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Lonsdale:企业为何自愿为数据付费?
杨娇,张九陆 杨娇,张九陆

Joe Lonsdale:企业为何自愿为数据付费?

上篇《Joe Lonsdale:企业级服务是下一个创新的风口》Joe Lonsdale与大家分享了最直观的硅谷企业服务新趋势,本文是后续针对中国企业行情的提问环节:

两年前,马云在卸任阿里巴巴集团CEO时,曾发出这样一句感慨:“大家还没搞清PC时代的时候,移动互联网来了;还没搞清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大数据时代来了。”

尽管有些措手不及,但是从马云、李彦宏这些互联网大佬,到张瑞敏、张近东等商界精英,再到微软、亚马逊这些海外巨头,都已经臣服于同一个事实:大数据对当前商业逻辑的影响将是颠覆性的。

那么,数据将在企业服务中怎样发挥作用,对于创业公司,需要如何用好数据?

9月8日,硅谷大数据应用的先驱人物Joe Lonsdale(下一代数据公司Palantir的创始人,Palantir被称为史上第一个“反恐”公司,客户包括美国最核心的情报部门)来到北京·黑马全球路演中心,与黑马营五期学员马杰(国内首家云安全服务公司安全宝的创始人)、徐磊(微车创始人)以及黑马学院副院长罗小渠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以下为内容摘要:

创业企业应如何用好数据?

徐磊:在数据企业服务的这条道路上,许多数据分析方法需要重新搭建,商业模式上也会有一些变化,这种变量究竟在哪儿?创业者应该抓住什么样的机会?

Joe Lonsdale:我主要是关注两点:

第一点:合作

其实很多的行业人们是愿意分享数据的,但是现在还没有分享,有两个例子,我可以介绍一下:

一是有些时候人们会出于安全的目的而分享数据,一家公司受到攻击,另一家公司可能会帮忙,反过来也是一样。

二是让你的市场营销费用减少。比如说有一个项目可以和一个大的美国消费品包装公司进行合作,这样的话大家可以更加精准地去对准这个客户,减少成本,或者说一起针对你的消费群体分享数据,这样的话两家公司可以互相学习,可以更加精准。

第二点:用自己的数据来改善企业的运营

在财务领域、金融领域有通过卖产品赚了很多的钱,这个是可以用到数据的。如摩根士丹利管理2万亿资金,有那么多的基金管理人,向每个客户推出什么样的产品,这个客户是怎样的,这个是你需要通过数据来进行分析的,这是需要技术的帮助,来更好地、精准地向客户推出产品。所以是这两个趋势。

罗小渠:人类社会对数据的应用已经经历了三个维度:静态维度、时间维度、关系维度,其中第三个维度是最近十年、二十年才发展起来的,那么,将来如果有第四个纬度,会是什么?

Joe Lonsdale:您说的三个维度非常准确,下一个维度也许是自动学习,或者是趋势预测。

但是我想强调的是第三个维度的应用,我们看一下各大行业的运转方式,其实他们现在还没有达到您刚才说的这个维度。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对于Paypal和Palantir来讲都是非常重要的经验,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工作。

我们看一下很多的大行业,他们现在还没有使用数据的关系。对于创业者们来讲,幸运的是现在的世界还是挺愚蠢的,没有你们聪明,所以你们应该意识到使用数据的关系来解决问题,目前大多数人还没有用,所以我们要思考如何来建立一个公司,能够做到这一点。

如何让用户付费?

Joe Lonsdale:今天的中国和五年前我见到的完全不一样了,我看的创业的人更多了,在你们看来,未来5年的企业数据服务市场的趋势是什么?

徐磊:我觉得企业数据服务这块儿,在中国的确比较难。我们现在面临几个艰难选择。比如你究竟服务大企业还是服务中小企业。理论上真正愿意付费的,不管硬件、软件、服务这几项,其实只有大企业愿意付费。所以说大企业又应该怎么做?或者要不要选择大企业,是大家比较纠结的一个事儿。这两年中小企业领域,应该有很多企业反而是扎进去开始做中小企业的服务这块儿,比较容易赚钱的模式是培训。

马杰:中国的许多互联网应用差不多是跳过了付费这个阶段。在整个付费的过程中间,大家几乎是刚刚建立了一个付费的习惯之后,迅速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做免费的东西。所以在个人市场上,中国的用户被过份地宠坏了,因为他们每天可以享受到最好的服务。

但是我觉得在企业市场还是有一些不一样,仍旧存在有付费能力的大客户。十年前他们在付费,在十年后他们还是在付费。他们在从原来的付费买硬件,到现在付费买软件,到现在逐渐接受付费去买服务。数量巨大的中国中小企业,事实上付费能力是不够强的,他们仍旧挣扎在生存的第一线,所以一定要是为他们创造价值的产品,才有可能让他们来支付。大家其实意识到付费是必须的。但是什么时候他们舍得把钱掏出来,这还需要一个过程。

