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入B端 微语言想帮教育机构搭建在线平台 |每日黑马
汪晨 汪晨

切入B端 微语言想帮教育机构搭建在线平台 |每日黑马

朱春娜创业项目微语言已从To C转为To B。现在微语言想做的,是帮助二三线城市的培训机构快速搭建在线教育平台,并提供外教资源等一系列的解决方案。

i黑马 汪晨 10月9日报道

朱春娜是位典型的“拼命三郎”,这位白羊座女子不仅自带热情属性,更希望自己把握命运。

一次机缘巧合,让她对外语在线教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仅花费1个月的时间,她就学走了1家在线教育公司的商业模式,开了1家语言课程淘宝店,并在一次淘宝大促上进入了语言类店铺前十名。

从央企辞职创业的她也有过挫折。招不到牛逼的人。项目开发进度被拖慢6个月,进展不顺。但在获得启发后,她转换了新方向。

而目前,她的创业项目微语言已从To C转为To B。现在微语言想做的,是帮助二三线城市的培训机构快速搭建在线教育平台,并提供外教资源等一系列的解决方案。

高强度的央企生涯

2005年,在加拿大留学4载的朱春娜回到了国内,开启了其7年的央企生涯。

头六年,朱春娜做的是中国医药集团副董事长的秘书,这中间,她还先后兼着3家国资背景的医药合资企业董事会秘书。

高强度是其国企生涯的常态。曾有一年,朱春娜担任药物警戒部负责人,出于职位需要,她的手机必须保持24小时开机,而每来一个事件都是措手不及的大事,需要立即处理并实时向总部汇报。“那时连飞机都不敢坐,生怕有什么事情漏了,压力非常大。”

但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朱春娜也收获了一个好处:有学习深造的机会。

09年,为了让朱春娜在大冢制药公司做好董事会秘书的工作,她被公司公派到日本学习日语。公司给她的目标,是在1年内达到现场给高层翻译的水平。“几乎1天1场考试,而且需要到日本当地的大冢制药公司去报到学习,为了交流顺畅,我每天都得练。”

为了快速学习,朱春娜连闲暇时间没有放过,她经常陪着路旁的老头老太太聊天,买东西的时候也会与店员沟通、交谈。而正是这些方法,让她锻炼出了在不同场景下用日语交流的能力。

努力有所回报。11年,朱春娜被提升为中国大冢制药有限公司的 PV 负责人,从而能够实打实地操作一个部门的业务。但心底里,她总有一丝不情愿。

“不管是在央企,还是在合资企业里,做了这么久,你就差不多能看到升职后是什么样子了,那基本上是一种被秘书安排来安排去的生活。而且在公司里,我就相当于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色,做的并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我想自己做出点成绩来。”

开外语淘宝店 冲入前十

一次机缘巧合,让她进入到了外语在线教育领域。

“有一次公司要让我负责一个部门的工作,但要求得熟悉英、日两种语言,而我的英语水准已经下降很多了。不得已,我报了一个英语培训课,想把之前的功底捡回来。”

朱春娜报的是一个1对1的在线英语培训课程,面对的是外教。在课程结束后,朱春娜觉得效果不错,而且性价比也很高,就对这个在线培训机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用了1个月的时间,把这个培训机构的商业模式研究透。研究完之后,我挖了它的老师,模仿它的模式开了个淘宝店铺。”

彼时,朱春娜还没有从央企里辞职。但在忙里偷闲的功夫,她硬是靠自己1个人,把这个店铺的流量拉起来,做到了一年近2000名学生的量。

“那时我自己一个人做客服,每天在用户和老师之间搭线联系。老师或者学生家长有什么问题我都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并且反馈、改正,他们也相当于我的产品经理,帮助我对产品进行快速迭代。”

用户量上来后,其他的外教老师也被吸引过来。“刚开始是在平台上挖人,挖了一些之后我就让他们推荐身边的朋友、同行来做这件事,他们觉得我这个平台还不错,而且可以长时间的教学生拿收益,慢慢地也就愿意在我这个平台上留下来了。”

但在这时,朱春娜遇到了一个问题:用户和老师的数量在增加,但帮他们对接的只有她自己,即使自己从央企辞职全职做这件事情,也是非常低效的。

朱春娜想到做一个自助约课系统。彼时她在淘宝上幸运地找到了一家有华为背景的技术公司,并且与其老板结交为朋友,以低价的价格将约课系统进行技术外包。3个月之后,约课系统成功上线。

“上线后,我的工作就轻松多了,基本上可以专心做客服的事,而不用一个个帮他们牵线了。学生和老师也轻松很多,不用再接收大量的繁杂信息,直接在约课系统上自助约课就好了。”

