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互联网总靠交易量融资?这种模式真见了鬼
秦朔 秦朔

马云:互联网总靠交易量融资?这种模式真见了鬼

马云谈到,现在中国互联网的很大问题,就是靠做交易量来融资。这种商业模式见了鬼了,5年都赚不到钱的。什么叫商业模式?商业模式很重要的考核指标之一,就是规模化盈利。

10月31日上午,2015年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颁奖典礼上,徐匡迪理事长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颁发了“复旦企业管理杰出贡献奖”。 这个奖是2005年9月,复旦大学校友李岚清用个人稿费作为原始基金发起成立的,也是中国人设立的管理学界第一个奖励基金。从2014年起,基金会特别增设“复旦企业管理杰出贡献奖”,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张瑞敏是首位获奖者。

最具全球影响力的中国企业家

作为这项评选的终评委员会成员,我参与了最后的投票和讨论。印象最深的是,马云和另一位杰出企业家的支持度旗鼓相当,多投了一轮票才胜出。在讨论阶段,国务院国资委首任主任李荣融发言,“我在国资委工作的时候,曾经和比尔·盖茨交流。他得知国资委管的企业有100多家,而且块头都很大,说,我管一个微软已经压力很大,你下面很多企业都比微软大,你真了不起。我说,虽然它们比微软规模大,但是没有一个能像微软一样有windows这样的产品去改变世界。”李荣融说,中国好不容易有了阿里巴巴这样有能力影响全球的公司,马云的贡献非常大。

马云去美国,经常和韦尔奇、索罗斯、比尔·盖茨这样的商界领袖交流,他“口无遮拦”,却和他们心有灵犀,并被他们视为“最具全球影响力的中国企业家”。

在颁奖礼上,马云说,阿里巴巴在摸索中学习了很多企业管理的经验,但是始终坚信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同时也相信在中国文化中可以找到企业管理和文化的精髓。“中国有儒家、道家、佛家,儒家讲究人与社会的和谐,道家讲究人与自然的和谐,佛家讲究人与人之间心的和谐。我相信从东方的智慧、西方的运作、世界的大市场中,可以找出一套属于中国自己未来企业发展的治理理念。”他再次提出,我们正在经历的变革,是从IT时代走向DT时代。IT时代以自我控制、自我管理为主,DT时代以服务大众、激发生产力为主,从原来以我为中心变成利他、让别人更强大,让合作伙伴更强大,甚至让竞争对手更强大。这需要企业管理更加透明、开放、分享,懂得担当责任、赋能别人。“IT时代把人当机器,DT时代则把机器当人,中间的挑战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最后他发布了一条马云式预言,30年后最优秀的CEO可能是个机器人。

颁奖礼结束后,我和马云在一个安静的休息室聊了40分钟。马云是这样一个人,你不见他的时候,觉得他也不像传说中的外星人那样了不起,说话随性,有时也不谨慎;但一旦见面,一旦他打开话匣子,奇思与宏论突起,妙语与智慧齐飞,又让你觉得,我们往往低估甚至曲解了他的商业思想价值。

风清扬是气中有剑,剑中有气

秦朔:我正在做的朋友圈,希望在移动端建立一个高品质、全原创的多媒体方阵。同时我觉得,现在社会太撕裂了,我希望保持一个比较中立的姿态,恪守中道,凝聚更多共识。

马云:我觉得你的好处在中立,大家对秦朔的看法就是中立,不偏颇。但是你也要明白,到底什么是中庸和恪守中道?“中”其实是动词,“庸”是最恰当的那个点,不同时候的这个点是不一样的。做媒体是要有自己态度的。怕的是自己没有观点,然后Nobody is happy,哪一派都不高兴,中间的人是最少的。假如你以不犯错误为准,谁都不得罪,结果就是谁都得罪。

秦朔:媒体是公共平台啊!

