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版”余额宝如何抢走大型金企的生意?
崔婧 崔婧

“黄金版”余额宝如何抢走大型金企的生意?

在移动支付动摇传统银行支付、P2P网贷平台争抢传统银行资源的大趋势下,今年4月获得软银千万美金投资的“黄金钱包”也准备向传统黄金流通产业链进攻,创始人杨㟀罡希望做基于黄金消费租赁闭环的供应链金融,黄金从客户手中流动到平台,再流动到金店,最后再由客户来消费。

 会生息的黄金

“黄金钱包”是一款让消费者在互联网上买黄金、存黄金的移动应用,消费者开户以后,除了可以在APP上买到上海黄金交易所基准价的便宜黄金,还可以把家中的金条、金块、金戒指、金手镯交给金店,金店会依照来客所存入的黄金重量计算,将黄金克数登记在“黄金钱包”里,之后每天坐收利息,年化利率最高达6.8%。

这对目前的黄金消费市场是很大的冲击。通常消费者到金店、银楼购买黄金,只能依照金店的牌告价购买,还要再加付一笔约20-30元的加工费;熟悉黄金零售买卖的人都知道,金店的牌告价往往高出上海黄金交易所一大截,例如港资珠宝商周生生在9月2日的内地金条、饰品黄金报价分别是289、298元人民币,比当天上海金交所的234.7元高出23%到27%。但是黄金钱包提供低于传统渠道约40-50元每克的平价黄金。

除了可以在“黄金钱包”上买到上海金交所牌告价的黄金之外,“储存黄金”也是一项大的改变。目前虽然部分金店、银楼也提供黄金回购服务,但消费者如果要变卖黄金,往往要折价卖掉,一买一卖就是一笔亏本生意。“黄金钱包”要彻底打通黄金回购的这个通路堵塞点。

 改变黄金交易产业链格局?

 目前中国黄金流通产业的市场格局很清晰,整个产业约有七成的中大批发零售商是福建人,莆田人尤其居多,他们通常是加工业者,有能力从大型银行借到黄金,而中小型银楼只能向这些大中型企业间接拿货。

由于大企业从银行借出黄金的利息与对冲风险费用总计约6%,再放给中小金店和用金企业的利率约在15%-20%之间,因此中小银楼一拿到黄金就要付出相当高额的利息,这笔费用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就发生了前述的银楼金价过高、加工费用浮报的情形。

杨㟀罡毕业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后在摩根士丹利投资银行任职,2012年看到黄金产业的商机,便辞职前往深圳的黄金大型加企业工作,负责对接中小金店。之后,杨㟀罡了解到终端消费者承担高金价的“秘密”,决定创业,但黄金现货的主流来源是商业银行,从哪里找到其他黄金实物来取代呢?

杨发现,所有消费者买完黄金之后都是放在家里,那为什么不能调动起这些闲置的黄金,让民间黄金成为大型企业之外的供货源,租借给中小银楼呢?于是杨㟀罡找了4个朋友,凑齐5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开始打造一款“黄金版”的余额宝。目前“黄金钱包”将消费者在平台上新买进的黄金,与从金店收集而来的旧有黄金集合,以远低于市场价格的利息,租借给中小金店。

尽管存金者不能拿到和当初存进“黄金钱包”一模一样的金饰,只能换回等重量的金饰,为了增加消费者的存金动力,杨㟀罡说,未来将开发租借珠宝的业务,消费者只要在“黄金钱包”上存够一定重量的黄金,除了可以换回全新的金饰,还可以向合作的银楼租借与“黄金钱包”里所存黄金等值的钻石、珍珠、玉佩等首饰,只要付一笔清洁费,就能不断更换配戴的首饰。

黄金 供应链金融 余额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