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兴资本包凡:“资本寒冬”不是一件坏事情
蒲鸽 蒲鸽

华兴资本包凡:“资本寒冬”不是一件坏事情

“所谓的寒冬是从资本的供给和需求的角度来说,以往资本远远的供大于求,现在可能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合理的平衡。”谈及今年的资本寒冬论,包凡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

i黑马讯(蒲鸽) 11月2日,TechCrunch 2015国际创新峰会在北京举行,华兴资本创始人兼CEO包凡出席该活动并发表了演讲。

从优酷土豆合并,百度收购PPS,京东15亿美元融资、腾讯京东战略合作,到京东、聚美、陌陌等中概股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再到今年业界备受关注的滴滴快合并、58赶集合并、携程去哪儿合并,背后的资本操盘手都离不开包凡。

在该活动上,包凡透露了很多滴滴快合并的细节,“那个时候谈判比较机密,我们不能去任何一方的办公室,于是在深圳就找了一个酒店。”

“所谓的寒冬是从资本的供给和需求的角度来说,以往资本远远的供大于求,现在可能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合理的平衡。”谈及今年的资本寒冬论,包凡认为,这不是一件坏事。

以下包凡访谈实录,由i黑马整理编辑:

今年2月份的时候我做滴滴、快的的案子,因为那个时候谈判比较机密,我们也不能去任何人的办公室,我们在深圳就找了一个酒店。酒店里也不敢租会议室,我就包了酒店里面最大的套房,有三间房。为什么?因为双方谈判,谈判的过程中需要每个人一间房他们去商量。所以我租了一个最大的一套房,酒店的人看到我觉得挺奇怪,这个人要干什么,我们就把套房作为我们谈判的地方。

谈的过程中,滴滴的人会到旁边的一个房间商量,快的人会到另一个房间商量。我一个人在客厅里面很无聊,觉得没事干看看客厅有什么书可以看。客厅里有一本书可能是上一个客人留下来的,《希腊神话》,翻的过程中突然我受到一个启发,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场景就像希腊神话一样。我跟滴滴、快的这些兄弟们就是在人间打仗的这些人,BAT就是天上的神仙,神仙在看我们人间的人打仗。今年发生的这些案子,可能每一个案子背后都有BAT这只无形的手,很大程度上他们也在推动行业的发展。这是第一点。

第二,我们今年做的三个案子里,几乎每一个案子都有资本的力量在推动,这也是一个资本的规律。资本投了很多的企业,到了一定的时候,资本肯定要实现利益最大化,实现利益最大化肯定是一种整合,形成市场里面的某一种垄断。

创业就像打游戏,见招拆招

华兴资本从0到1,一路创业,作为一个创业者来说,最激励我的是乔布斯的两句话:stay hungry,stay foolish。我觉得最大的体会就是格局,作为一个创业者我觉得一定要有格局观,华兴刚创业的时候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小的创业者,到今天也算是一个比较具有规模的投行,可能未来我们有更大的计划。很大程度上真的在于我们团队的格局观,我们想做的事,我们对标的是谁,我们未来的梦想有多大。如果是满足于在一个精英领域,你就是一个精英领域,你把自己的格局定位为大海,那你就是鲨鱼。当然你跳到大海里,也有可能被其他的鲨鱼吃掉,这个风险意识要永远有,主要是你愿意不愿意冒这个风险的问题。

第二,一定要保持一个谦卑的心,一定要有不断学习的能力。因为我们这个行业变化太大了,无论你今天取得什么样的成绩,未来都有被别人颠覆的可能性。所以,唯一的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一个人要永远的不断的去学习,而且做我们这个行业很重要的一点是每年要归零。不管你去年取得了多少的成绩,或者有多少失败,每年过年的时候要归零,这个是最重要的一点。

我觉得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有各种各样的烦恼和问题。对于我来说,每天就像打电子游戏一样,打电子游戏肯定要过关斩将,有各种各样的挑战,不然你打游戏的乐趣就没有了。要学会见招拆招!

