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夏令营产品做成了估值10亿的公司|每日黑马
周路平 周路平

他将夏令营产品做成了估值10亿的公司|每日黑马

王功权知道王勇项目正在寻求融资,专门请他去北京一高档会所,摆了一桌子菜,告诉王勇,跟鼎晖玩。酒过三巡,来自辽宁阜新的王勇趁着酒劲拒绝了他。

 93.pic_hd

世纪明德创始人王勇

i黑马周路平 11月10日报道

11月9日,中小学游学夏令营机构世纪明德对外宣布获得B轮融资,投资方为一家国际基金,具体金额未披露,官方宣称估值已接近10亿元。世纪明德也重新启动新三板挂牌计划。

一个城市一所大学

世纪明德的创始团队全部姓王。王勇是世纪明德第一代创始人,王学辉是其清华大学小三届的师弟,联合创始人,现任董事长;来自北大的王京凯现任CEO,被寄予未来接班的厚望。

王勇的创业灵感和情怀全部源自清华。2000年,他清华大学本科毕业,此前曾担任过校学生会主席,尔后保送研究生。他不想留学、不想从政,读研的同时兼职做社会实践。2001年前后,高校尚未完全向社会开放,学生在暑假并不能自由进出清华北大参观,全部实行管制,只有极少数重点中学的学生获得入校资格。而这部分入校学生都是由清华大学的后勤服务中心安排,对入校学生安排大学生做报告,宣讲清华理念。“前学生会主席”王勇得到了这个机会,一场补贴40块钱。

不过令他惊讶的是,这些学生中没有一个来自他的老家辽宁阜新。这件事刺激了王勇,也成为他创业的起点。他回阜新母校,走关系带学生进了清华。其模式简单,将老家辽宁阜新的学生送到北京,参观清华北大,看天安门升旗,听励志演讲,周而复始。头两年来了700多名学生,尔后一直在2000名学生上下。

2005年,比王勇小三届的清华师弟王学辉加入世纪明德。王学辉建议把游学业务向全国扩张,复制阜新的成功模式。2006年,王勇才正式注册了商标,起初与清华大学继教学院签约,活动依然以 “清华大学科技夏(冬)令营” 冠名。合约到期后,启用世纪明德品牌。

世纪明德的打法鲜明。光靠清华北大游学这款主打产品就推动了公司几年的发展,游学清华北大已经开始演变为国内学生的朝圣之旅。后来发现产品单一化,增长不健康,便如法炮制,拓展到上海、厦门、西安等地。不过打法相当一致:一个城市一所大学。

发力C端和国际游学

此次B轮融资,王勇特意选择了一家国际基金,对此他有自己的打算,“资金将用于C端和国际市场的开拓”。世纪明德大部分用户来自于B端,也就是学校和教育机构。这些集体组织的游学夏令营是世纪明德最大的客户。只不过,这类群体越来越容易受到政策与外部环境的影响。

2013年1月,教育部发出对全国中小学生开展研学旅行活动的号召,并将安徽、江苏、陕西、上海四省市列为第一批研学旅行试点省份开始推行。2014年7月14日,教育部首次发布《中小学学生赴境外研学旅行活动指南(试行)》,对境外研学旅行的教学主题、内容安排、合作机构选择、行前培训等进行了规范。游学夏令营迎来了一波爆发式增长。

良好的形势未能持续多久,欣欣向荣的局面在一系列安全事故后变得异常脆弱,大众的神经紧绷,形势在松紧间轮替。2014年尤为如此,马航失联、海南翻车、韩国沉船……夏令营面临着空前艰难的环境。

这种风险开始让明德调整用户结构,由此前几乎倚重B端市场的做法中慢慢转变,自主开辟C端的零散用户。2014年开始,世纪明德C端用户接近2000人。事实上,世纪明德从2010年已经开始做C端,只是未能形成规模,每年徘徊在500人,产品两三个。

除了拓展C端,国际市场也将成为其下一步的发展方向。一方面中国学生送出国外,另一方面是国外学生送到中国游学。主打的依旧是B2B模式,不过满足的是更加高端的市场需求。

世纪明德的“资本论”

B轮融资是世纪明德与资本的第三次亲密接触。

3年前,世纪明德将一笔已到账的4000万元资金,一分未动退给了投资人。这种举动在创投市场并不多见。

这笔钱来自于常春藤资本和学而思(现更名为“好未来”)。2012年,世纪明德与常春藤资本和学而思教育共同签署了总额4000万元的战略融资协议,估值2.5亿元。在业界存在了十年的世纪明德终于踏出了资本市场的第一步。