马云:我知道,我也是知识分子出来的。出来干事的人没空说话。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关键是分析问题时要有深度,反对就反对,支持就支持。真正的中庸之道是有自己观点的。怕的是摇摆。摇摆就等于读者看了之后会问,你的态度是什么?《华尔街日报》有自己的态度,Financial Times(《金融时报》)有自己的观点。最怕是揉成一团。恪守中道就是要对一个问题有精确的理解,不要去拍任何人马屁,但要让人家觉得“哦,这哥们儿有点货”。

我的看法就是,今后的媒体一定是靠深度、角度。通过不同角度、深度和广度来看待一件事情的本质,这样媒体才有灵魂。You know,你的尝试一定是有前景的,中国企业家群体、企业家精神、商业文明,对中国经济是有作用的。但是一定要有自己的风格,你希望什么都是揉在一起的,就没有流派了。

秦朔:你的风清扬(马云在阿里巴巴内部的花名)不是融合百家吗?也不是明确流派啊。

马云:我的风清扬是有自己的流派的,他的气道和剑道高度融合在一起,他这个糅合是气中有剑,剑中有气的。

我的看法是,未来中国企业家、中国企业文化、企业管理和治理机制是可以在儒家、道家和佛家的思想中总结出来的。其实你看看,儒家思想和基督教的治理思想有很多是很像的,但是基督教更清晰、更有“销售”水平。我觉得我们整个未来的商业脉络,中国的商业脉络,有一种可能是从西方出来的,有一种可能是国有企业的(最早是苏联式),有一种可能是日本精细制造业风格的。我们如果说有创新的话,是学习了硅谷这一套美国体系,同时结合中国文化包括道家文化。

商有五商

秦朔:我正在做商业文明方面的研究,希望梳理出一个脉络,就是说中国的商业文明是有主体性的,不是依附性的。

马云:我是觉得我们的中国文化,在很多地方体现了优秀的东西。中国商道今天终于有了一些东西。商要有情商、智商、爱商、责任担当之商,到一定程度还要有政商。这是五商。

这些很难凑在一起。智商高,情商不一定高;情商高,不一定爱商高;情商高的人一般都不愿意多担当;有了担当,有时候政商又有问题。这里面的商道,很多是要恪守中道,做最恰当的事。

希望你的研究要走出自己的风格,切记恪守中道不是墙头草。不要那么在意别人的评价。像我,有人会说马云你5年前那么讲,为什么现在这么讲?我5年前就这点境界,今天比5年前好一点。你怎么可能保证你20年前讲的跟现在讲的是一样的水平?那不是说明我没有进步么?!所以人家问我,你5年前不是这样,现在怎么这样?太正常了,发生多少事啊,我也进步了,也可能退步了。办媒体就像请客,这桌菜是请这批人的,那桌菜是请那批人的,这桌菜请的有问题了,那我了解、我修正,这样人家才会跟着你的路子去走。

秦朔:我是想先把主号秦朔朋友圈做好,以后再逐步开发细分的产品。

马云:回归到一个核心问题,初创公司最重要的是做简单的事情。就一件事情。围绕一个主题。做最简单和最快乐的事情。不做大战略一类的事情。初创公司,千万不要去做这些事情。没战略,活下来就是战略。

秦朔:最近阿里收了优酷土豆,会不会影响它的开放性?你把它全收了。

马云:你担心的是,哦哟,阿里会不会发胖啊,能不能消化啊?如果阿里走入封闭性,就该死,对不对?如果阿里是个不断演化的开放生态,就像我们十五六年走下来了,那我们就能平衡好。

我们不会傻到把一个东西弄过来搞搞死,变成我们的“工具”。我们需要这点东西么?不需要。有了优酷,我们反而担当了更大的责任。有了优酷,中国视频网站就有三家不同的风格,给大家也有一个选择。我们阿里今天做任何事情,根本点就是用互联网思维推动社会进步。也许有的人干这个事情是为了更多的利益,我们希望是干好它,真正干好它。当然,有些东西我们确实帮不了它,但如果它既吻合我的战略,我又能帮它,何乐而不为?!

要看得通透一些,简单一些

秦朔:上市这一年,阿里整个布局都比较大了之后,有什么样的压力呢?

马云:压力总会有,今天过了,明天又有新压力。

秦朔:整个实体经济的不景气,会不会折射到互联网上?互联网会不会也出现一种所谓新常态呢?

