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quirky破产看国内创意众包变现模式的未来
詹益肖 詹益肖

从quirky破产看国内创意众包变现模式的未来

quirky作为目前全球最成功的创意众包变现平台,却在今日曝出申请破产的消息,这对于同是进行众包模式探索的创业者来说,确实是一条大新闻,从之前受资本青睐到现在被资本寒冬打击,一路走来也暴露了使其会陷入困境的地方

quirky

对于一个初创公司,太早建立线下零售店,过于看重线下大型零售商渠道,创业公司在初始阶段没有成熟的线下渠道资源和成熟的渠道管控能力,并且线下零售渠道会提高产品销售成本,导致利润变薄,被渠道拿走过多利润,库存积压,无法精确计算单品量。盲目扩展智能硬件产品和耐用消费品市场。社区形态单一,仅仅围绕众包为主,没有进行生态化社群营造。quirky品牌形象模糊,产品线太长,没有很好梳理产品门类,品牌营销乏力,只突出发明者的改造参与环节,却没有加强产品面世后的品牌营销及品牌文化建设,没有与购买产品的消费者群体建立情感共鸣,缺乏成熟品牌塑造眼光。而目前国内创意众包变现领域还没有成熟的机构,而且都在处于探索阶段。

作为一名类似quirky模式的国内创意变现平台“异想”的经营者,也希望能够站在自己的角度去表达目前创意众包的未来可能,以及如何能够长远的走好众包共享经济这条看似美好的路。

创客风潮的兴起,大众对造物的热衷才刚刚开始

由农耕文明发展起来的中国决定了对造物的兴起仅仅是在改革开放以后逐渐开始的,90年代以后国民生存状态提升,大众开始对物质与文化有个性追求,大型企业里70后技术工人的机械情节,80后的成长环境和文化开放,以及互联网的普及导致对西方文化爆炸性的吸收,才慢慢培养起国人开始对造物的热衷,随着消费品进入家庭数量和品类逐渐增多,在近几年国人也看到了中国与日本,台湾,德国等国家的产品存在巨大的差距,这种国人独有的自卑感也成为塑造国内的工匠精神的热情来源,随着中国制造业升级宏观趋势引领,大众对现有产品不满,个性化需求增强,中国刚开始对产品进行细微关注,类似异想这样的开放社区是在降低着造物的门槛,全名造物的风潮,才刚刚开始。

新的消费阶层的崛起,新的生活方式产生

在全球化的今天,新的消费群体及中产阶级的兴起,导致未来大量的消费者将对新家居产品的设计感和性能的关注提升,精致化需求及精神追求将成为评价好产品的附加标准,而这一速度将变得异常快。文化及教育导致的国内存在两种极端,影响真正的创新,一方面工程师思维主导的产品品牌,对产品设计创新的不重视,导致大量产品沉闷古怪,缺乏人文素养;另外一方面某些新型品牌对设计表达和营销噱头极端强调,以设计噱头和夸张的营销手段挟持消费者,但大都缺少让人感动的产品。

知识产权及山寨

产品能够被山寨说明市场已经具备大需求,品牌影响力已有成效,好的山寨厂商可以吸纳成为供应链伙伴,山寨厂家的制造能力和成本控制能力都是优势;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加大品牌影响力和对销售渠道的控制,比如鼓励消费者在官网购买,不进入类似淘宝等容易出现山寨产品的第三方渠道。另一个趋势就是年轻的消费群体越来越注重品牌整体服务带来的认同感。

未来品牌必须要有独特文化及精神塑造

随着美国耳机品牌beats被苹果收购,美国本土运动品牌under armur开挂式的打败了老牌运动品牌adidas位列全球第二大运动品牌。新一代创新企业对文化的塑造变的越来越重要,年轻消费者群体的快速成长,这类群体的消费胃口直接影响未来品牌的趋势,毋庸置疑的成为消费者买单的硬性指标。两个品牌都有许多共同点:1. 颜值和逼格永远都是最重要,2. 年轻前卫气质,3. 拥有年轻的消费群体,4. 收窄产品线专注细分市场进行差异化营销,5. 骨子里躁动的互联网科技基因,6. 和苹果非常相似的共同点:我不迎合消费者需求,我创造消费需求。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擅长浮夸式品牌营销,却不精耕品牌文化及精神塑造,未来的产品一定要站在人文关怀的角度去诠释文化及精神。

