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峰:这次上不上头条,我都要专心做耳机
蒲鸽 蒲鸽

汪峰:这次上不上头条,我都要专心做耳机

汪峰说,这一次,上不上头条,我都要专心做我的耳机。

152518653127408915

i黑马  蒲鸽 10月14日报道

2014年8月,汪峰在鸟巢开完演唱会。老友吴世春发来的微信,“有没有兴趣做一款独立品牌的耳机?”

汪峰看完微信,很是兴奋,不过随即产生了疑虑:我能吗?

“你是新摇滚音乐教父,这事只能是你做!”另一头的吴世春给他鼓气。

吴世春是一名天使投资人,曾投过大掌门,唱吧,趣分期,蜜芽宝贝等,业内颇有名气。对于老友吴世春的建议,汪峰细细掂量起来。

做一款自己主导的耳机,汪峰心里有 过了这样的念头。同样身为音乐人的Dr. Dre创立了耳机品牌Beats,并迅速横扫高端耳机市场。而身边,由明星代言并局部主导的产品也在不断涌现,如崔健的“蓝色骨头”手机、韩庚的“庚Phone”、羽泉的“VOW”耳机等,然而这些并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自创品牌。

在与吴世春探讨之后,汪峰也觉得玩“明星代言模式”不行,做不大。

“要做,你必须是大股东,做董事长,我们跟着投。”吴世春要汪峰下定决心。

从此,汪峰这个新摇滚教父又多了一个名片——产品经理,亲自掌控产品方向。

“FIIL”,这是汪峰给自己这款耳机的名字,这是一个生造的英文词,乍一看,很像英文单词“Feel”(感觉)。

除此之外,汪峰还真金白银投进去了几百万美元,按照出资额和影响力双重作价,最终占股接近四成,名副其实第一大股东。

“存在感是最大的王牌”

汪峰造耳机了。这件事一经传出,便成为媒体的焦点。

从2014年底团队组建,到2015年3月正式注册峰范科技公司担任董事长,再到今年7月产品首次露面,汪峰的明星效应让品牌传播有着天然优势。

借着好声音的舞台,FIIL更是抢尽了风投。在好声音录制现场,汪峰借邓紫棋过生日的噱头将“全世界首个FIIL耳机”送给她,随后汪峰未婚妻章子怡转发该条微博,还俏皮称“ziqi有,ziyi没有,回家等着跪榴莲”,明贬暗褒地为她的Music King站台。而在好声音学员遗憾留离场中,汪峰一个个送上自家耳机,FIIL也趁机露脸。

“朋友圈里的明星好友早已询问耳机进展,准备上手。”谈及圈内口碑,汪峰志得意满的说到。

圈外呢,围绕FIIL的话题也是不绝于耳,当然有期待,有赞赏,也有质疑,明星做产品靠谱吗?这会不会又是一个粗暴消费粉丝的韩庚的“庚phone”,或者雷声大雨点小的周杰伦的Mr.J时尚耳机?

批评也好,赞扬也好,存在感就是最大的王牌。

“Call me a doctor”

“I need a doctor,Call me a doctor.”说唱音乐人埃米纳姆在《I need a doctor》一曲中向自己的亦师亦友Dr. Dre(安德烈·罗梅勒·杨)致意。

除了Beats耳机创始人身份,Dr.Dre是西海岸痞子说唱的创始人和领军者。联想到汪峰的“摇滚音乐教父”称号,这让外界不由的将汪峰造的耳机与国外音乐人Dr.Dre创立的Beats进行对标。

确实,这两款产品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明星创始人的天然优势无疑为品牌做了最好的宣传和背书。此外,他们都紧跟时尚潮流元素,注重外观,定位轻奢。

Beats的外观由前苹果工业设计总监Robert Brunner一手打造,简洁的线条、鲜艳醒目的色彩以及耳机罩上注目“b”,让Beats成为潮人的出街的利器。FIIL则由原德国西门子设计中心Design Affairs操刀,耳罩则是FIIL标志,字体能发出淡淡白光。

此外,有发烧友称,两者在专业技术上确实与四大耳机品牌有差距,但潮流元素的融入,确实会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汪峰对于这样的对标并不认同:“世界上只有一个苹果,也只有一个Beats,只有一个你,也只有一个我,我们要做的是独一无二的FIIL。”

模仿也好,创新也好,作为初创品牌,还有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能不能出货。这是硬件初创公司最大的槛。大的代工厂往往不愿意接小单,而小的代工厂质量又难以保障。中国的代工制造主要集中在深圳,而目前越来越严重的用工荒更是加剧了初创企业的制造难度。

据FIIL首席技术官邬宁介绍,在代工厂的寻找上,公司颇费一番周折,不过目前已谈好由一家为欧美大牌耳机代工的工厂,“考虑到欧美大牌耳机可能因此产生产能上的忧虑,代工厂的名字不便透露。”

FIIL首款产品分为红、蓝和灰三种颜色。据悉,耳机价格轻奢,大致在2000元-3000元之间。

产品品鉴会场上的宣传海报画着西方古典音乐大师佩戴FIIL耳机的样子,很容易让人定义这是一款为古典音乐设计的耳机。不过,从现场发烧友的评论和汪峰的访谈中可以想见,这款耳机并不走古典音乐路线,而是定位年轻、大众、时尚。外观及音质被赋予了同等重要的地位。

