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焱:企业的天职是盈利,拥抱90后纯属扯淡
阎焱 阎焱

阎焱:企业的天职是盈利,拥抱90后纯属扯淡

我们创业成功大部分30岁到38岁之间,90后啥都不懂怎么可能创业比别人好

近日,在艾问顶级投资人峰会暨公益晚宴上,赛富基金首席合伙人阎焱发表了题为《创业的头条法则是什么》的主题演讲,阎焱认为创业不是高大上的东西,很多人忽视了常识和理性,清晰的模式不是烧钱,而是如何赚钱。对于时下热门的90后创业,他认为除了手游之外,其他的90后创业都不靠谱,他们的经验和能力不足以让他们创业成功。

以下为演讲全文,经编辑删减。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我把它叫做回归理性回归常识。因为大家感觉到在中国过去两年中间,最时髦的词可能就是“创业”、“投资”。坦率讲在这个行业中间可能很多人也都知道,有大量的泡沫的东西在这儿。我想我今天分享的一些东西可能不是大家特别爱听的东西,尤其是媒体在这儿,我没想到这么多媒体的朋友,我是比较怵媒体的。如果媒体,任何一个人讲的话断章取义就是非常可怕的。但是我为了年轻人创业能够更加理性,能够希望他们对过去这些年看到那么多失败的东西,我们看经验能够跟他分享,帮助他们少走弯路,这是最主要的想法。所以如果说的中间不太好听的事儿,你们姑且听之,总之是好意。

今天我们创业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狄更斯《双城记》里的开篇第一句话,但是对目前的中国特别适宜。在今天最好的时代就是互联网,我们互联网、O2O、P2P,你看今天小艾在做众筹,一片阳光一片灿烂,大家都在等着拿钱了。但是也是个最坏的年代,但是我们看传统经济,中国经过30年的改革,几乎每个地方的传统经济都面临巨大的困难。中国的钢铁过去几年纪念我们消耗了一半以上的钢铁。最近200年之内,大概我们生产全世界四分之一的钢铁,河北省占了整个钢铁的生产量二分之一,但是它的产能都是过剩的。我们消耗了全世界60%的水泥,我们消耗了30%的铜铁。我们水泥厂是全世界最大的,所以中国产能过剩,以及对于我们传统行业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我们在这儿大家看不到,如果你走下去看,大量的二三线传统行业已经活不下去了。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一个人站起来一件事,但是一个人倒下来也是一件事。比如说马斯克,做特斯拉的车,大家都认为他是乔布斯式的英雄,但是今天,你们可能不知道过去一个星期之间,特斯拉的股票跌了16%,今天华尔街日报上写有可能特斯拉一夜之间从英雄成为一个罪人。

我们大家都知道手机,大家都用自拍杆,但是都关注自己,而忽略了他人的存在,导致了道德崩溃。所以我们大家每个人都会有很多事儿,于是创业潮(改变了很多形态),放高利贷的改掉了叫众筹,做耳机的改造为可穿戴设备,办公室出租叫孵化器,搅局叫风险投资。创业之所以成为风尚是因为人们都相信风来了猪也能飞上去,于是等风、跟风、忽悠成为眼下创业的新常态。我也用好多名词来说明这个事儿。

我们所碰到的情况就是创业企业在点击率、在用户数转化率等数据是全商业的造假,而且造假夸大已经成为中国互联网常态。我也曾经呼吁,我也看到我们做创投的同事也在呼吁,我们希望能够讲真话,但是在这样一个大潮下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整个风向还是大家都说假话,而且说的越来越大。比如说,我们发现一个真实的情况,他融了2000万人民币结果他说融2000万美金,我们好多融资都是把人民币改成了美元。最早融了8000万说上亿了,这个也有。现在大规模的说假话在我们投资人20年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见到。在表面的繁荣上大量的O2O和P2P公司濒临倒闭,我相信今后是大量的。从我们过去20年投资时间,成功率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概念大概不超过1%。今天我们看到的创业公司大概95%以上在几年以后会死掉。就跟鲁迅讲过有人生孩子,将来要当官这孩子将来要发财,他打赏。唯一说这个孩子将来要死,但是他会被痛打。问题在于创业的成功到底需要什么?

