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不做了,我决定画漫画了
南哥 南哥

职业经理人不做了,我决定画漫画了

本文来自一名创业者投稿,他曾在华为工作7年,尝过荣辱得失;做过社交网站,人人网起来了,但是他做的倒下了;想过做健康手环,却举棋不定、踟蹰不前。他曾一度在想:什么都对了,为何还是失败?夹杂着曲折苦闷的心路历程,他最终回归到了属于他的理想国——葡萄酒和漫画。

回国已经整整两个月了,看着自己的品酒漫画《巴克斯纹章》从无到有,从注册公司到申请微信公众号:不是羊兄弟,内心还是挺感慨的。

就在两个月前,我还是在欧洲的一名职业经理人,西服笔挺,每天周旋于客户之间。此前在华为工作了7年,换了N个部门,跨过N个地区部;待过艰苦地区,洗过盐碱地,也去过发达地区;做过不起眼的小客户,也做过跨国大客户;尝过排挤,也拿过公司金牌、总裁嘉奖令等各种荣誉……

但是,为了我的两个爱好——红酒和漫画,我顶着周围人的不理解回国创业。

实际上这并不是我的第一次创业。在大学念书的时候,不知道脑子哪根筋抽了,父母都是国企里干了一辈子的普通员工,我竟然那时候就下定决心,这辈子一定要自己创业。

我特别不喜欢自己的专业机械工程,所以每天逃课,然后去校园网办公室学习编程,梦想着有一天能做出大受欢迎的网站。

一次偶然,我在杂志上看到了facebook的报道,我觉得这网站太有意思了,当年全互联网都换着各种炫的网名,谈着风花雪月的网恋,这网站竟然搞实名制。

当时还没有校内网(现“人人网”),又正值全国大学生创业计划大赛,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做的大学校园网已经有稳定的几万用户,只要把校园网改造并商业化,再利用创业计划大赛来培育项目,趁着2005年那波Web2.0的大热潮,那不就是“中国的Facebook”吗?当时我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在风口上笑得灿烂的那几头猪。

我们当时立志要做中国的“facebook+在线教育”。经过连续熬夜奋战,网站终于上线,看着越来越多的用户数,我们有着仿佛马上就要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幻觉。

当时全国创业计划大赛也如期进行,我们拿着上百页的商业计划书和自认为漂亮的网站,过五关斩六将,拿到了不错的名气,接着就是融资,扩大规模,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不到一年时间,网站倒闭。

也许你会惊讶:怎么就倒闭了?校内网不也是一群清华大学生创办的吗,我们进入的时机比校内网还早,怎么能倒呢?

答案是:点子对了,时机对了,甚至拥有不错的技术基础,但其他都错了。

9年后,当年的一个团队成员已经在北京市中心拥有一家前景不错的互联网公司。他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失败的缘由:“互联网创业要想好是做产品还是做平台,做平台是最累的,而且上来就是拼谁有钱。”

9年前的那次失败恰恰就是因为没钱。没钱是因为我们融资能力差,融资能力差是因为我们经验、阅历和人脉都几乎为零。资本不青睐,想做平台只能是死。

这个行业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社交网站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引领了2005年到2007年的Web2.0狂潮,校内网、大旗网、5Q、猫扑还有一大群不知名网站烧钱死掐,死掐程度不亚于后来的百团大战、滴滴快的疯狂补贴。不过最终还是陈一舟的千橡集团一统社交网站的天下。

当时我们再也掏不出一分钱续交服务器的租费,我们看着凝结着大家心血的网站被服务器无情地自动删除,真的很难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深深地把教训记在脑海:点子对了,时机对了,没有经验、阅历和人脉的积累是不行的。

6年前我差点离职去创业,要做“中医健康手环”,前几天我和一个投资人聊起当年的这个点子,投资人笑道:“这在今天也还是一个好点子。”

我耸了耸肩:“但是我做不了,也不是我的爱好。”

6年前,还没几个人谈可穿戴设备,健康手环也就这两年才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又抽了,我忽然想到可以做健康手环。

我一个高中的死党,中医研究生毕业,给我把个脉就知道我身体哪里不舒服,我觉得他说得很准,很厉害。我想起大学实验室里有很多传感器,如果把传感器装在手环上测量脉搏,然后再通过当时已经兴起的3G网络传送到网上,由中医专家来诊断,不就可以成为大家的健康顾问了吗?接着可以根据用户的身体情况,推荐每天的食谱、中医和靠谱的保健品,不就直接产生收入了吗?用户量多了以后,就掌握了居民健康的大数据,通过分析大数据有可以产生更多的新商业模式……