12年8月,朱春娜辞职,开始专心运营店铺。当年的9月12日淘宝大促,她以一己之力接收了900个订单,成功冲上了语言类店铺的前10名。

自此之后,朱春娜逐渐步入了外语在线教育的创业轨道,开始了新的征程。

微语言

创业遭遇挫折 入黑马社群获新生

12年底,朱春娜的公司正式注册成立。但在创业的初期,单枪匹马的朱春娜遭遇到了当头棒喝。

首先是人员的问题。“当时我的业务模式是新的,需要牛逼的人才能快速推进,但我请的人能力达不到我的要求。这个坑踩得让我非常难受。”

技术开发也成了大问题。“我请的外包团队也不给力,拖了半年的时间才把软件做出来,花费二十多万不说,还没达到预期。”

朱春娜的预期,是做到比其他竞品更好的体验。“那时移动互联网兴起,但像51talk、YY这些公司还没有做到移动端视频直播上课程度,而我想达到这个水平,把用户体验做好来。”但彼时以运营见长的朱春娜对人员管理和技术开发方面估计不足,使其不仅阻碍了项目的发度,也让她丧失了大步前进的机会。

此时,迷茫占据了朱春娜的大脑,她希望有人能够给她指点迷津。“我那时是想找组织了,想找和我一样的创业者。”冥冥之中,她找到了黑马会。

15年3月,朱春娜来到了中关村创业大街附近。“我先去了3W咖啡,里面的人都在桌子旁围成一个一个的圈子,我一个人不好意思插进去谈话,就出来了。”顺着创业大街往北走,她进了黑马路演中心。“那时应该是在办活动吧,路演中心两层楼都有很多人,我到二楼看了下,看到有创业者在路演。那时我才真正知道什么是路演。”

路演之后,朱春娜找到当时的评委嘉宾谈话,想加入黑马会,热诚的她也在推荐之后迅速和教育分会的创业者们打成一片。正是在黑马社群的帮助下,朱春娜找到了创业的新方向。

思路来源于黑马营二期学员李小娅,同在教育领域创业多年的她建议朱春娜:面向C端的外语在线教育市场已聚集了太多的创业者,而且51talk等产品已经获得了市场先机,应该转为To B。“当时和李小娅谈到半夜,从市场到商业模式每一个细节都研究了一番,到最后我们都认为B端市场是个新方向,也有大量的市场空缺,to B的方向是对的。”

就在这次深夜讨论一周后,朱春娜在黑马运动会上进行了路演,以期获得黑马+云孵化的名额,但由于模式新颖,评委们提出了许多疑问。“其实当时并没有想清楚转型后具体要做哪些,只是顺着to B的思路讲了下自己今后的方向,虽然评委提出了许多问题,但他们都成了我日后的宝贵财富。”

最终,新颖的模式让朱春娜得以进入黑马+云孵化,而在孵化过程中,她也收获了坚持下去的信心。“无论是路演时嘉宾的疑问,还是与学员交流时互相拍砖的讨论,都让我收获很多。在这个过程里,所有东西都被敲开、打碎了,之后再去认真研究,转型的思路就变得清晰起来了。”

涅槃重生 如何做B端的外语在线教育

目前,微语言想做的,是帮助二三线城市的培训机构快速搭建在线教育平台,并提供外教资源等一系列的解决方案。

外教资源是培训机构最为渴求,也是微语言手中最大的牌。在之前to C的业务中,朱春娜已经通过教师的互相推荐和面试筛选,在国内签约了近1000名外教,同时在海外有5000余名外教资源储备。目前,大部分外教中均有国际教师资格证(TESOL)。

朱春娜打算将外教资源免费提供给培训机构,不收传统的中介费。“培训机构之前拿一个外教资源就得付5000-6000元的中介费,而且老师的上课费用也贵,免费提供外教资源就能让培训机构省去大笔的人工费用。”

朱春娜的心头病——人员和技术得到了解决。为了避免之前的失败,她花费很大的精力和薪水来雇佣靠谱的员工;同时,一位在教育软件领域颇有经验的技术合伙人加入了微语言,不仅将配合默契的技术团队带了过来,还加快了在线平台的开发进度。

微语言的在线平台包含C端和B端系统。C端系统除了自助约课系统、上课系统之外,还包括类似滴滴打车的抢单系统。在移动端,微语言计划让教育机构也能用app实时的与外教互动交流,并在上课页面内嵌教育机构的品牌LOGO,其上课系统也已能做到移动端视频直播。

其B端系统则包含了SaaS模式的管理平台、微门户一站式建立和线上微营销工具,可以让教育机构了解线上运营情况的同时,对自己的品牌进行宣传推广。

为了检验市场的迎合程度,微语言从近7000家培训机构中挑选了50家进行电话询问,均表示愿意接受这样的服务,这也给予了朱春娜很大的信心。她保守估计,在年底能够签约2000家培训机构,覆盖100万用户。

未来,朱春娜还有更大的打算。她想用手中的外教资源,组建成一个外国人与中国人交流沟通的社群,让他们在玩乐与交流中更好地融入中国,并加强这些外国人的黏性。

回想起来,这一切的努力,都是这位“拼命三郎”所愿意去做的。在她的眼中,把握自己的命运更重要。

朱春娜 在线教育 微语言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