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宁夏的小公司上新三板后,直接越过北京进军硅谷
蔡鎏 蔡鎏

一家宁夏的小公司上新三板后,直接越过北京进军硅谷

挂牌之前,网虫在宁夏的天花板已经凸显,但上市对他们来说还是遥不可及。当麦杰做出上新三板的决定后,这家最穷时账户只有1000元的小公司,直接越过北京市场,在硅谷成立了分公司。今年上半年,网虫的营收总额同比增长812%,净利润同比增长700%。麦杰说,新三板是对他的一次洗脑。

讲述人:麦杰

职务:网虫股份创始人

挂牌时间:2014年7月

2012年,银川政府找到麦杰谈新三板的时候,麦杰还觉得那是政府安排的行政任务。上市对网虫这种 小公司 来说,只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后来,一家律所找到了麦杰。聊完之后,麦杰决定试试。现在回想,麦杰说那可能是他人生中最好的机会。还好,他抓住了。挂牌之后,网虫这家本来在西北城市小富即安的公司 ,骤然改变。 用麦杰自己的话讲,他经历了一次洗脑,整个思维都变了。

借着新三板的跳板,网 虫直接从中国西北跳到了美国西南 , 迅速在硅谷成立了分公司 。网虫要布局全球市场,它能给自己的定义是“互联网+综合服务商”。今年上半年,网虫营收总额为2225万元,同比增长812%;净利 1071万 元,同比增长700%。

以下为网虫创始人麦杰口述。

我们是做地方站出身的,2002年正是国内互联网第二次高峰,许多地方站都涌现了。网虫开始就是一个BBS论坛,融合了吃喝玩乐的各种本地信息,那时候还没有商业化。

直到2007年,网虫的规模到了一定程度,用户也有了不少,我们才决定成立一家公司,开始商业化运作,收入主要靠广告。网虫在宁夏算是影响力比较大的一家网络媒体,大小活动都会参加,但每年的营收并不大,一年几十万的净利,年底大家一分,小富即安的日子就一直这么过着。

网虫

网虫创始人 麦杰

最重要的决定

2012年,新三板的概念刚在全国铺展的时候,出现了机遇。我们是银川最早接触新三板的企业之一。政府当时组织企业参加新三板培训,我们觉得那又是政府安排的行政任务,也是爱搭不理。那时候,大家觉得上市就是天方夜谭,离我们太遥远了。

后来,有家律所给我打电话,说特别想见见我。见面后,他们跟我聊了新三板未来的规划和趋势。听完后,我咨询了一些朋友,也查阅了点资料。那时候,我认定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机会:如果成功,可能超越我十年的努力;如果不成功,尝试一下也没什么坏处。

我们是宁夏第一个签约新三板的公司。签约的时候,公司只有三十几个人,办公室很小,现金流也不足。最穷的时候,公司账户中只有1000多元,工资都发不出来。政府补贴有多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会有补贴。我当时凑了几十万,再多的也凑不上了,下了很大决心拍板做了。

为新三板做准备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很多问题,中间还换了主办券商,原因是之前的券商不重视我们,导致行动太慢了。换了券商之后,进程就一下子提速了很多。这也是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小公司一定要好好筛选中介机构,选择合适自己的、投入最大的,这是特别重要的一点。

颠覆式的转变

挂牌之后,我们完成了巨大的变革,不管是理念还是业务,都跟上板前有了颠覆式的变化。其中,最大的一点是上市之后的规范性,这点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很多人上市是奔着钱去的,其实融资不是最大的问题,规范性才是最重要的。

在新三板的规范下,我们做事变得有目标了。公司如何布局、业务线如何梳理都清晰了。没有这些规范的基础,我们没法继续往高处发展。

平台提升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公司发展的平台与挂牌前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在,我们可以与大公司平等对话,一起交流。

最后一个变化,是开放了自己的思想。有了资本武器之后,脑子里的思考、格局完全不一样了,敢想了。我们现在的布局和操作方式,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颠覆式的思维转变是我最大的收获。

对于新三板的融资功能,我是这么理解的:相当于把IPO分成了很多次,而且更划算了。新三板的融资,相当于把天使、ABC轮拆成了众筹。企业在投资者面前不再是讨饭的弱势群体,可以根据企业发展需要,选择最适合企业发展的投资方,而不必忍受投资者的各种严苛条款。投融资的市场格局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新三板是全民PE的时代,企业有了更多的选择。

从中国西北跳到大洋彼岸

上板后不久,我们就在美国硅谷成立了分公司“ToLocal”。一年内,我们对美国分公司持续增资,从最初的20万美金到270万美金。借着新三板,我们纵身一跃,从中国西北跳到了大洋彼岸。直到最近,我们才在北京设立分
公司,拓展国内业务。

很多人对于我们没有国内扩张就直接进军海外市场有点惊讶和不理解。首先,我们地处西北城市宁夏,天花板太低,向外扩张是别无选择的道路,因为我们必须要跳得更远。

刚开始,我们衡量过多种扩张方案,最后发现到北京去做全国市场和直接去美国做全球市场,成本上差不多,都是到一个陌生地方,开拓一个陌生领域。

但是,有一点差别是巨大的。我们到北京去做全国市场,因为自己的根在宁夏,别人就不信任你,这是摆脱不了的一个劣势。到了美国则完全不一样,在美国人看来,我们是一家中国上市公司,他们对中国充满了期待,都想享受中国的增长红利,也想找有实力的公司去合作开拓中国市场。我们之前做过美国营销网,类似于在美国倒卖流量,所以算是在美国有点基础,这也是我们敢直接跳到美国的原因之一。

我们的美国分公司已经成立一年多,目前开始盈利了。我们在美国的主要业务模式是做“互联网+”业务的全球并购,在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之间搭建桥梁。我们帮助国内公司去做海外并购,也帮助美国公司选择国内好的并购标的或者合作伙伴。开始的时候,我们可能会赚并购交易费。现在有了资本杠杆,我们可以不考虑交易费,而是寻找有潜力的公司,收购后再卖出。我们想做国内“互联网+”并购领域的黑石、KKR。虽然这个梦想现在看来有点遥远,但是我们愿意去尝试。

在国内市场,我们会借助北京,进军全国,还是专注于“互联网+”领域。我们的业务模式不再是软件公司,而是“互联网+综合服务商”,集互联网技术服务、咨询并购以及资本市场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我们不同于新三板上其他公司,它们的主营业务比较明确,上板后围绕主营业务拓展就行。我们则是因为原来的天花板太低,所以现在就需要与原来完全不一样的打法。作为一家上市企业,不能仅靠概念生存,还是要回归业务,用业绩和盈利说明一切。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蔡鎏,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zzyyanan获得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网虫 新三板 美国硅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