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企业与互联网:拥抱or拒绝?革新or等死
蔡鎏 蔡鎏

传统企业与互联网:拥抱or拒绝?革新or等死

由《创业家》主办的“互联网+中国合伙人”班于8月30日落幕,本次“中国合伙人”班旨在帮助创业企业更好的去寻找创业合伙人以及如何更好地建立自己的企业愿景价值观、如何更好地设计公司的组织架构。课程由前阿里人力资源副总裁张霞、前阿里巴巴副总裁鲁众等,为大家解读阿里的合伙人管理模式,并结合学生的实际案例深入分析。

本届“中国合伙人”班学员的最大特色是基本都是在传统行业摸爬滚打很长时间,并且在传统行业已经有了非常深的行业积累的企业。他们是思维开阔的自我革新者,面对互联网的冲击他们没有选择逃避,而是以一颗开放的心态去拥抱互联网。马云说,“互联网是一种思想”,而这是一群在思想上已经被互联网思维变革了的传统企业家。

面对在传统行业积累多年的资源、稳定的流水,接入互联网会对自己已有的市场、团队造成很大的挤压,这对于经营多年的创始人来说是一种很痛苦的抉择,可是这个互联网的时代你必须作出抉择,要不自我颠覆,要不被别人颠覆。这些传统行业的创始人们能来到“互联网+中国合伙人”的课堂,都是抱有壮士断腕、自我革命的想法,从这一点上讲他们已经比他们的同行领先了太多。思想决定你能看见的远方,能力决定你能走多远。

谁是最后的颠覆者

互联网时代谁是颠覆者?对于这个问题,当我们把目光习惯性停留在90后创业者们天马行空的思维的大胆突破创新时,我们发现忽视了行业本身群体的自我变革。传统行业的老板们已经从开始对互联网的抵触,转变为主动去拥抱互联网,他们理解了互联网的大势所在,要么顺从潮流迎风破浪,要么被浪潮淹没。 自我革命是重生,而被他人革命等待得只有消亡。

这帮在90后看来可能是大叔级的创业者们,有着比年轻创业者们更多的勇气与舍得。不同于90后创业者们从开始就一无所有的心态,这些传统企业家们很多已经是他们传统领域的领军者,而现在他们需要放下所有的身家,以空杯心态迎接所有的挑战。放弃已有上亿规模的成熟收入,用互联网硬生生的去跟自己的已有资源去抢夺生意,这个过程无疑是痛苦的,但是他们都笑着面对,等着凤凰涅槃的那一天。他们知道能打败他们的只能是自己,而不是别人。你可以看到那些五六十岁的大叔在从头再来的二次创业,这是创业者天生的信念和使命感。早已经财务自有的他们,本可以固守已有轻松来过,可他们是天生的创业者,从来不会跟时代妥协与放弃。

当这些在传统行业积累多年的企业家开始接入互联网基因,开始从头再来的创业时,他们是这场颠覆的最终赢家。我们曾经把太多的目光投给了外来创业者们对传统行业的猎食中,那是因为传统行业老板们还没有完全从之前的模式中醒悟,作为既有市场的既得利益者,害怕利益变革是很多企业的必然顾虑。可等他们想明白这场变革不可避免的时候,他们去自我颠覆一定还是这个行业的王者。曾经那个年轻创业者凭借着互联者们已经在思维上没有优势,而传统企业的长期积累讲会成为这场互联网变革时代的巨大优势,失去优势的年轻创业者们讲难以抗衡。

使命愿景价值观

在合伙人课程上,“使命愿景价值观”是前阿里人力总监张霞老师提到最多的一句话,也是学员们触动最深的一句,他们是传统行业的胜者,曾经摸爬滚打一身泥水,生存的压力让他们没有时间去思考更多的东西。可是,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特别是要跟互联网思维对接的时候,曾经忘记思考的价值观问题,让他们没了方向。在曾经很空的问题,被张霞老师在合伙人班反复强调之后,大家静下心来思考却是促动良久,很多学员开始重新规划和清晰自己企业未来的发展布局。有了方向并不再迷茫。

前阿里巴巴副总裁万网总裁、众海投资合伙人鲁众老师的课程以非常贴近实际的案例帮助学员解决了很多实际遇到的问题,作为投资人的他,看待项目的独到眼光,让传统行业的企业家们对于如何拥抱互联网的问题一下子变得清晰明朗,知道如何去做架构设计、如何去寻找最合适的合伙人。

