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间绝地重生,中国美女模特第一社区到底经历了什么?
蒲鸽 蒲鸽

4年间绝地重生,中国美女模特第一社区到底经历了什么?

2011年~2015年,美空网到底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演进过程,是什么让它起死回生的?

i黑马 蒲鸽 11月13日报道

面前的这个男人身材高大,微胖,黑色的西服没能掩住微微隆起的肚腩。你可能无法想象,15年前,他是新丝路模特大赛的冠军。

傅磊,80后青岛人,语速不快,口气温婉,但极富逻辑,且始终把控着谈话的节奏。此刻,他的身份是美空网CEO,该公司刚刚融完B轮。

黑马会会员、美空网CEO傅磊

融资消息确证于11月4日,投资方为香港上市公司拉近网娱集团。据称,后者将在2016年斥资逾亿元,从美空网选拔、打造一批优质行业人才,并在同年由其投资的10余部院线电影中大量启用这些年轻艺人。

这是美空网继2014年10月成功拿下A轮5000万元融资后的又一耀眼动作。对此,不少人惊呼,美空网竟然活过来了!

自2007年上线以来,美空网着力打造以模特、摄影师和化妆师为核心的交流平台,凭借美女、美图,该平台在模特摄影这一垂直领域迅速崛起。有流量,却无法将流量变现,这是不少垂直社区曾经或正在遭遇的尴尬,美空网也不例外。2011年,美空网资金链断裂,创始团队出走,整个平台顿陷无政府状态,运维一度停摆。

2011年~2015年,美空网到底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演进过程,是什么让它起死回生的?

接手烂摊子

2012年冬,美空网早期投资人约见傅磊,邀请后者出任公司总裁,全面启动公司运营。此时,美空网已搁浅近一年。

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的傅磊,彼时正在某大学做服装表演专业老师,虽然已经有过几次创业经历,也完成了3年的全脱产MBA学习,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但是对于美空网的烂摊子心里忐忑。不过,傅早年学习设计,之后做过男模,再之后一直做老师,培养了一大批有影响力的模特。

当时的美空网,在很多人看来,完全是个烂摊子,根本做不起来。而接到邀约的傅磊也在思量,这事他能不能干、干不干得了。

尽管如此,傅磊坦言,因一直从事造星工作,他发现很多人有从草根成长为明星的梦想,而在此层面,大学校园所能发挥的作用实在有限,他希望能有一个更大的平台, 帮助到更多人。

但这样的平台并不好找。在模特行业已摸爬滚打十余年,傅磊深谙该行业各种弊端和潜规则,而这些问题,靠传统的模特经纪根本解决不了。

傅磊介绍称,模特行业兴起迄今二三十年来,经纪公司的营收模式几乎没有变过:模特走秀拿走70%,经纪人拿走一部分,剩下的经纪公司用来支付场地运营、人员开支品牌宣传等费用,公司运转全靠流水,大多没有盈利,压款是常态,一些小经纪公司甚至靠剥模特的皮过活。

由于供求信息不透明,普通模特接单困难,但又不得不依靠经纪公司,经纪人成为从模特与商家之间绕不开的环节,很多时候,资源在这一环节被极大地消耗,潜规则盛行。

经考察研究,傅磊认为,互联网是改造模特演艺行业低效、高耗状态的最佳工具,这样的新兴网络平台可绕开中间环节,高效实现供需双方的精准匹配。

6401

美空北影明星班首届学员

对于美空网,傅磊此前曾有过拜访,有初步了解。它是中国最早成形的模特社区,网罗了一大批优质行业人才,内容生态已经搭建起来,有流量、有时尚基因、有社区、有海量人群,即使在无人看管的那一年,凭借着已有的生态,美空网深度用户并没有太大流失。在傅磊看来,这就说明,美空网的模式有黏性,行得通。

正是这一点给了傅磊信心。他觉得,这事能干。

打造生态链

2013年1月,傅磊正式加入美空并担任常务总裁,开始了美空的二次创业。

“原本以为可以一切从零开始,结果发现,修复一台结构复杂的老机器要比组建一台新机器困难很多。”面对美空的一片荒芜,刚接盘的傅磊发出如此感慨。

基于多年的行业经验,傅磊为美空之后的发展设计了一条生态金字塔之路。接下来他要做的是搭建生态的最底层结构——人才库。

傅磊喜欢用淘宝和天猫来类比美空的生态思路。早前的美空在他看来类似淘宝,所有人都可以在上面注册,摄影师、模特、化妆师通过这个平台可以相互约片、交流,260万会员在同一个开放的社区体系下自由生长;如今在此基础上搭建的则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类似天猫的优选人才库,通过对注册会员进行筛选、精挑、审核,符合条件的优质会员才可以进入。

