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罗的情怀只是互联网+的一个泡沫
陈根 陈根

老罗的情怀只是互联网+的一个泡沫

没有核心技术支持的产业,再美好的情怀也不过是当前互联网+浪潮中诸多泡沫中的一个?

8月25日晚上,在老罗主持的相声专场里,锤子科技最终顺利发布子品牌坚果手机,并且首批现货在几分钟内迅速售罄。关于这次发布会的情况就不再多做赘述了,各种评论文章已经铺天盖地,有竞争对手请人来黑的,也有自己请人来抬的,总之关于老罗发布会之后的各种讨论和以往科技领域的其他事件一样,毫无疑义地招来一场热论。

老罗的“疯狂”发布会处处现乌龙

新产品发布会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物,在互联网+盛行之前,实体企业一直在线下举行着类似的活动,之所以没有像今天那么“轰动”,一方面是因为互联网传播方式未如今天一样普及;另外一方面则受制于他们骨子里的那种“保守、低调”。而在乔布斯布道智能手机之前,这些号称互联网或者所谓“互联网思维”的企业,他们或许擅长借助于互联网这一现代的信息工具进行一些事件的传播,但并没有今天这样的“疯狂”。

今天,我们国产智能手机的发布会排场,可谓是一场更比一场大;演讲的风格则是一场更比一场没底线。可以说,今天这些发布会的祖师爷非乔帮主莫属,但是我们只学到了表面。大背景屏幕、大图PPT、大舞台、聚光灯下站个人,然后台下张罗一堆人,从表面上看这样的发布会从气势上并不亚于老乔,但在本质上却有着千差万别。

老罗这次单口相声也是如此,从表面上看可谓是声势浩大,从全国各地召集了几千人齐聚上海,就为了感受一次老罗的新情怀,结果却出现了一系列的乌龙:先是发布会之前,待发布的新品被提前“裸秀”,无奈之下只能装做没有发生过如期举行;结果在发布会现场,又出现了所谓的“技术性故障”。让人难以想象,在组织、举办这样一场发布会时,连现场演讲环节的展示都难以控制,这样的团队所透露出的是一个怎样的组织管理问题。因此我一直在想第一次搞不好锤子手机,第二次又搞不好发布会的老罗同样,能搞好坚果手机吗?

缺一只手机的手机发布会

不论是乔布斯还是库克,苹果的发布会无非几样产品,手机、电脑、系统等,没有故事,也没有情怀,有的只是技术与商业。不论发布会的时间是多久,所围绕的都是产品和硬件软件层面的技术创新。所以,可以说苹果发布会更像是一场“工程师”的发布会,但是总能勾起大家内心深深的情怀。

但是,我们今天的发布会,从最初的小米,总以采用了谁家的零部件为豪;到今天的老罗,发布会干脆直接将零部件给“干掉”了。仔细想想,我们今天的国产智能手机到底在做些什么?不论是小米、乐视、360,还是锤子,所有的这些跨界智能手机的企业,不论是从系统层面,或是硬件层面来看,都没有一样是属于自己的。从软系统层面来看,当前的这些手机都是采用开放、免费的安卓系统;从硬件层面来看,我们的零部件不仅是外来的,更是以采用日韩的零部件为豪,这要是遇到反日怎么办呢?

就拿刚开了发布会的坚果手机来说,在软技术层面缺核心,也就是系统;在硬技术方面不仅缺核心,更缺研发,这个情怀又如何能硬得起来呢?写到这里,一个问题着实令我困扰,为什么我们可以为发布会豪砸巨款,甚至不惜成本借助媒体来鼓吹造势,却不能用这些钱来组建一个靠谱的研发团队,哪怕是只在智能手机产业链的一个环节上研发出属于自身的核心技术。如果我们今天的智能手机厂家,每一家都能在智能手机产业链的一个环节上形成核心技术,那么,我们的国产智能手机就有希望了。

但遗憾的是,我们依然迷恋于通过包装、鼓吹日韩、欧美的零部件品牌来给自己脸上贴金,并想尽办法借助于舆论或者“粉丝”的力量来“忽悠”国人,当然连带被忽悠进去的还有资本方。但是,这种缺一只手机的发布会为什么能够获得“粉丝”的追捧,或许与当前浮躁的互联网环境有关。简单点说,就是不少人还是在琢磨着如何借助于互联网的浪潮,到菜市场购买低成本的“烂苹果”,然后雕成“艺术品”,却鲜有人愿意静下心来思考如何种植、培育好一颗“苹果树”。

