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边硬件入手 他们仨要用10万人社群打造骑行生态
汪晨 汪晨

从周边硬件入手 他们仨要用10万人社群打造骑行生态

在线下车店体系和自行车周边硬件体系完备后,骑遇就能连接车企、车店和车友,形成一个骑行生态。刘宏亮比喻:骑遇就像“空军”,车店就像“陆军”,社群就像“海军”。

i黑马 汪晨 10月26日报道

2013年,刘宏亮的事业进入了瓶颈期。大学毕业后,他一直在管理培训行业打拼,所创立的公司也做到了青岛本地第一,刘宏亮自己也在国内培训圈有了些名气,但这并没有让他感到快乐。

“我几乎看得到下半生的样子。”彼时移动互联网大潮正猛,刘宏亮他很想试试,他卖掉了自己的公司,开始新的探索。

刚开始,刘宏亮打算做一款互联网T恤,但他也十分迷茫,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本着一个菜鸟的心态,刘宏亮开始找机会补充知识。线上线下他向许多互联网大咖讨教学习,同时加入到了一些社群组织中。

学习期间,刘宏亮遇到了日后的合伙人于锋。于锋曾北漂3年做嵌入式工程师,2009年辞职开车店,次年回青岛创办了Litepro、Crius等品牌,生意做得风风火火。彼时,两人一个做自行车,一个在学互联网,还没有什么交集,但结交了缘分。于锋还送了一辆自行车给刘宏亮锻炼,刘宏亮也因此喜欢上了骑行。

当时,于锋也看到了互联网的热潮,一直在琢磨如何把自行车与互联网结合,也经常找刘宏亮聊互联网。2014年10月,于锋再次找到刘宏亮,提出想合伙做点事。这次,他和于锋一拍即合,准备在骑行上做点文章。

于锋懂自行车,刘宏亮懂互联网,还缺技术合伙人,于锋找到昔日战友孔繁斌,一个技术大牛,仨哥们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业。于锋主抓产品,孔繁斌主抓技术,刘宏亮主抓运营,开始思考骑行与互联网的结合之路。

“最早是想开发一个自行车,但之后百度、小米这些巨头都开始曝出消息要做智能自行车。我们和巨头硬拼是肯定拼不过的。而且骑行爱好者的换车率并不高,不是最大的增量市场。所以我们开始转换了思路,从智能周边硬件入手,围绕骑行者来做。”

最后,三人讨论出了一套三位一体的商业模式,并打算用硬件、软件、社群三板斧,聚合全国各地的骑行者人群。

“三板斧打造商业模式”

第一板斧名为“鸟蛋”。在骑遇团队的构想中,“鸟蛋”是一款类似于小米手环这样的入口级硬件,因此鸟蛋也被设计为续航能力强、功能多且价格低的产品。鸟蛋是一款智能码表,可以安装在自行车气门嘴上并持续使用半年时间。它能够采集速度、里程、时间、海拔、卡路里等骑行数据,并对其进行存储、传输和分析。“鸟蛋”推出后很受欢迎,7月7日,“鸟蛋”登录京东众筹,10000只鸟蛋23分钟筹空。

智能骑行硬件:鸟蛋

第二板斧是骑遇App。骑遇App的主打功能是“约骑”,骑友可以在App中发起约骑活动,并在活动中设置任务、互相挑战。在App上,骑友还能够管理车队,并进行竞技排行,激励骑友多进行骑行活动。同时,App可以与“鸟蛋”相互连接,骑友可查看并分享骑行数据,而当不同用户的鸟蛋相遇时,鸟蛋还能自动向App发出提示,方便骑友进行社交。

第三板斧是鸟粉社群。骑遇团队首先筛选了100位资深骑友作为黄金蛋主,他们作为天使用户和“产品经理”帮助团队测试Bug并提出改进意见。随后,骑遇和骑行垂直论坛合作招募了1000位白银蛋主作为第二批天使用户。在此基础上,骑遇还发展了10000名青铜蛋主和100000位黑铁蛋主,并专门针对女性、学生等群体发展了分社群。

骑遇很重视文化建设,结合骑行体育竞技的因素和社群的共性,骑遇创造了“新鲜、投入、乐群、玩”的菜鸟文化和“为梦想而战”的菜鸟口号。同时,骑遇用一个链条结,一个定位符号组合设计为自己的Logo,使其更像一只小鸟的脸部。因为鸟脸LOGO辨识度很高,因此带有鸟脸的各种文化衍生品很受追捧。在其鸟粉群内,就曾有过100件鸟脸骑行服在15分钟被抢空的纪录。

骑遇还设计了两个卡通人物阿菜和小遇,在群内和大家互动,回答一下问题。“阿菜的形象就是技术男,对技术很懂,但很屌丝,喜欢开玩笑;小遇就是比较萌的少女,没事就是卖卖萌、撒撒娇、逗逗逼,这两个玩偶已经出世。”

为了增强社群黏性,刘宏亮也组织了几次线下活动。6月,骑遇和罗辑思维合作发布了一次活动,寻找了365个骑友成为罗友蛋主。而在7月27日发起了一次规模更大的“骑遇日”,全国100个城市,超过10000人同时出发,一起骑行。

与车店合作 线上线下连接社群

当然,社群模式也有自己的短处。拥有强文化基因,但主要为会员自发运营的罗辑思维社群就出现了地方群活跃度低的情况。因此,常规的线上运营已不能满足社群内部成员的需要,常态化的线下运营成为了社群模式需要补足的地方。

骑遇团队也看到了这一点,他们也认为,社群的线下运营同样重要,他们打算挖掘线下车店的潜力。在他们看来,线下车店不仅能够销售产品,还能聚合各地骑友,消除线上的隔阂感,而这也是骑遇当初不愿做整车的一个原因。“车店的日子也不好过,急需转型,而且线下车店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要是做了整车,就相当于和线下车店站在了对立面。”

CEO于锋之前已积累了2000家线下车店资源,针对这些车店,骑遇开展了“千店计划”,打算将其发展为骑遇的线下硬件体验店,并打造成“鸟窝”,也就是“蛋主”(鸟蛋持有者)的线下聚集地。据刘宏亮介绍,目前已有1200余家车店申请加入“千店计划”,成为“窝主”。在时机成熟时,骑遇还打算设立“城主”,通过蛋主、窝主、城主将社群连接在一起。

骑遇还打算扩张自行车周边硬件的品类,他们打算为其他厂商的骑行智能产品开放接口,包括各类智能配件及智能整车,并帮助传统车厂开发智能系统。

而在线下车店体系和自行车周边硬件体系完备后,骑遇就能连接车企、车店和车友,形成一个骑行生态。这个生态以骑行配件为入口,以骑行APP为载体,聚合以车店为中心的骑行群体,用社群增加用户参与感,并以文化凝聚粉丝忠诚度。刘宏亮做一个比喻:骑遇就像“空军”,负责线上运营,车店就像“陆军”,负责销售服务,社群就像“海军”,负责口碑传播。

据刘宏亮介绍,“骑遇”已于15年3月得到了蔡虎领衔的探针基金360万元天使轮投资,并在2015年4月获黑马运动会硬件分会获得第1名。目前骑遇已正式启动A轮融资。

 

黑马档案:

公司名称:青岛菜鸟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于锋、刘宏亮、孔繁斌

公司所在地:青岛、北京

所属领域:体育

融资情况:2015年3月,获得探针基金360万元天使轮投资。

骑行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