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P租车混战车主成香饽饽,五招解决车辆安全难题
师天浩 师天浩

P2P租车混战车主成香饽饽,五招解决车辆安全难题

据已有数据,中国驾驶本拥有量高于私家车拥有量三倍,中国有3亿多人有驾照,私家车存量却只有1亿,可见租车是刚需,而车主成平台竞争焦点。

图片1

P2P租车起源于欧美,属于共享经济的一部分。在P2P租车平台上,私家车主把自己闲置的车辆放到网上,由平台帮其出租,同传统租车不同的是,P2P租车平台并无自有车辆,而是盘活闲置资源。这种模式特点是轻资本、效率高、盈利能力强,同传统租车相比,P2P租车费用要便宜三成。加上目前P2P租车的补贴,费用可以便宜到一半。

P2P租车混战抢车主,传统租车砸钱购新车

传统租车领域里神州租车最具代表性,截至2014年9月30日,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达57745辆车,这支庞大的车队既是神州租车的核心竞争力,又是一笔巨大的负担,单单是折旧费每年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经过多年发展神州租车在传统租车领域已经独占鳌头,拥有车源数量远远抛开行业第二和第三之和。不过同如火如荼的P2P租车相比,神州租车的车源拥有量并不怎么占优势。

目前,如从北上广深四地做起,已覆盖十余个城市的PP租车,2014年已经拥有了超过7万车辆资源。而在2014年成立,刚完成6000万元A轮融资的快快租车,以华南地区起步,未满一年的时间会员已达数十万。总部在上海的凹凸租车其官网上显示,目前已有万款车型供租客挑选。可见,P2P新平台发展车辆上更有优势,当然控制力同传统租车不能相提并论。但无论传统租车还是P2P租车,谁能提供更多选择、更稳定、更安全的车辆出租,谁就能抓住市场机遇。

据已有数据,中国驾驶本拥有量高于私家车拥有量三倍,中国有3亿多人有驾照,私家车存量却只有1亿,可见租车是刚需,而车主成平台竞争焦点。即便是传统租车,神州租车在发布2014年财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就透露计划斥资200亿购买车辆。对于P2P租车公司来说,平台上车辆数量和忠诚度,更成了决定未来成败的核心。如今,P2P租车公司的发展重心也从最初的以租客为核心,向以车主为核心的转变。

在此前,由于P2P租车平台盲目扩张,导致诈骗问题频发,如信息审核不严,导致某些不法分子假冒身份将租来的车抵押、倒卖、丢弃,造成平台车主严重的恐慌,打击车主在平台上出租自有车辆的积极性。如今,P2P租车平台间价格战已非主战场,如何打造安全的车辆保护机制成为各平台重点。

目前,国内已知的共享租车平台有PP租车、快快租车、宝驾租车、凹凸租车、友友租车等,作为典型的互联网平台性质的创新商业模式,共享租车也面临着将到来的行业马太效应影响。随着P2P租车市场逐渐成熟,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车主把车放在可以保证自己车的安全,并且订单源源不断的平台。同样租客也会集聚选车更丰富、方便、快捷的平台,未来P2P租车平台强者将愈强弱者将更弱,对车主缺乏吸引力的平台会渐渐被迫退出市场,CoCar租车的倒闭就是一个很突出的例子。

P2P租车市场,五大措施解决安全短板

据罗兰贝格数据显示,中国租车市场规模2013年是340亿元人民币,2018年将达到650亿元人民币。而且中国驾驶本拥有量高于私家车拥有量三倍,P2P租车市场空间究竟有多大不言而喻。但安全问题却非解决不可,这不单单是P2P租车面临的难题,整个共享经济都面临着构建信任体系的迫切。

在这方面P2P租车代表的企业有自己的解决方式,现在解决信任、安全问题已经是各公司共识,为此梳理了目前解决安全问题的一些代表性的做法,主要用了以下几个手段建立安全机制。

首先,引入第三方数据建立信任指数

共享公司作为新生的商业平台,在前期数据积累上十分匮乏。但互联网自1969诞生至今已有四十个年头,据5月国际电信联盟(ITU)发布了的报告显示,全球网民已达到32亿。网民在上网行为中留下了十分宝贵的大数据财富,引入第三方数据为用户建立信任指数将是最捷径的做法。国外如Airbnb接入Facebook获取社交平台数据,这些实名制社交数据参考意义很大,P2P租车平台上的数据主要是会员自填内容,第三方数据引进尚未成主流。国内已有有如第三方信用评估及信用管理机构芝麻信用对外开放了接口,已对传统租车代表神州租车、一嗨租车等开放。此外芝麻信用也已和共享租房的小猪短租合作,据业内人士透露芝麻信用也已对P2P租车企业开放,由于合作方式问题未达成一致,后期会考虑接入。

