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现在不管什么项目我都拼命投,差点投了余佳文
周路平 周路平

俞敏洪:现在不管什么项目我都拼命投,差点投了余佳文

“新东方到中国上市,所有人都觉得估值2500亿人民币。后来我发现用这种资本的手段自以为自己很值钱,好像不太对。”8月19日,在洪泰空间办公地,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分享了他对于资本的心得。同时,他也透露新东方曾经打算投资余佳文的超级课程表,最终被他否定。以下是新东方掌门人俞敏洪的单口相声和干货原文,经编辑删减。

1369703013581

新东方董事长  俞敏洪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弄的就成了青年创业导师。发现这个背后的一个含义就是你已经老了,自己创不了业了,只能告诉别人怎么创业。我们过去二三十年的经历给现在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可能起反作用,不一定能指导大家。但是不管什么时代,我们想成功、出色,想为自己多赚钱,顺便把事业做得轰轰烈烈的心态是不会变的。尤其是在坐的男生。

男人没有中庸选择

这次去非洲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男生好孤独。因为每个走散的动物,从羚羊到野牛到狮子,我突然发现全是公的,几乎没有母的。因为大自然为了物种的健康发展,公的动物之间永远是竞争的,一只取胜的公的可以带一群母的。在这一群中间,另外的公的生下成年的小的,公的一定会被赶出去,被赶出去别的群众不接受,只能单独地孤独地生活。

男人也是这样。男人没有中庸的选择,中庸选择的男人,一辈子都是被人视而不见的男人。人类取胜的方法很多,男人要找到一个点,至少在一群人之间是老大的。我发现几乎没有别的选择。

所以我想说,其实人生没有别的选择,你必须在某个地方出色。我们创业的过程,其实就是为了让自己出色的过程。我并不是说女孩子就不要奋斗了。女孩子的奋斗可能不像男的一样,非要在某个领域出色才能引人瞩目,才能把自信建立起来,可能稍微缓和一点。但是现在这个时代男的自己都养不活,怎么养活你,所以女孩子也要自立自强。

现在面对一个时代,大家都特别不容易的一个时代。其实人生是一个你不得不奋斗的过程,应该是这么一个结论。因为现在大家看我的话,应该算是一个成功者,你就是什么都不干也可以。但是我发现我什么都不干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人做事情很像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比如说我现在不干新东方,新东方现在发展得还不错,今年可能20%的增长,教育领域这么激烈的情况下,新东方的地盘是20个亿了。要保持这个过程是挺难的,你们创业的知道,要从客户那里掏出一分钱这个难度有多大是吧。即使这样,假如说新东方倒闭了,大家马上明白这是你做垮的。因为这个企业是你创立的,最后你把它做到这个状态,做没了。就是它跟你个人的成败生死连在一起了。现在为什么做创投呢?其实有一点点逃避的意思,我想新东方早晚都会有问题,但是在它有问题以前说不定我已经转型了。比如说(我成了)中国创业投资最有眼光的投资者。

所以现在不管是什么项目我都拼命投,哪怕占0.1%我也投。如果腾讯、阿里巴巴他们小的时候,我占了0.1%。大家不会问我占了多少,大家会说我是阿里巴巴的投资者。可是我没有眼光。我也跟特别成功的投资家们聊天,问“你们怎么投这个项目”,发现基本上不是眼光的问题,基本上是撞大运的能力。尤其是天使投资人,比如说看趋势,这个商业是不是符合趋势,有没有竞争力,看这个人本身到底是不是具备创业和发展的核心能力。

那么也会看最后调动资源的能力,有多少资源给你配置。我现在做创投一年不到,其实我真正投资已经四五年时间。原来是我给别人钱,比如李开复的创新工厂,我还是LP,但是李开复他们投什么项目根本不告诉我,一点参与感都没有。现在做洪泰,我觉得很有参与感,这个项目我说投就投,我说不投,你即使用色来诱惑我也不投。我有这种感觉在里面就很好。

