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尚”同时爱上俩博士,共同谱写供应链金融的“三国”
杨娇 杨娇

“花和尚”同时爱上俩博士,共同谱写供应链金融的“三国”

我是菜嬷嬷餐饮管理平台总经理孙亚民,网络昵称“和尚”。在参加黑马之前,我的创业之路碰上了最大的危机,可以说是生死存亡,与“原配”的感情陷入困境。结果黑马“小三”上位,帮我找回自我,梳理了商业模式,甚至搞定了资本,下面就是我在黑马营的“多角恋”:

1

我是菜嬷嬷餐饮管理平台总经理孙亚民,网络昵称“和尚”。在参加黑马之前,我的创业之路碰上了最大的危机,可以说是生死存亡,与“原配”的感情陷入困境。结果黑马“小三”上位,帮我找回自我,梳理了商业模式,甚至搞定了资本,下面就是我在黑马营的“多角恋”:

2

菜嬷嬷餐饮管理平台创始人 孙亚民

深度“涉黑”,放弃“原配”

我是2008年开始创业的连续创业者,做过软件外包和游戏。软件外包虽然赚钱,但不是长久之计,游戏做得不是很成功。因为有着多年企业信息化的经验,我直觉移动在企业市场一定会有机会,但是切入哪个市场,我自己一直没有把握。

2012年年中,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做餐饮软件市场做了十多年的人。我仔细考察了餐饮行业,觉得大有可为,于是两人就合伙做餐饮软件,主要业务是卖软件。但是,随着我对行业了解的深入,我逐步有了很多自己的想法。我自己多少有了点互联网思维,直觉上觉得光卖软件肯定不行,要做就索性软件免费,然后圈一大批客户,再从中寻找商业模式。两个人有了分歧,慢慢问题就多出来了。

因为是卖软件模式,公司的盈利情况一直不理想,我很着急。这个时候有人给我推荐了黑马营,于是我就成了黑马营十期一班的学员。

第一次给我很大震撼的是听牛文文院长讲重度垂直。当时听完以后,我就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于是回到公司,我就跟合伙人讨论模式问题,但是我们很难达成一致的意见。我觉得很痛苦,觉得是我自己的问题,没有处理好自己和合伙人的关系。

所以,正式开课以后,我请几个同学给我做了一次小范围的私董会。同学们真的是非常尽心尽力,帮我分析问题原因。最后得出的结论和我提的问题居然大相径庭:同学们说,你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怎么和合伙人处理关系的问题,根本上还是商业模式的问题。如果你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那就尽量说服合伙人,不能说服合伙人就分手然后自己做;如果你的商业模式是不可行的,那就老老实实两个人卖软件去。这样直击痛点的私董会我们开了三次,我觉得自己一步步接近了目标,看清了自己的方向。

于是,我开始认认真真思考自己的商业模式,也开始参加一些黑马路演活动。开始的时候根本就是被打击得毫无颜面—投资人不屑一顾的表情,让我感觉自己的项目根本不行。但是我又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头,一次次地思考,一次次地学习、请教,终于我把自己的模式理得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就到了2015年的年初,我开始和合伙人开诚布公地谈。我把整个商业计划书全部摆开来,坦白告诉对方如果我们不能调整模式,只能分手说再见了。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就是分手,于是开始办手续“离婚”分家。

危难时刻,黑马兄弟“不差钱”

新公司要马上启动起来,但是我手里其实没有一分钱,因为要处理好与原来公司的后续事务,我的资产是动不了的。在互联网领域里,我们最输不起的其实就是时间。这时候没办法,我只能找黑马营的同学帮忙。班长陈海雷二话没说,帮我垫付了初期几个产品研发人员三个月的工资,把项目启动了起来。后来听朋友说,当时其实陈海雷想扩规模,也想找人筹措资金,没想到我先开了口,于是就假装“不差钱”,毫不犹豫答应了我—因为他觉得我更需要帮助。

这些研发人员没有办公场所,陈海雷甚至在自己的办公室开辟了块地方给我的人办公,直到我的新公司成立,逐步走出困境。陈海雷在这三个月为我争取了最佳的产品研发时间,使我不仅没有因为和原配的分手风波陷入泥潭,而且也为新公司奠定了良好的开端。

之后在大家的帮助下,公司的模式还进行了一些调整。到了7月份,产品有了一个雏形,然后在黑马组织的一次路演上,黑马营同班同学赵华国当场就决定给我的项目做天使投资。

3

91农业创始人 赵华国

赵华国博士是91农业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他在农业领域有十多年的经验。1998年创立了国内第一个“水泥”+“鼠标”模式的good baby.com,成功获得软银中国的融资,后来母公司合并在香港上市。2003年还创立了国内第一个基于云模式的食品安全追溯平台QS360。

