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号称估值百亿的APP到底是何方神圣?
周路平 周路平

这家号称估值百亿的APP到底是何方神圣?

“成立半年估值2亿”,“2015年100亿的估值,实名注册用户达到5亿。”揭秘疯狂的数据标签背后的争议与质疑。

i黑马 周路平 11月6日报道

“成立半年估值2亿”,“2015年100亿的估值,实名注册用户达到5亿。”这些疯狂的数据标签被打在了一家成立不到两年的公司身上,再加上教育部门的强制推行,这家公司背后牵扯到的是全国2亿名中小学生的学籍信息。这一切的不可思议引起了人们的质疑。

在质疑汹涌而来之时,身处舆论暴风眼的天天艾米未对外发声,一直由控股方大唐电信出面。外界对于这家传得神乎其神的公司,到底长什么样子一直没有太多了解。近日,i黑马采访了天天艾米高管。

何方神圣?

引起争议的是天天艾米开发的一款名叫“IM全国教育技术服务平台”的APP(手机应用),它最大的资源背景来自教育部。早在2013年7月,教育部下发《国家教育管理信息系统建设总体方案》,提出建设IME平台(教育即时通讯),面向全国2亿多名中小学教师和家长。2015年3月,教育部再次发文称,要加快问题学籍处理和建立数据质量核查机制。而核查的原因是“部分学生学籍信息存在缺项、错误、未更新等问题,个别学生因没有提供居民身份证件号未获得正式学籍号。”

这是学籍信息核查的初衷。学籍核查将通过手写表格拍照上传的方式实现,这项工作最终落到了天天艾米身上。

据该高管透露,“全国教育技术服务平台”在2013年谋划开发。2014年6月,天天艾米正式成立,由大唐电信与新华瑞德、英孚斯迈特三方共同出资设立(后两家均为大唐电信子公司),专门为此前教育部的学籍录入工作量身定制。由于受到官方的推介,天天艾米迎来用户注册和使用的高峰期。该高管透露,教育技术服务平台在今年4到7月份信息核查期间,经常有学校和地区反映无法下载和登录问题。

这家背景深厚的APP在整个链条环节中的角色并不复杂:一是家长填写完学籍信息之后,拍照上传;二是学籍管理员、老师、教育行政人员的沟通和上传下达。该高管将其定义为“教育部全国中小学学籍信息管理系统的辅助服务工具”,支持发送图片、语音、文字;支持单聊、群聊,接收公告、通知、附件上传与下载等,类似于QQ、微信等即时聊天工具。不过,它的注册渠道不对外开放,所有的家长都需要认证,家长的注册码通过班主任发放。

天天艾米之所以能引起广泛关注,除了学籍信息本身的敏感性,也与其发布的一则招聘启事相关。

2015年1月,天天艾米在多家招聘网站发布招聘启事,公开宣称“成立半年后”拥有了一个40人的核心团队,20万家长、教师的实名注册,2亿的估值和数千万的帐面现金。并称“有100%的把握”在2015年达到400人以上的团队规模,5亿家长教师的实名注册和100亿的估值。天天艾米董事长杨勇,同时也是新华瑞德董事长,他曾在2015年度工作会议中提到,“孵化出超过一百亿的公司,平台总市值超过一万亿。”天天艾米在当时被认为是最有希望成为首个突破百亿的公司。

这在后来被发现是打脸行为,天天艾米远未到如此体量。“哪个公司招聘的时候不把自己说的牛逼一点,不然别人怎么会来啊。任何一家公司招聘的时候都不会说我现在没钱,我以后也没钱,你来吗?”该高管说当时这么吹牛皮完全是出于招揽人才的考虑。他透露,天天艾米的实际估值远没有100亿,甚至连2亿元估值都不到,只有“小千万元”。

安不安全?