我发现这里面其实对我来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对于自己目前状态的分析认可以后,重新定位的问题。我现在自己做一个创业项目真的不太容易做出来了,尤其是跟高科技相关的,尽管有很多资源,但你没有年轻人的脑袋,和做某个事情的敏感能力。所以我决定现在动用我的资源,为年轻人服务。一个是钱的资源,不仅仅是我个人的钱,我个人的钱几个项目就没有了。周围的朋友都相信我,我说我瞎投了,他们说没关系你就瞎投去吧。一个是社会资源。包括各种企业家资源,政府资源,还有品牌资源,这些都是社会资源,能帮助年轻人一点,就帮助年轻人一点。再一个就是真正在一起干事的人脉资源,我们做洪泰基金,王胜江叫我们做洪泰空间,都是互相的资源的结合。一起来帮助年轻人把事情一点点做成。年轻人做事情会失败,对我们来说是常态。

坦率地说,我们年轻的时候做事情,某种意义上失败是常态,成功是在不断地积累下不断地努力的结果,不断地改变自己的风格、为人处事等。而且有时候可能是,你抓的前面的商业机会可能不是真正的商业机会,要经过后来的筛选。创业的过程像我们做创业投资的过程,有两个项目活下来就一定赚钱,这个比例是20%就能挣钱。只要活下来就是几十倍、上百倍的增值。所以我们愿意投入,然后进行辅导,让尽可能多的人成功。如果不成功,你这个人合适,你做新项目我们再继续给你投。

徐小平刚开始投聚美优品,就是这样投出来的。第一个项目失败了,后来做第二个项目——聚美优品。我记得陈欧跟徐老师说,那我把你原来投资的钱在新的投资中增加一点股份吧,后来徐小平还追加了一点钱。我觉得这个人人品不错,所以你愿意做新公司,我们会跟你合作。所以我说创业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尝试的过程。所以有时候开玩笑说,我做新东方一次就成功了,这件事情对我极其不利。因为你做成功了,就抓住这个不放,你身边的很多机会你都不会在意,到现在为止我还在做新东方。那为什么我还要做创投?因为这样我会关注到别的机会和新的发展。否则的话,你一心在新东方,新的眼界就越来越少。新东方到现在还算成功,但是要转型做别的事情,这是我的感觉。

所有人都觉得新东方估值2500亿

再回过头来说,马云之所以能做到阿里巴巴,是因为他前面几次创业都不太成功。阿里巴巴是马云做的第五个公司,马云跟我条件比较相似,我们都是英语出身的,高考三年。我考北大,他到杭州师范学院,从长相到智商都是有差距的。马云因为创业的不断摸索,有了更敏感的商业嗅觉,更加不怕失败,更加不断地拓展自己的边界。所以他最后终于发现,用互联网的方式为商家服务,这是一个出路。他刚开始做这个事情也是一个模糊的形式,不知道能不能真正成功。马云只要觉得大概能够做,给人讲的时候,会有一个很大的激情,告诉别人是非成不可的事情。

不管是天猫、淘宝、支付宝,都是后来出现的商业模式。最初做了一个简单的模式,后来到香港上市的时候,估值是200亿港币。这是为什么马云后来要从香港退市,并且把之前所有的打包在一起到美国上市,最后达到两千亿美元的估值。200亿港币相当于30亿美金。阿里巴巴到香港上市都不如新东方高,但是现在新东方还是50亿美金,所以商业模式是一个不断走高的过程。所以新东方这几年看着马云都眼红了,我就老在琢磨怎么样把50亿变成500亿。后来我发现,我的生意脑袋不如马云,其次是教育领域比较特殊,这是完全个性化的服务,一个家庭一个孩子提供的教育模式。所以形成了典型的人与人之间必须深度的接触。这个定义一旦出现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了。

说到教育领域,到现在为止,至少两年时间,已经说过要颠覆新东方的有100多家,没说过的在心里想过的估计有好几千家了。教育领域是比较复杂的领域,我不断地鼓励大家进入教育领域进行探索,凡是我觉得这个领域比较有新意的,我都会去投资。新东方和我个人、洪泰基金投资的教育公司大概有100多家了,其中20家没了。但是我还在投,因为我想这里面可能会出现未来真正的教育的颠覆者。因为后来我发现新东方要自我颠覆几乎没有太大的可能性,一个大公司的自我颠覆意味着,你要把所有在公司里面的既得利益者颠覆掉。

