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资本:豪赌新三板
叶静 叶静

天星资本:豪赌新三板

一个男人和他创造的机构与新三板牢牢捆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三年前,他还做着和金融无关的工作。

两年前,他还没投出第一个新三板项目。

一年前,他还在为募资发愁。

6月份,他投了127个新三板项目。

7月份,他扛起救市大旗,成了新三板维稳主力。

这个人,就是天星资本创始人刘研。到今年底,他要让成立仅3年多的天星赶超九鼎,成为新三板市值最大的公司。

IMG_8401 2

你的理想是什么

“你愿不愿意当大佬?你愿不愿意叱咤风云?你愿不愿意身价百亿?”

这不是传销团伙的培训,也不是某成功学大师的训导,而是刘研复试应聘者时的问题。这些复试者大多是清华、北大以及一些国外高校的毕业生。如果回答者有任何犹豫,他一概不要。他要他们用坚定的眼光告诉他“我愿意!”

再之后,他会问:“你有没有信心能做大?”如果对方再坚定地告诉他“能!”,他则会回复“好,你的理想我一定让你实现!”然后将他变成天星团队的一员。

“我们的投资经理面对估值最多二三十亿的初创企业,面向其他投资机构,不会犯怵,会觉得他未来身家百亿,是大佬。”从四五个人起步,刘研用他特有的方式招募了一只“牛气”十足的团队。

不过,随着天星的快速发展,刘研已经无暇去为后来的投资经理们灌输百亿梦想了。眼下,他要向资本市场、天星未来的投资人灌输千亿、万亿梦想。

“很多人说天星是一个微型资本,今年三个亿,明年三十个亿,后年上百个亿,说我们放卫星。”刘研觉得很委屈,“实际上我们已经非常保守了,2019年我们整个浮盈很可能在四五千亿。”

刘研得出这一结论的依据并不复杂:天星启动了新三板挂牌计划,并开始了首轮定增。预计今年9-10月挂牌后开始第二轮定增。届时,天星将持有200多亿现金。此外,天星还会通过银行、信托等渠道,按照1:2或1:3的比例配一些低成本资金,预计到明年上半年,在不计入旗下管理基金的情况下,天星自有或低成本获得的资金总额将有上千亿。

“上千亿的资金,我们预计在明年底和后年上半年基本投完。以我们的投资能力,未来三五年,整体浮盈三四倍很正常,再不济也是两三倍,那也是两三千亿。”除此之外,刘研还为天星的军工板块单独预期了四五千亿浮盈,计算逻辑同上。

基于没有风险只有浮盈的计算,刘研为天星设计了一个更伟大的蓝图:“未来基金管理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补充,我们在新三板的布局好玩多了……”

刘研没有向天星的首轮定增对象全盘描绘他设想的全部“伟大钱景”,单以这些已描述部分,刘研就觉得天星已经是个很值得投资的机构了。“我们比九鼎、中科招商布局稍晚,但速度快很多,未来支撑比他们要强得多,所以我们现在这一轮估值算是很低的了。”

新三板的“带头大哥”

投资人坐下来听这个梦想,是因为截至目前,天星资本已在新三板上投资300多家公司。它与新三板的关联,始于两年前。

2013年9月26日,刘研一宿没睡,他在为天星想出路。看中即将到来的新三板机会,2012年6月,他成立了天星。从2006年买股票起,他开始关注起金融业业,也赚过一些钱。天星成立后,他脱下了警服。

起步初期,天星也曾摸索过一些传统PE业务,做过财务顾问,有一支松散团队,大部分人是兼职。2013年下半年,刘研逐渐感到新三板会推广开。8月,天星尝试着做了第一家拟上三板公司的投资。9月,刘研觉得形势越来越明朗,基本确定新三板能推向全国,于是想着要在新三板上发力。“我们惊喜地发现,新三板是一条特别好的道路,而且资本市场上的大佬们都没把精力放在新三板上。”

第二天,他召集天星兼职合伙人开会:能专职出来的,就到天星资本干;不能专职出来的,可以合作,但别在天星了。之后,天星把新三板设为了主战场。

截至2013年底,这家公司只有四五个人,只投资了4个项目。但2014年初,天星定下计划:当年保守的话投30家,乐观的话投50家。“现在看,我们当时的策略太保守了”,天星主管合伙人何沛钊说。

由于天星所有业务均以“天星”两字开头,随着天星银河、天星北斗等的出现,市场开始揣测这家机构背后神秘的大咖。2014年,天星资本完成了四五十家新三板公司的投资,成为新三板的最大投手,完成了占位工作。

“那个时候我们认为,如果再出来一家机构,哪怕全力以赴去做,也不会赶上我们的速度了,因为最佳布局时机已经过去了。”

占位显然是有价值的,“当你在这个行业里做到顶级的时候,资源都会向你倾斜,是事半功倍的”,刘研说。2015年,随着新三板不断发展,天星资本受到更多的关注,其也加快了在新三板的布局。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刘研就会觉得之前的策略都太保守,天星2015年的计划投资数量也从100家、400家调整到现在的700家。

