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做出一款有苹果味的产品?
i代言 i代言

怎么做出一款有苹果味的产品?

一提到苹果的产品,所有人能想到的就是,设计非常漂亮,产品品质很高,用户体验极致,每一款新品都足以让用户炫耀。然而,有一家创业公司,矢志要做出一款有苹果味的产品来,而不是光靠性价比去拼。

一提到苹果的产品,所有人能想到的就是,设计非常漂亮,产品品质很高,用户体验极致,每一款新品都足以让用户炫耀。而苹果的产品之所以有苹果的独特味道,是由以乔布斯为首的顶级设计师团队赋予的。是的,从ipod开始,苹果产品的味道就一直让消费者念念不忘。

从小米开始,到乐视,国内创新产品一直都在学习和赶超苹果,但他们都没有做出一款有苹果味的新品,高性价比成为这些产品最经典的标签。

然而,有一家创业公司,矢志要做出一款有苹果味的产品来,而不是光靠性价比去拼。创始人知道,要达成这个目标,最好是找到当年一起跟乔布斯铸造苹果传奇的设计师。是的,找到Robert Brunner,苹果前设计总监。

他是朱晴波,伊利诺伊大学的计算机博士,硅谷大数据的创业先锋。曾经创立的数据公司“Pattern Insight”被全球最大云计算公司VMware高价收购。他是Robert Brunner,作品在过去的30多年里已成为无数品牌的标志性设计,包括Adobe (软件), Beats by Dre(耳机),Barnes & Noble(书店), Polaroid(眼镜), Square(美国移动支付公司)和 Williams-Sonoma (家用产品专卖店)等。他一手培养的Jonathan Ive(乔纳森•伊夫)更是当今苹果最重要的设计师。

当这位执拗的计算机博士与疯狂的设计师因一款异想天开的产品连接到了一起,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会在中间迸发?对设计的偏执会造就一个什么样的团队?他们到底想干点什么充满理想主义的事儿?本期i代言《创始人说》邀请更多科技CEO朱晴波来讲述,怎么做出一款有苹果味的产品。

01.jpg

▲左四为更多科技董事长赵浦,左五为Robert Brunner,右三为更多科技CEO朱晴波。

 

把不可能变为可能,这是一种信仰。

当时我是负责整个设计团队,在设计这个问题上,我给自己提的一个要求是,绝对要做超一流的工业外观,要让每一个人看到这个秤的第一眼,就能被其中的匠心所打动。因此,从一开始我们的设计就盯准了全球顶尖的公司。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梳理欧美的一流设计公司,最后将目光锁定在Robert Brunner所成立的Ammunition公司。这个公司无论是从设计理念,还是战略执行,都极具前卫眼光。Robert Brunner本人曾是苹果公司的设计总监,如今苹果首席设计师Jonathan Ive的前老板。离开苹果后,他创办了ammunition,一如既往致力于有灵感的设计。对于Robert Brunner天才的产品设计力,纽约时报曾花大版的笔墨进行过报道。

02.jpg

要请这种世界级的大师出山,来为我们这样一个初创团队做设计,想起来有点天方夜谭。全世界每天求着Brunner做设计的人络绎不绝,可他眼光挑剔,并不轻易接单。我们能成为其中的幸运儿么?事实证明,我们不但是幸运儿,而且是受到天使悉心照顾的幸运儿,故事是这样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和赵浦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心情很复杂。对于Brunner,我们怀有敬畏和尊重,想到合作的可能,很兴奋很激动,但另一方面压力巨大,不知道我们的团队能不能得到认可。

03.jpg

他们的办公室在旧金山的繁华地段,离海边有3分钟的路程,周围环境舒适而安静,办公室里的设计更是让人一眼难忘。三层的挑空,纯白的整体色调,时而松散时而紧致的空间,地毯、沙发、茶几、台灯、壁画随性地那么一放,颜色明丽却不嘈杂,LOFT式的休闲就那么任性地体现了出来,仿佛所有的思想和灵感都可以随时对话,每一个角落都充满无限的可能。

