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创业风来了:谁是下一个途牛?
田牧 田牧

南京创业风来了:谁是下一个途牛?

和北京随便找一个烧烤摊几乎都能听到有人在聊创业不一样,身为六朝古都的南京却被人称为“互联网创业沙漠”。可南京在各种中国创新城市排名上都位居前列。这种矛盾的现象让从未去过南京的黑马哥对这个城市产生了很大的好奇。借着2015黑马大赛南京城市赛的机会,黑马哥通过两天的实地走访试图找出这个矛盾现象背后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新一线城市”代表却是互联网创业沙漠?

根据百度百科的资料显示,南京在高校数量和人才资源及科研力量上,仅次于北京、上海,优于广州、深圳。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南京邮电大学等优质高校,每年向南京输出大量的人才。

同时,南京的一个优势产业是软件开发服务业。华为、中兴在南京设立了研发基地,仅这两家的科研技术人才就近3万左右。在位于南京市雨花区的中国(南京)软件谷里,规划面积7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坐落着超过600家软件企业,从业人员超过15万人,2014年实现软件和信息服务业收入1330亿元。

近几年,在多个杂志或机构评选出的中国创新城市排名中,南京基本都排在前五,属于“新一线”城市的领头羊。

但看过这么多对南京产业、人才和创新能力的资料之后,矛盾出现了。这只经常出现在各类城市创新排行榜上的“领头羊”,竟然被人称为“互联网创业沙漠”,比不上紧邻的杭州,也比不过天府之国成都。

在向南京飞驰的高铁上,黑马哥望着窗外的夜空,一时难以解开这个困惑。

六朝古都满是悠闲却没有阿里巴巴

第二天一早,黑马哥就迫不及待地向南京的同事发问,“为什么南京被称为互联网创业的沙漠?”

同事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被这么一问,她没有立即回答,只说“你去南京城里逛逛看。”

南京确实很舒服。“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在南京6000多年的文明史中,“六朝古都”、“十朝都会”的繁华和安逸随着岁月深刻地积淀到南京752平方公里的土地和800万南京人身上。习惯了北京的拥堵和匆忙,南京街头的行人不疾不徐,悠悠地或坐着或走着。或在公园遛鸟、街边下棋,或是一桌扑克围上一桌人。秦淮河夜色的柔美和玄武湖畔行走的人群在千年之后现世的南京,仍显得悠闲、安稳。

 

20150917_141349_副本

黑马哥在采访了一圈创业者和政府官员之后,听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公司名字——阿里巴巴。因为杭州有阿里巴巴,在阿里的带动下,杭州的创业氛围近几年特别好。“为什么杭州能做好?阿里巴巴把人聚了,那边出来的人现在都创业,投资人就过去了。政府一看这个情况,支持力度也上来了,整个氛围就起来了。”南京本土创业者、户外旅行应用驴江湖创始人丁二华这么理解杭州。

黑马会南京分会会长史刚和丁二华的看法是一样的,杭州有阿里巴巴这个带头大哥把创业气氛搞起来了、资源也有、人才也不缺,所以杭州的创业就火了。

但细数南京的大公司,全国知名的、面向消费者的只有苏宁和途牛两家。但苏宁还是传统的零售企业,并不是纯粹的互联网公司,向云商转型也是这两年才开始的事,在互联网创业的带动上并无太大作用。途牛上市至今也才一年多时间,本身的体量还不足以带动起整个南京的创业热潮。

所以,一个城市的创业氛围和大公司之间的关系,就是一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而恰恰南京没有阿里巴巴,没有百度,也没有腾讯。但南京有华为、中兴这两家在全球通信产业领军的企业研发基地,3万多技术人才无疑为创业提供了大量的技术人才储备。

可在中兴工作近十年后出来创业的丁二华认为,华为和中兴实际上束缚了南京的创业大潮。“中兴华为实际是阻碍了南京的创业氛围。为什么?中兴华为其实在南京积累了大量的科技人才,每个企业有一两万,但是本身的企业是传统行业,相对又保守,分工又比较细,这些人集中在里面之后,其实待遇又不差,导致了出来又没有勇气,不出来慢慢就被消磨掉了。”