在经历了3、4月的快速增长后,随着A股市场的暴跌,7月新三板市场也产生了很大震荡,新三板指数从4月7日的历史高点2673点、2134点(做市指数和成指)跌到7月8日的1220点、1280点。

天星又一次冒险抓住了这个机会,担当了“带头大哥”。7月3日、6日、7日,天星相继发表维稳文章,并开始筹备专项资金。根据现有的交易量,刘研认为“有5到10个亿,完全可以把新三板做市交易的一些龙头企业增持很多。”6日,天星还一度想号召200多家挂牌企业增持各自的股票,但因担心被视为联合操纵股价,最终放弃。

天星决定独自救市。7月7日、8日、9日,天星连续三天增持新三板股票,只花了几千万资金,整个市场形势已得到很大改观。“一方面是有我们这样的机构,以及一些挂牌公司高管大量增持自己的股权;另一方面也是受A股救市的影响,A股稳了后,新三板也逐渐回稳。”

在那几天里,刘研也将微信朋友圈的签名改了,新的签名传递出“A股救市有国家队,新三板维稳有天星”的责任感。这次冒险是值得的,“最起码让很多机构看到天星资本是坚持长线价值投资的;另外,调整之后,企业家会逐渐回归理性,只有跟专业机构合作,才能对企业的发展有更大的帮助。”

作为新三板上最大的投手,天星的命运与新三板的兴衰紧密相关。仅仅6月,天星资本就投资了127家企业。第一周55家,第二周17家,第三周22家,第四周33家。“我们那一段时间也很着急,早期投的项目受到影响不大,但近期投的一些做市企业都已经跌到增发价以下了。”

在新三板上,天星投资的公司数量最多,投资速度最快。就连PE时代的“异类”九鼎都惊讶于天星的速度,而九鼎的速度曾是当年其他PE所惊叹的。刘研与九鼎创始人吴刚是EMBA班的同学,两人均出自政府机构。刘研是公安系统,吴刚是证监会。在上一轮创业板热潮下,吴刚创办了九鼎。创业板一度被视为中国的纳斯达克,而现在新三板被视为中国的“纳斯达克”

“天星资本是把自己的命运和新三板的命运捆在一起的”,刘研说。 

平台型投资

中关村金融大厦9层,进门大厅的屏幕上闪烁着天星最新的投资数量。天星资本的微信公号也会发送每周战报。在7.11-7.17的战报里显示:截至7月17日,天星资本投资家数达到360家,其中已挂牌企业220家,做市企业86家;本周新增投资企业4家:天祥新材、融汇管通、山东蓝孚、苏轴股份。数字之下,附有天星资本投资的已做市企业收益率情况,其后是天星去年获得的一些机构奖项。在下一周的微信公号里,会有上周投资公司的简介及对其投资价值的分析。

天星资本设有15个投资部门,围绕新三板的有9个。在这里,投资不像艺术,也不像工匠活,而更像工业化的大生产与收割。刘研的投资逻辑是:第一轮,先把新三板上所有挂牌企业逐一摸底,视行业、公司前景砍掉一半;第二轮,将挂牌上市公司和行业内上市公司进行对比,再砍掉一部分,只留下30%;第三轮,对剩者逐一尽调、谈判、上投委会,再砍掉一半,最终投10%-15%的新三板企业。

除了要将新三板上的项目一个不落的全部梳理完,对于签完协议即将挂牌的也要梳理。天星广泛对接知名天使投资人和天使机构,“因为比较好的企业,几乎都有天使在里面,这样准确率能高很多,也省了海淘的时间。”

在天星的团队里,鲜有传统的PE、VC人。董事长刘研出身于与金融无关的行业,总裁王骏、副总裁蔡志名都出身于券商,另一位副总裁王奇则是互联网技术出身,主管合伙人何沛钊是前和君创业咨询集团董事长助理,1989年出生的他,掌管着项目能否上投委会的审批大权。除刘研等人为70后,这个团队以85后为主力,一线投资团队已近200人,每周还在以10人左右的数量增加。“我们从外面挖过一个总监、一个合伙人,但匹配不了我们的团队。我们的小伙子可能一开始不行,但是三五个月之后,比他们强多了。”

在2014年初确立快速布局新三板的计划后,最初10个月,天星投出的数量很少。刘研称这是因为资金募集是个瓶颈,再加上传统创投做法,速度比较慢,不太适应市场的发展。这大半年里,天星在建渠道。

刘研透露了天星的打法,“不是一个个项目去谈,而是建渠道;渠道多了之后,把它连成平台;平台多了之后,再把它建成一个系统,我们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有了系统帮你支撑,它就是几何级的发展了。”

他打开手机,展示微信群里编织的天星关系网:新三板券商交流群,363人;银行信托交流群,110多人……刘研还要扩大这张网,未来在以TMT为代表的高科技领域,要有一半以上的好企业都从天星手里过一遍。

