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互联网装修”谈不上颠覆
穆峰 穆峰

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互联网装修”谈不上颠覆

虽然家装行业市场比工装行业更大,但标准化程度很低,过去的家装公司只是作为中介揽活儿,行业并无巨头出现,难点就在于游戏规则的建立。

 woman-paint-wall-at-home

 

       文/穆峰(mufengbrand)

最近,一直在关注家装O2O领域的乱象和根深蒂固的问题,互联网装修(家装)到底怎么做?市场需要培育,用户还得教育,看到一些摸索者埋头探路,发力施工、工程管控,靠一己之力,推动行业发展,我都肃然起敬。

正规的家装公司与“马路游击队”在家装市场的份额比是七三开,整个行业的集中度非常低,又服务周期长,加上工人手工完成,还须供应商配合,并且客户全程参与,体验感自然受考验。虽然家装行业市场比工装行业更大,但标准化程度很低,过去的家装公司只是作为中介揽活儿,行业并无巨头出现,难点就在于游戏规则的建立。

互联网装修要想发展好,一定要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施工标准统一化,二是工人产业化,专业化,职业化,及梯队建设。这可以看成是互联网家装行业基础建设,会提升行业效率,但光靠几家企业很难达到,得依靠政府和行业协会来推动。

小米对互联网装修的启示

小米过去几年为何几何式成长?不是参与感,也不是“专注极致口碑快”,而是得益于雷军所说的三个大环境。

小米享受了过去15年互联网基础设施建立起来的红利,高度依赖电子商务,高度依赖社交媒体;以及高度依赖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中心的制造红利,今天产业分工使得小米能只负责研发、营销、服务环节,不负责制造;还有用户对产品有更高品质要求的消费红利。

这些基础建设和成熟的市场消费环境是小米快速跑的保障。而施工标准化、甚至非标定制化标准,产业化工人可以看成是互联网家装行业的基础建设。

比如土建工程,举个不恰当的例子,估计很少有人会关注这个楼的如何施工、工艺和材料,因为这个行业相对发达,国家各项标准及资质机构很全,是有可执行的国标和审查的,消费者不需要参与,呈现出来的整体的产品,最起码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而设计、建材家具和供应链已足够产业化,唯有工人和施工还是老大难问题。当然你说,传统家装公司有施工做得好的,在高客单值、非标准化操作下完成,比如别墅装修,但那不具有普遍性。其实任何用户体验都可以在不考虑成本的情况下达成,但那不是市场行为。

家装行业的现状:怎一个乱字了得

一个一二线城市有成千上万家家装公司,35%的成本耗在获取用户上,又是人力密集型,有标准难执行,人员绩效的设计决定了签单大于一切,用户服务和体验忽略不计,城市扩张复制成本高,大都只能做一个区域型公司。

在传统家装公司里,设计师=业务员,职能不是设计是销售,打着设计免费,推荐材料,靠销售提成和主材回扣挣钱,不是为用户服务的,非真正的设计师。也使得用户不认为你设计水平高,不会为设计付费,家装公司也就没有好的设计师,长此以往,恶性循环。

建材商家的日子也不过好,为了获取客流,要为家装公司或设计师支付返点、回扣、房租分摊费用,以及公关开支,哪怕这个家装公司一月只卖了两单,而服务它的高成本最终会转嫁给用户。另外,由于建材市场暴利,和销售渠道单一,信息撮合模式的我要装修网等推出的建材团购模式备受业主欢迎,提高了价格透明度。

而施工,传统家装公司都是分包给工长,对施工质量的承诺是不靠谱的,这项工作主要依赖于人,和家装公司业务人员的热情程度和服务态度没啥关系。且大部分家装公司由于单子少,是喂不饱工长的。

总之,传统家装公司高度依靠人而非制度或体系,供应链采购成本高,销售型设计师无设计感可言,施工分包猫腻多,增项漏项不断,主材辅料偷工减料,既不环保也不安全,35%的毛利耗在销售和管理成本上,维持低利润,在盈亏平衡线挣扎,只会把钱花在“签单”之前的所有环节,无法推动行业向前发展。

价值链底层的工长如何赚钱

工长承担了家装公司的劳务中介,组织工人施工,以及项目管理,又为工人提供了工作。他的价值和作用在目前的家装行业来说不可替代,但仍处在装修价值链的底层。

不管用户与家装公司签订的是整装,还是半包,工长只拿走实际工费。如整装,家装公司拿走合同款的25~35%,再扣除主材辅料费,实际工费只剩25%。

以10万的整包装修预算为例,材料费6万,施工费4万,家装公司要拿走施工费的35~40%才能保持正常经营,剩下的刚够施工。工长得挣钱,又不是搞慈善,老家的孩子和媳妇还等着钱过日子呢,怎么创收?