前阿里副总裁鲁众:坚持与放弃

在创业的道路上,“放弃”两个字常常是负面的词汇,人们羞于提及,但其实,坚持与放弃并不是矛盾的,有很多时候,之说以放弃是因为坚持。在人人都强调“坚持”的理念时,我希望告诉大家,放弃并不都是耻辱,也许是新生的开始。

成功者确实都缘于对事业的坚持,但是很少有人告诉大家,其实坚持在很多情况下也不一定成功,放弃同样需要勇气和胆略。另外,那些成功者坚持的更多的是使命和信仰,对于很多业务甚至商业模式,他们常常是在放弃中前进的。也许有些人把战略上的坚持与战术上的放弃搞混了,让我们看看那些大家崇拜的名人。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雷军,金山软件CEO,中国本土的办公系统,他坚持了很多年,扛不过大势,最后放弃了,靠游戏赚到第一桶金,如今借助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大势,创立小米公司,一飞冲天,誉满天下。如果雷军选择坚持金山软件,我想今天他只能排在烈士的榜单上。雷军放弃了金山软件,但是坚持了做中国本土最好产品的理想,他最终成功了。

马云,我最佩服的人物之一,他确实自始至终坚持“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的使命,但是他同样做出很多果断的“放弃”。最典型的莫过于B2B在香港退市,很多人只知道退市,不知道数千人离职带来的压力。在一个业务还很正常的情况下,由于对大势的判断果断做出如此调整,在当今中国真的不知道哪个企业家还有这样的勇气。因此阿里巴巴才有“核心竞争力有时会成为核心障碍”的深刻体会。

鲁众盘点:

学员:企业在什么阶段完全规范比较好?

鲁众:从一开始就要规范,如果上市的时候规范成本更高。

坦率的说初创企业从一开始就规范不太可能,但是发展一定阶段,特别是拿了投资以后一定要注意起来。

胡泓:中国合伙人的痛点、痒点、兴奋点?

鲁众:很好的问题,但是没有标准答案,因为每一个公司的情况都不一样。

三类合伙人比较好:技术互补性合伙人相互尊重,容易融合;资源互补型合伙人,每个人都只会做自己擅长的;人才互补型合伙人能带来大量人才。

找优秀的合伙人的时候,如果你自己不够优秀,是不能驾驭的。只有你变得最优秀的,只有你认真对待员工和客户,才能找到真心对你的合伙人。

鲁众:通讯技术的发展压扁了层级结构,已经不是传统的组织结构,弹性和上下层的贯通能力强大了很多,老板可以跨越多层直接跟一线员工沟通。

鲁众:选择合伙人不要年纪太大了,不然会对未来的发展有阻碍。

学员:何为极端理想和极端现实?

鲁众:有些企业的成功与大势有关,对市场大势、政治环境等有精准的判断。

学员:合作方另立门户怎么办?

鲁众:要在开始时设计好法律结构,否则就没有办法了。

学员:传统行业的困惑,哪些项目是大势所趋?

鲁众:农村城市化、环保、互联网+、O2O、智能设备、互联网金融、体育娱乐等都是大势。看大势简单,问题是发现大势中的切入点。

前阿里人力资源副总裁张霞:求大同存大异

创业是“求大同,存大异”。决策前充分讨论,决策后坚决执行。合伙人不是特权阶层,要设计好推出机制,对于那些决策前不语,决策后不做的人,没有担当的人,团队要坚决清退。

这是一个人本的时代,从工业时代的资本主导已经转化为人为主导,人与团队的作用已经远远超过资本本身的力量,资本对优秀人才团队的的追逐已经白热化。找合伙人这件事是不能外包的,一定要自己去找,用自己的热情感动合伙人。你的梦想和理念是什么样的,决定你会招到什么样的人。梦想有多大,市值有多大,这就是使命远景价值观的巨大作用。

互联网时代消灭权威,是一个不断创新更迭的时代,我们崇拜硬功夫。创业公司要想存活下去,必须做到一点是别人做不到的。企业从生下来就是要发展壮大,这是一种天然属性,若不成长只有等待死亡。赶上一个好时机把企业做大,让企业活得更好是一种必然。创业是条流动的河,每一个节点都要有人拍板决定,让改变发生,虽然曲折,但是方向和使命从来未曾改变。 职业经理人的金融定式思维容易被资本市场左右,让他们没有合伙人的使命感。在早期的时候,相信公司理念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而不一定是最有能力的,团结是最关键的,一定要降低离职率,因为那是一种传染病。

要善于从团队内部沉淀挖掘,而不是总是在外面找合伙人。合伙人团队是剩下的而不是招来的,是跑出来的而不是选出来的,是变动而非固定不变的

互联网 传统 企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