04.jpg

见到Robert Brunner,我们就老老实实地谈到公司的规划,理念,想做出一个什么样的产品。其实,我们的想法很单纯,就是要围绕健康和母婴,死抠每一个痛点,用优雅和完美去改造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尤其是让中国的妈妈们生活得更精致更有幸福感。Brunner越听越有兴趣,当他听到这款产品要异想天开地为胎儿称重时,他兴奋地大呼Amazing!我想,不止我们的产品理念及家庭健康领域让他兴奋,中国独特的市场也吸引着他,当然,还有我们的靠谱也深深吸引了他。就这样,他答应为我们的产品提供设计。

在他看来,一个品牌并不仅仅是一个商业品牌,更是一位“艺人”,一个大家都能信赖并津津乐道的形象,就像“枪与玫瑰”,热情不失雅致。我们取名“MO”,也正如他对于品牌的追求,用“More”承载更多的可能,用“Morning”承载更多的希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双方的讨论正式拉开了帷幕。Ammunition的每个设计师都很senior,专业且独立,各抒已见,有问题全盘抛出,头脑风暴,争辩讨论,没有问题就进入下一个环节,大方向明确后就独立完成各自的工作,效率非常高。

05.jpg

短短几个月,产品的设计方案就出炉了,简直可以用惊艳来形容,但同时,我们陷入了困境。这样的产品能做得出来吗?

More承载着更多的可能,不可能最终会因匠心变得可能。从这一天起,故事变成了从纸面到桌面。

为了将“MO”的品牌设计语言与产品融为一体,秤的中间有一块圆形的镂空。秤屏与秤体分离,仿佛秤盘中间的部分飞身离开变成了浑圆的秤屏,方便观看数字。镂空的周围是一圈呼吸灯,唯美的灯光会与不同的状态自动匹配。呼吸灯需要跟秤盘保持在一个水平面上,完美地结合到一起。秤脚和秤盘一体成形,避免头发、灰尘进入影响精准。

这样的设计带来的难点有三:

一、中间镂空后如何承受180公斤的称重标准,什么样的玻璃能实现?

二、如何保持呼吸灯和秤盘在一个水平面?

三、一体式的设计如何够高精度的称重传感器以足够的弹性空间,而又不会给传感器带来拉力或者压力?

对于第一个难题,为了找到合适的IOT玻璃和能做出这种效果的玻璃厂,我们最多的时候一天跑了六个城市,工程师开玩笑说以后要是不干技术了,可以去当司机,日行千里,车盘子打得可溜了。

终于,在一个小玻璃厂,我们找到了合适的玻璃和创新的技术,沿着圆形中空部分斜开角45%,保证导电率的同时,呼吸灯和秤盘得以平齐。

在保证秤体传感器空间时,我们的工程师一遍又一遍地改布局,一个坑一个坑试错。我们在工厂旁边租了一个房子,工程师就天天扑在这个问题上,从早捯饬到晚,一个月没回家,硬生生把这个难题啃了下来。

当时真的是苦逼得要命,可现在想起来,还挺美好的。怀着那么点小理想,死磕那么点小细节,跟着了魔似的,在一次次的突破中团队就变得更强大了,觉得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一年过去了,这款浑身苹果范儿的产品终于出来了。赵浦那异想天开的点子,给妈妈肚里的胎儿称重,总算是实现了。

06.jpg

一个好的公司就是愿意并且能够去执行一些伟大的想法。Robert Brunner从一开始就在见证我们这个初创团队一点点创造奇迹,在设计理念上不讲究不盲从。就在几个月前,他提出要和我们战略合作,并做我们的首席设计师。这是他第一次出任中国公司的首席设计师,我想,这真是对我们团队最好的认可。

 本文为i代言原创作品,嘉宾为更多科技CEO朱晴波,由蒲鸽采访并整理。版权为i代言所有。

 

创业 智能家居 健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