第一,水电实测实量,这是最大获利点。比如开发商留的是离地30公分的插板,沙发、电视柜、床头柜等一摆上就挡住了,得挪吧,卧室再加个双控,书桌下面、马桶旁边加插座,吊顶要改线上去……通过功能或布局的改变来改造水电,一来二去,1万以上的水电工程能拿走5000元利润。

第二,偷工减料,能用便宜的绝不用贵的;控制人工成本,施工能走捷径绝不绕路。

第三,诱导业主做不必要的增漏项,而收费没标准混乱不堪。讲个笑话,某人装修完后发现清单列的空调打孔很贵,就问“当年我爸装修老宅子时候空调打孔也没这么贵呀!你这怎么这么贵?”工长说:“贵是有原因的!”业主问:“什么原因?”他想了想说:“我们打的孔更圆一些。”

事实上,工长基本都是农民工,看眼前利益,文化程度不高,在没有监管和标准下,干活儿纯粹凭经验和良心,施工质量参差不齐才怪。

国标和行业标准为啥不靠谱

其实,家装行业也有国标,及各地行业协会制定的行标,但由于工地分散、执行成本高,又缺乏有效监管,即使写入合同也形同虚设。

另外,本身这些标准也存在问题,常年不修订,在执行层过于简单粗暴,有的也无法落地。你看,2001年12月9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建设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联合发布,2002年5月1日实施了《住宅装饰装修工程施工规范》(GB50327-2001),这一施工标准直到2012年才进行了简单修订。

如地面找平,行业标准是2mm,国家标准是4mm,有的互联网家装公司制定的标准是3mm,显然行业标准严于国家标注,但具体执行时也有差异。

再有,卫生间地砖铺贴工艺,国标和行标没有明确标准,大部分家装公司是采用干铺工艺,地砖下容易存水,防水有隐患。而蘑菇装修采用的是地砖湿铺工艺,杜绝了该隐患。

还有,墙砖薄贴法成本高,粘结剂比用水泥砂浆铺贴成本高2倍,再增加找平工序还得加钱,也就是材料和工费都得加钱。纯德系互联网家装悦家网宣称是这么干的,这些国标或行标都没有规定。

互联网装修解决施工痛点了吗

那互联网装修模式的家装公司是怎么解决施工问题的?现在主要是两种方式:第三方承包施工和自养工人。

做大就要承包施工,抓施工标准化和工人管理,以及提高他们的收益,建立高效、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做精细,做口碑,做高端用户,可以考虑自有工人,复制慢,资金密集度高。

爱空间:自有产业工人的概念模式

爱空间从概念上来讲是将工队分包制改成产业工人制,施工队都是自己企业培养的员工,但成本很高,必须提高效率,缩短周期降低成本。

从趋势来看,行业效率的提升是必然的,不过爱空间对行业的推动力,更多在“互联网装修”的概念传播和引导。20天工期的诟病就不说了,难以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实现规模化。另外自有产业工人在装修没有大规模工业化前,也是概念和摸索,工人还是干着传统的活儿。

有住网联合创始人杨铁男在参加《家居电商周刊》线上沙龙讲过一个案例,工人也不需要这么高的技术,北京有家企业能在工厂铺贴卫生间墙地砖,到现场组装,不需要工人铺贴了,随便找个技校的人培训一下就能做。当然,这种组装的实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蘑菇装修:产品标准化的工人雇佣模式

主打套餐的互联网家装公司,尽可能得将产品标准化,在施工标准化方面,蘑菇装修是代表。

首先是施工标准化,有80道工序,严格执行300项施工标准,水电59个节点包含在599报价之内,辅料统一配给,监理30项重点控制节点验收;其次提高了施工效率,不仅施工周期比传统装修缩短一半,而且接单数量比传统装修多一倍,从而增加了工人收入,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恶意增项;再次施工质量和客户评级会影响分单及对施工人员的补贴奖励。“另外蘑菇装修工程管理系统,可实现施工验收和微信可视化,前期可检查,后期能调阅。我们也在和培训学校合作培训产业工人,未来工人是稀缺资源,必然成为争夺的焦点。”蘑菇装修CEO尚海洋说,“只要施工能力稳定,每月就可获得固定分配订单,收益稳定,正常来说施工队年收入200万左右,也会吸引本地优秀施工队加入。”

