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下CBD 这个香港人跑到陕西做“煤老板”
周路平 周路平

撇下CBD 这个香港人跑到陕西做“煤老板”

王硕功,多次创业者。他给自己的APP取了一个土气但一目了然的名字——煤老板, 一个煤炭电子商务平台。

i黑马 周路平 10月20日报道

王硕功,多次创业者,1983年出生于中国香港,毕业于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此前长期生活在新西兰和香港。

2014年,王硕功来到北京创业。自称对脏苦累活钟爱有加的他创办了“您说我办”,一个用众包模式做跑腿代办之事的APP,主要用于解决买咖啡、排队挂号等繁琐之事。当初为了推广,他整天穿着一件印着二维码的衣服穿梭在人潮,活跃在国贸、中关村等楼宇密集的CBD。

然而同类竞争过于激烈,自己也没有找到商业闭环,再加上北京的创业成本过于高昂,王硕功的第一个项目“您说我办”夭折。

在寻觅第二个创业的项目时候,王硕功想到了煤炭的生意。契机在于,他在读商学院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同学——来自神木的煤老板,随着“互联网+”风潮袭来,两人在“互联网+煤炭+物流”生意上一拍即合,而王硕功还拉来了这个同学做股东。

王硕功的APP取了一个土气但一目了然的名字——煤老板, 一个煤炭电子商务平台。

“煤老板”服务三方人群:一个是中小型矿主,这被王硕功看成是核心资源,目前神木地区一半的煤矿已经在“煤老板”app上线,开始向山西、内蒙古等煤炭集中区域拓展;二是每个月2000吨以下的小微买家,大多为河北、山东的企业用户;三是运输煤炭的车主。

这三类人群都存在着信息的匹配和服务的对接问题。大部分的中小矿主把精力放在生产上面,至于谁买并不关心;小微买家关注的是价格、物流配送能力,至于谁卖同样不关心,这两边都不重视销售和中间环节。而运输车主在传统的链条下,需要为每车煤炭支付一定的信息服务费用。王硕功举例称,从神木到黄骅港,运费大致200元一吨,每车装40吨,总共收入8000元,而车主需要为这车煤支付100元的信息费。

显然,按照互联网人的玩法肯定要将这一切解构。王硕功解构的方法是B2C电商,他把中小买主看成是C,C端用户根据自己的用量和需求与小微型煤矿主对接,两者的对接最终还需要货车司机实现。在司机将煤拉到目的地之前,会接到“煤老板”电话,通知下一个地方的货源。这些服务都是免费。

王硕功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起初他还担心货车司机的智能手机普及率影响活跃度。随后发现,这种担心略微多余。货车司机是一个长期在路上的群体,他们对手机依赖程度高,而且普遍要求屏幕大,可看视频,也偏爱网上购物,智能手机的使用习惯早已经养成。

煤炭市场大抵与其他市场类似,20%的企业瓜分了80%的市场,剩余20%的市场由80%的中小型企业抢占。他瞄准的正是后一类群体,只不过在他看来,即使只有20%,但市场规模足够了。

足够的市场如何赚钱?王硕功说还在起步期,先把服务做到极致,暂不收取服务费,羊毛最终会出在猪身上。至于猪是谁,慢慢找。不过他大体找到了“猪”的踪影——金融服务。听起来高深莫测,不过确实存在着可行逻辑。

随着订单量的拉升,作为平台方,议价能力远高于单打独斗的小微买家,可以按固定时间与矿主结算资金。而买主的钱在平台存在一个时间的停留,形成资金池。

还有一种可能在于大数据基础上的征信服务。当平台用户积累一定数量,每天的交易,留下了大量数据,包括销量、结款速度,这些数据商业银行通常不具备,正好弥补了金融服务征信上的不足。王硕功打算在数据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打包成产品,跟资本方对接,“未来一个很稳定的赢利点会在金融这一块儿。”

目前,从7月份正式上线以来,“煤老板”已经积累了12000名货车司机,每天成交订单200单。业务主要集中在陕西神木,而后将向内蒙古和山西拓展。

投资人点评:煤老板这个项目显然是学习的找钢网,逻辑上成立。不过早期太过于依赖货车司机作为连接煤矿主和中小企业主的核心,会存在风险:在高昂的物流成本下,货车不超载显然无法赚钱,这中间会存在一堆法律风险

CBD 煤炭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