我和死党一聊,两人马上热血沸腾,那种走向人生巅峰的感觉瞬间又回来了。

不过很快没有了下文。当两人冷静下来,都没有人敢迈出第一步,我刚刚毕业1年多,死党也是刚研究生毕业,我们都面临着生活的压力,要打通软件、硬件、生产、供应、销售整个产业链简直是天方夜谭。一言蔽之:光有好点子没用,勇气和执行力更重要。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当时一咬牙就干了,或许会失败,但没准也成了呢? 

时间飞逝,之后几年去了华为,逐渐适应了华为的文化,喜欢上了那种狼将般拼杀项目的兄弟情谊,喜欢上了跟客户成为真正朋友的惺惺相惜,喜欢上了战壕里互相背靠背的患难与共,尤为喜欢拿下项目后举杯相庆的成就感,但我心里对另外一种成就感变得越发期待。

这是两种不同的体验:一种是拿破仑旗下士兵冲锋杀敌、拿下一座座城池的成就感,一种是酒农精心酿造出一瓶好酒给世人分享的成就感。

在那段时间里,脑子总是骚动着创业的点子,高端旅游、高端会所、卖钻石、海外投资中介,甚至卖游艇……都是想着想着,就自己给否了,要么是做不来,要么是不喜欢。

但从没考虑过我的两个爱好,因为一个爱好不赚钱,一个爱好不靠谱。

我的第一个爱好是葡萄酒,一个看似有点装B扯淡的爱好,从10年前第一次喝到法国原装红酒,我就发觉之前喝过的红酒原来都是Shit(狗屎),然而我们大部分人都一直喝着这样的红酒。

有人会说葡萄酒前几年不是很赚钱吗?前几年是赚钱,以拉菲为首的品牌价格飞涨,带动着廉价红酒也卖出天价,欧洲不到2欧元的酒换个高大上的包装,或者随便扯一段欧洲皇室的故事,就能在国内卖上千元。更有甚者直接用成本2块钱的“汁”兑成“葡萄酒”。如此赚钱的前提你得是个百分百的商人,即使不做假酒和勾兑酒,也得去专门挑酒标好看(最好各种烫金)、故事丰富(最好跟欧洲贵族皇室啥的扯上关系)、价格便宜(某进口商直接说2欧元以上的酒不进货)的酒,然后按翻了几倍的价格在中国市场出售。

就这样不靠谱的葡萄酒依然大有人买,某种程度是因为公款消费和送礼,包装得高逼格就行,再加上感情深一口闷,谁在乎瓶子里是拉菲还是勾兑汁?反倒真正物美价廉的葡萄酒无人问津,因为没有烫金包装,没有bigger故事。

这是一个商人才能赚钱的市场,但是爱好者没法存活。就像喜欢电影的人只会分享《盗梦空间》而不会推荐《富春山居图》。

我的另外一个爱好更为奇葩,不靠谱到每次一说都遭人笑话。几十年过去,连我爸妈都忘了我这个爱好,总之这是一个既正能量十足又会遭人嘲笑,既司空见惯又极少人去做,既广受欢迎又深受误解的爱好,那就是漫画。.

如果做葡萄酒的爱好将遭到严重挑战,而漫画其实更惨。我无法接受两个爱好同时被剥夺,但又想回国了,怎么办?这个问题一度搞得我内分泌失调,导致发胖(这绝对不是给自己发胖找借口)。

思前想后,只有一个办法:让自己的爱好去解决别人的需求。我喜欢《无间道》里的那句话:往往是事情改变人,人改变不了事情,但是他们改变了一些事情

我最终决定回来,带着这些年在欧洲品酒界获得的认可:欧洲品酒师协会唯一官方指定中华区大使、法国波尔多中级酒庄大赛评委、英国葡萄酒基金会高级品酒师……把对红酒和漫画的爱好当做事业,《巴克斯纹章》就此诞生:以红酒为主题,漫画为载体。

100

回来当天,团队成员血蹄兄问我:你确定回来后不用休息几天?”

“做好玩的事情就是在休假,马上开干吧。我把爱好当事业,肯定是一段有趣而又幸福的旅程。”

华为 职业经理人 创业 漫画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