什么是创业?创业说白了就是自个儿干。说的更好听一点更学术点,我们说创业是指创业者发现商业机遇,并且把商业机遇变成商业价值的地方。一定要有商业价值。从我们体会来讲,第一需要有眼光。你能不能看到,或者一百个人看到你就没有机会了,稍微比别人早一点看到。第二你要把这个机遇做成有价值,你得要有操作能力,如果没有操作能力通常都是扯淡。创业需要有组织能力,小艾(艾问传媒创始人艾诚)他们是一波人,不是一个人干。所以创业需要有组织能力。另外一个我们需要有创新,赚钱,我们今天开餐馆说不定也能赚钱,但是这种我们通常指的不一定是机构投资人能够投资的东西。其实在我们生活中有大量的经济的活动它并不适合机构投资人来投,比如说捏脚这个事儿,挺好,大家挺舒服。但是大家投资捏脚就不容易投,基本上一交税就完了。

创业有价值才能够创新。怎样才能创造价值?通常创造价值指两个方面的事情,一个是你创造新的产品和服务,别人没有做的。比如最好的创新叫高通,大家用手机,大家可能都不太知道。高通很牛逼,我们想通过1亿美金想把它这个CDMA给破掉,他把所有骨干的东西都做。我们平常打电话两条对路,一个去的通路一个回的通路,这样我们两个人说话就可以了。

现在大家都在说互联网思维,我经常在琢磨,人类历史科学发展的东西,对于我们人类最重要的就是蒸汽机,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他的发明超过互联网,因为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作为动力推动我们的活动。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蒸汽机思维。我们读书的计算机时代,从大计算机到个人电脑我也没听说过有计算机思维,为什么到了互联网时代就有互联网思维?可是互联网思维就是常识。我读完北大EMBA后就是说常识,没什么理论。

第二个是通过创新的服务你以更低的成本提供产品和服务。为什么这么难,历史成功率大于1%。我们小时候读过一个算术,我们证明一个定义知道所有的证明。一个定义不存在,这个证明就不成立。创业也是,你在相当长历史时间里面你不要犯一个大错,因为犯一个大错你就失败了。所以有很多小的成功来决定未来大的成功。

另外一个我们发现在人类历史上当有大事件的时候,一定是尊崇大数据。比如说我们这中间绝大部分跟我差不多,中不溜,也不算好看也不算难看,但是像小艾在这边,长得特别难看的有这么多。因为人的出生是互不相关的一个事件,所以这是大的定义。但是创业来讲,你的成功不是正态定义,只有这么几个人成功,他的价值所有人就会加起来。您会发现很有意思,过去几年里面我们发现往往在一个基金里面你会有一个项目它的回报超过你整个基金,第二名的回报超过其他的价值,很有意思。所以创业成功是属于特定人群,我要是知道谁能够成功谁不能够成功,我今天立马放弃投资,我去做算命,我就说张三李四成功,王二麻子就不可以成功,然后你们每个人给100万。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讲企业家精神一个是首创精神,成功欲,冒险精神,以苦为乐,精明理智和事业心。时下创业的冬季是原子对财富和声名的渴望,大多数成功的创业者多是为实现某种梦想和超越的东西。我们大家都说中国梦,我3岁就开始做梦,但是梦是不搭界的事儿。我天天坐车要坐一个小时地铁上班,我不想干了,我就在家里卖车,这是创业。所以创业不是高大上,都是扯淡。但是创业能走多远,和你公司能走多大,比如说你这个公司要挣一百万还是一个亿,这个就很重要了。这个就是宗教的东西,什么叫宗教的东西,就是超越历史之上的东西。我跟马云很熟,2001年代表软银做了阿里巴巴三年董事,马云大家都知道特别会说,因为做老师。这哥们儿一个特点特别会忽悠,但是他忽悠的东西还真信。我记得2001年我们有一次在西湖上那时候他连工资都发不了,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您要飞一下杭州,帮一下jake(马云英文名)。那时候2001年我们想全球互联网是泡沫,那时候美国没钱,硅谷那时候基本差不多完了,中国没钱,硅谷也没钱,所以日本有钱。他租了一个飞机过来。我讲中国投资,马云讲中国互联网,结果马云讲的慷慨激昂,满嘴白沫。但是马云到今天还是,他真信这玩意儿。我要像他肯定不信这玩意儿,所以这个是不一样的。所以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做什么事儿真想把它做大,一定要有一个超越你自身利益之上的东西。