这实际上揭示了南京创业氛围淡的另一个原因——产业状况。虽然仅软件谷一地的企业产值一年就有1330亿,技术人才15万,但其本质上还是传统的软件服务业,面对的都是企业客户,做的是拼技术实力和大客户资源的事情,即2B的事情。

而现如今火热的互联网创业大军里,大部分的创业项目都是面向C端用户,即广大消费者的。在怎样搞定消费者上面,华为、中兴的高级技术人才们并没有这个基因。他们知道怎么为企业研发出一套牛逼的解决方案,却很难搞清楚女性用户和男性用户在打开一个App时注意力会更集中在屏幕的哪个区域。

技术人才一毕业进入华为、中兴工资就将近1万,工作5年、10年后年薪在20万左右,又处在南京这个文化特别古典、安逸的城市,可想而知就业相比于创业在南京人的心里优先级要更高。

而以上种种的作用,也使得天使投资人、风投在南京很少找到。一个南京创业项目在面对资本时,经常要考虑的问题是,把公司从南京搬到北京吧。

创业沙漠上也开始出现绿洲

要把公司从南京搬到北京的问题丁二华在找投资时也遇到过,但他不打算搬,并且坚定地表示要留在南京做驴江湖。

“我在北京去找钱,天使会说你搬北京来,我可以投。我说好不容易在南京,我还想在南京竖立一个标杆,还有这种情结在里面。南京其实还没有一个大的互联网企业,我们也想做起来,做起来其实有这种效应越来越多创业的人都来,你至少可以把南京的氛围搞起来。”丁二华说。

南京今年的创业氛围相比以前确实好了。根据黑马哥的了解,南京政府以前设立的孵化器都在板桥等偏远市郊地段,周边资源很少,创业者不愿意去。今年仅软件谷一地,就有黑马孵化器、黑马全球路演中心、36氪等全国知名的创业服务机构进驻,地点位于软件谷核心区。只说黑马哥的东家单位黑马孵化器和黑马全球路演中心这两个场地,都是软件谷政府方面无偿提供的。它们所在的地方也被命名为“江苏创业大街”。

 

20150917_130801_副本

南京软件谷科技人才局的一位官员在接受黑马哥采访时也说,“原来政府更多地扶持有门槛的科技型企业,都是在孵化器里面,达到一定的条件才扶持。”现在政府也变得开放,在资金、政策和项目包装宣传上都在倾向于草根创业项目。到今年年底,软件谷一地的众创空间数量将会有13家左右。

丁二华以前在中兴的同事也越来越多地走出来创业,曾经可能束缚南京创业大潮的华为中兴也慢慢成为一个重要的创业人才输出基地。仅从黑马会南京分会来说,成立一周年,目前的黑马创业者已经达到130多人的规模。在黑马大赛南京城市赛结束当晚的广场创业火锅趴上,上百位创业者围坐在沸腾的火锅桌前,兴奋地聊着各自的创业经历。

就像种种因素作用使得南京在过去几年落后于杭州、成都的创业潮流一样,如今南京渐渐火起来的创业氛围也是由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在促成。在李克强总理喊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之后,南京政府的态度也开放了,进驻的如黑马会、36氪等专业创业服务机构也很擅长点燃创业者心中的火焰。人心有了,投资人也在慢慢跟上,渐渐地,南京创业的风潮就要吹起来了。

南京创业的成功率要高一些、稳一些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话仍然没有被改变。南京的优势产业仍集中在传统行业里,仍然没有出来一个BAT量级的带头大哥引领南京的风向,具有互联网基因的运营人才仍是南京创业者急缺的。

引用科技人才局官员的一句话:“现在南京在互联网创业这块还在积累的阶段,很多行为还是跟着风口走,还没有创造一个风口。但是我们感觉成功率相对要高一些,稳一些。”

这就是黑马哥在南京3天所感受到的这座“六朝古都”的创业特点——稳。

如果说南京错过了过去3年中国互联网创业的风起云涌、千军万马,那在接下来的资本寒冬中,如丁二华这样有十年技术经验的前中兴员工和黑马会会长、买哪儿网创始人史刚这样从成功的传统企业转型互联网的二次创业者,他们会用自己的积淀和优势去走好这段可能挣扎却也更看重实力而非PPT的新创业阶段。

就像南京这座“金陵帝王州”给人的信任感一样。

南京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