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非常尊重李革”

“每个人都非常尊重李革”

继投资田溯宁(亚信创始人)、马云(阿里巴巴创始人)等人后,富达亚洲风险投资管理合伙人欧栢德又投资了李革。

2003年,我认识了李革博士。一年之后,我投资了他创办的药明康德。当时药明康德大约有300名员工,15个客户。我们的关系很好,经常 一起讨论很多问题。

比如人才培养。一次晚餐,我和李革聊起这个话题。当时药明康德大概有400多个雇员,我们的计划是未来3~4年有上千名雇员。

我对他说,管理400人和4000人是很不一样的,一个好的人力资源体系对于吸引人才、培养人才很重要,尤其是对于药明康德这样的公司,人力资源很关键。如何既能让科学家发挥创造力,又能保证相关流程的精确性?李革当时可能没意识到,但他很快开始思考这个事。他们花了一年时间,设计人力资源体系,想把药明康德打造成医药行业最好的雇主。这个设计很前卫,不同于过去。人力资源体系是他们成功的基石。有了这套体系,当上千名科学家在从事某一项工作时,可以将其分解成很多个步骤,比如说有100个步骤,那么科学家们可以在这100个步骤间调动流转、交互发展,而不是每天都重复同样的工作。

2007年,药明康德在纽交所上市 。对于中国医药产业来说,这是一个里程碑事件。有几千人的团队在相互协作,为全球大药厂和生物公司提供临床前的服务。

药明康德上市前,作为董事会成员,我和李革有很多紧密的互动。药明康德上市后,我离开了董事会,但我们依然有很多的合作。比如我们一起在美国做投资,也一起在中国做投资。以中国为例,我们一起投资了华领医药、天演药业等公司。其中华领医药是一家创新模式的新药研发公司,它的目标是让中国消费者用支付得起的价钱购买到好的药物,目前开发的产品包括适用于中国患者的II型糖尿病药物。天演药业则是一家还很年轻的公司,创始人罗培志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人,我们认为他的技术是他那个领域最好的。它的技术平台对于药明康德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富达投资药明康德的时候,它还是一家很 小的公司。我们为什么会投资它?这要说起另一个故事。1997年,我认识了刚从美国回到中国创业田溯宁。他知道创建一个好的公司,不仅需要好的技术、管理等元素,在中国市场还要学会灵活变通。李革也是一样,既了解公司运营所需的元素,也知道要有中国特色。他们都有能量、热情、方向和远见,会畅想未来的很多种可能。我们投资药明康德的原因正是李革,而我们投资的目的,则是利用中国本土相对便宜的博士生资源,将海外同样的服务用1/3的价格来实现。对于未来如何发展,虽然当时我们并没有完美的计划,但是李哥看到了很多可能,也做了很多设想。

李革总是说我们继续走,继续向前,一定会有好的结果,会有新的技术、新的想法、新的路径、新的创业者从药明康德产生出来,最终政府也会意识到中国一定需要科技和创新。在那之后,会有更多的钱投入到新的技术及新的创业者中。很幸运的是,这个判断是对的。

每个人都非常尊重李革,他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把好的技术带回中国,在中国做事,并且在全世界获得了影响力。他改变了临床前研究的一些规则。早期药明康德只会做化学,现在服务范围贯穿从药物发现到推向市场的全过程。如果你注意看中国医疗当代史,你会发现药明康德是一个最重要的角色。但很多人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它的重要性。

在担任药明康德董事时,我还担任着阿里巴巴董事。亚信、阿里巴巴以及药明康德,都是平台型公司,我们喜欢平台型公司。在中国,富达还投资了很多其他平台型公司。在李革、田溯宁、马云等人身上,我们也看到了好的创业者特质,比如远见、专注、有真正的责任感等。如果他们想的只是赚钱,那就很没意思。他们知道自己的优势,也知道自己的弱点。他们善于把握机会,渴望去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我很高兴能够与这么多聪明的人一起工作。他们为很多人提供了工作,也为这个国家的人带来更美好、更健康的生活。我很高兴来到这里,作为中国的客人,参与她的变革,让她更美好。虽然在中国,还有很多问题与挑战,但也存在着巨大的机会,这让我很兴奋。

富达亚洲 欧栢德(Daniel Auerbach) 马云 田溯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