91农业创建于2014年,已成为国内最大的农业物联网公司和最有潜力的农业O2O服务平台,为成千上万家餐厅、食堂,集团采购、集贸市场提供农产品一站式采购和配送服务。91农业旗下目前拥有集产通、农富通、融富通、商富通等多款产品。赵华国知道我这边的情况后,很快就给了极积响应。整个过程中,尽调、议价什么流程都没走,一周之内我们就办完了签约和打钱的手续。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他的钱到账了,拿到这笔钱的时候我真的是百感交集。赵华国对我的信任和支持,比什么都珍贵。

与此同时,由于极度认可打磨后的商业模式和执行力,陈海雷也率先成为公司的天使投资人之一。陈海雷其实是矽鼎科技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美国德州大学西南医学院博士。他拥有丰富的投融资、市场销售和管理经验,有好几个成功的早期天使项目。

4

矽鼎科技创始人 陈海雷

2008年他回国创办了矽鼎科技。之后,矽鼎研发出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云POS终端“矽鼎平板POS”,引领国际云智能POS收银一体化系统,第一时间与银联标准配合通过终端系统认证,旨在结束传统POS,颠覆传统收银市场,互联网化线下支付系统。他们成功创建并植入了美国超大知名餐饮连锁,和欧、亚、美等商业市场。

所以,能与陈海雷联手对于我们来说,可以说是如虎添翼。我也曾问过海雷为什么选我。海雷表示,来黑马营学习的人都是通过严格审核的,通过彼此的深度沟通,信任感倍增,所以我们看好的也是你这个人。

1+1+1>3的“三国演义”

在黑马,我个人是真的实现了一个转型和飞跃。人的眼光、思路都跟以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想想以前的我,是绝对不可能想到与陈海雷、赵华国联手布局产业链的。

今天,我意识到餐饮行业是一个巨大的行业。虽然餐饮行业的前端O2O已经拼杀非常激烈,都是大众点评、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巨头在做,但是其中还是有很多机会,有些甚至是空白。

我认为最大的机会来自于供应链市场。餐饮供应链市场是一个区域性非常强的市场,一个北京的餐厅,不可能通过网购,到广州买二十斤猪肉然后快递过来。因此,这是一个淘宝无法满足的市场。目前国内已经有了像链农、大厨网这样的餐饮供应链O2O的玩家,但是我们觉得这种自建物流的模式还是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是餐饮原材料的非标准化特别严重。

我觉得不可能有一家公司,完成给餐厅供应所有品类的原材料。由于我们是做餐饮软件出身,我们走了另外一条道路,就是可以直接从餐饮ERP的内部管理流程中,把订单导出,通过手机发给供应商。这条道路能够避免很多问题。我们把我们的模式叫做软件即平台。

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我们用云计算技术完全重构了我们的系统,把我们的软件从适合单店部署的方式,改成基于云计算的S a a S模式。改造完成以后,我们就发现因为我们掌握了餐饮行业这个产业链中最关键的一环—餐厅,所以,使得我们做前向和后向业务都非常轻松。并且由于我们掌握了餐厅最真实的数据,很多跟数据相关的业务,如供应链金融,都变得很容易。

所以,陈海雷、赵华国和我的联姻其实是在供应链上下游一次广泛而深入的布局。

赵华国曾说,投资我是为了布局餐厅供应链入口,与海雷合作是为了供应链金融,布设供应链金融基础设施。除了同学之间的相互信任理解,三家公司的合作本质上是业务链深度融合,是为发展而抱团的必然选择。餐饮ERP管理的是餐厅的采购需求,而91农业是帮助餐厅实现这些采购需求,两个公司实现了餐厅采购链的前后占位和相互协同。同时,91农业下一步将重点发展面向餐厅的金融服务,包括小贷和白条业务。餐厅的业务运营数据、前台刷单数据也是金融服务的重要参考。除了上海外,91农业已打响华东市场,覆盖餐厅客户预期会达到50万家。91农业也会为餐易通和矽鼎带来强劲的客户导流。

陈海雷表示,我们三人联手,一定可以在O2O领域做点什么,因为我们手中握着的是以社区,生鲜,快消为核心的供应链信息流,有碰得到、摸得着的线下体验交互支付系统,又有实时更新的供应商关键技术水平,还有与之配合的物流和快递方案,这就是一盘非常大的棋。这是典型的“三国演义”,互相配合投资,非常搭,极有1+1+1大于3的比分。

目前,我们还计划整合同班同学吴霆的配送公司,也是为了整合同城餐饮物流配送服务和外卖配送服务。同城供应链配送服务是一个高频业务,目前快递物流已经很发达了,但是能提供农产品及食品冷链物流配送服务的第三方公司很少,这块市场尚处于蓝海市场。虽然路刚开始,万里长征只走了第一步,但是我们已经看到了前进的道路。

牛社说,来黑马,要搞定自己,搞定模式,搞定资本。来黑马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发现真的都实现了。在感觉到前途黯淡无路可走的时候,是黑马给我指明了前进的道路;在最困难的时候,是黑马兄弟帮我挺了过去;在稍有起色的时候,是黑马路演帮我完成了融资。黑马,我来对了!

我爱黑马,我爱黑马十期一班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杨娇,文章为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zzyyanan。

黑马 十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