世纪明德董事长王勇在拿这笔钱时反复斟酌比对。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的朴实风格,给王勇留下了良好印象,他当时决定与这个应试教育的上市培训机构达成跨界结盟。

这次融资甚至与鼎晖创始人王功权发生过一段插曲。王功权知道王勇项目正在寻求融资,专门请他去北京一高档会所,摆了一桌子菜,告诉王勇,跟鼎晖玩。酒过三巡,来自辽宁阜新的王勇趁着酒劲拒绝了他。

“我觉得自己配不上。”王勇很清楚自身位置,“嫁入豪门”对他没有太多诱惑。世纪明德彼时尚在发展初期,鼎晖却如日中天,这种局面在王勇看来高不可攀,“相亲嘛,两个人要平等,我是郭靖,要找黄蓉。而不是华筝公主。”这样的决定却让王功权有些生气,事后给王勇打电话,双方谈了一个多小时,王功权颇为不满,“清华白读了,学生会主席白当了?”王功权很难想象,这个同姓的晚辈居然如此没有“觉悟”。

让王功权生气的是王勇选择了——常春藤资本——当时一家毫无名气的PE。不过在王勇看来,正因为小,所以更加平等和重视。如他所愿,双方迅速进入蜜月期,常春藤对世纪明德关怀备至。

事后看来,王勇的选择符合逻辑,却不一定适合现状。2013年上半年,世纪明德经与战略投资方协商,出资回购常春藤资本和好未来所持有的世纪明德股份。

王勇复盘总结,世纪明德的需求不在于钱,而是战略和资源上的支持。游学夏令营与其它教育类产品类似,有着充足的现金流,而风投的钱更多局限于钱本身,资本之外的战略价值无法得到释放。

学而思亦未能满足这种需求。学而思的业务是B2C,世纪明德为B2B;前者是辅导,后者为社会实践。原本盘算着相互输送客户,结果发现模式和基因决定了双方并不互补。

察觉到这种尴尬之后,王勇便萌生了回购的念头。恰逢资本趋冷,世纪明德付了部分回购款之后很快与投资人达成协议,把钱退回投资人,股份全部回购。世纪明德的第一次融资草草收尾,世纪明德也再次进入蛰伏期。

这种状况在2014年发生转变。一方面世纪明德的学生人数突破10万;另一方面,产品和课程得到大幅改观,形成体系,课程的大规模复制推广有了可能。

在资本大门关闭三年之后,两位王姓创始人商量,重新启动融资。这一次没有把目光限定于教育公司,王勇向旅游圈发出资本合作的信号。一个偶然机会结识了携程的投资人,随后顺利见到携程创始人梁建章,并很快获得携程注资8100万元,估值2.7亿。携程则获得世纪明德30%股权。

携程的入股显然是王勇所希望的,前者有他看重的平台价值。起家于OTA的携程,其用户都与游玩沾边,对旅游有着共同的理念。更为关键的是,这批用户白领居多,而他们的孩子多是世纪明德的适龄用户。

“上一次与常春藤的合作更像师徒关系,经常关心,帮我们出谋划策。”王勇把世纪明德与常春藤的合作形容为师傅带徒弟。而这次王勇则看中了携程背后的团队,“携程内部每年会把投资过的公司CEO聚在一起,交流经验,互通资源。”这种整体作战的平台价值为其所倚重。

与融资一起宣布的是世纪明德的新三板挂牌计划。这是其第二次尝试。早在2014年11月14日,世纪明德宣布启动挂牌新三板计划,按照原有步伐,世纪明德原本该在2015年上半年出现在中小企业股改系统名单上。实际的结果是,世纪明德将挂牌计划主动中止。“我三月份就闻到了六月份股灾的味道。”王勇打趣道。而另一个原因则是业绩上的压力,当初世纪明德定的目标是一年突破十万人,而三四月份恰逢春季夏令营旺季,王勇决定先做内功,把当初定下的目标做到再考虑资本问题。截止到目前,世纪明德今年的学生人数已经突破了十万人。

如今,世纪明德挂牌新三板的计划再次提上议事日程,预计在明年7月份完成。这里包涵了世纪明德的发展路径和王勇的野心:携程入股—B轮融资—新三板—创业板—中国素质教育第一股。

 

黑马档案

公司:北京世纪明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王勇、王学辉、王京凯

 

所在地区:北京

 

所属行业:教育

 

融资状况:B轮

世纪明德 B轮融资 夏令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