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氛围为什么变得这么贱?
南七道 南七道

创业氛围为什么变得这么贱?

最近一家叫伴米的中国创业公司火了。这家旅游社交网站发展Facebook等硅谷高科技公司员工收费伴游服务,结果被公司发现后开除了。甚至有部分刚刚获得offer的华人也被取消录取。事情本来不是很大,但是该公司创始人刘畅针对此事连续两次回应,尤其是第二次的回应掀起了舆论的轩然大波,形势急转直下:

6401

    多名华人失去了Facebook的年薪上十万美元的工作。更重要的是,失去了H1b工作签证就必须回国发展。而这些人的牺牲换来的是伴米创始人的炫耀和得意。毫无疑问,他们成了伴米平台发展的垫脚石和工具,但是,伴米却并不在乎。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刘畅的身份,她之前担任过腾讯的副总裁,公关部的负责人,她比一般创业者更加清楚对外塑造形象、慎重发言、危机公关的重要性。之所以还是如此直接的表达自己的不在乎和得逞后的洋洋得意,是因为她清楚即使是招摇过市,也无需付出代价。新浪科技驻美记者郑峻评论说:“为这种行为摇旗洗地,那是理直气壮的三观不正。”而这种情况,只是目前创业氛围畸形发展的一个并不罕见的案例而已。

创业这个事,往高级了说,就是追求理想、实现价值,释放情怀;往低里说就是一门生意,一种商业行为。但不管是那种,都是光明正大,无可指责。这样一件本来是一件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值得赞赏的行为,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已然变味,创业圈里骗子和痞子横行,赤裸裸的创业厚黑学泛滥,整体的氛围变得特别的贱,甚至连基本的遮羞布都被弃之如敝屣!

行业泡沫化

最近创业圈内最火的事情是啥?扒皮,游侠、一亩田、云视链······扒完一件又一件,扒完这波新的又去扒老的,整个圈子嗨得停不下来。真正经历过的人都知道,创业本来是一件苦逼的事情,但现在似乎成了一件时尚用品。忽如一夜春风来,天使投资人创始人联合创始人遍地皆是,比员工还多。但是,全民狂欢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行业泡沫化。从融资数据到创业团队、研发成果,每一个环节都充满了赤裸裸的泡沫和水分。

据腾讯科技报道,目前80%以上的创业公司都会虚报融资额,三五倍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很多公司会在真实融资额的基础上直接乘以10倍。O2O市场、智能硬件领域以及互联网金融领域,估值泡沫比较普遍。辣妈帮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案例。根据腾讯科技、创业家等多家媒体分析,号称号称C轮融资1亿美元的辣妈帮,实际额度大概在3000万美金左右,虚报融资反而引火烧身,这个案例已经成了业内笑话。

营销情色化

在业内,营销的无底线也越来越明显,其中肉欲化的营销。卖小吃的为了炒作自己的产品,找来一大帮裸男到处晒肌肉,最后被朝阳警察扑倒在地,营销变成一地鸡毛,成了冷笑话。创业项目的名字也趋于情色化:叫个鸡、叫个鸭子等,看看这几年招摇过市的公司,卖避孕套的,卖电动按摩棒的。头顶着JJ招摇过市,被一帮中老年人奉为座上宾,项目黄了又继续忽悠其他项目。

早先的陌陌,主动或被动的借着约炮神器的概念,换得了用户疯涨,后面尽管想洗白,也是回天无力。还有一款名为“友加”的社交软件,为了炒作自己,先后编造“95后萌妹用身体换旅行”、“挖掘机车震”等虚假新闻,涉嫌色情炒作营销,最终被封杀。

后面还有各种社交概念的产品,如语音社交、女性社交等,无一不是打着约炮的幌子或者藏着相应的暧昧去做宣传。还有上门O2O送鸭送海鲜送小龙虾的,找来外国肌肉汉子,涂满着油在镜头和用户面前晃来晃去,不知道是要送鸭还是要做鸭。

前几个月热门的优衣库,本来是一件上不台面的事,但成了无数创业公司和品牌趁机搭车的营销机会。类似案例不胜枚举,情色化营销已经成了行业的惯性。讽刺的是,反观杜蕾斯的社会化媒体的营销,反而是以有趣幽默脑洞大开著称,尽管是性用品,却感觉不到丝毫的低俗和情色。

