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足球的黄金赛季:创业者比球员跑得要快
糜 丰 糜 丰

草根足球的黄金赛季:创业者比球员跑得要快

当足球被一脚踢向球门的时候,有的人把它当作一项运动,有的人却把它做成了生意。

曾有好事者戏言:2015年有两大“僵尸”出现复活迹象——A股和中国足球。

事实上,长期以来,中国足球是活在段子里的,但中国足球需要的不是段子,而是路子,一条通过产业撬动来改变足球生态的“金光大道”。

机会终究还是来了。从线上的奇招频出到线下的群雄争霸,从黄健翔的动吧足球到形成了五大线下模块的11号足球公园,足球江湖从来没有这么热闹。

点“球”成金

2014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2015年3月,又发布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新政策的出台,让足球产业链上的企业和商人兴奋不已,因为按照保守估计,新政策撬动的是一个8000亿元的足球大市场。

第一批被钱砸中的生意人里就包括吴晓明。

在 浙江义乌,吴晓明的奥凯足球用品有限公司,原来主要是做外贸出口,由于欧美经济光景不好,生意日渐萧条。就在吴晓明感到生意越来越难做的时候,一进入 2015年,来自国内的订单突然增多,客户都是各地中小学,少的订几十个,多的订几千个,“哈尔滨一所学校刚刚就订了1200个足球。”

按照这个速度,吴晓明一年能卖100万个足球,根据10%的利润计算,能赚二三百万元。

事实上,只要能挤进学校这类体制内市场,不赚钱都难。

沈涛是北京一家人造草坪生产公司的老板,过去他的生意是“开张一次闲半年,现在则是天天把腿跑断,把嗓子吼哑”,内蒙古、河北、山东许多地区的中小学都使用了沈涛公司的草坪,排队等着的更多,明年都干不完。

沈涛算了一笔账,人工草坪价格按照平方米计算,低端的50元,高端的超过120元。

而一个五人制足球场的人工草坪铺设面积大概在800平方米左右,七人制球场在1500平方米左右,十一人制球场在7000平方米以上。因此,一块足球场铺设下来少说要四五万元,多则七八十万元。

虽然生意不小,但市场之巨更让人难以想象。按照足改方案,“校园足球特色学校”的总盘子是5万所学校,现在只有5000所,剩下的45000所要在十年内完成。也就是说,哪怕每所学校只铺设一块场地,至少都是几十亿元的大蛋糕。

但竞争势必激烈。沈涛的公司只负责生产草坪,具体铺设由体育工程建设商负责,因此直接参与学校招标的是建设商。一个与沈涛合作多年的建设商为了能拿到更多的足球场建设项目,想方设法去“混”体制内圈子,由此拓展渠道关系,增加招投标的筹码。

沈涛说,“大家都看到了校园足球这块香饽饽,你不主动出击,别人就会抢占先机。”但他也坦言,工程款比以前好收一些了,因为各级政府都加大了对校园足球的投入,学校向相关部门“要钱”也更容易。

关于中国足球的11号样本

体制内的生意红火,体制外的商机也喷薄涌现。

作为当下川渝地区最火爆的足球场馆运营模式,11号足球公园修建在一个风景秀丽的人工湖旁边,共有两块7人制场地和四块5人制场地。六块球场几乎每天都是满场状态,绿茵场上飞奔的足球爱好者与静谧的湖水相映成趣。

徐璐璐、赖凯和晏唯佳是11号足球公园的三个创始合伙人,也是认识多年的“球友”,足球对于他们来说,既是爱好,也是生意。三人当中,徐璐璐在环保工程行业深耕多年,赖凯有二十多年足球教练从业经验,而晏唯佳则是退役球员,曾经一度入选过国青集训队。

因为经常找不到一块好场地踢球,2014年,三人合计,干脆自己出资修建足球场地。从租地到平场,再到铺设草坪,六块球场共投入近三百万元。

徐璐璐介绍,11号足球公园的黄金时段要提前一个月才能订到场地,由于场地太俏,还曾发生过客户争执,险些大打出手。不过,这样的“闹剧”恰好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足球场生意的火爆。