马云:新常态,任何企业的增长到一定阶段,都会有变化。三四岁的孩子(个子)长得多快,后来长(个子)的速度越来越慢,而这时长的都是脑子里面的东西了。今天阿里可能还在十六七岁,增长到二十二三岁,他长的东西你就看不见了,因为是无形的。它在里面长。你现在要求十六七岁的公司长得要像小孩子一样,还要求他的经历和智商都要七十岁,impossible。孩子时候,长的应该是身体,长不了身体了,二三十岁,就要长智商。企业也一样。

你说我有没有压力?当然有!这个孩子长得那么高,可能有些行为不得当,那就纠一纠,改一改,没有关系的。爸爸妈妈是永远担心孩子的。但是要看得通透一些,简单一些。有些人会担心讨不到老婆,讨了老婆又担心不会生孩子,生了孩子又担心会不会这样那样,天天要担心,这样怎么行?!

什么是商业模式?规模化盈利!

秦朔:你觉得互联网的势力、格局变化会不会有点新特征?原来有人说BAT,现在有人说ATM,美团点评合并了,O2O会是接下来很大的市场?

马云:ATM,M是蚂蚁金服!

现在中国互联网的很大问题,就是靠做交易量来融资。这种商业模式见了鬼了,5年都赚不到钱的。什么叫商业模式?商业模式很重要的考核指标之一,就是规模化盈利。在没有规模化盈利的情况下,都只能称为商业行为,而不能称为商业模式。今天中国互联网中有几家公司有真正的商业模式?百度、腾讯、阿里、蚂蚁金服。因为它们有规模化盈利。什么叫规模化盈利?有100亿人民币的收入、30亿以上的利润。(秦朔:就这四家?)我们再找几家,比如说还有一两家可能也算,但模式有些老化了。

互联网公司,要1万名员工以上、100亿美金收入、员工的人均创收达250万到300万人民币的,全世界互联网属于第一方阵的就只有这四家公司——谷歌、阿里、腾讯、facebook。其他都是第二级别的。苹果、惠普都是靠硬件,互联网要靠服务费的。所以你这么一去算,就全想通了。

秦朔:BAT之后有第四力量吗?新力量?

马云:(新力量)可能是小米。但小米未来是不是能做到,要看它赚的是软性服务费还是硬件利润。

秦朔:你看美国啊,隔几年就有新的力量出现,中国老是BAT。

马云:中国也不是一成不变的。百度有些压力,阿里、腾讯如果做的不好,说不定也要跌出去。谁知道啊?!腾讯要是没有微信呢?阿里要是没有淘宝、没有蚂蚁金服,我也不行。我们早些时候就认定一个理论,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能够3年到5年都保持优势的。所以我们形成梯队发展、有机作战,每一家公司,一个上,然后退下来,再另一个上,形成一个循环。这是我们七八年前定的战略,履带战略。阿里巴巴B2B需要修复,淘宝就当第一阵营,然后是天猫,然后接下来支付宝起来了,过两年再是云计算,再是菜鸟,一轮一轮的,因为每一个的优势只能保持3年,然后回来修复,再开始轮换。这个问题,别人不会去这么想的。我们是乱想的,才会想出这个。所以你用昨天的商业思维来看,怎么看怎么不对。

对“双11”没有压力

秦朔:今年的“双11”,你的压力大吗?

马云:没有,没有压力,无所谓。

秦朔:我们碰到有人说,去年“双11”是571亿,今年可能增长不了多少了。就是一个转折点。

马云:有人还说我们会掉50%呢。好就好在各说各的。好与不好,11月11日晚上见分晓。都像股神一样,转化最快的也是今天说我们最不好的人。说不定还真没有呢,说不定还高出很多呢。没干过的人老是想结果,干过的人只想过程,做好什么事,自然就好了。别人问的是南瓜什么时候长出来、多大,农民问的是水有没有浇好、种子有没有挑好,我们只关心这个。

我和马云的聊天有记录,聊天前他短信我不是采访。但是,当面对"五商"、"履带理论"、"规模化盈利"等精彩观点的撞击时,我实在克制不住让朋友圈的朋友一起分享的冲动。马云,得罪了,这一次我没有恪守“中庸”之道。

1030878490

 

马云 商业模式 BAT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