截至7月21日,新三板挂牌企业已达2794家,已超过沪深两市A股公司总量2780家。基于现在的挂牌速度,刘研预测最迟到2018年底,新三板将有1万家企业。

“1万家企业里,将有1000家到1500家是天星资本投的。我们以投过的二三百家龙头企业为引领,1500家挂牌的优质企业为支撑,可以把新三板撬动起来,进入我们的互联网生态投资系统。”刘研称,天星发展到今天,不再是一个传统的创投机构,而是互联网思维下为企业家提供综合服务的生态系统。

得三板者得天下

不同于传统PE的“募投管退”,天星因为早期募不到钱,就改变了做法,先找项目,再募钱,没人愿意投的,就自己兜底。天星第一个项目就是用自有资金投的,金额480万,现已退出。

之后,天星又投了3个项目,其中一个已被蓝色光标投了第二轮,浮盈大概四五倍,另一个项目最初估值1亿,现在估值7亿。这三个项目2014年年初才完成全部打款,项目开始有人跟投。

起初,天星不收取管理费,大家风险自负。但随着一些投资项目的成功,逐渐有了微妙变化,天星开始收取管理费和分成。

在募资对象上,截至2014年底时,仍以高净值客户为主。2015年,天星的募资渠道拓宽了。第一,高净值客户;第二,与大企业集团成立双GP的产业基金,这部分是大头,比如今年年初,天星与万达、汉能都成立了类似的基金。第三,与一些投资机构成立双GP基金;第四,通过券商、银行和信托发产品募资,“我们跟联讯证券发产品,两个亿18秒就抢光了。”

早期的时候,天星为每个项目发起一只基金,后来逐渐增加到四五个项目发起一只基金,每只基金规模约为5000万到1亿。再后来开始有2亿的基金,大约投资10个项目。

“2015年春节之前,天星实际上完成的投资只有几个亿,管理的资金也不多。但从3月份到现在,翻了很多倍,现在管理资金规模约200亿,已认缴额有300亿。”刘研称目前天星管理着六七十只基金,存续期主要为2+1、3+1和5+1。 

随着做市等一系列政策利好出台,新三板获得了高速成长,尤其是今年3、4月份的热潮。“虽然我们算是市场里面乐观的,但新三板的发展速度还是超过了我们的想象。”

刘研深信,一个伟大的历史机遇又到来了,在这个机遇里,有两条线最重要:一条线是创业创新,一条线就是新型的资本市场。只要能把新三板这条线牢牢抓住,就可以把创业创新这条线抓住。把这两条线抓住了,那么未来中国所有大的机会,就都能抓住。

“正是基于此,我们判断得新三板得天下。”

金融+商业帝国的梦想

一个敢于向别人灌输梦想的人,首先得给自己灌输一个梦想。 

刘研,70年代末生,山东人,河南长大,父母都是农民。他自小的教育是要做“国家栋梁”。他大学就读于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后在部队受训半年,后进入公安系统工作了十年半。在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门分局,他从基层民警干起,中间轮换过多个岗位,辞职前的职位是大队长。

“不出来的话,应该快提副局长了,在我的同龄人里面,升得算最快的。”刘研说,在公安局,他管过的工作之一是大型活动,包括奥运会及60周年大庆与天安门相关的庆典活动,很多方案都是由其制定和指挥协调的。这些活动需要对接上万名警察,以及很多武警和安保力量,加起来二三十万人。“这都是我来做的,我也是指挥过千军万马的。”

“想做这样的系统,你得有特别强大的组织协调能力,搞金融的人恰恰不具备这点,他们也没有这方面的冲动,觉得赚钱挺好的了”,刘研说。

如果要解释清楚这个“生态系统”,刘研觉得至少需要一个下午。一个更精简的理解是:天星资本要把这个系统与商业模式转变以及新三板发展结合起来,通过这个系统撬动中国的中小企业。他已经开始推进这一“系统”的建设,并称今年底将初步建成。至于天星的金融布局,现在有两家银行已基本落定,保险落定,期货落定,后面还有公募基金等。同九鼎一样,天星也想要全牌照,只不过设想的体系更加庞大。

刘研欣赏的历史人物是刘邦。他小时候的梦想是在乱世成为枭雄,盛世治国安邦,可是公安局的工作并不能满足他的这个梦想。他为这个梦想找到了一条新路——盛世之中,做无形的帝国。“这个事业不亚于开疆拓土,我的理想就是天星资本成为一个中国乃至全球最好的金融加商业帝国。”

7月3日,凌晨1点,刘研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期盼已久的方案即将完成,伟大的互联网生态综合金融服务系统将彻底改变和颠覆众多金融行业,今夜值得载入天星的史册,将会是天星发展史上最重大的一次飞跃,它将汇聚百万亿级别的财富。我就是疯子,我为天星代言!”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叶静,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zzyyanan获得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新三板 天星资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