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红海时代:李丰、张颖、包凡正在进行什么秘密革命?
韦物主义 韦物主义

创投红海时代:李丰、张颖、包凡正在进行什么秘密革命?

十五年前的中国,无论是互联网项目还是VC、天使投资人,都是传说中的“产物”。

十五年前的中国,无论是互联网项目还是VC、天使投资人,都是“传说中”的产物。

张朝阳拿了自己MIT导师Negroponte几十万美金回国创办搜狐;马云不得不远渡重洋去说服孙正义;马化腾因为腾讯融不到钱而熬红了眼,后来经介绍拿到了李泽楷“香港盈科”百万美金的救命钱。在那个时代,创业者想拿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投资”,基本只能去境外了。

七年前,在经济泡沫破碎的寒冬之后,VC和天使投资在中国零星崛起,但拿到风险投资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王兴,杨浩涌这样的一流创业者也经常面临融资困难的窘境。

长期以来,我们处在一个创业项目和投资机构数量不多,低频交易的环境中。但随着中国互联网商业环境的快速发展,到了现在,一切都变了。

中国80%的“风投机构”在最近5年内成立。根据“道琼斯风险资源”的统计,中国2014年的风险投资总额达到155亿美元,创下该机构2006年开始统计这一数据以来的最高记录,两倍于2011年创下的73亿美元的最高记录。 

在中关村创业大街、金融CBD、SOHO城,数千个风险投资机构扎堆,数万个风投从业者在这个城市中搜寻着创业项目。一位做创投报道的媒体朋友在朋友圈抱怨:“走进中关村和三元桥的任何一家咖啡厅,你总会遇到正在谈判的投资人与创业者”。

虽然整个创业大潮的兴起,更有益于这个创新的时代。但是,对于风投领域来说,某些东西也悄然“失衡”了。

耸立在VC与项目间“巨大的噪音墙”

早期融资平台“以太资本”号称正在帮助3000多位早期投资人做项目筛选,因为噪音太大,平均面聊10个项目推荐1个给投资人。创始人说周子敬说,“现在每个创业细分领域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个项目,投资人要面对极大的‘噪音’”。

这些“噪音”是由海量的项目、细分领域信息构成,“以太资本”平台数据显示活跃的投资人平均每天要约见3~4个项目。而在我接触的一线投资机构中,从投资经理到合伙人,不少人每天都要见5个以上的项目。

虽然投资机构们在研究着世界上最先进的创新,但是筛选创业项目的方式仍然处于“原始阶段”。没有统一的项目入口,基本靠熟人牵线和参加一些零星的媒体举办路演作为项目来源,见项目之前基本不存在预先筛选。

这种方式在低频低量的创投时代是可行的,但当一个细分领域都有数百的项目时,“噪音”就会让优质项目的获取非常低效。

“虽然见的项目多了,但是能投的好项目并没有增加,反而更少了”一位业内做投资的朋友在和我聊天时抱怨。

这个夏天(7-8月),许多投资机构的投资基本都停滞了,两个原因造成:

①原有优秀的项目和创业者已经基本被消化完了

②面对“万众创业”涌来的海量项目,投资机构发现寻找新的优秀项目和投资人反而越来越难。

原来VC领域也可能陷入红海,一个好的项目越来越难以寻找,是时候重新思考了。

剧变,VC博弈革命

最近,前IDG合伙人李丰创办的Frees基金引起创投圈广泛关注,因为他提出了一些“革命性”的设计。

Frees基金做了3个有革命性的VC机构顶层设计:

①“不超过4倍收益的项目不拿管理费”;

②“开放Carry分成给外部项目推荐人,给投资经理更多回报”;

③“开放LP人数,降低入场资金,让更多人成为LP”。

三大举措,核心指向都是“如何在激烈的碎片化创投红海中胜出”。

李丰说:“当资本的供给速度增长高于好项目数量增长时,基金更容易融到钱,好项目价值也会变贵。而当整个资本和创业市场在高速地发展时,传统 VC 已经没法满足现有创业市场的需求,好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新的基金也越来越多,两端越来越碎片化。”

“FreeS基金想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就是两条:1、如何在两边都是碎片化的情况下提高 VC 的效率;2、设计怎样的机制可以对创业者更好。”

其实FreeS此举并不新鲜,针对性地对创投红海“碎片化”和“噪音墙”现状进行基金改革,2008年的经纬中国早已发起。在当时所有创投基金都是十人以下精品团队时,经纬创始合伙人张颖首先发起了“狼群战术”,这个战术运作7年之后,让经纬成为当下中国最成功的VC机构之一。

2011年之后,经纬的投资经理数量迅速增长至40余人,其也是目前国内外资VC机构中人数最多的,而按照张颖的设想,未来经纬的投资团队将扩充至40支。

京东投资部投资总监杨世毅分析称,“经纬在最早投移动互联网那波是赚钱的,在天使A轮等调研时间会比较多,也不一定赌得准的情况下,他们采取的战术可能就是人海战术,押宝在跑道上,而这个模式后来证明是成功的,因此他们也将这种模式复制到其他投资领域。”——陌陌、土巴兔,e代驾、饿了么等明星公司都是经纬的早期投资项目。