现在的重庆,几乎每三天就会新建一块五人制足球场。2014年之前,重庆主城区的私营足球场只有40块左右,不到两年,私营足球场已超过了230块——在当前火爆的大环境下,大家都认为能捞一笔。

但事实却是残酷的,既然足球是生意,当然就有风险:修建一块五人制足球场的投入至少要20万元,加上每年的租金和维护费用,硬性成本并不低。而绝大多数球场 的生意主要集中在周末或者工作日晚上,周一到周五白天踢球的人很少,如果遇到雨天,那就更惨了。现在,一些私营球场老板就已经开始后悔了,不仅回本太慢, 甚至有可能赔钱。

蛋糕再大,切的人多了,吃进嘴里的自然就少。激烈竞争之下,11号足球公园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商业模式,惊艳业界。

首先,其与主营青少年足球推广普及的胜利联盟合作,成功运作了菲戈足球学院重庆分院在11号足球公园的落户;与体育场馆赛事运营机构北京体育之窗合作,运作 阿森纳足球学校在重庆落地。有了这两块金字招牌,11号足球公园便顺理成章地搞起了青少年足球培训,外籍足球教练亲自授课,这对于家长和学生们有着巨大的 号召力。

其次,与“中国足协中国之队——萨马兰奇足球时间”项目合作,选择一块场地在平时白天免费开放,将非黄金时段利用起来吸引人气,对品牌做了宣传推广;承办“我爱足球”中国足球民间争霸赛西南赛区和重庆赛区的活动,通过有影响力的赛事来提高知名度。

积 极寻求上游资源合作,为11号足球公园积攒了大量的人气,知名度也迅速蹿升。在此基础上,11号足球公园不但搞起了足球培训,还开起了足球装备店,一些企 业也看中了这里的人气,在场地周边的围墙上拉起了巨幅广告。目前,11号足球公园已经开始进行品牌输出,与其他球场联合冠名经营,从中收取管理费。

徐璐璐介绍,“我们一年有近千万元的收入,但场租只占30%,足球装备销售却占到了50%,广告、培训和联营管理等几大模块收入加起来占20%。”

球场是死的,足球是活的。当前关于足球的商业模式线上线下各有优秀者,但11号足球公园打破了“场租”这一线下单一盈利方式,通过五大模块整体发力,真正意义上形成了“足球场+”效应。

业余联赛的胜负手

不仅是投资场地建设, 一些人还看到了业余足球联赛的商业价值。

刘 小峰是天津一个业余足球联盟的负责人,他的生意经非常简单:首先,每个球员都要缴纳管理费,一年100多元,如果联盟管理的球员超过1000人,仅管理 费,就能进账10万元以上;其次,每支球队都需要支付场地费,而联盟和很多场地的经营者都十分熟络,能以较低价格租到,中间差额不小;第三,举办赛事可以 获得企业冠名,对于区区几万元的冠名费,很多企业都愿意掏腰包。

一年下来,刘小峰的业余足球联盟能有30万元的收入。另外,由于运营业余联赛的经验丰富,一些企业也会邀请刘小峰上门为其组织比赛。刘小峰则为企业提供场地、裁判以及组织服务,并根据赛事规模的大小向企业收费,从几万到十几万元不等。

看上去,成立一个业余足球联盟,并没有什么成本,但实际上要真正赚钱并不容易。最初,一些业余足球联盟的收费颇高,都是每人500~1000元,接近健身房的标准。后来做的人多了,鱼龙混杂,彼此杀价,有的甚至低到缴30元就可以加入。

这 样的结果自然导致了市场的混乱,一些场地经营者也幡然醒悟,自己搞起了联盟,利用场地优势逼死了很多服务差的联盟。像刘小峰这样的联盟之所以能存活下来, 一是因为运营业余联赛经验丰富,圈内知名度高;二是人脉资源广,和很多场地经营者都是“兄弟伙”,不至于被“反攻倒算”。

如果你有足够多的粉丝,也是一条活路,即使不搞联盟,但至少可以卖装备。

在 成都,有着“男神”之称的评书艺术家李伯清早在2013年就拉起了一支业余足球队,取名“皇家贝尼马列斯”,后来又把球队升级为俱乐部,开始公司化运作。 2015年1月,老李依托俱乐部训练场地,干脆开了一家专业足球装备体验中心,一本正经地卖起了足球装备,并同步上线了淘宝店,据说生意十分红火。

