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美女CEO创办的公司是真“牛逼”,还是会忽悠?
陈一佳 陈一佳

这个美女CEO创办的公司是真“牛逼”,还是会忽悠?

一家美女CEO创办的医疗企业至今没有实体可以观察,他们在保守什么秘密?

i黑马 特约作者 陈一佳 11月3日洛杉矶报道

华尔街日报的“十亿美元俱乐部”的全球创新企业排行榜上,Theranos以90亿美元的估值,稳稳地坐在美国第九的位子上;给Theranos撑腰的投资人包括甲骨文创始人Larry Ellison这样的传奇大佬;帮Theranos决策的董事会里有基辛格这样的外交高人;Theranos还在2013年被Healthline评为10大医疗科技创新之一。

而Theranos创始人,伊丽莎白・福尔摩斯(Elizabeth Holmes),成长经历更像是一个传奇,精通中文的她,最早做过销售C++编译器到中国大学的生意;大学进了常春藤名校斯坦福的化学工程系;19岁辍学,用自己的学费创业,建立了Theranos;到2014年为止,全球有84项专利,联合参入上百个发明;2015年,以45亿美元的身价,成为福布斯财富榜上最年轻的女富豪;今年成为奥巴马总统的创业者大使。

所有的这一切,可能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牛逼!

真“牛逼”,还是会忽悠?

而面对如此“NB”的公司和创业者,我们最想知道可能就是Theranos这家公司到底在做什么?他们的产品是什么?产品有多好?这些问题这两天在美国媒体中,不但只是疑问,而是成为质疑?甚至怀疑。到底背后发生了什么?

首先,还是简单得说一下Theranos的“发家史”,创建于2003年,Theranos在伊丽莎白・福尔摩斯的带领下,利用行业里成为“微流体”(把微量液体变成微小的液态流)的远离进行的血液测试新技术的开发。他们声称自己的发明比传统方式:更快,更准,更便宜,而且更少痛苦。害怕针头的伊丽莎白・福尔摩斯最早就是不想为了验血手疼,而有了发明用手指尖扎的几滴血的测试技术,而且Theranos声称他们可以用这滴血完成的检查项目超过200个。如果如Theranos所说的那样,可以颠覆的可是整个的医疗测试产业,这个在美国,年收入730以美元的行业中70%的业务将被他们轻松取代,并可以推动很多病的实验和治疗。谈到自己的心血,伊丽莎白・福尔摩斯说“重要的是我们在改善人们生活方面做得到底有多好,这是我工作的原因,也是工作的动力。”也因此,Theranos被称做医药界的“苹果”,伊丽莎白・福尔摩斯更因为她喜欢的黑衣造型,把比作新一代的乔布斯。

而这样宏伟的颠覆性发明,本该让整个医疗界为之振奋。但是我们能听到的声音却是各种各样的。美国临床化学协会的主席,埃默里大学的教授Dave Koch提到Theranos说,“不可能去评论它到底怎么样,可能超级好,可能很糟。但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看,可以读,可以测试的情况下,我实在没有明确答案。”

神秘公司到底在保守什么秘密?

当然Theranos十几年的发展不是没有业绩可循,Theranos从2013年开始提供一些测试服务,已经和walgreens有了合作,并在42个药房尝试建立了实验室,同时还开始帮助辉瑞等大型药厂进行测试工作,并在美国军方获得了业务。但是学界的疑问集中在Theranos到目前没有公布过任何自己产品和同类产品的比较性实验结果,除了一个6个病人的单项测试结果,他们没有发表过和自己技术相关的学术性研究,同时也没有给予独立的研究人与进入他们实验室的机会。而创始人伊丽莎白・福尔摩斯也是难开金口,很少面对媒体的她,说到自己公司的技术都表示这是“商业机密”而避而不谈,而整个公司的态度也是一样,沉默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不被对手拿走。Theranos认为美国食品医药安全委员会,FDA的检验才是最重要。到现在为止,FDA只批准了他们在疱疹方面的测试。当然,证明Theranos的技术在一项测试上是有用的。但是喜欢质疑的学界,还是对剩下的200多项其他测试抱有问号。

如果说学界因为Theranos的沉默,还只是抱有疑虑,那华尔街日报15号的一篇文章就直接把这个疑虑变成了指责。文章中表示,Theranos的前员工反应,公司现在只有15项测试是通过少数体液在自己开发的Edison机器上测试,其他190项测试都是用传统方式在进行,还有前员工对Theranos检验的准确性有质疑,认为操作上有不合法的地方,并向相关监管部门已经举报。另外还提到伊丽莎白・福尔摩斯在2005年雇佣的英国生物化学家Ian Gibbons,并共同开发了很多Theranos的专利。Gibbons已经在2013年自杀,而她的的遗孀表示,Gibbons说进展很缓慢,甚至提到“什么都无效”。同时还拿出了一些,实际发生的测试不准确的案例。

而16日,又有了新消息,在监管机构的压力下,Theranos除了一种测试外,停止用手指取样。FDA对Theranos有过匿名检查,认为他们使用的存放血液的迷你管没有被批准过。之后他们开始接受医疗保险和补助服务中心的审计。

纽约没有测试站,我没法马上有机会去自己试试看。不过点评网站Yelp上,Theranos在Palo Alto的试验站得了3.5颗星(5星满分),9个留言中看到,一人抱怨不准确,一人抱怨还和原来抽血一样,两人抱怨有疼痛和创伤。

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答案?

Theranos很快回应,认为舆论证据不准确,只是用个别非核心人员的观点,同时记者本人没有做过Theranos的实验,同时公司已经提供了上千页的资料。伊丽莎白・福尔摩斯也在通过媒体回击,表示这是行业竞争对手在进行不正当的竞争,用没有全面证据的舆论对她和Theranos做打击。但是依然没人出来说,他们到底能做多少测试,有多少显示证据,对准确性做解释。

可能伊丽莎白・福尔摩斯说的有道理,但可能对于公众,更大问题是,今天的企业,难道透明度不是一个同样重要的生存指标?特别在医药行业,给出科学证据,保护和证明患者的安全和结果准确,更是核心。Elon Musk等科技界的巨头都接二连三公布自己专利技术的今天,越来越多人相信,对自己商业机密的保护的最好方法不是保密,而是公开,证明自己对技术的先一步控制,也让自己有行业标准的制定权。所以在这个时候,除了科学证据可能其他都是废话。

当然这项技术将给人类带来的好处绝对是不容置疑的。而且行业里在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也不只是Theranos他们一家, 包括IBM在瑞士的实验室都多个机构都在进行相关的研究。经验告诉我们,医疗科学没有一夜成功的童话,从班廷和贝斯特发现胰岛素到屠呦呦发现青蒿素,这些里程碑的成就都是靠无数的钻研和失败换来的,我也相信测试的革命需要时间和心血去换取。同样好的公司也需要千锤百炼,如果Theranos是真金,而现在的质疑风波就应该只是他们改变我们医疗检验路上的小小插曲。

作者简介

陈一佳,80后著名双语主持人和财经评论员、路透社北美地区唯一华人女主播,纽约三橙传媒创始人兼 CEO,《创业美国》制片人和主持人。

图片1

美女 CEO Theranos 医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