我现在做的其实是某种意义上再次创业,另类突破的概念。一个人发展的过程是不断地颠覆自己的过程,不断地创新的过程。所以我现在讲新东方怎么样从50亿美金的公司变成500亿美金的公司。有人说俞老师简单,你从美国退市,到中国上市,最后你变成差不多500亿了。我算了一下真的是这样。我曾经动过这样的脑子,在中国上市的教育公司全通教育的市值,股灾之后跌到最低点,依然能够到市盈率100倍到200倍。新东方在美国的市盈率只有17倍,你变成170倍,就变成500亿美金了。新东方到中国上市,所有人都觉得估值2500亿人民币。后来我发现用这种资本的手段自以为自己很值钱,好像不太对。虽然新东方想回来中国上市,我觉得主体还是要在美国,在美国如果真从50亿到500亿美金。那个是大牛,那个时候我再拿回来就是5000亿了。人就是不断挑战自己,推动发展,这个过程可能有成功有失败。重要的是你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一点点积累进步,一点点成长,这个东西非常非常重要。

大多数公司死在C轮

从创业本身来说,几个要点要注意。第一个要点是我特别看重的,所有的创业者打的都是概念,实际上,你一定要把背后的一整套的大逻辑想清楚,就是我做这件事情,从商业模式上最终能不能走通。因为有的时候,有可能会走不通。比如说现在在教育行业中间,有几个软件APP,背后都是1亿5千万的用户,但是最后怎么变现?我们常常说可以变现,但是在有些领域确实比较困难。所以这个大逻辑要想通,一定要找这个领域的专家来问。现在有人问,说俞老师最后用户数可以到1000万人,自然会有赚钱的机会。我说不行,你得想你假如有了做什么。那个时候时代变了,人家花钱的模式不一样。尽管可以狂想,我觉得一开始想清楚更好一点。这是从你一开始做起,不管什么模式,最后能让这个公司长续发展的唯一办法——就是你的收入和利润是不是实实在在的。

第二个,最怕的是创业一下子拿到钱以后,觉得我有钱了的这种感觉。其实离有钱远得很。大多数公司是死在C轮的,到了C轮以后发现每个月的花费上千万。后来看商业模式的时候,突然不看好了,觉得不值那么多钱,最后投资人就犹豫了。一个公司每个月要花几千万的时候,要缩小到几百万,难度很大的。员工补助就是几千万。我在三年前投的一家公司,A轮进去的,到B轮的时候估值3亿美金,到C轮突然发现上不去了。大家都在犹豫。我们所有的股东一起都觉得没有办法,不管怎么样就是要裁员,先把非主营业务和非核心业务裁掉。光裁几百个员工就打了很多场官司。如果理性的话,钱可以多花几年。

我给大家的建议,就算你拿到投资者的钱,也要理性的花钱。有时候说我们要花钱抢占市场,不然最后就完蛋了,这个听起来有道理,但是实际上如果你真的做好模式、好商品的话,这个市场不会丢的。如果你做烂东西,最后没有办法,占一点市场就是一点。小米做到今天,是因为雷军对质量典型地一丝不苟。小米不管是电视还是手环,那些东西能带来多少收入,还是单品打天下,追求极致比快速抢占市场更重要。

第三个要点对大家特别重要的,是我们的团队。反正我现在处理最多的就是创业者的团队问题。团队主要的矛盾主要来自几个方面,一是谁也搞不清楚谁作主,这个团队是有问题的。一定要有个头,大家可以参与决策,但是民主集中制一定要有。还有一个方面是团队打架,刚开始的时候,股份分配差不多,过了一段时间,有的人投入精力大,有的人出的主意多,有的人投的钱拿股份之后参与的少,最后大家慢慢不平衡了。有人说我这么累,而有些人什么都不干,拿得钱都差不多。最后就不对头了。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要么一方主动提出来,我这个不如你努力,把我的股份给你一些,这样可以大家一起发展。要么大家一起来讨论我们之间怎么弄。这个事情不去解决不行,再大度都不行。

