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形色色的微信课堂火爆朋友圈,在线教育又将迎来后起之秀?
王佳健 王佳健

形形色色的微信课堂火爆朋友圈,在线教育又将迎来后起之秀?

不久前,媒体还在鼓吹MOOC模式要颠覆传统学院教育了,这会儿,似乎微信微课堂又以后来者的姿态,大张旗鼓的引爆了新一轮关于在线教育群雄逐鹿式的厮杀。

昨天,一个长久未联系的朋友突然要求笔者加入一个微信群,留言道:帮兄弟一把,凑个人头。带着忐忑入群后发现,到不是化妆品兜售群,而是一个如何有效减肥的讲座群,授课的是一位健身达人,搞讲座的则是一家健身馆。笔者突然反应过来,不久前,媒体还在鼓吹MOOC模式要颠覆传统学院教育了,这会儿,似乎微信微课堂又以后来者的姿态,大张旗鼓的引爆了新一轮关于在线教育群雄逐鹿式的厮杀。

那么微信公开课,究竟是个什么鬼?它能否在在线教育这块水草丰美的土地上占得一席之地?

背景:微信微课堂,数月之间在朋友圈的燃起一场“求学”之风

说起微信微课堂,笔者印象中最先发看到的是一个叫思享空间的公众号,一查,果然是先驱,旗号是:年轻人的思想交流阵地,线上讲座第一平台。据公众号介绍,自2015年3月创办以来,其共举办讲座270余场,创建微信群800个,覆盖人次过20万。讲座内容包括创业、求职、留学、旅行、理财等类目繁多。

在其之后,微信微课堂这种在线学习的微课模式一发不可收拾,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插坐学院、馒头商学院、以太学堂、十点读书、大牛学院不一而足,个个打着免费课堂的旗号在朋友圈跑马圈地,笼络用户。

那具体什么时候微信微课堂开始在朋友圈“肆虐”呢?粗略估计是今年8月份左右。彼时,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朋友圈经常出现四字转发,“报名上课”。

笔者作为互联网从业者,参加的此类微课堂不下20次。有趣的是,虽然目前微信微课堂的组织者相当广泛,但课程形式实际上并没有太大区别,大致如下:

1.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作为主阵地,是信息发布平台,也是内容沉淀平台。

2.公众号定期头条提前发布讲座信息,招募课堂学员。

3.参与方式多为回复公众号关键词,然后添加课堂小助手个人微信号,由小助手拉报名者进讲座群。这里笔者发现,之所以要求回复关键词及添加小助手微信号,目的很简单,拉用户,以便后续营销。有趣的是,都说中国缺乏创新,此处体现得淋漓尽致,笔者发现不少公众号拉人的措辞极其一致:请转发本文至朋友圈或分享至200人以上微信群,并附上走心评论,如不方便,可发送3元小助手直接拉群。还有就是课堂记录,简直如出一辙。这难道不是互相copy?

4.至于最终的讲座地点,不同的微课堂有不同的设置,比如思想空间选择在微信群开课,馒头商学院则选择在网页上上课,也有组织者最终将学员引到红点、YY等在线直播网站上课。

原因:微信微课堂为什么突然间火了?

笔者认为,微信微课堂所以火爆,原因有三点:

1.知识是个硬通货,虽然不是必须品,但却是高消耗品。也就是说,人对于知识乃至技能的渴求是贯穿始终的,特别是随着社会竞争的激烈,如何提高个人能力、竞争力是众多职场人士的关注焦点。一句话:成人教育市场大。

2.流量资费的降低及wifi的普及。这两点让长时间语音交流及收发图片成了可能,用户不再“谈流量色变”。

3.微信是最大推手。腾讯公布的数据显示,微信的日活跃用户已接近6亿,公开课可谓用户基数庞大,且参与极为方便,随手转发即可。另外,因为微信这个强社交的应用,一篇招募学员的文章极容易在朋友圈传播,抵达更多的用户。

4.免费。这一点上,再一次证明了互联网免费模式的强大之处,笔者参与过的微课堂多为免费模式,除一次因课程内容涉及男性健康,老老实实给小助手发去了3元钱。(开玩笑的)实际上付费模式在微信上也同样广泛存在。(下文会详细描述)

现状:火爆之下是市场的混乱,泥沙俱下

为什么说市场很混乱呢?举个例子,笔者有朋友参加了一个由某机构主办的心理学课程,讲述九型人格的微课堂,课程分21天,一天1.5个小时,总费用为99元。在她听了三天的课程后,她认为,授课导师水平比较低,照本宣科满堂灌,离期望太远,于是一气之下退出了群。

我们来算一下,即便这样一个课程,499人的大群,一个课程的所有学员的费用为49401元,而主办方共设置有若干个,大部分满员,一个课程下来总收入其实并不低。但是此类课程缺乏监管,消费者权益无法保障,连发票都没有。