这一场缺了一只手机的手机发布会,致使我们很难像苹果一样围绕着产品、技术的创新侃侃而谈,而只能选择讲故事、弄情怀。就像老罗面对这样一场没有台词的发布会,或许选择单口相声让大家娱乐一下,反倒是一种不错选择。

老罗的情怀从哪里来

在此次的新品发布会上,老罗最引以为豪的无外乎以下三点:一是基于安卓系统的二次UI开发;二是整合了各家应用软件的能力;三是一堆的国际大奖。

基于安卓系统的二次UI开发:这是锤子从成立之初一直引以为豪的事情,不可否认,缺失软硬双重层面核心技术的锤子科技,UI成为了其突围的一个点。但在我看来,这个情怀难以持续,一方面是由于UI操作界面是基于安卓的源生系统为基础所进行的二次开发,很多的想法会受制于安卓系统本身的限制;另外一方面则是UI设计本身也处于快速发展中,很难成为核心优势,竞争对手完全可以聘请更好的设计师设计更为便捷的交互界面。

整合各家应用软件的能力:从发布会反馈的信息来看,这更像是一场集合了众多“品牌”的软广告植入发布会,一些看似“独特”的技术,其实只是整合了相关的APP应用。而这种整合,对于联想、乐视、360,甚至小米来说,其实都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只要与相关APP应用软件的端口相互打通一下就能完成。但是,基于本身就不安全的安卓系统所做的多方整合,对于用户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这意味着用户的信息将被多方分享。

一堆的国际大奖:一只与“颠覆”这个词毫无关系的智能手机,如果获得一个国际设计奖项或许能带给人回味,但获得一堆的国际大奖带给我们的或许并不是惊喜,而是疑问。可以说,在乔布斯将手机带入大屏、智能、极简的时代之后,从设计的角度来看,留给设计师的产品外观创新空间已经非常小了。从产品的外观层面来看,大部分的智能手机在外观方面并没有太多本质性的差异。更重要的是颠覆了整个手机产业的苹果都没有老罗这么牛,都没获得过所谓的国际设计大奖,难道是坚果手机真的那么有情怀?显然这点是难以让用户相信的,剩下的或许用“你懂的”是最好的诠释。

那么,老罗的情怀从哪里来?或许我们可以理解为其对智能手机的制造提出了艺术化的要求,当然也可以理解为其不懂技术与制造工艺。而对于智能手机产品来说,一方面组装技术很难形成优势,但容易成为劣势;另外一方面组装出可靠的手机,本身就是一个企业的天职,并没有什么好情怀的。

老罗的情怀泡沫何时灭

或许老罗在选择进入智能手机领域创业的时候,缺少对产业的必要了解,对卖嘴巴与卖硬商品两者之间的差异评估不足。尽管获得了融资,在我看来坚果手机,包括锤子科技的未来并不美好,雷军进入智能手机领域创业的成功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而老罗可以说是在智能手机的红利期结束,并进入拼刺刀的时候进入了这样一个红海的市场。

最现实的一个问题是如何盈利。今天,全中国的国产智能手机品牌中,只有华为靠着技术逆袭成功,并取得了不错的盈利表现。当然,还有有一些专注于细分市场的国产智能手机,比如之前购买了人民日报整版广告的某品牌,这些企业都专注于具体的细分市场,从而形成了自己的核心技术。除此之外,靠着组装、包装的手机品牌,尽管经常成为科技领域的焦点,至少从目前来看都还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与盈利能力,和锤子科技一样都在靠梦想圈投资人的钱来维持。

对于锤子科技而言,在智能手机市场整体下行的趋势下,盈利的方式无非两种:一种是直接通过产品的销售获取利润;另外一种则是借助于大规模的用户使用,从其他方面来获取收益。如果说之前的锤子科技想模仿苹果走第一条路线;那么今天改头换面的坚果手机则是走上了第二条路,不过前景可能不容乐观。

锤子科技所呈现的老罗情怀,充其量也只是当前互联网+浪潮中诸多泡沫中的一个,而这个泡沫的破裂或许只是时间问题。在互联网+的这一轮浪潮中,越来越多的泡沫将会破裂,这是投资人鼓吹的结果,自然也是投资人收获的结局。没有核心技术支持的产业,再美好也只是一种虚假繁荣,而对我们的行业产业来说,是时候要静下来思考、关注如何种植一颗苹果树,而不是一味地购买“烂苹果”进行雕花。

锤子手机 罗永浩 坚果手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