好日子没过几天,“IM全国教育技术服务平台”便迎来了铺天盖地的质疑,家长对于这款强制性推行的软件的安全性提出了质疑。人们对于详细的学籍信息交由一家商业公司上传表达了担忧。

该高管觉得有些冤枉,他认为媒体误导了教育部的学籍信息管理系统和天天艾米教育技术服务平台的关系。“这完全是两个平台,物理上是分开的。学籍系统是国家的系统,的确有很多的数据和指标,但这是国家的系统,谁也没法拿走和窃取的。我们服务平台是一个支撑系统,两个系统都启用,所以造成了社会的误解。”据该高管介绍,家长在平台上注册的信息相当有限,只有昵称和个人密码。

不过,显然人们担心的并非注册信息的不安全,而是通过图片方式上传的学籍信息的不安全,因为这张表格中包含了学生近40项的个人信息。而这张表格最终将通过天天艾米的APP实现上传,并非没有表格泄漏的可能。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拿到的一份IME平台安全分析评测报告,结果显示,用户上传的表格照片,直接传送至ime.com服务器上,这个服务器由天天艾米运营。也就是说,家长上传的表格照片是先传送到公司服务器。

对于这些在平台存储的信息如何保证安全,该高管对i黑马表示,学籍表拍了照上传之后,照片都是加密的,而密匙“必须由教育部、地方和平台三方共同才能打开。”除了上述的技术加密,天天艾米团队也在安全意识方面进行防控,譬如对用户强密码的要求,办公网络WiFi密码的常规轮换,除密码之外,增加短信等多因素认证。除了这些常规的安全做法,该高管称也在采用一些特殊的手段保证信息安全,至于具体是何种做法,他以会受到好事者攻击为由拒绝透露。不过,根据一家安全实验室对其的检测,发现该平台在传输数据时进行了“比较低级的加密处理”,部分敏感度较低的数据仍以明文传输。

维持这个公司运营的团队多数来自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团队中,杨勇担任CEO、杨更担任CTO、高寅担任COO。杨勇为大唐电信副总经理,兼任了新华瑞德的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杨更此前任职于小米和亚马逊;高寅此前任职于中国电信和新东方在线,担任后者的产品业务总监。而团队人数百人左右,大部分来自譬如百度、360、阿里、秒拍、新东方、中国电信等国内互联网公司。该高管透露,团队基本上都是社会招聘,“大唐希望成立的公司有更多的移动互联网的基因”。

完成“使命”之后

经历了长达半年时间的运营,2015年10月15日,天天艾米将“IM中的全国教育技术服务平台”信息核查模块下线。根据此前教育部的工作计划,这项工作的截止时间为10月30日。该高管解释,信息核查已提前完成,“在征得教育部的同意后将模块下线”。

此前一度盛传,教育技术服务平台在半年内注册量过亿。事实上,拥有1.9亿学生信息的是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而非天天艾米的教育技术服务平台。该高管透露,教育技术服务平台的注册用户数远没有过亿,“差不多千万级”。经历了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之后,躲在身后的天天艾米对于数据的公布变得异常谨慎,全程不愿透露任何一项具体数据。之所以有近2亿学生需要上传信息,最终却只有近千万的注册用户,该高管对i黑马解释,很多学生的学籍信息是由学校或者班主任代为上传。

经历了一番波折之后,提前完成学籍录入使命的教育技术服务平台又开始面临着新的尴尬。一方面,促使用户注册的信息核查版块已经被撤下;另一方面,家长、教育行政人员之间的沟通可以转向其他更为社会化的平台取代,诸如微信。这一点也得到了该高管的证实,“用户会上来使用,但是使用完之后,未必都会长久的待在上面,因为它本身还是一个工作型的东西。”

这也将对其盈利模式产生困扰。该高管并没有透露公司如何盈利的问题,只是表示“还太早,后续还有什么样的可能需要股东层面考虑。”不过据他透露,政府目前也未对天天艾米进行补贴,“一分钱都没有,这是完全大唐电信花钱在支撑。”目前,这个百人左右的团队,每个月花费百万元左右。

IM全国教育技术服务平台 天天艾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