而张颖对外宣称:”经纬去年一年见6700个团队“,这是任何一个传统十人以下投资团队都无法做到的。

而险峰华兴明显也在采取同样的策略,在和原子创投姚嘉聊天时他说:“最近投资机构都在研究险峰华兴,因为他们现在的策略,让他们在过去半年投了不少好项目。”

险峰华兴的“小饭桌”线下活动,以及华兴最近推出的线上“逐鹿X”,都意在建立一个“尽可能多接触创业项目,了解创业者的入口”。

无论经纬还是险峰华兴,归因来说,都认识了一件本质——投资本身就是一件“设法规避风险,获得最大收益的事儿”。在智力和决策模式差别不大(本质上许多VC都采用差不多的投资逻辑,看看跟风的O2O以及智能硬件就知道)的风险博弈中,你比对手掌握的信息更充分,了解更深入,你自然就能规避掉更多的坑,有更好的选择权。

另外一些情况是,投资机构和天使投资人们越来越喜欢结盟。目的也是为了互相获得决策支持,降低风险。但这无疑会使投资机构的最大收益下降。李丰认为:“在和尽量多的创业者接触后,会对轻微趋势和正在发生事情有敏感度。”

融资服务平台才是VC博弈的未来

FreeS选择收益重新分配,经纬采用“搭班子”群狼战术,险峰华兴采用自建圈子和影响力渠道模式。其实他们都在做着一种凶狠而重复的工作——狂扫项目,最大化第一时间接触项目,然后根据合伙人提出的决策模型进行投资。

但在Frees、经纬和险峰华兴之外,仍然有八成的基金是“小而精团队模式”,而不少个人天使投资人也在这场投资博弈的游戏中。Frees、经纬和险峰华兴的战术将在一定时间和范围战胜小团队和个人天使(名声大的天使除外)。

不管怎么样,创投领域的“囚徒困境”中,里面的博弈点只有两个:

①智力决策当然无可替代,但是②信息掌握广度和深度(项目搜寻能力)这个Frees、经纬和险峰华兴目前正在全力突破的点,是可以部分拆分出去的工作。硅谷的500startups,YC,以及中国的以太资本,华兴Alpha,36氪融资平台无疑都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生的平台。他们在海量项目中筛选,并把项目和创始人归类,让投资人能充分掌握信息,做出最优决策。

《国富论》中说“分工是产业进步的必然”,这就像一句古老而有力量的咒语,或许该轮到风投领域了。

当然,为行业创造持续稳定的价值,“分工”才能发展壮大。

以太资本,36氪,华兴Alpha不管当下PR(宣传)做得多好,最终都会面对着终极拷问——怎么持续地给投资人输出有质量的创业项目?怎么给创业者提供有价值的对接服务?

分工往往就意味着专业性,以目前投资人的反馈看来,拥有专业背景,以及更好服务思维的融资平台普遍项目质量要高一个Level。

自己天使投资过今日头条,小麦公社等项目,同时也在投行工作过的以太资本创始人周子敬认为,关键点是建立一个标准化的服务体系,去解决创投行业的痛点,即李丰所说的“越来越多投资机构和创业项目造成的碎片化问题”,成为一个有价值的行业漏斗和创业者专业化服务平台。

周子敬说:“我们公司现在80人,其中40人是专门负责融资对接的专业团队,由前BAT产品或战略部门的员工,各大投行和VC机构的投资经理组成。内部组成不同产业领域小组,把入驻的项目会先筛选一遍,做调研,然后把项目归类,同时为创业者提供商业模式和融资咨询服务。投资人在以太开发的app上可以充分的了解信息,除了线上之外,我们会帮投资人和创业者协调面聊节奏,跟踪后续反馈。”

投融资对接平台,代表了投资领域的分工方向——创业公司的信息收集整理由平台完成,同时平台为投资机构提供对接服务,投资机构和天使投资人回到智力决策层面。

只有这样,精干型投资机构和个人天使,才能再次把经纬中国,险峰华兴拉回同一起跑线,获得等量项目数据的情况下进行智力决策博弈。

目前36氪有媒体优势,流量大,但缺乏专业服务;以太有专业服务优势和创新打法,但需要一定时间内扩大品牌影响力和流量才有机会;华兴Alpha有“华兴”这个中国最大投行干爹,资源多,但受传统投行思维影响,目前打法仍然比较传统。

但这些平台终究都处于发展初期,未来都还有很长的探索之路要走,究竟“融资对接平台”到底能不能成为创投领域的“标配”,还需要看他们是否能给这个领域创造长期价值。

VC 天使投资人 博弈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