媒介低俗化

随着纸媒衰落,媒体为数不多的节操和专业素养也逐渐流失掉了,新媒体崛起,除了几家专业些的科技媒体外,只要有个公众号,尽管没做过一天的产品经理和专业媒体,也能叫媒体或编辑记者。但除了满篇的“生态”“颠覆”“下一个uber”“马云哭晕在厕所里”等胡言乱语之外,在标题上也是玩尽了心思。

看看那些报道创业项目的标题,贱兮兮的气息溢于言表:“男神”,“女神”,“小鲜肉”“学渣”、“90后”、“颜值爆表”、“美女创业者”“明明可以靠脸”······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被打击之前的东莞一条街。

只有在创业者和创业项目索然无味、没有牛逼或者可圈可点的成绩可以输出的时候,才能靠这些皮肉的东西拿来说事。媒体报道小马哥、李彦宏啥时候关注的是外表。创业的核心难道不是应该在项目创新和商业模式、盈利等方面么?长得好当然是可以占些便宜,但创业这种苦逼的持久战毕竟不是东莞选角啊。翻看欧美的科技媒体报道,几乎看不到像我们这么强调年龄和颜值。这种贱兮兮的标题充满了虚弱感和无力感,同时也是对创业者群体最大的污名化。

创始人反智化

随着年轻一代创业者进入到创业群体中,他们带来活力、创意的同时,也有一拨年轻创业者的进入带来了一股反智化的风气。草根和犯贱完全是不同的两件事情。草根是不拘一格,灵活,是生命力和创造力的象征。但是犯贱是为了凸出自己特性刻意给自己贴的标签。

以前是为了进入上流社会或彰显格调,会想办法让自己看起来逼格十足,像唐骏那样搞一个西太平洋大学的学历,满口的中英文混搭,搞上一个酒会啥的。看起来装逼,浮夸,但至少无害(除了造假)。现在进入了一个反智的时代,书读的越少越光荣,所以大学辍学创业,或者干脆高中创业就越有可能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不管成没成,公式也一成不变,以前说下一个盖茨,现在已经进化成下一个马克·扎克伯格了。

“学渣”、“逗逼”、“屌丝”、“傻逼”·····这些成了部分创业者最通俗和日常用语。我们倒不必对年轻人的叛逆或者个性、口头禅过于敏感或者大惊小怪上纲上线。但是作为创业者,不分场合不分时间不分对象的爆粗扯淡,即使是不扯传统文化中的诗书礼仪等,但创业者并不因此拥有最起码的教养和底线的豁免权。

之前媒体关于一个广州的90后团队的报道,创始人说找人的标准就是在大学有没有舞弊过,手法越新奇越容易被录取,如果没有舞弊或者舞弊方式不够新奇,就直接被淘汰了。但是即使如此,他们的故事也是获得了媒体的追捧。越不要脸越光荣,知识越多越反动,这和我们历史上某一个狂热的越有文化越反动的年代,是不是有惊人的相似性?这种在创业者尤其是年轻创业者身上变现出来的集体的反智化甚至进入到一种不能自已的状态。

投资人也不甘寂寞,加入了华山论贱的大潮中。之前超级课程表被人围攻时,他的天使投资人朱波出来站台解围,提到他创业不容易,也说看好他的未来,还特别举例:余佳文之前交不起房租时,担心房东拿电脑抵债,把电脑化整为零,溜之大吉。

朱波赞赏这个小孩机智且有大格局。这个声明其实是变相的告诉我们,欠钱不还是天经地义的,这对于一贯强调创业团队要讲究诚信的投资人,是赤裸裸的打脸啊。最近余在电视节目上与周鸿祎辩论,公开回应之前说的给团队发一亿奖金的事,说无法兑现,是闹着玩的,创业最重要的团队都可以拿来玩耍和戏弄,这是智商返祖的表现让人觉得人至贱则无敌。

无间道里有句台词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那些今天在泡沫中嬉戏玩耍的贱客们,总有一天会悲壮的把债还上。有投资人戏言说,有泡沫的啤酒才好喝。那有泡沫的尿液呢,你们会喝吗?

 

Facebook 伴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