明:本文来自黑马学院【黑马成长营10期四课-组织建设模块】课堂,张浩口述,黑马学院案例中心张九陆编辑,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 zzyyanan 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疯狂老师 张浩 黑马营 黑马课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