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盈余下的知识分享,能否真正催生一门“经济”?
席文奕 席文奕

认知盈余下的知识分享,能否真正催生一门“经济”?

而在今日,现代人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时间盈余和认知盈余,盈余需要在社会之间分享互助,从而变现,由此催生了“经济”。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因为人类经济学的一大目的,就是研究资源的分配与闲置资源的再利用。

今天我们来聊聊分享经济。首先分享经济本身并不是一个新的现象,只是近些年随着Uber和Airbnb的野蛮发展,“分享经济”这一饱含着尝鲜因子的名词被提及得异常火热。

人类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原始社会就萌芽了分享经济,但其前提仅仅是出于个人对群体的依赖,是一种被动的分享。而在今日,现代人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时间盈余和认知盈余,盈余需要在社会之间分享互助,从而变现,由此催生了“经济”。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因为人类经济学的一大目的,就是研究资源的分配与闲置资源的再利用。

如今,汽车出行、房屋短期租赁等领域的分享经济已经玩得风生水起,而同样作为分享经济门类中的知识技能类分享,却似乎步履趑趄,我们不禁要问,知识技能类分享的出路和未来到底在哪里?

一、知乎,只是分享,没有经济

Quora以及它的借鉴者知乎借助UGC模式,利用人们的认知盈余和时间盈余,把个人化的知识、技能、经验、心得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共享,完成用户的积累。知乎这种基于经验知识传递的非标准化的知识交换确实是一种分享。但我们也不难发现——

■ 知乎平等、包容、去中心化地接纳每一个用户,使得人人皆可拾笔编辑。一群最有时间最有欲望的用户输出了最多的内容,而不是最专业的——他们“不审题,答非所问,自说自话”,他们“借别人的问题,讲述自己的营销故事”……如今,让知乎早期得以迅速扩张的Key Opinion Leaders一个个离开,却有越来越多的营销操盘手、PR公关、雇佣水军厮混其中。

■ 知乎虽在自有平台上构建起了强大的知识图谱,但这种知识图谱是碎片化而非系统化的。知乎在知识的横向架构上涵盖了所有的类目,却无法在纵向深度上提供“针对某个用户亟需的个性化知识服务”。“求医问诊”会“对症下药”,知乎做不到。

■ 当所有的知识都可以免费的轻易获取到,原本优劣良莠的差别也就消失了。常识可以免费,而真正有价值的知识是不会永久免费供应的,想要免费的时候,它一定变成了常识。

除却认知盈余和时间盈余这一重要前提,若想让某一领域的分享升级成为一门“经济”,它有着最基本的几个特征和要求——

■ 需求和供应原本就应该存在,“分享平台”要做的是如何高效地服务于双方匹配。

■ “分享平台”提供的服务,内容个性化,流程标准化,边际成本低于过去的专业组织供应者。

■ 诞生出一种新的分工形式,并能为之变现,创造价值。

知乎让知识聚沙成塔,却无法为带着疑问而来的用户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也无法为写下几大章节的用户实行“知识变现”。知乎自身若要变现盈利,轻而易举。但就目前来讲,知乎只是在“分享”,尚不是一门“经济”。

二、知识分享,“付费”催生“经济”

分享经济所需要的,是Cost Down(低成本策略),绝不是Free。

若前文提到的“知乎式免费分享”只停留在“问答与交流”层面,那“付费型知识分享”辄已经触达到“经济”范畴,针对“个性化问题”而给出的“个性化解决方案”并不见得绝对正确,但至少有源可溯。而免费的答案天花乱坠,因为他们并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说白了知识传播中出现了金钱这个介质,其实相应的,也代表着一种责任。

知识分享经济作为新的行业形态才刚刚萌芽。把个人的认知盈余通过互联网平台实现知识共享,从而变现获取收入,或许这就是分享经济模式能够快速成长的土壤。和知乎的区别,在于底层逻辑的不同。而底层逻辑就是判断一个分享经济模式是否成立的基础框架。

■ 体验重构。知识分享经济,服务的场景与方式与旧模式有质的改变,约人,时间、地点,自行选择。

■ 价值重构。直接将认知盈余兑换出知识的经济价值。

■ 关系重构。契约周期短,供需双方之间连接的周期可能就只是一些碎片化时间。

其实现在知识技能类分享经济在很多产品上得到了发展。

Skillshare:Learn anything from anyone

1

图1:Skillshare

Skillshare是美国一家P2P 的个人技能分享网站。只要你有一些知识或技能,都可以做分享。目前Skillshare的知识涵盖了大部分科目,从街拍教程到创业指导,从网站设计到如何写博客。它就像民间版的大学公开课,可以学到那些学校里不会教的课程。

分享机制:Skillshare 既可以让每一个人成为老师,也可以使每个人变成学生。你可以在上面教(要申请)或者学(要付钱),难得的一个众包教育和分享经济的结合。

Elance:服务自由职业者

2

图2:Elance

Elamce是一个专门服务自由职业者和客户的网络平台,这些自由职业者包括写手,程序员,设计师,法律人士等。

分享机制:客户可以在该平台上发布需求描述工作内容和报酬数目,而这些自由职业者则可以提交申请接下自己专业领域的工作,最终得到相应报酬。目前Elance上的项目类型主要以软件和网站类为主 (Web & Programming)。在项目数量上,仅软件和网站这一类,每天都有上百个项目发布在该平台上。

程序员客栈:互联网远程工作中心,程序员的经纪人

3

图3:程序员客栈

程序员客栈是国内一家以“互联网远程工作为切入点,强调流程标准化”的“程序员经纪人平台”。雇佣盈余时间充足的程序员、产品经理、设计师,为创业者提供产品原型、设计、开发(Web/iOS/Android)、企业驻场等一系列服务。

分享机制:在12小时内帮助有项目开发需求的创业公司对接具备相应专业技能和盈余时间的程序员。帮助创业者快速实现产品上线,同时帮助程序员在盈余时间内将“技能”变现,增加收入。程序员客栈因其扮演着出色的“经纪人”角色,在短时间内吸引了15000+优秀程序员、产品经理、设计师的入驻。

从以上几个产品案例中,多少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知识分享正在由“免费”向“专业付费”蜕变。对于有足够认知盈余和时间盈余的人来说,丰富的知识储备和扎实的技能分享创造,是可以变现带来收入的,这也印证了罗振宇为80后青年所提出的“U盘化生存”概念——

自带信息,不装系统,随时插拔,自由协作。

当然,有另外一句话来得更恰如其分——

If you're good at something, Never do it for free.

三、鲜花和掌声中的知识分享,未来在哪

我们不需要怀疑“知识分享”的价值。人类对知识的需求是个无穷尽的增量市场,因为人类历史的发展就是靠汲取着知识前进的。而让“知识”如何升级成一门“分享经济”,这才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

但无论“知识”在分享过程中如何变现,并能否开辟出一个庞大的市场,它归根结底都必须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 “知识技能类分享”,是否有一套完整的定价机制、激励机制以及评价反馈机制?

■ “知识技能类分享”所诞生出来的社会新分工形式,能否创造出全新的价值?

■ “知识技能类分享”是否可以使用更少的成本,提供更高的效率?

■ “知识技能类分享”,是否会滋生新的不稳定因素,导致社会产生新的摩擦?

在一个去中心化的分享时代,知识分享的商业化刚刚开始,而这样的尝试确实值得去做。

共享经济 认知盈余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