现在讲拥抱90后,这东西扯淡。我们创业成功大部分30岁到38岁之间,90后啥都不懂怎么可能创业比别人好,唯一一个可能手游做的比别人好,70后、80后都不玩,这是你可以干得事儿,这是扯淡的事儿。

从历史来看,在这样的人口大国,集体性行为,无论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基本都是导致灾难性的后果。远的不说,三年自然灾害,文革,都是灾难性的东西。

刚刚讲了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创业的共性是什么,我尽量时间快一点,别到时候小艾说我时间占的太长。其中有巴非特讲的长长的雪道,就是你市场一定要大。巴菲特说投资挺简单,找长长的雪道,最好雪还湿一点。他说的很简单,我们赔的稀里哗啦。他做都可以,我们做三年是不靠谱的事儿。巴菲特的话只是听一听而已,学不到。学到裤衩都没了。第二个商业模式的可扩充性,你天天在家种稻子挣不钱,为什么互联网成功,互联网做游戏20万人肯定赚钱,低于20万人肯定不赚钱。

清晰的盈利模式,我们听了很多年轻人来说不赚钱,我怎么赚钱,我烧钱。大家把这个重要的东西搞糊涂了,什么叫企业,企业就是以盈利为天职的。未来多赚钱现在少赚钱是可以的,但是你一定要知道怎么赚钱。现在有企业不知道,现在不是好多人卖猪肉,19块钱一斤,1块9买10斤,把中国的买肉的都杀了。我记得我在朋友圈还转了一下,你有没有算过要补贴多少钱。所以不管做什么,你要创业一定要有一个比较清晰的盈利模式。

另外要有核心竞争力,什么叫核心竞争力?说白了别人不大容易超你的。说的更精确一点你有定价的能力,或者你没有定价能力你别干。

另外一个制度化、透明化管理,企业做专权专制,等到大了就不行。我们企业早期做了好多错误,2000年好的项目,从美国空架回来CEO、CFO、COO、结果大部分回来创业90%全死了。所以小艾你要做专注。现在很多民营企业家做一件事儿,投资,生产,物流,今天投物流,明天投外汇,结果没几天企业折腾破产了。其实大部分人都是中不溜,中国差不多,我也差不多,我要做的好也拿诺贝尔奖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做的这么差。现金流的把控。

最后我讲对商机时间的把握,领先0.5步,中国科大有一个教授就是太早做的基本上都死掉了。但是企业DNA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好的领袖。什么叫领袖?我们知道领袖一定是聪明人,我们经常听到很人这个人很笨这个人很聪明,但是什么叫笨?基本上很少人有研究。基本上美国对聪明人有系统的研究,第一个他发现聪明人都有比较强的猿人制的能力。什么叫猿人制?就是对支持的支持比较强,他对学习的方法比较强。我们同班同学有一个同学天天打球天天玩,他考试就是考的好,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习,他学习的效率就是普通人十倍,这种人就是比较聪明的。另外有比较强的逻辑性的思维跳跃,你比如说我们跟聪明人谈话你就知道他知道结果,他中间逻辑性又很强,但是他具有逻辑性的跳跃能力,这种人都是聪明的。我觉得爱因斯坦谈话肯定应该差不多,他一讲话肯定我们听不懂。另外好奇心,聪明人都有用简单的语言解释复杂问题的能力。比如说我们创业者说半天叨叨叨不时间说什么,所以你通常把话题问题抓住蛮重要。

最后说一个供大家参考,哈佛LDS的研究,对于想做创业的同事们大家可以认真参考一下。结果这个问题的提出是说在商界、在政界、在学界、在任何艺术界,在任何一个地方,什么样的人能够成为领袖,而且这个leader(领袖)一定有什么共性的东西。结果发现这个领袖的共性有一个特别重要,就是具有非常强的同理性或者叫移情,就是你能够和你的对象,你的对手,在你做决策的时候你能够把决策放在对方的位置上,在对方的位置上做出你的决策。我们中国有句话讲换位思考,但是换位思考没有强调决策,美国说不仅思考,还要做决策。所以leader要有共性,第二个要诚实,有个人格魅力。这是我们刚刚讲的回到理性,回到常识。另外同时具有传教士和杀手的形式,什么叫传教士,不厌其烦的被别人布道,要像马云说一件事儿天天说,说的自个儿都信了。比如说阿里十几万人砍掉一半,能不能下得了这个手。所以这个leader就要有传教士的能力。

阎焱 90后创业 扯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