我当初做华兴的初衷,也是国内的一个创业公司叫做亚兴科技,那个时候不少的同事出来创业。尤其是早期的创业者,在跟资本对接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的信息不对等或者说效率太低,我想做一些事情帮助他。这些年随着华兴的发展,离我当初做华兴的初衷有点远了,但是发展过程中它有自己的轨迹在里面,我们是朝着更加专业的投行方向去发展。其实我们想做的事情还是希望能够更多的帮助早期的创业者,提高他们跟资本对接的效率。今天我们华兴也做了一些工作,尤其在中后期的融资方面,我们还是市场上最大的一个平台。

去年我们一共做了70个案子,帮企业融了近50亿美金以上的基金,在中国肯定是排第一的。70个案子在整个行业里面能占到多少,我估计1%、2%,一年差不多有四、五千的融资案,剩下的大部分我们是帮助不了的。我们以传统投行的方式来做,力量能解决的太小了,一定是要以一种创新的开放的平台式的方式,才真正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创业者融资难的问题。所以很大程度上逐鹿X是我们一个思考的结果。

平台是平台,服务是服务,两者别搞混了

我们从第一天其就希望逐鹿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未来在这个平台上不仅有华兴作为投行为创业者提供服务,别的投行也可以来平台进行对接,甚至竞争对手。这是一个真正的开放的形态。逐鹿需要做的是一个交易的平台,而不简简单单的是一个信息对接的平台。从交易的角度来说,我们的专业性能够很大程度上帮助逐鹿来设计各方面的产品,从交易的角度来说它需要做到最高效的平台。

现在市场上各种各样所谓的平台也挺多,从一个专业人员的眼光来看,其实做平台和做服务根本上是两件事情。现在市场上很多是打着平台的名义,提供的只是一个平台的功能,但是按照服务来收费。这是把两件事情混淆了,平台就是平台,平台在我们的理解就是DIY,他是通过自己的一种机制来促进交易的效率,如果这个上限不够,你可以花成本和代价再去选一个专业的机构,比如华兴或者其他的同行,都可以。本身这是两码事。

如果作为一个创业者用了一个所谓的专业服务机构,但是这个专业服务机构给你提供的服务也只是平台的服务,把项目放在平台上,看看有没有人对你感兴趣,感兴趣就做一下,不感兴趣这个项目也就按自生自灭了。这样的做法是不应该按照一个专业的服务机构来说收费的,今天逐鹿做的事情和华兴做的事情是相当错位的,我们告诉创业者,如果你想通过自己的能力解决那你就上逐鹿,我们给你提供一系列的工具促进你的交易的效率,但是如果你真的是愿意付出一个比较高的成本跟代价来保证交易的成功率,你可以请华兴这样的机构,但这是两件不一样的事。

中国创业公司,80%的技术是一样的

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问的相当应景,我上台之前正好跟另外一个公司洽谈,我问他,你怎么看中国现在创业公司的技术,从技术的角度来考虑。两位兄弟跟我说,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差异化不是特别大,很多公司背后的技术80%是一样的,这个可能跟硅谷还是不太一样的,硅谷的很多公司还是靠一些独门绝技的技术作为创新点。

在O2O领域,在机器人领域,我觉得中国应用的场景应该不会亚于美国。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市场,某种程度上我们已经领先了。80后、90后创业者,要有这个勇气、有这个自信能够走向全球的市场,我们这代人已经不太有这个机会,但你们有机会。中国这些新经济的企业一定会走向国际化。下一代一定是有这个愿望跟能力的。

至于资本寒冬,我在行业干得太久了,听寒冬这个词听得太多了。好处在于,至少我从事这个行业以来,每次冬天的时间都并不长,这个行业的机会不是周期性的,而是趋势型的。各种各样的创新,各种各样新的技术,反应到生产力的提高,再持续10年没有太大的问题。所谓的寒冬是从资本的供给和需求的角度来说,以往资本远远的供大于求,现在可能到了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合理的平衡,这本身不是一件坏事情。如果资本的供给相对来说不是像以往那么充足或者说无限供给的话,作为创业者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管理现金流,口袋里的钱怎么管,包括未来拿到的钱怎么管。这其实是一个管理现金流的事情。冷不是不好,一个人长期在热带生活其实对身体不是特别好的

资本寒冬 包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