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投入1000万,后被快的创始人相中,他用打车模式做同城快运
汪晨 汪晨

自投入1000万,后被快的创始人相中,他用打车模式做同城快运

货运物流是一个极难改造的行业,各个角色掺杂其中,让身在其中的各个创业者感到束手无策。

i黑马讯 11月19日 汪晨报道

货运物流是一个极难改造的行业,各个角色掺杂其中,让身在其中的各个创业者感到束手无策。杨邦照就是其中一员,他于09年开始涉入物流行业,砸进1000万元,打了水漂。快的公司创始人陈伟星和参与者赵干的支持,给了杨邦照很大信心。在经历一系列磨难后,“快货运”从同城专线配送开始起步,希望用“三级火箭”打造大物流平台。

自投入1000万元,物流梦却无法落地

物流O2O创业的热潮,距今已有近两年时间,但货运行业复杂的业态还是让各路创业者感到束手无策。

37岁的杨邦照,已在移动通信业做了12年。在2009年智能机初露矛头的时候,杨邦照就有预感,手机应用将来会有大发展。他投资了一个做物流园区信息化软件的公司,运行10个月,但无奈市场尚未培育,项目做的过早,杨赔上了280万。

在这之后,杨邦照承包过干线公司的运力,以较低的价格卖给货主。他还尝试建立干线联盟,将中转货物进行统一调度,但都难以让车货双方满意。

2012年底,杨将业务转移到了“九曲通衢”武汉,并且转型做同城物流。在他看来,同城物流更适合互联网企业切入整合。“同城物流价格浮动性很大,且没有价格标准,频次特别高;但同城货运的空载率也特别高,有很多司机两三天都没有货可以运(同城货运没有干线物流这样的信息部)。”

彼时,滴滴快的等打车软件开始出现。杨邦照有了灵感,他打算用打车软件的模式做同城物流。但他选择的软件设计开发公司并没有交给他靠谱的软件。2013年11月,软件的第一个版本开发出来,却遭遇无法货车司机的位置准确定位的尴尬。

除了技术开发能力的缺乏,资金也是杨的“阿克琉斯之踵”。2014年3月,快的、滴滴开始打补贴战,巨量的耗资让杨邦照意识到,做互联网+物流需要引入投资方,以求快速发展。此时的杨在物流上已经投入了1000多万元,急需引资。

快的创始人伸援手,融资1000万启动项目

2014年5月,杨邦照参加了一个物流行业的聚会。在聚会上,他碰到了赵干。

赵干是原泛城科技运营总监,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陈伟星则是快的打车的孵化者和创始人之一。而杨邦照看中的,是其快的打车的孵化运营背景。于是,杨开始”勾搭”陈伟星。

6月,杨邦照和陈伟星见了一面,但彼时杨邦照还没有完整且具体的商业计划,陈伟星没有被说服。杨并没有气馁,决定先搞定赵干,“有一次物流业内的活动,是去川西自驾游,那个时候正好没名额了,我就拿了十个对讲机,换了两个名额,拉着赵干一块去了。”杨邦照说,“共度”了三天三夜后,赵干被说服了。

两人一起见了陈伟星,提出了一个三级火箭式的发展方案:从专线同城配送切入,之后再扩展到做长途零担交易,最后进入长途整车交易领域。陈伟星被二人说服了,他作为种子投资人给公司注资,并帮助做战略规划;杨邦照负责难度较大的线下地推和服务工作,赵干则负责线上系统的开发设计和适配工作。

2014年8月,在凑了近1000万后,杨邦照和赵干开始做起了”快货运”。

兵行险招,扭转用户习惯

做同城配送车货匹配的APP很多,像物流小秘、一号货车、云鸟、速派得等都涉足于此。但这些企业所切入的是最后一公里的同城配送,而“快货运”所切入的是专线同城配送。在杨邦照看来,专线同城配送线路固定且稳定,不像最后一公里这么杂乱,更容易快速整合。但怎么做?

杨邦照用上了原本在武汉做同城配送的业务员,他们采取人工获单的方式,先和武汉各个物流园的专线公司谈,将他们的货源信息拉过来,人工匹配司机,并将每个订单的20%利润让给他们。

2014年底,快货运靠每个业务员满负荷运作,依靠人工将日订单抬升至200余单,但由于缺少软件系统,这种纯人力的匹配方式并没有提升用户的体验。

这时,杭州的技术开发团队开始跟上。他们根据快的打车的开发经验,开发了一套同城货运打车系统,由货主自己下单,司机抢单运送。但人工匹配的用户习惯已经形成,如何改变?

杨和赵只能采取过渡方案,由业务员接单、将订单发到线上并吸引司机。这一方案实行两个月后,两人决定兵行险招,改变用户习惯。他们将线下下单的反应速度降低,并停止了电话下单的优惠和垫付业务,逼迫货主自己下货单。“开始时有许多货主离开,但还好只是暂时的,我们的业务量增大后,他们又回来了。”

迈过这道槛后,“快货运”的发展走上快车道。在“险招”实行一个月后,2015年5月,“快货运”的日订单量达到了600多单,远远超过人工匹配的单数。

匹配度和匹配速度是关键

订单的自动匹配度和匹配速度是同城配送系统的关键数据。赵干认为,自动匹配度和匹配速度上去后,“快货运”能够快速提升扩张速度,并节省人力和补贴成本,实现盈利。而为了提高这两项数据,前期“快货运”进行了大量的人工干预。

司机不接单,业务员就注册司机的账号,把空置的订单抢下来电话通知司机。“我们希望能够把流程空置在12分钟之内。”为此,赵干还提出了“393”的目标,希望做到30秒完成匹配,90%的匹配成功率,以及30分钟司机上门提货。现在,赵干将“393”改成了“313”,希望做到100%的自动匹配。

“快货运”也开始了地域复制,目前,快货运已经扩展到武汉、郑州、长沙、成都、西安、杭州6个城市,并将全国平均日订单数做到8000单左右的水平。

在专线同城领域发展迅速的情况下,杨和赵将发展他们的“二级火箭”——“长途零担交易系统”。他们计划,将长途和短途的货运界面结合在一个UI页面下,让用户通过一个按钮来转换功能,实现长途和短途货运的无缝对接。“同城专线的货主其实就是长途零担(指货物不足一车,作为零星货物运输)的接单方,这样我们就可以将货运行业的各个角色连接在一起,并覆盖到长途整车领域,以获得高额利润。”

今年9月,“快货运”已经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赵干向i黑马透露,到今年年底,“快货运”将扩展到全国11个城市,并将上线长途零担交易系统,同时在明年春节后启动下一轮融资。

黑马档案:

公司名称:杭州快驰科技有限公司

创始人:杨邦照、赵干

所属行业:移动互联网物流O2O

融资进度:A轮1000万美

货运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