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靠教人追女生 一年营收5000万| 每日黑马
周路平 周路平

这家公司靠教人追女生 一年营收5000万| 每日黑马

28岁之前他干得最多的事情——把妹。

i黑马 周路平 11月11日报道

“男人真的了解女人吗?”说这句话的是“坏男孩”创始人巫家民,中国出生,美国长大。28岁之前他干得最多的事情——把妹。

对于这位被网友艳羡的约会高手,人们本能的希望一睹其面容,我们可以大致描绘一番:身高1米7,眉毛浓密;额头光亮,头发往上整齐梳理;笑露八齿,《南方周末》把他的微笑形容为牙膏广告式的笑容。

因“把妹”成网红

巫家民是“约会”高手。他积累了丰厚的实战经验,比如他不建议把初次约会带女生去吃饭、逛街或者看电影,“看电影的三个小时你和女生完全没有交流的机会,吃东西其实也会不断地被等位、点菜、吃饭这些琐碎的事情把互动变得很间断。”这在他看来,这些对于增进双方的了解没有任何作用。

在成为一名顶级的约会达人之前,巫家民曾与同学在纽约合办了一家信用卡数据处理公司,两年之后把公司以24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富国银行。他是小股东,拿到二十多万美元,时年25岁,他拿着这笔钱做了“男生喜欢做的事情”,从迈阿密、墨西哥坎昆到西班牙, 把全球的海滩派对热点都走了一遍。后来把路上跟各国美女邂逅的故事和照片发到网上,引来了不少男网友的膜拜。

按照世俗的定义,这是“坏”的范畴。不过在此之前,他是不折不扣的好学生。本科毕业于美国本科商学院常年排名前十五的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凯莱商学院,在近3000名的学生中,毕业成绩排名全学院第一,获得金融、经济、和公共政策三个学位。当时的想法,一是读博走科研的道路、二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最终前者屈从于后者。

巫家民的人生轨迹在2010年发生位移,回到北京在一家投资公司当董事长助理。当年博客尚未式微,巫分享了很多教男生怎样追女生和约会的常识,被很多网友誉为约会专家。加上彼时中国人口男女比例偏高的问题受到大众关注,《南方周末》、美国时代周刊、CNN、BBC、彭博社等上百家媒体轮番跟进。在那个自媒体尚不发达的年代,机构媒体的追捧瞬间将其捧红,拥趸甚众。巫选择了一条简单粗暴的变现路径——开讲座,收钱,帮男生脱单。3天的讲座收费7500元,7天的讲座收费16800元。如此断断续续三年,5个人每月可以有三四十万元的“兼职”收入。

比赚钱更有价值的是,巫发现男生在恋爱上的困惑存在着共性。问题重复,类似于怎么聊天,约会去哪,为什么发短信不回,我该多久发一次短信。“如果认真把这些问题罗列下来,你会发现其实恋爱中的常见问题也就是那二三十个。”

2013年6月,巫家民干脆辞了工作,创办了一家公司——坏男孩,教男生如何正确地追女生。从创立到2015年3月份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坏男孩”一直没有融资,依靠自滚动的现金流推动。

这一点在其天使轮投资方,真顺基金合伙人李祝捷口中得到证实,他把稳定的现金流看成是投资“坏男孩”的其中因素。

李祝捷当时通过坏男孩的客服找上巫家民,问他是否有融资和扩展的意愿。对于两位通过QQ找上门来的投资人,就像街头广告寻找有缘人一般不靠谱。巫本能的拒绝。两星期后,真顺基金的两位合伙人找到巫家民公司楼下咖啡厅,双方面聊,给出了很多战略上的建议,最终打消了巫的顾虑。

真顺基金给“坏男孩”的“定价”是天使轮,500万元,数千万元估值。起初没人在意的项目在一个月后变得香喷喷,李祝捷一天内给巫家民安排了国内四个顶级VC合伙人,四人均有投资意向。巫最终选择了曾投资过聚美优品、积木盒子的郭佳女士,由其最新募资的人民币基金熙金资本领投坏男孩A轮数千万元人民币。真正击中巫的是郭佳对他所做事情的理解。当大多数人认为“追女生”是噱头时,郭佳却从人性需求的角度思考。她认为该项目找到了用户最深层次的痛点。“求不得,爱别离”是人最底层的痛,每个人都有情感需求和宣泄。当把追女生上升到这个高度时,其本身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了解决痛点的关键。

求偶经济学

在中国,找到对象是一件幸运之事。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人口数据,136名80后男性对应的只有100名80后女性。按照社会学的研究,男性择偶困难时会愿意付出更多的求偶成本,当然也包括如何追求女孩。

为女性消费实乃全球通用法则。巫家民告诉i黑马一组数据,美国男性排名前5的消费动机依次为:投资、娱乐、求偶、体育、博彩。显然,他从事的行业排名第三,属于男性高度愿意掏钱的主题。“男性为追求异性而产生消费这种事情是常识,不需要去论证。”这种常识就好比车展都把漂亮的女生和车放在一起,潜意识的告诉消费者:漂亮的女生与车是互相关联的。

另一方面,围绕女性消费,已经衍生出了诸如明星衣橱、聚美优品、大姨吗、美柚以及一大批垂直社区和女性电商品牌,这些在男性世界却没有对应产品,而“把妹”成了男性最好的消费动机。这种消费不仅花在女生身上,同样在男生身上产生。“帮助用户追女生是我们产品的核心竞争力,卖男装卖鲜花不是,因为谁都可以卖。”

这个不起眼的市场隐藏着刚需和商机。巫家民对i黑马透露,“坏男孩”过去一年的收入增长接近10倍,预期今年营收5000万,客单价800到1000元,处于可盈利的状态,正在进行股改前的审计,准备挂牌新三板。“大公司不会去抢这条赛道,不会绞杀你,创业公司没有我们多年的经验积累做不起来,这样的好处是不用烧钱,不用互相厮杀。”

巫家民设想了五个盈利规划:一是在线教育,付费看课程。目前5000万的营收全部来自这里。

二是IP(知识产权)。像暴走漫画、十万个冷笑话这类红极一时的IP,也在通过手机游戏变现。“坏男孩”可以通过养成类游戏变现,真顺基金合伙人孔毅正巧就是游戏业务方面的专家,给坏男孩带来了很多的行业资源。此外,目前坏男孩跟优酷、腾讯视频、搜狐视频等有视频栏目合作,运营了几个月下来,现在每周有超过200万的受众会关注他们的栏目。

三是电商消费引导。追女生的过程实际上会产生大量的消费,包括男装、送鲜花和礼品、约会餐饮地点推荐等浅层消费,也包括酒店、情趣用品等深层次消费。如今,“坏男孩”已经开始接入京东到家,帮助用户进行鲜花导购。不过尚处在测试阶段,产品技术上的问题还有待改进升级。

四是媒体。诸如男人装、花花公子面向的广告客户是高大上的国际知名品牌,这些品牌对互联网一直不太感冒。但本质上这类杂志的做法是围绕美图和高逼格的生活,塑造男性的独特魅力。巫认为“坏男孩”对于互联网用户也拥有这种能力。

五是在平台开秀场,在拥有大量男性用户之后通过直播变现,类似9158、YY的做法。

“前提是在中国18到30岁这些男生中做出品牌来。”巫意识到所有的盈利设想,都将依托在用户数量以及对其品牌的认可程度上。从当下看来,“坏男孩”的营收全部来自在线教育,其它还在尝试。

黑马档案

公司:北京魅动力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创始人:巫家民(Tango)

所在地区:北京

所属行业:教育咨询

融资状况:A轮数千万元人民

坏男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