笔者也听说近似卖货的微课堂,一群人被拉进群之后,授课者开始天花乱坠的推销产品及服务,最终通过微信完成在线支付,相当方便。

另外,对于动辄成千上万的微课堂笔者听过,但未曾参与过,相信也还有更多公开课的形式,笔者并不知道,见识更广的读者可交流。

返回来讲,从上述例子可以看出,实际上通过微信微课堂直接授课并从中牟利,这已经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了,那么课程质量如何保障?出了纠纷如何维护权益?似乎目前还没有一个明确可执行的方案,靠的全是自觉。

此外,笔者以为混乱也是一种泥沙俱下的状态,就目前来看,这个模式相当轻,只要有一个平台,然后拉一个行业从业人员,然后加以“梳妆打扮”,就可以堂而皇之的组织公开课,对于用户而言,辨识度优劣是比较难的,当然,感觉不好完全可以中体离场,这还是自由的。

质疑:颠覆性创新?想击溃MOOC模式?微信课堂还远着呢!

实际上,我们说基于网络的公开课这种形式早已有之,比如大家熟知的耶鲁大学公开课、网易公开课等,简单说,他们是传统学校教学视频的重放。那么很火的MOOC呢?有人说这是理想课堂的重现,可以运营视听多手段进行上课,另外,MOOC还能有作业、讨论、交友、甚至是考试及发证等环节。如Coursera(国外在线教育行业三大课程供应商之一)、MOOC学院(果壳网旗下慕课学习社区)等。

那么微信微课堂能够撼动上述两种模式的在线教育吗?显然,目前是不行。原因如下:

1.微信微课堂从目前看多属于碎片化的学习,也就是一节课一个主题的分享,缺乏系统的构架,知识不成体系。

2.课堂形式比较单一,以图片、语音为主,基本上属于一对多的宣教,老师很少跟学员互动,毕竟,上百号人呢,如果要提问,估计立马刷频了。参与过微信微课堂的读者应该有印象,课程中,工作人员会提醒:安静,不要乱发文字!违规者将被请出教室!当然,往往此类微课堂在结尾时会设置问答环节,但问题往往是课程开始前准备好的,对课程行进中学院产生的困惑进行讨论,几乎没有。

3.课程体验参差不齐。笔者参加过一个收费的课程,授课的是某投资机构合伙人,主要是分型投资人更喜欢怎么样的项目和创业者的微课堂,由于其所在机构的名声,笔者参与了该课。但是,讲课与投资毕竟不是一码事,讲课除了有干货,老师的语言及课堂节奏的把控能力也极为关键,一旦某一环节跟不上,课程效果就无法保证,对于笔者而言,38元打了水漂,时间也耽误了。

因此,窃以为,微信微课堂就目前来看,参与的用户正在呈直线上升趋势,但真正想成为一种可以有稳定收入的商业模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意义:微信微课堂,社群运营的新玩法!

那么微信微课堂那么火,目前来说究竟有什么用呢?答案其实很简单,这绝对是一种运营社群,传播品牌的绝佳手段。

插座学院模式:插座学院本身是一个网络课堂,其之所以开设微信微课堂,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吸引种子用户,然后兜售付费课程。此外,还有有牛学堂及靠我大牛学院,两者均致力于一对一在线付费制咨询平台,以后者为例,其脱胎于靠我app,据悉平台上的数千行业大咖,用户可以选择图文或电话就困惑进行在线咨询,那么,大牛学院的微课堂,目的就是为app导流。

也就是说,微课堂是一块免费的诱饵,目的还在于吸引潜在用户,最终在别处实现盈利。

思享空间模式:目前,该平台积累了众多用户,从其课程安排来看,不少企业CEO会在平台上做创业分享,其乐于分享的背后,很自然的是为了自己的产品做推广,那么这种干中带湿的广告模式想必是思享空间变现的方式之一。

钓大鱼模式:也有一些讲座可能目前不打算盈利,对于他们来说,赚取更多用户的关注是接下来转化的基础,毕竟注意力越来越值钱,用户是硬通货,有了用户,还怕没办法变现吗?

实际上,微课堂这种模式的确为任何一个组织者快速聚拢了众多的用户,这个过程就像滚雪球,只会越滚越大。当然,注意力越来越昂贵,微信微课堂的组织者需要不断提供更高的持续的价值,才可以攒稳这批用户。

另外,可以肯定的是,拥有了用户,精耕细作之下,玩好社群运营,手握大把用户的企业应该是不愁冬天来了的。话又说回来,作为一种在线学习的形式,微信微课堂目前来看作为商业模式是不现实的。

在线教育 微信课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