徐磊:另外一种类型值得关注,就是类似于Uber或者滴滴这样的模式。你说他们不是做企业服务吗?他们其实做的就是企业服务,只不过他们自己做成了那个企业。

如果滴滴当年选择为出租车公司开发软件,和今天他为C端用户开发软件,其实结果有可能是一样的。但是这两条道路的选择上的不一样,决定了滴滴今天可以市值几百亿美元,如果他们当年选择中国100家出租车公司,他为每一家出租车公司定制一个软件,让他们加车服务更好、效率更高、司机赚得更多,他们今天是滴滴吗?不会,他走了另一条路。

Uber其实也是走了另一条路,但是你说他们不是做企业服务吗?他们做的就是企业服务,他们把自己做成了企业,他们让那些企业变成了一些服务的提供者、后勤的保障者,而不是单纯作为外包商的做法。

Joe Lonsdale:美国过去几年有一个大的趋势,人们会觉得某个行业现在运转得不太好,但是如果只是卖给他们软件不行,还不如我们自己去建立一个新的公司,所以创立了自己的公司,是不是中国在技术领域也是类似的趋势。

徐磊:我觉得这个从创业者的思路上来讲,一定是这样的一个大趋势,单纯卖设备行不通。全球来讲也是这样的,当年你看英特尔就是卖芯片,他还卖了品牌,到微软开始卖软件也卖一些服务。到苹果、谷歌的时候,他们其实就已经站到了C端用户的第一线了,他们提供给用户的是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为整个行业建立了一个生态圈。

在中国现在的大趋势都是在这样,互联网化导致了小企业、新的创业公司有机会直接面向C端用户,其实建立一个新的生态圈,把过去的基础设施变成他的后勤保障。

这种机会我觉得是这几年,在国内可能用的词儿比较多的就是所谓的“O2O”。各种各样的O2O模式,其实就是我自己变成了一个C端的服务集成商,我把这些服务放在我的平台上,我让更多的社会资源能够为我这个平台来服务,这个模式我相信是未来10亿美元估值的公司,必须要走的一条道路。

单纯卖硬件、卖软件甚至卖服务,至少在中国这条路做成大公司的机会,其实相对是小的。中国毕竟有这样的一个生态圈,大家确实不爱为无形的东西付费,但是一旦当你手上有了用户,用户是从你这儿来获取服务的时候,这些原本的服务提供商们,就愿意跟你合作。

罗小渠:中小企业在企业服务方面,付费的习惯不太一样,这一点Joe Lonsdale先生有什么看法?

Joe Lonsdale:即便是在美国,现在很多的企业,其实也提供免费的服务,是为了能够进入市场。关键就是说最终中国的中小企业,他们到底愿意为什么付费。比如在美国,可能有一些企业会给一些软件是免费的,或者说有一些保险公司给的保险是免费的,在其他的行业也有一些新的模式涌现,如物权保险。

找到技术改变行业的路径

徐磊:跟做那些C端产品的企业相比,做企业服务的公司如何才能够把自己的价值做出来?

Joe Lonsdale:应该考虑你到底在经济当中是解决什么样的问题,你整体的影响是怎么样的,规模应该不成问题,现在在很多地方有一些500亿到1000亿市值的企业,其实还是能做到很大的规模的。如果你要做个万亿美元的公司,可能会很困难。

罗小渠:在你们看来,数据服务适合哪些典型的应用场景,尤其是可以真正商业化的应用场景?

Joe Lonsdale:这个很难回答,如果你想建立一个数据服务公司,如果你看到某一个垂直领域现在运行的流程是不好的,你就会去想一下,他现在用的是什么样的流程、什么样的方法,他们如果应用数据会不会更好。所以你要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他们现在做的哪些方面可以有所改善,这个如果你做到了,你就可以看一下我怎么样来为它创立一个能够帮助他们的数据服务。

所以总是要先第一个问题,就是本来这个行业应该是怎样运转的,你必须要有自己的见解,然后你才能获得自己的解决方案。其实不是说想一想它该怎么样做好,而是比较难的是,这个路径到底是怎样的,你该推出什么样的产品来帮助他改善。

马杰:我觉得数据一定有它的价值,所以你可能要去对用户做一些追踪,对他们所产生的历史数据,从现在开始你就应该把它们存储下来,可能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它的价值在什么地方,但是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我们一定能找到它的价值,不急着考虑大数据怎么用。

徐磊:对于一般的创业者而言,规模是初期要考虑的唯一的问题,不要考虑商业模式,这时商业模式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重要。要想把速度提起来,你必须要找到一个用户有刚需的事儿。其实在各个行业里面,都面临这样的问题,最顶尖的一两家企业一定是抓住刚需的,然后在下面可能有几万家企业都在这个领域里做,最怕的是把自己做成了金字塔底下的那家公司。

Joe Lonsdale 硅谷 企业服务 Palanti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