人才库的审核很严,通过率只有20%~30%。会员进入人才库后,可以录入与自己相关的多个标签,系统将标签与搜索打通,供需对接更为精准。

标签化另大大提升了模特的接单率。近年来互联网娱乐风起云涌,视频和图片的需求量不断攀升,如何找到合适的人是拍摄方最为头疼的事,而标签化的人才系统正好满足了各类需求。

天猫式人才库为会员们带来了更多机会,申请者越来越多,而会员质量和数量的双重提升又吸引来更多需求方来平台寻找人才,良性循环初现。

在人才库的基础上,傅磊又推出了人才信誉值,以激励模特提高服务质量,减少需求方损失。此外,美空网将注册会员划分为三个等级,MP级、VIP级和最高级MVP级。只有业内“大师”才能进入到MVP级。

在傅磊的操盘下,模特会员们逐步成长了起来,身价亦水涨船高。但这也带来一个问题:借助美空网收获成长、成熟的模特们,陆续已不再满足于此,平台留不住人了。

线上走不动,线下就成了傅磊接下来的主攻方向。他在798成立了线下基地,取名“美空梦工场”。在数千平米的场地,美空网建立起了演播厅、专业影棚、声乐室、训练室等,为成熟的模特提供高端增值服务。这一步,他希望一箭双雕:一方面,完善这个圈层的模特生态;另一方面,努力打造美空的成功案例,并以此为原点,提升平台人气和更多粉丝的参与感,把美空的势能做大。

至此,美空大抵完成了模特成长过程中从身价几千到几万甚至几十万的跨越。而对于已经迈入几十万的模特,美空又断层了,如何将更高圈层模特嵌入美空的生态链,这又成了问题。

时下互联网娱乐发展迅猛,网娱作品呈几何级数增长,人才成为匮乏资源。拥有众多会员的美空最不缺的就是人。拉近网娱集团与美空网优势互补,敲定融资水到渠成。借由前者打造、启用美空网年轻艺人,美空网从底层到顶层的生态链搭建完毕。

变现组合拳

接手美空网以来,傅磊一直面临的一个很大压力是平台的流量变现问题。有评论认为,早年美空网创始人马月出走,直接原因即解决不了资金链问题,加之其持股仅30%,最后无奈“净身出户”。

傅磊仍记得刚接盘美空网时的窘迫。上任伊始,他就是个穷司令,公司只有6个员工,每月办公经费只有不到两千元。那段时间,他一遍搭建团队梳理美空业务,一边天天做路演。

“我就死磕投资人,磕下来一个就有机会了,平台就能转起来,慢慢也就能自己造血了。”傅磊回忆道,当时整个投资圈都知道美空网,但没人敢投,所有人都觉得这摊子太烂了,因此吃闭门羹对当时的傅磊来说如家常便饭。

最后总算遇上了个“胆大”的。这个投资机构并不出名,彼时该机构的老板明确表示不会投资美空,但傅磊没有放弃。最终,该老板被傅磊团队打动,领投至关重要的5000万元。这轮融资不仅给美空发展补充了资金,还改善了美空的股权结构,为未来融资做好铺垫。

傅磊很快发现,在中国,为美女付费已有现实基础,这一商业模式已被验证可行。因此,美空APP的所有礼物均收费,而美女收到礼物后,也可以转而购买美空的其他服务,比如在平台为自己的梦想发起众筹等。交易链在平台慢慢滚动起来。

在日常变现链条逐渐搭起来后,傅磊又开始思考新的变现模式。美空不缺人,所有跟人相关的业务都可以成为美空的收入来源。

彼时正值互联网直播平台兴起,几乎所有的门户网站都配备一个直播平台。直播平台不缺流量,也不缺钱,但缺好内容,各平台间内容同质化严重。傅磊看到了机会,与直播平台展开深度合作,由美空提供高质量美女视频内容,统一组织管理,打包为各大平台提供定制化服务,一方面满足了平台对于海量内容的需求,另一方面,实现变现的美空借此得以加速对人才库模特艺人资源的整合。

