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岁,他二次创业,只为了不再“传统”地活着
吴丹 吴丹

54岁,他二次创业,只为了不再“传统”地活着

谁说互联网创业只是年轻人的事?越来越多的“大龄”创业者也在拥抱互联网。黑马营10期的老田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他在商用洗涤剂领域打拼了20多年,在即将退休的当口,毅然决心以互联网为基础,二次创业。加油,老田!加油,黑马!

在黑马营10期的所有学员里,田立京引人注目,这不仅因为他走到哪都戴着一顶鸭舌帽,更因为他在开营视频里所说的那番自我介绍:“我可能是黑马营10期年龄最大的学员,现在二次创业,之前的很多东西都要推翻重来。”

对着摄像机讲话,他没有丝毫犹豫。他已经创业24年了,很明白说给别人听的话其实就是讲给自己的。而现在,他说要有一些新的改变。他的公司开始被称作 “传统企业”,与时髦的互联网公司区分开来,这也是近两年才发生的事。

离开北京市区,向东北方向行驶30公里,就来到了顺义。道路逐渐变窄,两旁参天的树木紧密相连,一切显得井然有序。田立京的公司就“隐匿”在这片林木之中——田立京的公司属于化工行业,不宜待在市区。30岁离开体制创业时,他选择了顺义,把这块地也买了下来,总共有12亩。创业24年,他一直在商用洗涤行业里打拼,现在已是行业协会的副会长。

关于第一次创业,他形容为“没有太大起伏”,这和他做企业的出发点一致——比起做大做强,他选择了“小而美”。“日本有很多家族企业,也就20来号人,但都活得很好,有上百年历史,我也想做这样的企业。”如他所说,他的新美达公司有大约20名员工,是中国近5000万中小企业中的一员。

从给国际品牌代工到自建品牌,田立京的企业符合这条标准化的成长路径。他们先给五星级酒店提供多达几十种洗剂用品。慢慢地,品牌商开始直接和酒店对接,五星酒店做不了了,降到三星酒店,最后降到普通酒店。生意越来越难做,自建品牌是唯一出路。但这时又有新问题,国外大品牌有技术、流程、推广上的优势,中国品牌很弱小,一切从零开始。

“我们这个行业主要是商用,一些国外大品牌能洗飞机,但国内就干不了。”随着市场的逐渐变化,田立京挑出了一款饭店、餐馆厨房都要用到的洗涤剂,以此作为拳头产品,主打餐饮市场。

近几年,互联网愈发深入传统产业,许多红极一时的大公司也跌落谷底。看着曾经辉煌的诺基亚、SONY逐渐风光不再,小米、京东等迅速崛起,田立京真切感到,世界正在变化,自己的行业或许不知何时就会被互联网颠覆,令人害怕的正是这种未知性。“我们干传统企业的,必须了解互联网,必须了解它会对我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田立京说。

当下的商用洗涤剂行业,国际品牌挤压生存空间,假冒伪劣产品横行市场,电商成为新的销售渠道,国产品牌良莠不齐。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可否利用互联网开辟出一条新道路,这是田立京最近两年一直在思索的事。

他开始关注互联网,研究互联网。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得知了“黑马会”,经过了解,发现里面的会员都在交流互联网的事儿,于是果断入会。后来,他又在黑马会的平台上认知了黑马成长营,一个创业者的实战商学院,里面有大量互联网界的导师和同学,很多同学都借此完成了互联网的转型。经过申请、面试,田立京终于在2014年年底成为黑马营第10期的一名学员。

在黑马营里,给田立京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课就是“重度垂直”,这是一门讲述传统企业如何转型互联网的课程,结合一些企业的转型实践,田立京的思路逐渐开阔起来。

“我之前以为自己是很‘垂直’的,但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我现在想的是:能不能做一个平台,把产品和厨房连起来?全国有那么多餐馆,它们都需要洗涤服务,我们能不能再多一些想象空间?”田立京琢磨,这也是一个“互联网+”的机会所在。

不管接下来要干什么,田立京的二次创业已不可避免,他甚至已经注册好了新公司。”当被问到“时隔20年再创业,兴奋多还是疲惫多”时,一直不疾不徐的他突然顿了顿,停了下来。

“这个问题问到点上了”,田立京说,“20多年前,我靠1500块钱起家,就在酒店租一间房,来了货就去卖,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怕,因为本来就一无所有嘛。”说到这,他笑了一下。

他接着说,在研究了许久互联网后,渐渐悟出了一个道理:“互联网其实是一种公平、公开、透明的精神。他同时觉得自己之前在公司做得太多,其实有时候是不该他去做的。

“我本来想55岁就退休了,但形势逼你做出改变,世界变化太快了,不改变非常危险。”他严肃地说。

2015年7月,田立京退休的愿望正式落空了。就像他在黑马营的入营视频里所说:“我现在不叫总经理了,叫创始人。”

在新一轮企业转型大潮中,田立京再次起跑。他身上的筹码是:在商用洗涤剂领域20多年的专注与坚持。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吴丹,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号zzyyanan获得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互联网创业 黑马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