“无论是外观,还是音质都很均衡,很强大。”谈及自己的产品,汪峰开始“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中低频,层次,距离感,明亮度,赫兹,一般人听耳机会谈论这些吗?他不会,他只会说好、凑合、不行,但这已经代表太多东西了。我的耳机就是做给大众的。”

“玩互联网我在行”

“我希望我们能创造一个中国人引以自豪的产品,而不是‘还不错’。”汪峰认为,中国已经能做出最棒的产品。

放眼全球,能数得上号的耳机找不到“中国造”。耳机发烧友公认的四大品牌包括森海塞尔、AKG、拜亚动力、歌德。而新近起来的Beats,靠着创始人Dr.Dre的明星号召力和前苹果设计师Robert Brunner打造的时尚外观,异军突起,横扫当前的高端耳机市场。

再回望中国的耳机市场,掘金的几乎都是洋品牌。利润比较丰厚的高端耳机市场几乎被森海塞尔、AKG、拜亚动力、歌德等国外品牌包揽,国产品牌仅靠低端化存活。

与国际品牌同台竞争,FIIL机会何在?

此前,汪峰团队的二号人物、前华为荣耀副总裁彭锦洲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曾用“三角区”形容FIIL所面临的三个机遇:音质、外观和价格。在彭看来,Beats外观吸引人但音质有些争议,森海塞尔专业但价格不菲,外观不够鲜活。FIIL的打法是,像森海塞尔、缤特力一样做产品,像Beats一样做设计,同时用互联网模式来运营。

“玩互联网我在行啊。”汪峰对i黑马信心十足的表示。的确,汪峰可能是娱乐圈里最会玩互联网的人。从试水演唱会在线直播,到采用大疆无人机送钻戒,汪峰团队在运用社会化传播上得心应手。

而在采访的只言片语中,汪峰流露出想在音乐圈干一件大事,一件可能颠覆音乐产业盈利模式的大事。

“中国音乐行业的产值是所有行业中最低的,几乎没有产值。音乐家几乎就是零收入,因为音乐知识产权的保护为零。”提及中国音乐现状, 汪峰有些失落。

而未来,汪峰或将通过FIIL耳机去改变这种现状。随着中国的音乐版权越收越紧,越来越正规化,音乐硬件和流媒体服务的结合,也许能加快音乐付费时代的到来。

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汪峰畅想道,“音乐人未来将得到自己应得的全部,而人们也有了更多的选择权,更容易听到最新歌曲。”

谈到这个商业模式时,汪峰显得很为激动,但他强忍着打住了,“这是最大的商业机密,暂不透露。”

不难想到的是,通过耳机硬件,汪峰将具有比流媒体更靠前的入口优势,结合用户基数及质量,他将在整合版权IP资源上具有更大话语权。

另一方面,流媒体正在颠覆音乐产业。据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在《2015年数字音乐报告》称,Spotify、Deezer等知名流媒体订阅服务商拥有近4100万全球付费用户和1亿的活跃免费用户。2014年,这些付费订阅用户为唱片公司创造了超过16亿美元的收入。

“未来极有想象力。”停顿了一会儿后,汪峰慢慢吞吞说出这句话,并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离爆款产品还有几条街?

“我看好FIIL这个产品,但要做成爆款很难。”这是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给出的答案,徐晨投资过Picooc、Sleepace等多个硬件产品。

的确,相较于爆款产品颇多的手机市场,想在耳机市场打造爆品,难度确实不小。

耳机不是高频产品。一般而言,现代人换手机的周期是一年到两年之间,并且很大一部分人同时拥有两部手机。“而耳机却不是高频产品,买一次可能会用好几年。”徐晨分析称。

此外,做耳机的厂家太多,并且每一个都在某一个维度上有很强的特色。譬如AKG侧重低音;森海塞尔主打高保真,音质透明、细腻,适合播放古典音乐; 歌德速度快、力度足,侧重摇滚、爵士、舞曲等音乐。FIIL想打造爆品,进行全线替代,几乎不可能。

目前为止,耳机产品还没有公认的系统评测标准。不像手机,可以跑个分。另外,用户长时间泡在手机上,天然对手机使用体验颇多感触。而耳机就不同了,一般用户对于耳机音质、稳定性等不会有太多明显的感受。“性价比”这个词,汪峰一定不喜欢,但它确实爆款必备。

更为重要的是,目前中国的轻奢及高端耳机市场几乎被国外品牌占据,而耳机用户的忠诚度和黏性又较一般产品高,汪峰借用“本土产品”来建立壁垒的想法是否成立?FIIL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两手抓的准备,一边抢占国内市场,一边冲击国际市场,国内市场的反应且有待观察,品牌林立的国际市场就更风雨难测了,他们对“中国造”将更加挑剔。

无论如何,FIIL在音质、外观及模式上的想象力结合着音乐人汪峰的强背书还是给耳机发烧友们带来了新期待。

这位爱谈梦想的导师,这一次为梦想而来。(编辑:王根旺)

汪峰 耳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