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案例 | 陈昊芝:韩国首家中概股背后的“黑老大”
黑马学院 黑马学院

黑马案例 | 陈昊芝:韩国首家中概股背后的“黑老大”

7月9日,北京触控科技有限公司的韩国子公司Gurum Company在韩国KONEX上市,正式挂牌交易,黑马营一期学员、触控科技创始人陈昊芝亲赴韩国敲响了上市“鼓”(韩国上市敲鼓),他本人也成为黑马营中又一位实现了公司上市的学员。

 250198283410940030

-黑马名片- 

陈昊芝:黑马成长营一期,“连环创业者”、移动互联网重量级老兵,北京触控科技创始人,旗下子公司实现韩国上市。在黑马营中,与周鸿祎等“达人”结成师徒,突破了创业瓶颈。

“捕鱼者”终成“达人”

一头银发、身材魁梧的陈昊芝职高毕业,21 岁起就开始在互联网领域创业。1999年,陈昊芝以个人网站作价入股雷军的卓越网,远未等到它成为“亚马逊中国”之前即撤出。在联众公司短暂打工后,陈昊芝创办了网络游戏点卡销售公司,并于2004年卖掉,接着相继创建汽车资讯网站“爱卡汽车网”、SNS社区、译言及盛世收藏网,直至2009年底与CocoaChina(一个中国苹果开发者社区)建立者刘冠群相识,并成立触控科技。

十几年中,陈为自己的商业才华找到了足够的证明,但也经常受到失败的打击,在进入黑马营之前,陈创下了一个尴尬的记录:融资从未成功,年营收从未过亿,员工人数从未多于100。特别是2010年,前景广阔的爱卡网因合伙人不和被迫出售之后,陈患上了中度抑郁症。心中的苦闷还未完全散去,第二个创办的网站“译言网”又遭遇关停。

正是在2010年,陈昊芝加入了黑马营。

尽管“骨子里很骄傲”,但刚到黑马营时,陈昊芝曾问老牛(创业家董事长、黑马学院创办人牛文文):“牛哥,你觉得我靠谱吗?”而老牛拍着他的肩膀说:“你一定行”。

陈在黑马营得到的不仅仅是信心。他见到了一批大概也可以称之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人,诸如周鸿祎,刘强东。他在互联网上营造多年的小世界被打开了。后来成为他“师父”的周鸿祎“对产品的格局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在黑马营师生的介绍下,他也结识了一批可以深夜打电话聊产品的创业伙伴。

同一年,层出不穷的iphone iOS 4.0操作系统、iPhone4、iPad给市场带来了无穷的想象。陈昊芝是苹果粉丝,隐隐感到自己在乔布斯开创的世界里可以干点儿什么。

“我过去做的几乎全是社区,”陈昊芝说,“只是定位不同。后来的译言和盛世是小众市场,爱卡是大众消费市场。做这个公司的时候,我们给自己的明确要求是回到大众消费市场。2010年底的时候什么是大众消费市场?就是手机。”

对于即将进入手游行业的陈昊芝,更直接及时的刺激可能来自黑马营另一位导师史玉柱。“他讲过《征途》,说第一个月600万元收入,第二个月1600万,我一听,觉得做游戏就应该是这么一个路子。”

2011年初,陈昊芝相识10余年的朋友吴刚(顽石科技CEO)建议陈参考一下街机里的捕鱼游戏。后者到游戏厅花100元买了200个游戏币,玩了40分钟,决定把它改造到手机上。接下来的几年里,它成就了一个年营收达到10亿元的公司。

如今,一切迷茫和怀疑已经成了历史。陈昊不但实现了子公司在韩国上市,让以“捕鱼达人”为代表的多款手游风靡全球,引擎业务蒸蒸日上,年营收超过十亿元,公司估值更是以十亿美元计。他成了黑马营学员中的又一个明星。

