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教育市场红海一片,他要掘金体制内学校|每日黑马
周路平 周路平

课外教育市场红海一片,他要掘金体制内学校|每日黑马

在线教育无论做工具、平台或是内容,厮杀更多发生在课堂之外的市场。事实上,少有人敢触碰的公立学校才是最好的掘金场。

【每日黑马】是中国第一创业创新服务平台i黑马网倾力打造的创业报道栏目。如果你的创业项目想爆发,如果你想吸睛,如果你想拿钱,欢迎勾搭黑马哥个人微信号heimage0002。我们的推广资源包括:i黑马网、创业家微博矩阵(800多万粉丝)、创业家微信矩阵(百万级粉丝),知名企业家、投资人和创业者都在这里!

i黑马 周路平 10月23日报道

在线教育的火爆早已在上半年让人眼界大开:项目井喷、融资不断、泡沫四溢。只是无论做工具、平台或是内容,这些厮杀更多发生在课堂之外的市场。如今寒冬一来,全体瑟瑟发抖,寻寻觅觅之中,猛然发现少有人敢触碰的公立学校才是最好的掘金场。

进军体制内

根据《中国基础教育白皮书》公布的数据,中国课外辅导市场规模为6502亿元。中小学在校学生超过2亿,延伸出了教材、教辅、教学、辅导等产业和环节,课外辅导只是其中最为容易切入的部分。“我们只看到20%,体制内另外80%也特别重要。”爱学堂创始人汪建宏表示,体制内的市场规模远超万亿元。

只是这里有着属于自己的玩法和规则,进门不易。“打通学校很重要的一点是可以给老师减负增效,给学校带来升学的好处。”在汪建宏看来,这些痛点的解决成了能否顺利进军公立校的关键,而打通公立学校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关系往往比直接面对学生来得更加有效。

明白这一点的人在逐渐增多。9月6日,作业盒子启动作业数字化项目,未来将扎根于公立学校,将互联网+教育模式融入日常教学。10月10日,学科网获得好未来3000万美元战略投资,将从内容到渠道上布局公立学校。10月15日,猿题库与四川崇州市达成战略合作,宣布进军公立校。

近日,汪建宏对i黑马公布爱学堂9月份数据:进驻全国97个城市,服务学校1083所,付费用户67万人。其收入来自于个人付费、政府采购和学校购买三大块。

汪建宏愈发相信自己的判断:体制内的公立学校是一个全新赛道。公立校虽难以进入,但仅从用户和商业属性而言,明显是优质资源。老师与学生之间的强黏度形成的价值,远高于辅导班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价值。

公立学校的机遇可以追溯至2012年,时值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发布,明确规定建立“三通两平台”,要求2020年实现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建设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和教育管理公共服务平台。2015年初,PPP模式(公共私营合作)受到政府倡导和推广,私营企业有希望参与到公共服务的运营之中。如此趋势下,嗅觉灵敏的从业者已经闻到了商机,把目光瞄准公立学校教育改革形成的巨大蛋糕。“很多人看到这个都疯了”,汪建宏也在那段时间拿了大单,“C端月收入过千万,B端收入比C端大很多。”

爱学堂的优势被汪建宏形容为一体两翼:既有体制内的行政支持,又辅之于市场手段。在前者,爱学堂的金字招牌来自于清华大学。2012年5月,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联手发布edX在线教学计划。翌年清华大学加入,推出“学堂在线”开放在线课程平台。汪建宏与清华达成合作,成立基础教育平台,当时用的名称是学堂在线基础教育频道,团队感觉太长,改为爱学堂。爱学堂的身份给了它很多便利,也利于得到学校和教育部门的认可,“用公司身份跟用清华的背景显然区别很大。”这种微妙关系的把握,对于黄冈网校校长出身的汪建宏而言,游刃有余。

“体制外是鸟,体制内是鱼,两个沟通本来就很容易误解,不容易讲清楚。我们想做小青蛙,既懂水,又能上岸。”汪建宏给爱学堂重新进行了定位。这只青蛙需要能够适应激烈的市场竞争,也能借助行政的力量推动业务前行。

这种理念也体现在他对市场策略的把握。与很多互联网免费打法不同,爱学堂的课程全部进行收费。汪建宏认为,体制内在乎的是有没有价值,免费与否并不重要。如果把东西都免费,只能在成本上想办法节约,反而最后影响了用户的口碑。

内容转平台

爱学堂成立之初,一直以内容提供商的角色存在,为中小学生提供视频内容。这种辅助教学的角色受到了公立学校的欢迎,课前用于老师备课资源(教师比较容易找到题库资源,但视频课程资源匮乏)。课中混合教学应用,根据硬件设备、教学方式,甚至老师的心情决定视频使用的程度。课后个性化学习,老师推送相应的视频辅导学生巩固。但显然,一己之力无法构建完整的商业生态。

汪建宏决定把内容开放,做成平台。与交易平台不同,爱学堂做的是从内容到平台。爱学堂依靠自有内容再加上体制内老师根据爱学堂的内容标准上传自己的视频、课件和题库,这样能激发更多的人一起生产更优质的内容。同时爱学堂依托自己的渠道,也对机构开放。

事实上,制作成本的高昂是更为现实考虑。此前大部分的成本花费在了动画视频的制作上,爱学堂称为“课本电影”的视频每节3至7分钟,需要7个人一周时间制作。脚本由体制内老师撰写,编剧、导演以及后期制作聘请专业人士。汪建宏对i黑马透露,这种课程的制作成本为每课3至5万元,目前已经制作了3000多节课程,以初中为主,正往小学延展,总投入近亿元。学而思创始人曹允东也曾用这种方法生产内容,其发布的高考大电影,每分钟制作成本高达5.2万元。

为了内容平台的搭建,汪建宏一方面团队自制课程,另一方面还和名校联合开发录播课程,目前,其高中课程来自于清华、华师附中等全国各省市100多所名校,达到16000多节。吸引公立学校老师主动上传教案、试题或者录制课程,根据播放次数和内容数量,给予一定的费用。

目前,爱学堂进入的公立学校已经突破了一千所,“明年至少达到一万所。”汪建宏对i黑马透露,他们也已经在做投资并购,侧重于有公立学校渠道,没有产品研发能力的公司。“我们不合并教辅或培训机构,我们需要能在体制内创造更多价值的公司。”

在线教育 爱学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