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Uber司机的集体诉讼,看分享型经济的发展与思考
武玥 武玥

从Uber司机的集体诉讼,看分享型经济的发展与思考

新的经济模式必然会受到各方的挑战,因此,想要做活它必然要与时机情况相结合。

 

69684721

 

     9月24日,Uber宣布将关闭在布鲁塞尔尚未获得运营牌照的Uber POP服务。这已经不是Uber第一次遭受此种打击了。此前,Uber在欧洲遭到屡屡投诉及抗议,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和德国均将Uber POP列为非法服务。而上周四,布鲁塞尔一商事法庭(Commercial Court)禁止Uber在该城市提供低价搭车服务Uber PoP,对此Uber只能无奈选择关闭布鲁塞尔的服务。

 

与Uber境遇相同的是Airbnb,这家全球短租鼻祖也遭遇了同样的问题,在美国旧金山,法律禁止有所住宅30天以下短租,除非房东能够获取一份特别许可执照,但是这份执照申请费昂贵,手续也非常繁琐,基本没有房东会去申请,因此,短租在旧金山属于违法行为,而Airbnb上旧金山的短租房均涉嫌违法经营。

在人们大谈分享想经济的美好明天时,这一桩桩非法事件接连而出戳破了人们幻象中的肥皂泡。但这种资源再利用的绿色经济模式真的没有明天吗?

分享型经济模式:平台化的中介

不论是Uber还是Airbnb亦或者是 Lyft 等等,褪去华丽外表无外乎都是互联网中介平台。拥有者将自己的物品甚至时间放在平台上供需求者选择,需求者通过网站完成支付环节并到线下享受服务,在交易完成后,网站向双方或者一方收取一定比例佣金来获取盈利。这与传统的中介相差无几,只是将交易搬到了互联网上。

去中介化虽然是消费者一直的追求,但是不论信息技术如何发展,分享型经济模式下的中介平台始终会存在。与传统的中介不同,分享型经济模式中的平台并不是中间介绍人的角色,而是服务平台的角色,网站为客户提供展示商品的平台并帮助用户完成支付,整个线上环节由用户通过平台来完成。如在线短租类网站Airbnb、HomeAway与国内的木鸟短租、游天下等,用户通过木鸟短租完成线上交易,这时木鸟短租承担了双方之间担保人的角色,在用户享受完线下服务后,由平台支付房款给房主。这种中介模式因互联网的便捷性与信息传递的快捷使得它始终会存在。无论信息透明程度如何发展,整合信息的中介化平台是便捷人们享受服务的优先选择。

分享型经济的问题:

关于分享型经济遇到的法律问题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论是Airbnb遇到的非法经营还是Uber司机的非法运营,法律面前并没有给这个新兴的经济模式喘息的空间。人们想象中,通过利用闲置资源再创造价值的美好梦境在遇到当地成熟的法律体系时便溃不成军。仔细思考,分享型经济编制的美好梦境中却处处都是漏洞。房屋分享——短租的房屋是否可以用作经营,短租房屋有没有卫生、消防、经营许可证。汽车分享——私家车从事运营活动中是否需要缴税,车辆是否经过检查……现有法律法规中规定,个体经营活动是需要取得许可证的,并且个人所得收入也是需要缴纳税款的。反观现在活跃在分享平台上的个体或者商户,获得许可证并及时缴纳税款的寥寥无几。无规矩不成方圆,想要激发分享型经济的活力还需法律法规的跟上。再有了法律法规的支持后,分享型经济才能有保证更有活力,并能够持续发展,促进就业,带动经济发展。

分享型经济的明天:先分享再谈经济

面对政府的打压,有人断言,分享型经济就此会走到末路。但Uber、Airbnb等企业真的会从此一蹶不振吗?未必。

闲置资源再利用是未来生活的必然,随着劳动生产力的不断提高,产能逐渐过剩。如房地产行业,过度的开发导致产能过剩,不少地区甚至出现“鬼城”。因此,适当使用闲置资源再利用是提高经济效益的好方法。不仅在欧美,中国国内的不少短租房东都体验过这种赚钱的好法子。但是,想要分享型经济走上良好发展的康庄大道还是需要进一步市场教育的。

首先,需要人们理解并学会分享。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使人们口袋富裕了,但脑袋却没有跟上,邻里之间相互借个油盐酱醋尚有人不愿意更何况是把自家“大件”拿出来借给陌生人呢。因此,分享的观念还需再教育,主动分享更需要再教育。

其次,在发展中需要坚守分享观念。分享型经济描绘的美好明天是基于个人拥有的物品,但还在中国市场的发展中,不少人并不是从自有物品出发,而是从别人手中租用来的。比如房屋分享,不少人通过长期租赁别人的房租并改建成短租房,“二房东”通过职业化的经营获得丰厚收入,这与分享型经济的内涵相去甚远。家庭厨房的本意是通过利用家庭剩余饭菜来满足人们的需求,但是在发展中,家庭厨房为了追逐利益逐渐演变成家庭作坊,这些“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做法,又如何称得上分享型经济呢?

因此,想要激发分享型经济的活力,市场教育与规范是必不可少的。并且,作为分享型经济载体的各个平台需要严格把关,才能让这种绿色经济模式更实在。在信息透明程度有限的当下,只有各个分享平台承担起责任,严格把关,过滤那些质量差、不合格的产品才能使平台和产品获得更多用户的认可,才能使更多人参与到分享型经济中。比如在线短租,Aribnb已经开始削减旗下“二房东”的数量,保证自身回归分享型经济的本质。在国内,Airbnb的学徒们如木鸟短租等平台也将加强对房源的审核,让Airbnb模式的中国化保持高质量,并且更符合中国市场的境遇。

总之,Uber司机的集体诉讼正是审视与反思分享型经济平台的好时机。新的经济模式必然会受到各方的挑战,因此,想要做活它必然要与时机情况相结合,目前中国市场还是一块代开发的大蛋糕,在各方争夺用户的同时,无疑也激活了市场活力,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

Uber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