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颠覆在线教育:在线老师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王新喜 王新喜

共享经济颠覆在线教育:在线老师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基于“共享经济”的的业务模式已经让Uber、Airbnb大获成功。而在线教育市场,则可能是共享经济下一个将要颠覆的市场。

在国内,滴滴、Uber等打车软件已经迅速渗透市场,搅动了出行市场的一滩浑水,打车软件的“共享”特质让“共享经济”一词开始逐渐流行,人们开始思考共享经济未来可能会触及更多领域。互联网预言家凯文·凯利说:“未来经济是按需经济,而不是所有经济。你随时可以获得一个东西,比拥有一个东西更重要。”这一句道出了共享经济的本质,即共享经济不是占有,而是共享。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共享经济”模式正在改变出行、酒店、旅行等领域,比如Airbnb将住房资源以信息的形式发布到移动端软件上,以低廉的价格将相关服务出售给消费者。在教育行业,如今也有人尝试用共享经济的模式,试图改变教育资源不均衡的现状,解决供需矛盾。

而这些基于“共享经济”的软件逻辑都是相似的:用户将手中闲置的资源拿出来,发布到移动端软件上,以低廉的价格将相关服务出售给消费者。这种新兴的业务模式已经让Uber、Airbnb大获成功。而在线教育市场,则可能是共享经济下一个将要颠覆的市场。

相对传统教育,在线教育软件有它本身的巨大优势。比如通过充实题库内容,拥有教学大纲体系下完整的知识框架与标准的编辑模板,可结构化的呈现内容,有丰富多样的内容展现形式,包括文本、图片、声音、视频等,但目前许多在线教育APP的模式的瓶颈在于,目前依然是仅仅将线下课程开到线上,如:网校、在线题库、在线视频课等,另一方面就是试图通过技术满足用户需求,如:小猿搜题、学霸君等在线教育APP推出的拍照搜题功能。

但它负面效应在于,只提供答案不能真正帮孩子学会知识以及让孩子拥有学以致用的本领,也不利于孩子的逻辑思维的开发与心智的成熟,因此,这些在线教育的模式并未真正改变学习。其本质上,在线教育作为共享经济下的一种形态,还没有在“共享性”的发展观念上形成革命性的转变。

在线教育共享经济的破局:解决教育资源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不均衡

我们知道,在中国,公立教育处于市场的主导地位;公立教育之外,有众多的教育辅导机构,在他们背后,其核心资源是老师。老师虽然是各大教育单位的核心资源,但由于教育体制本身原因,多数老师薪水少,难养家,其自身在某一领域的认知盈余并未转化为实际的利益。而传统师资教育团队资源与收入的失衡的现状,恰恰为在线教育模式建立核心竞争力提供了现实客观条件。

前面说到,在线教育模式遇到的普遍短板在于,它要么仅仅将传统的教育模式搬到了网络、要么只是机器连接学生,并不能够真正满足学生学习搞懂的需求。因为其中间缺了一个串联学生与知识的桥梁——老师。老师才是在线教育的核心资源。在线教育领域的“共享经济”突破点就在于——让老师实时在线成为一种共享资源。因为在线教育领域的共享经济,不会跟Uber一样,它显然会更简单,因为所有服务都可以线上进行。

国内目前也开始有在线教育类APP尝试从这个方向进行破局。今年5月,学大教育与360成立的合资公司上线的口袋老师APP首次采用了“拍照搜题+真老师在线答疑”双管齐下的模式,口袋老师从拍照搜题切入,接入了真人答疑服务,目前平台上已积累了6万名经过认证的老师。口袋老师的教育模式是一种C2C的平台模式,是一个对于老师和学生来说更宽的入口,每一个学生都会遇到有问题要求教老师的情景,每个老师都能够在平台上利用闲余时间简单轻松的答疑辅导;解决的是老师资源在是“时间”和“空间”不均衡分配的问题,帮助学生随时随地可以找到老师,学生随时问老师而名师在线抢答。甚至,学生可以基于问题持续追问老师,一键呼叫老师,老师无限次提问答疑,辅导上不对数据与时间进行限量。这是共享经济推动在线教育模式的一种微妙变化。

共享经济下的在线教育,对接了学生的学习需求与教师师资时间空间不平衡的问题。公立学校老师可以通过在线教育平台,利用闲余时间赚取外快,贴补家用;同样,由于进入公立教育机构的门槛高(比如需要依赖关系等顽疾存在),在线老师共享模式也可以解决拥有教师资质但无法通过关系等门槛进入公立学校工作的社会教师的需求,他们可以摆脱教育机构而成为自由职业者,为学生提供服务,通过在线教育平台获取佣金。

教学服务更适合新“共享经济模式”:仍需要推动场景优化与服务的标准化

但与此同时,在线教育不仅需要将线下的传统教育搬到线上,更需要优化传统教育理念与实践。前面提到,口袋老师做的比较好的是,让老师不仅仅做答案的灌输者,当有学员询问教师题目的时候,让在线老师定位学员具体在哪些方面存在问题,从而培养学员系统的解题思路。这对答疑类APP带来了方向性的指引。

但对于这类服务型平台,需要进一步思考的是,如何将服务梳理成一种标准化的产品,而随着在线教育APP的用户越来越多,老师对接学生方面的服务是否很难控制水准与服务质量的下滑,如何保证交易和场景有效匹配,需要深化并构建老师与学生的连接深度和场景,也就是说,在线教育类APP需要进一步去优化产品细节与场景。

我们看到,在线老师通过出售自己的盈余时间,帮助学生去答疑解惑提高学习能力,它符合共享经济的本质,即将你闲置的资源共享给别人,提高资源利用率,并从中获得回报。但是也存在诸多问题,比如需要思考平台上交易的产品和服务的频次,更需要建立有效的评价与反馈沟通机制。但目前来看,口袋老师让用户自己去评价老师的服务,并将这个作为在线老师盈利的基础,平台方基于用户评价机制给予老师一定的补贴和奖励。而老师在补贴与奖励的激励下,会带动更高回复效率与频次以及师生的广泛互动,继而推动用户粘性。

共享经济引入教育平台,对于服务需求方来说,它可以解决想享受个性化教育服务的学生的需求,也可以解决想找一位好口碑老师补课的学生的需求。老师有盈利认知与利用闲暇时间谋求经济利润上的需要,潜在的市场需求是这种在线教育模式可持续性发展的基础。

此前有业内人士总结,对于共享经济来说,“资源过剩”是根基,共享平台是介质,按需分配是手法,获得回报是结果。将其对应到在线教育的模式中,引入在线老师按需获取报酬则恰恰契合了共享经济的本质,教学服务是信息的传递,因此更适合新“共享经济模式”。

目前来看,在线教育需要通过一种连接机制,打通老师与学生情感连接,建立信任基础。此外,除了消除用户学习时间与空间差异和信息的不对称之外,或许通过整合优秀的师资团队,也能够赋予用户更多的选择性与更大的想象空间。对于在线教育来说,其“共享经济”的发展模式必须是可持续的,要知道这次革新和努力不仅仅是一代人的共享,其更大的意义在于福荫下一代并照亮前路,为教育提供更多可能,让在线教育回归教育的本质。

共享经济 在线教育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