不过蘑菇装修正在西安、北京、成都、沈阳市场从8月20日发起“性价比前所未有,599/㎡ 60天后再也不见”的大规模市场活动,之后将上线新产品,599产品会下线。

悦装网:Uber方式的工人众包模式

相比传统家装公司的工费定价方式,新出来的互联网家装悦装网是由工人定价,再根据辅材的价格进行测算,最终还原成公司系统报价。在制定预算过程中按照项目的实际情况,由公司质检、工长、客户及设计师共同参与制定预算,确定预算的准确性。保证了工人的利益后,确保装修透明化,在签订合同后在施工过程中不再进行增项。

另外,悦装网出台了一系列整体家装工程管理标准,日常管理制度、安全文明施工标准规范以及悦装网项目处罚条例等,建立高标准管控;其工人众包就像Uber方式一样连接,严苛标准管控下,口碑测评,优秀工人将获得平台补贴和奖励,最高会奖励一台BMW3系轿车。

齐家网: 平台从监管切入质量管控模式

互联网家装平台对提供服务的家装公司如果管控不力的话,漫长的装修周期会问题不断。齐家网针对装修过程不透明、质量没保障等问题,推出“齐家保”服务,装修业主通过其平台签约家装公司,就可以免费申请该服务;即齐家网通过专业的监理人员会进行五次关键节点验收,并设置阶段性付款和平台尾款托管的方式来对施工质量进行监督,从而为装修业主提供全程保障。

这也是平台作为中介应尽的义务,但装修的复杂性及节点验收的繁琐严重依赖于专业的人,如果这个监理专业度不够、责任心差、工作量饱和等都会影响验收结果。

微装网: “居家整改”的自有工人模式

未来,需要提升生活品质,但不准备整体翻修、仅对居家做局部调整和换装的用户会越来越多,“微装”市场也会越来越大。目前微装网立足上海,只做一线市场,北京广州和深圳正在筹备启动。

而微装网都是自有工人,通过自有工人建立起服务标准和规范,为以后培训认证“微装哥”打好基础,且有1/3的微装哥是退伍军人,更有素质和责任感。

“微装”涉及的服务范围80%是安装的范畴,每个新的“微装哥”都将接受培训成为多面手,微装网创始人钱钢说“比如油漆工在等待涂料晾干时,可以安装洁具、厨卫吊顶等水电工和木工的活,这样公司避免了再派两个工种的人员浪费,该油漆工也因提成更多积极性更高!”而电脑智能化派单时会智能抓取那些客户满意度高、掌握技能标签多的“微装哥”,获取订单的机会更大。

以上模式都会受制于施工标准不统一,工人产业化不够的制约。且标准化施工和工人产业化相辅相成,只有标准化了,产业工人才会做大,像流水线一样,可复制性强,也是互联网装修能否真正成为一种装修标准和生活方式,并诞生一家类京东公司的基础。

施工标准及产业工人配套体系亟待建立

综上,互联网装修模式要大行其道,必然得依靠施工标准化统一和工人产业化培养,但几个企业又搞不定,只能借助行政手段和行业自律来推动。为此发出几点倡议:

1、住建委主导及行业协会参与制定更落地及可执行的施工标准;

2、互联网家装公司作为行业推动者,团结不内讧,参与制定统一标准及带头试行;

3、由于在执行过程中的成本问题,建议政府或行业进行费用补贴;

4、鼓励大型家装企业带头试行;

5、制定政策鼓励培训机构培训产业工人,能持证上岗。

如果住建委不主导,行业协会也不管怎么办?就像罗振宇谈在央视好想法执行很难时所说的“领导又不睡我,我也没办法”。《家居电商周刊》主编穆峰这厮只能仰仗所有同行,通力合作,将诉求能通过非常之方法解决,要不这行业效率的提升始终会遇到瓶颈!

另据中国室内装饰协会(CIDA)数据,2013~2014年,中国家装行业增速均超过10%,2014年家装行业总产值约1.5万亿元,十年间复合增长率为12.3%。但行业最大的家装公司年营收也就20多亿,“大行业小公司”来形容很贴切。

这么大行业总得有推动行业的人、公司和组织吧,我将会发起组建“家装行业标准化及产业工人建设联盟”,另外也在调研及撰写《2015中国互联网装修模式&家装公司行业研究报告》,有兴趣的同行可与我讨论,期望对行业发展有推动。

最后再唠叨几句,虽然我在3月系统提出并阐述了“互联网装修模式”,之后也一直这么提,但有些媒体和企业却提“互联网家装”,其实“互联网家装公司\平台”是互联网装修模式的家装公司\平台。这点大家谨记!

互联网 装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