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疗到造车 一个骑友的智能自行车梦 |每日黑马
杨博丞 杨博丞

从医疗到造车 一个骑友的智能自行车梦 |每日黑马

尹响林曾是研发治疗癌症医疗设备的工程师。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骑行爱好者,而正是一段不愉快的骑行经历给了他创业灵感。

i黑马 杨博丞 10月22日报道

如果说智能自行车的风口即将来临的话,那么Begin One创始人尹响林正试图凭风借力。

尹响林曾是研发治疗癌症医疗设备的工程师。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骑行爱好者,而正是一段不愉快的骑行经历给了他创业灵感。

彼时,他还在昆明工作,经常从家里骑车去滇池。一次,行进到半道时因身体不适只好求搭顺风车。但因为自行车的缘故,很多人不愿意载他。最后,他只好忍受着疲惫和不适推车回家。

后来,与骑友交流时,他发现很多人遇到体力不支时,也因为自行车没有动力,以及无顺风车可搭,只好推车走回家。

于是,尹响林琢磨到,“自己能不能研发一辆外形很酷,想骑就骑,不想骑了,但也有动力的智能自行车呢?”

起初,尹响林有些担心,智能自行车可能是小众市场。不过,在查了很多公开资后,他心里有底了。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自行车年销量达到6000万辆,其中60%以上为山地车,而电动车超过3000万辆。

后来,尹响林通过调研还发现,一线城市很多年轻人的通勤时间为两个小时左右,其中距离以10-15公里的中短途为主,而事实上自行车最佳的通勤工具,“最起码不用担心堵车,也不用担心在公交上的拥挤。周末或下班的时候,还能骑车去四处转转。”

研发出一款外观时尚够酷,兼具混合动力的智能自行车,以解决都市白领骑车的痛点——这是尹响林造车的目的。

互联网+APP+自行车≠智能自行车

在智能与传统间,总要有一个突破。

大多数人理解的智能是APP+移动互联网。不过,尹响林并没有这么做,“我们最早把APP和移动互联网融入到自行车里面去,但在我们推出这款产品的时候却舍弃了这些功能。”

为什么这么做?

“自行车的智能首先是让人感觉方便,而不是在形式上是否有APP。APP只是个载体,要用人性的角度看待智能骑行,而不是单纯靠APP等外在介质来全盘诠释智能。”这是尹响林的答案。

在尹响林看来,智能自行车首先是一台好车,要懂人性重体验,能解决骑行爱好者的问题,比如动力问题,“第一,以小电池实现长距离续航;第二,实现对人体的感知和路况的感知;第三,智能电池管理。”

于是,一款具有混合动力的山地车Begin One出炉了。尹响林宣称,其产品采用三元聚合物锂电芯与过充,重量1.257KG,充电仅需2.5小时,续航里程即可达到45-60KM;显示模块可以显示速度、电量、行驶里程,还可以智能调节混合动力速度。

snip_20151022091206

而对于智能的另外一个部分——互联网化功能,尹响林也开始规划。他称,未来将设计带有更多功能的智能自行车,比如运动管理、路径管理、健康数据和社交功能。

谈及Begin One的目标人群,尹响林称,只要会骑车的人都将是自己的用户,“现在的人视精准定位为圣经,但我不这么想,我认为好产品不需要定位。”

尹响林对乔布斯的一句话奉为圭臬,“用户从来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认为,自己的产品首先解决的是丰富用户的骑行体验,就如同苹果公司的维修政策一样,虽然初期成本会很高,但却可以用户带来最好的体验。

而面对竞争,尹响林目前最担心的竞争对手是一些创业型公司,而非巨头。“百度的智能自行车DuBike一直颇受关注,但并没有产品上市。而张向东做的是城市自行车,复古的、小资风格的产品。李一男的小牛是一款电动摩托车而非自行车。”尹响林称。

尹响林颇为自信,因为他眼中Begin One与竞品有三个显著不同的点。“第一,Begin One是混合动力自行车;第二,有颜值,比如说电池,我们做成一个水瓶状,续航能力还很强;第三,有大脑和控制系统。”

能否杀出一片血路?

从功能性角度来讲,怎样贴合用户的需求,发掘用户未注意到的刚性需求,是做智能自行车最重要的切入点。这个行业看上去每天都会有用户在使用,但真正想创新很难。只有当拥有大量用户群后,才能真正实现后端智能化的需求,也才能够实现改进和再创新。

智能自行车未来最大的盈利点,或许是靠后端数据而非靠前端硬件,前端毛利不会再高,这也是做硬件最难突破的点。而尹响林能否打造轻型车辆的物联网和互联网接入平台,并统一软硬件平台和服务平台将是一个生死考。

此外,智能自行车是一个需要慢慢摸索的产业,而这考验的是一个公司的实力、研发能力以及随市场变化的能力。

黑马档案

公司名称:深圳家信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尹响林

所在地区:深圳

主营业务:专注于研究开发智能自行车和轻型车辆解决方案

融资状况:千万级Pre-A轮

Begin One 尹响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