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么走上重度垂直这条“不归路”的
李卫国 李卫国

我是怎么走上重度垂直这条“不归路”的

最近黑马哥收到一封来自李卫国的来信,他算是黑马兄弟里比较特殊的一个,做了十几年IT民工,两年前开始创业做生鲜电商,本以为下半生就跟水果生鲜为伴了,没想到来了一趟黑马会,又投进了母婴这个垂直品类,以下是他在黑马会内部群分享中讲述的故事。

屏幕快照 2015-10-20 下午7.57.51

生鲜电商爱缤果创始人、黑马互联网+升级计划课程班长

我是一个IT男,在IT行业混了十几年,两年前开始创业。

本来我是在西安本地做生鲜电商,但是今年上半年,明显感觉到生鲜电商已经是一片红海,由于准入门槛较低,大大小小的竞争对手不断涌现,在这样的外部环境中,公司的业务急需调整,但那时候,我仅仅是有一个这样的意识,却不知道该怎么操作。

误入微商洗脑式培训

八月份我去了一趟广州,参加了一个微商的培训,总结来说就是洗脑式的,还好我定力还不错,经过四天三夜的培训还能清醒地走回来。但是在洗脑式的微商学习过程中,也有一些收获,也发现了微商的模式中可取的地方,我们做电商或者做任何的创业,创业者习惯做排兵布阵的事情。但是微商恰恰是他们有更多的进身杀敌的本领。无论我们的阵法多么精密和高明,真正士兵上阵杀敌一对一的时候,还是靠真功夫拿下客户和定单,所以要是带着批判性的眼光去看微商,也是有一些收获的。

 人生中第一次路演

我人生中第一次路演,是在黑马会设立在创业大街的北京路演中心。当时我带着公司业务转型的新项目——爱母婴上了台,项目针对孕妇想吃健康水果这个痛点,在生鲜电商里选了更加细分人群——孕妇,为孕妇提供怀孕期间的管理方案。五分钟的路演,我很紧张,还有两页PPT没讲完时间就到了,给掐掉了,被下边的投资人无情地批评了。投资人觉得,生鲜本身竞争这么激烈,你还把自己的客群从较大的范围缩小到一个更小的范围,市场不就更小了吗,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细分到底是自宫还是革命?

做完路演,听完投资人的批判,我有了这样的疑惑,带着这样的疑惑我参加了重度垂直的课程,开课的讲师是牛文文,他在开篇告诉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应该选择更精准的人群深耕细作,要做一口井而不要做一滩水,面积很大,风一吹就干了。我们做一口井,不会因为天气干旱或者是风一吹就没有了。开篇的第一堂课就对我的这个业务有了比较深刻的反思,尤其是牛社的分享,整个过程对我个人来讲应该叫什么,颠覆式的刷新。虽然我自己认为离互联网蛮近,而且从业这么多年来对这些东西都有自己的认识,但是听牛社讲完的内容还是非常非常地震惊、震撼,推翻了我之前很多认识,当然也加深了对我之前一些模式的理解。

所以,行业细分到底是自宫还是革命?这是我来到黑马会的第一个思考。我个人认为找到更精确更细分的人群不是自宫是真正的革命,剥去所有的诱惑之后你问自己自己的初心是什么。去想象,构建我们的消费场景,找到一个带有痛点的销售场景去深刻研究这样一群人他需要什么,需要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提供什么样的价值,把什么样这种利益,就是各种各样的利益引入到这样模式里边,这是重度垂直的第一步。

移动互联网时代就是以用户为核心做有温度有感情这样的品牌,而移动互联网时代逻辑更偏向传统的商业逻辑。当你拥有一群用户,当你能够去深挖他们需求的时候,你在他们的身上一定会发现价值。当通过场景的虚拟找到我们所谓的痛点之后,经过旷日持久精细化的运营,去找到真正用户的价值,精确地为有限的用户服务,这也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和PC互联网时代不同的。

重度垂直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