“我就是大的人才服务商,人多,有品质,可以保证每个平台都是独家人才输送。”傅磊称。

对于美空这样的人才服务商,平台乐于接受,内容的数量上去了,质量又有统一把关,且不存在“美女”这一敏感词可能涉及的法律风险(涉黄涉毒)。

随着网购的持续升温,电商模特这一缺口也在扩大。美空网开始与电商平台展开合作,直接给电商输送满足其要求的模特。

美空网的变现技法已越来越得心应手。2015年3月,为配合小K智能插座众筹,美空网挑选了10位年轻漂亮的平面模特,为小K插座拍摄了一组产品大片,一时间网络点击暴增,小K插座筹款很快突破2100万元大关。

傅磊坦言,在跑通了模特这一人群后,公司后续还将把对于模特生态的建设与打法复制到平台内摄影师、化妆师、修图师等人群。

“模特市场有数亿的量级,而摄影师市场比这个量级大得多。我要成为这几大人群最大的入口和出口。”傅磊自信地表示。

对于人才库,傅磊谈到,下一步可能会收费。“未来几年后,美空作为人才的系统管理方,在帮艺人赚到更多酬劳后,可能会考虑适当收取一部分费用。”傅磊对于这一部分的变现,显得很谨慎。会员收费是否行得通、收费会不会导致人才大量流失,这是美空需要想清楚的问题。

转机源自借势

对于美空网的死而复生,很多业内人士包括傅磊自己也谈到,正是借了移动互联网的势。

首先,移动支付的兴起让纯互联网平台的变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容易得多。2014年可谓中国的移动支付元年,微信支付与支付宝通过打车软件及过年红包,使用户形成了移动支付的习惯,而涉及衣食住行的O2O创业项目的一轮轮烧钱更是加固了这一用户习惯。这就使得互联网App平台的变现普遍变得容易。以往PC端从不进行互联网消费的人群开始越来越多地在移动平台上进行付费。

第二,互联网电商催生了图片和模特的需求量。当商品从线下转为线上时,图片就变得异常重要。而美女代言,特别是服装类代言显得尤为紧缺。就在傅磊接手美空网的2012年,“淘宝女郎”的产值仅上半年已超11亿元,模特从业人数达34689名。相较从传统经纪公司找模特的费时费力,新兴互联网平台因信息透明、无中间环节,可在第一时间全方位了解模特的作品、信誉值、评价等信息,一时成为商家的不二之选。

第三,互联网娱乐催生了美女经济。一直以来,时尚圈和影视圈相对封闭,只是一线明星的斗秀场,三四线明星很难挤得进去,中间及草根美女更是没有发挥空间。而互联网娱乐的兴起,直播、微电影、图片等为中间圈层的艺人提供了更多展示自己的舞台,而美空网正好是这部分人群的集散地。

不过,美女经济最热的地方也最容易滋生灰色产业,曾经绕过潜规则的互联网新兴平台随时可能成为新的潜规则聚集地。美空网曾一度被人抹黑为“淫媒”,当年站在风口浪尖引起一系列争议的美女如马诺、闫凤娇、潘霜霜等就来自美空网。如何规避风险、净化风气是美空网这类平台亟需解决的问题。

此外,美空网也遭受来自传统经纪公司的压力。虽然越来越多模特需求方将目光对准了美空网这类新兴平台,但他们大多只是将其作为备选,主要用人渠道仍是通过经纪公司。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大致有二:其一,需求方多年来的用人习惯难以改变;其二,需求方对于网络刷单、刷信用值的现象多有听闻,因此对美空网等新兴平台仍存疑虑。

对于传统经纪公司的挑战,傅磊倒是一脸轻松。“大家都有饭吃,一起玩。我只是做物业、搭台子,真正有价值、能服务的经纪公司完全可以利用好我的平台发展得更好,我颠覆掉的是没有附加价值的经纪中介。”

创始人马月在回忆他的美空创业历程时不无遗憾地称,他就像坐了一趟过山车,上去又下来了。

当年美空赶上了网络的性感时代,火了。

如今美空赶上了网络的变现时代,活了。

这个将阿里模式复制到垂直领域进行重度深耕的方式,可以看作互联网改造完传统消费品的线上变现,又开始改造细分人群服务领域的一个值得追踪的案例。那么,如何将基于细分人群的垂直社区转为人才服务电商,如何制定有效规则将非标准品转为标准品,如何基于行业特征进行更多价值衍生,美空网路径值得去做更多的研究。

阿里做了13年电商,才发现电子商务刚刚开始。傅磊的台子已经搭好,戏还远没有唱完

美空网 模特 社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