长年在互联网创业领域“捕鱼”的陈昊芝,终成“达人”。

曲折的上市之路

在此之前,陈昊芝曾拒绝过上市的诱惑。

2014年,陈昊芝曾无限接近于纳斯达克上市。2014年4月18日,触控科技首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首次公开招股申请,拟最高融资1.5亿美元,但后来他又放弃了纳斯达克上市。对于最终放弃上市一事,陈昊芝没有做过多说明,只做了如下表达:“当时,投行、券商、基金围绕着你,我们第二天就要录路演视频,录完视频就可以等着上了,我们做了一系列准备工作,当时的募资已经覆盖了150%,等于是已经完成融资了,也就是当大投行问我们时,其实点头就可以上了,但最终我们放弃了。”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可能是陈觉得公司价值没能体现。触控科技游戏业务价值超过6.7亿美元(2013年上市的中手游的市值),引擎业务价值至少6亿美元(2013年亚马逊曾欲以该价格收购),两部分相加,触控科技至少有超过13亿美元的市场价值,但却被归为纯游戏公司,只能按5.4亿美元的定价上市。

在后来的接触中,陈表示,这种重要的决策都是十分难下的,重点是到现在来看,它是对的,“我只要大赢”。

如今上市的触控韩国子公司Gurum Company,是一家以手游自研和全球化发行为主的移动互联网公司。目前公司旗下拥有游戏研发、代理发行及cocos引擎等业务。管理方面,Gurum Company完全由韩国本土人士自主管理,其CEO是原韩国著名游戏公司Nexon中国区负责人,COO是原韩国现代集团财务部门高管。

自2013年8月16号在首尔成立以来,Gurum Company已在韩国成功发行了《秦姬》、《神魔》等知名游戏。据Gurum Company招股书披露,2014年,公司年总收入239亿2600万韩元,净利16亿4100万韩元。今年1-5月总收入已达121亿韩元,其中主推手游《Newworld》流水达31亿韩元,《秦姬》也贡献了近26亿韩元的营收。Gurum Company是第一家海外公司获得韩国政府高新科技企业认证,也是第一家海外企业在韩国股票交易市场获准上市申请。

据了解,子公司在韩国上市,并不是触控科技上市之路的终点。触控科技仍旧在认真考虑各种上市可能性,包括目前正在振荡的A股。陈昊芝不久前曾表示:“过去四年里,我们认为美国市场上市是最容易的,我们只寻求最好的市场的回报,哪个市场真正回报好,哪个市场更容易操作我们就选谁。今天中国的A股市场可能会比我们想象的更友好了。”

最笨的方法才是最正确的

在搭建移动广告资源配置平台的同时,触控科技通过开源免费的“一站式”生态链服务向全球200多个国家地区、50余万开发者提供游戏开发引擎cocos及相关工具,并致力于全球移动游戏的代理发行业务和自研业务。除成功代理发行了《秦时明月》、《时空猎人》、《奔跑吧兄弟:我是车神》等多款优秀手机游戏外,公司自主研发的《捕鱼达人》系列已成为中国团队迄今最成功的休闲游戏产品。

“虽然是以《捕鱼达人》这款游戏起家,但触控并不是一家单纯的游戏开发公司,我更想把它打造成一家硅谷类型的科技公司”。在一次黑马营内部的分享中,陈昊芝曾如此向大家介绍他的创业构想。

陈昊芝对于做成一家伟大的科技公司有着特别的关注与期待。触控已经在cocos2d-x这个免费开源引擎上花了上亿的人民币。陈昊芝对此解释说:“可能在普通人眼里,这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像我之前在公司内部邮件中所说的那样,触控要做大事没有技巧可言,有时候最笨的办法可能才是最正确的。”

在黑马营中谈及到触控发展之路时,陈昊芝曾指出,触控目前还处在早期阶段,只是有了一定规模而已。而今天我们看到的那些成功的公司,无论是腾讯、阿里还是360或是小米,本质上都是软件公司,这些软件公司通过自己的软件服务和体验,去服务更多用户,优化效率,“最终,触控也必将是一个以软件为核心能力的公司。”

回顾陈昊芝的创业经历,可以看到一个典型创业黑马的“坚持”和“成长”。“这人对商业是有概念的。”触控科技的联合创始人刘冠群曾如此评价自己的合伙人,“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批人,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回事,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就是这样的人,而很多人是搞不明白的。” 

1.pic_hd

版权声明:本文由黑马学院案例中心整理,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游戏 触控科技 陈昊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