我告诉大家要进行动态设计。什么叫动态设计,如果你们拿30%的股权做这个。第二年设计出来一个方案,我们30%的股权中间,我们每年要增发30%。比如说现在有1千万股,每年增发300万股。增发给谁,最主要的核心是到年底评判谁出的力气多。如果结果认可是我俞敏洪多,大家评判一下是不是300万给我,这样我在公司就提升到了50%,我愿意继续干下去。这个讨论的过程真的特重要。到现在为止,大家干活不平衡最后散伙的,我看了很多。关键是最后还有互相拆台,出去的那波人出去创业的时候,非要把前面的那波人整死的感觉。徐小平他们出去非要把我整死的话,那就不好了。他们真这样干的话,大家最后就很难受了。实际上大家分头干的话,背后一起鼓励和支持就感觉好。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个方面大家要记住,在投资者进入的时候,一定要给管理层再次设定未来发展空间的股权。假如说你是一个创始人,占了100%。我进来投资了,你占30%,未来我们涉及到一个问题,你们团队的成员股份怎么来。如果你给管理团队一起分配,有的创始人说我80%,再拿出15%给未来的团队,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因为这样可以支撑两三年。也有创始人说,我们必须这样,你看上的是我这个人,我们共同找团队,我们能不能共同稀释出15%的股份来给团队,也有投资人会答应。但是一上来就要说好,不说好就怕投资者和创始人有矛盾了,基本上是两败俱伤。第一个是投资者有矛盾了,创始人后续拿到资金的可能会很小。因为投资界是相通的,大家会打听。如果我说你一点诚信没有,就没有人投你了。但你把公司玩没了,投资者是没有办法的,我们没有办法把你追回来。找投资者,有时候不是光看钱,有时候钱少一点,你知道这个投资者对你有帮助。像我这样的人,我对钱不太在乎。我愿意帮助你,我不太计较。

新东方差点投了余佳文

每个人都有个性缺陷,你犯点毛病很正常。在新东方跟我干的人,我都能容忍。斤斤计较的投资者要特别小心,因为我也看过不少的创业者最后跟投资者打架,这是非常重要的。把这几个关系理好以后,最后,无论如何,如果你想要创业,你得是第一把手,最后要变成领袖人物,就是一定要在这个公司说话算数,为这个公司制定理想、目标、价值观。如果没有这些指导的话,只是说跟着我干,你们以后可以变成亿万富翁。这个不管用,有时候有负面影响。余佳文不是这个概念吗?当时新东方是很想投的。但就是他一句话,我告诉新东方投资团说我们不要投了,再看两年。这一句话就是,“我明年一定要拿出一个亿的红利,让我们的团队进行分配,让他们开心一把。”我觉得这个不太靠谱,吹牛的感觉。

你要考虑投资者的心情。我给你那么多钱,赚钱以后自己先分掉,公司怎么发展?一个连商业模式都没有的创业公司,第二年拿一亿红利分配,这个从商业上看,马云、马化腾都不敢说。超级课程表跟新东方的业务上还是有点关系,而且余佳文这个脑子和感觉还是不错的。没想到,周鸿祎首先发难了,周是他的天使投资人,说这个不太对,说话不算数啊。

我不是说余佳文不好,投资者一定要该鼓励的鼓励,方式要对。你任何时候都不能让团队感觉到你耍他们,在创业的时候,只要人与人有任何一点不对劲的时候,就要聊天喝茶,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不能老是避着,有意见不说忍着,这样绝对不行。你没有发现,吵架的夫妻生活得更好。因为大家有话就直说,你没有发现从来不吵架的夫妻离婚率更厉害。我不是鼓励团队吵架,但你作为第一领导人,要有坦诚和直接的风格

版权声明:本文述者俞敏洪,编辑周路平,文章仅代表述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zzyyanan。

投资 项目 俞敏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