但不要忘了,李伯清在川渝地区有着极高的人气,其新浪微博粉丝超过300万,这是绝大多数业余足球运营者望尘莫及的。

互联网+足球

体制外的足球生意风起云涌,自然也少不了到哪都要凑热闹的互联网+。

2015年4月,知名解说员黄健翔与荷兰球星斯内德、互联网人士白强联合创立“动吧足球”。其目的就是通过O2O平台,把球场、足球教练、足球用品等资源与想参与到足球运动中的人对接起来,做一个足球版的“滴滴打车”。

无独有偶,黄健翔的徒弟,解说员周亮也推出了UPBOX激战联盟,试图通过App和微信公众号为业余球队提供球场预订、约战、球队管理、裁判预约、赛事参与等一体化服务平台。

O2O自然带来了资本进入。目前,动吧足球已经拿到了3000万元的A轮融资,UPBOX激战联盟也拿到了千万元天使投资,而其他诸如订个球、乐奇足球、球徒、我是球迷等足球O2O项目也分别获得了数百万元到千万元的融资。

但是,目前大多数产品的功能集中在场馆预约和业余球队约战方面,同质化严重并且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相比之下,前女足国脚刘力豪创办的“KT足球”另辟蹊径,靠一个充气球场闯入足球爱好者视野。

简 单说,KT足球是一种线下与线上结合的小型足球比赛,其场地是一个占地不到四十平方米的可移动充气球场。选手在充气球场里进行为时3分钟的1对1或者2对 2比赛,进球计2分,穿裆计1分,得分多者获胜。会员通过App注册后,可以在全国任何有KT足球俱乐部和加盟商的地方踢球。更关键的是,会员在线下参加 比赛,可以实现线上同步积分,看到自己的排名和视频,也可以在线向其他会员约战。

对抗性与趣味性并存的比赛方式,加上方便灵活的场地优势,让KT足球目前拥有5万名会员,在全国28个座城市实现了落地。在商业模式上,KT足球以俱乐部+城市独家代理商的方式发展线下,按照城市等级划分,代理费在60万元到200多万元不等。

“只需充气6分钟,就可以把任何一块平地变身足球场”,刘力豪自豪地认为,KT足球的充气场能成为改变中国足球的“气场”,而这个“气场”也是生意场。

“偏门生意”

足球是圆的,那么足球生意也应该是360度的。

上海的足球用品商林建斌就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开个足球主题咖啡酒吧。

在林建斌的足球主题咖啡酒吧里,一块高清大投影屏幕不断播放着足球集锦,墙壁上也挂满了各支球队的球衣。据说,每当周末或者有重要赛事的时候,生意十分红火,像世界杯和欧冠决赛这样的超级比赛日,林建斌还会邀请专业的足球运动员和解说员来酒吧讲球。

在林建斌看来,每个城市都需要一个传递足球文化,以球会友的社交场所。不忙的时候,他会在足球咖啡酒吧,泡上一杯功夫茶,与客人聊下热门比赛,对他来说,有球万事足。

其实,早有好友看穿了林建斌的心思:他这是“足球酒吧+”,酒吧集聚的人气和资源最终都会回流到他的足球用品公司上。

不过,林建斌的想象力还是不如娱乐圈的朋友们。离上海300千米外的浙江横店,每天依然上演着各种人间悲喜剧,但用不了多久,这里将出现一大批踢球的“路人甲”。

足改方案公布后,在广电总局备案的足球题材影视剧已有几十余部,横店影视城方面也接到了大量询问足球场地和演员信息的电话。一些影视公司嚷着要拍足球穿越剧,甚至传出邀请梅西和马拉多纳加盟出演的消息。

连足球神剧都出现了,中国人把足球生意玩出了新的高度。

不管足球的春天是否已来,但它至少值得期许。像吴晓明、沈涛、徐璐璐、刘小峰、林建斌这样的中小企业老板和创业者,也许真的撞上了一个“黄金赛季”。

足球 商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