其次,线下社交同社区租车优先匹配

目前P2P租车平台在接入第三方数据方面尚在探索,不过一些新的平台已开始推出一些新的措施来解决此问题,如快快租车、友友租车等新兴平台,推出的本社区租车优先匹配的一种机制,通过数据优化让租客在一千米范围内租到自己想要租的车辆,租客可以更便捷地在本社区租到满意的车辆,这种线下社交更能产生信任感,租客对车辆保护的责任心也会更高,同时也为网民增加了一个新的社交途径。

第三,点评机制为供需双方建立数字档案

前面两条是在租车前做的前期工作,而点评机制对平台交易数据的沉淀。互联网时代点评已经成为网民获知商家信誉的最快的通道,如闭环的淘宝信用评价及独立第三方消费点评网站大众点评上的点评分数,已成为网民消费参考的重要数据之一。如Uber上的双方评价机制,其他P2P租车也都采用该方法,目前主流的PP租车、快快租车、宝驾租车、凹凸租车、友友租车软件上都有双向评价功能。

第四,合作保险公司巨额赔偿风险共担

2014年4月,凹凸租车同中国太平洋保险集团达成排他性战略合作,为凹凸共享租车服务提供保险保障,保额高达205万。4月份快快租车同中国人保公司合作,对已有的保险升级,将理赔最高额度由原先的100万元增加到435万元。8月PP租车也宣布投入亿元资金建立“安心保障金”,为P2P汽车共享安全做保障。租车出行难免磕磕碰碰,如果仅靠租车公司自己承担赔偿显然不现实,引入保险公司合作是最稳妥的办法,对保障车主和租客的利益都起到重要作用。

第五,智能硬件为车主提供实时监护

共享经济同传统消费模式最大的区别是,它面对的客户不再是单方,而是供需双方。除了要保护租客利益,共享资源的车主的车辆安全同样需要保护。共享租车自出现至今已发现许多问题,假冒身份抵押、倒卖、丢弃租车纠纷越来越多,造成车主对P2P租车的不信任。为解决这个问题,P2P租车平台们将目光投向智能硬件,如快快租车研发出 KKbot 智能盒,凹凸租车推出了车联网终端设备at-box,而友友租车也正在测试新一代的车载GPS+OBD智能盒相关应用。

这些保护租车的智能硬件设备功能大同小异,已非之前车载硬件仅是定位车辆的单一功能。这些平台上的车主可通过连接智能硬件设备的APP实时查看车辆情况,包括GPS定位、油耗、里程数等信息。将智能硬件带入P2P租车,也是中国P2P租车走在前沿的一个例证,这已是目前租车平台保护车主利益普遍采取的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P2P租车平台在构建安全体系还采取很多其他做法。如美国的Lyft这个平台会对入驻司机提前做很多验证,包括驾驶背景调查、个人犯罪记录、人际间互动情况等做法,在租客端的验证也被重视起来,如国内的快快租车严格把关租客身份的验证,平台上的租客须提供真实的身份证和驾驶证才能享受服务。

结语

现今的P2P租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随着互联网原住民90后、00后群体进入社会舞台,成为消费主力,他们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更强,他们的消费观念和上几代人相异,更容易接受租车、租房这样的消费模式。据普华永道的 Joe Atkinson在今年5月发表的报告中指出:千禧一代(1984-1995年出生),是最热衷于分享的群体,占总人群的 40%。

共享经济的主要倡导者Rachel Botsman曾说过:信任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型货币。只要有几千或上万的车主在P2P租车平台获得收益,并且车辆得到了有效保护,突破了信任问题,P2P租车就会像病毒一样在人与人之间传染开来。车主可以靠租赁车辆获利,租客可以用低价享受到驾车的乐趣,这真是完美的配合。目前,中国的P2P租车无疑才是刚刚起步,等待它的将是一个充满想象的未来。

本文作者师天浩,文章观点不代表i黑马立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