中国设计的状态

设计是中国产品走向世界的必由之路,国内许多标榜中国创新品牌的企业还在靠聘请国外设计大师或设计团队解决外观视觉问题,却不信任通过本土设计力量来塑造中国品牌。

推崇现代性却又对何谓前卫气质不知所云,向传统致敬却找不到真正根源,一味注重西式表达,对苹果风,北欧风,无印良品风的盲目崇拜,本质上是对设计精神及其内核缺乏洞悉,设计注重解决日常问题,目的是为了好用,不仅好看就行,中国设计者对行为方式的深入研究,对细节的改善关注度不够。中国设计很少看见设计者对新材料运用及传统材料的改进,缺乏材料创新精神,许多设计师很多还有艺术家情节,设计常追求另类搞怪,与日常生活很难对接,结果一方面设计师的作品无法帮助消费者改善生活,而另一方面,消费者始终买不到足够适合自己的产品。

中国设计师及设计类院校师生喜欢拿各种海外设计奖项镀金,中国企业也喜欢花钱买大奖,大量设计内容为了迎合奖项而操作,甚至组团参赛,认为“得红点即得天下”,这种痴迷之风正逐渐演变成一场道德危机。

拥有新观念和西式文化成长起来的新兴消费群体崛起,让年轻消费群体的个性审美需求走在了设计者的前列,因此出现了新兴消费群体买不到国内的好设计只能向海外品牌示好。

智能硬件,众筹平台,孵化器,加速器,创客空间,所有人都去关注风口上的猪

智能硬件本身就处于概念阶段,所有人都认为是个趋势,但又不清楚该做什么,不理性风潮导致盲目跟风,目前市面各类智能硬件几乎都不具备实际使用价值,大部分是设计师头脑风暴出来的产物,成为自我欣赏的玩物,一方面传统硬件出身的人愿意打磨产品,但对于互联网软件应用及体验不足,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只擅长互联网思维,对硬件及供应链掌控不足,无法落地。

智能硬件风潮的兴起推波助澜了一些寄生行业,智能硬件众筹平台,硬件孵化器,加速器,孵化平台,垂直媒体等,众筹平台大多沦为智能硬件的广告营销平台,产品看起来过多但质量不足,创业者又不断跳票,这些平台大都进入a轮融资,却都在b轮环节停步不前,纯粹的营销平台本身就不是一个能够创造长期稳定价值的商业模式,如果仅仅是帮助创业团队寻找代工厂,中间商的地位没有核心价值,光有平台没有自主产品只是替别人做嫁衣。

所有的海外模式进入中国都要本土化改造

所有的成功海外模式进入中国都必须进行本土化改造,而国内用户喜欢用一个海外模式的成功或衰败评估对应的中国模式,美国的quirky目前被认为是非常成功的众包变现模式,今天曝光申请破产保护新闻也会让国内投资机构重新评估众包模式的价值,中国的消费者结构,生存现状,文化观念,用户心理习惯等,都决定了quirky模式不可能完全照搬。大众参与是一枚双刃剑,一方面要重视大众用户的参与程度,另外一方面也要看重对原创者的创意的保护,微妙的用户心理也决定什么环节有利于大众互动,什么环节不利于组织互动。任何成功的商业模式都是一个不断演化的过程,quirky的倒下不代表这个模式的未来走向,不能因为myspace倒下,而说facebook是一个没前途的东西。

探索分享协作可能性,打造实践社区

任何分享型社区的存在,都是在探索人类在产品分享协作上的可能性,“业余型爱好者”往往是成为创新的最主要力量,因为业余爱好者做事的动机源于对它的热爱,社区可以通过不同类别的个体快速塑造观点和经验的多样性,而如何打造一个具有精神及知识架构的实践社区,把真正特立独行的人,想法,产品及技术深度的聚集到一起,比创造出爆款产品更重要。

创意 众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