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国足、外地车——最好的年代和最坏的年代
王冠雄 王冠雄

ISIS、国足、外地车——最好的年代和最坏的年代

中国商业现在的发展阶段,创业企业有着无限的崛起的机会。

这几日,大雪早来值,雾霾锁帝都。双十一的沸沸扬扬还没过去,中国人质被ISIS杀害,微博上又是一片争议的声音。中国足球“做梦都能笑醒”的大好局面,被香港踢醒,美团大众刚合并,阿里巴巴退出美团,地推人员怒砸支付宝。和我们密切相关的一个消息是,二环以内几乎禁止外地车进了。

如果说环境,这即是我们生活的环境吧。甚嚣尘上又热火朝天,喧嚣又孤独,热情又冷酷。

说到环境,说到中国的商业环境,我总是会想到一位朋友的几句话。

前段时间,入口会搞了一场公开大课。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的一番发言,我至今印象深刻。在欧美,一个事实是,很多大的电商都是传统的零售巨头搞的,而中国的电商,几乎全部是“纯电商”——都是互联网企业搞起来的。他在分析这个原因的时候,认为是因为当互联网崛起的时候,欧美的传统零售业巨头已经走到了天花板,非常迫切需要一些新的手段来拉动增长,所以这个时候出现了互联网,他们是积极拥抱的。而中国则不同,2000年前后,互联网进入中国的时候,中国商业还在草莽阶段,发展正强劲,光靠着传统的那些方式,它已经发展的很快,吃的很饱了,所以对于新兴的玩意,他们是一开始“拒绝的”,因此给了互联网人很多机会,于是就有了现在的“纯电商”。

每次想到这个说法,我总是会下意识想到:这就是中国商业现在的发展阶段啊:大开大合,有着无限的屌丝崛起的机会。

比如手机行业,本世纪初,曾经有一股国产手机的热潮。“波导手机,手机中的战斗机”广告语言犹在耳,但是随后几乎全军覆没了,一直处在被压抑的状态之中。随着智能手机崛起,诺基亚没落,手机江湖沉浮动荡的时候,才给了中国手机机会,如今的手机市场,国产手机已经相当强势了。

不久前,入口会发起了一个“总编为你写案例”的活动,接到了很多热情的企业邀请,找我们为他们梳理转型案例。团队因此下到了很多地方企业。

这些地方企业,大都是年营业额在一两亿左右的传统企业。离开北京,来到地方,一个很显著的感受就是,热情。

这是一种传统企业的热情。和北京的那些互联网企业不同。这些传统企业的老板,大都带着江湖的豪气,带着朴素的热情,以及敢作敢为的魄力。相比之下会觉得,你一直身处的北京那个互联网圈子,好像显得热情不足,理性有余。

这其实很好理解。之前微信微博传过一个段子,班上最调皮捣蛋的学生最后成了企业家,学习最好的学生成了高级打工仔。这其实是有着严谨的中国社会学逻辑的。调皮捣蛋的孩子大都热情、冲动,而又善于搞关系,这正是在中国创业的基本要素。但是如今互联网却给了高智商的纯技术屌丝无限的机会。

每次进入这些传统的制造企业,我脑子里都会毫无理由地涌现出一行字:热情的制造。那轰隆隆的厂房,洁净的厕所,车间、厂房,统一着装的工人,都在显示着制造业独有的执行力。从无到有制造出一部手机、一部电脑,制造是实实在在的,是奇迹。

几年前,曾经和一位机械制造企业的创始人聊天。他说,对于制造业,很多制造能力都是靠着一点点的改进完成的,是一种积累,还有那些经过严谨培训有着丰富操作经验的工人。而不是靠着一套套先进的仪器。

上个月,我们去西安采写案例,那是一个做锁具的传统企业,如今开发出了智能锁,受到了BAT包括京东的热烈追捧。我们分析他为什么能够在这个时代做出智能锁,最后的结论就是,因为他早期那些失败的开发智能家居的经历,因为这个失败的经历,他知道了用户的真需求,并且积累了一批经验丰富的研究开发人员。失败也是底蕴。

每次说到这个例子,我总是会想到华为。媒体总是喜欢奇迹,喜欢传说,但是世间哪里有那么多的奇迹。今年针对传统企业的转型做培训,我总是说,互联网转型不是颠覆而是融合。很多时候,那些有底蕴的制造业看起来转身虽慢,但是扎实。一个大家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是,很多时候,商业不是死于慢,而是死于快。

目今的中国手机行业,一个显著的特征是,几乎很少有人再讲情怀了。

去年还不是这样,大幅LED屏幕,类似乔布斯的个性穿着,以及煽情到死的文字,几乎是手机行业的标配。以至于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看到大屏幕上有一行简洁装逼文字的时候都要反胃。上个月的消息,华为销售额已经超越小米,成为第一。上月双十一有数据,华为的手机在新闻、微博传播比小米要低不少,但这并不妨碍它在双十一的突出表现。

这个故事难道不值得大家思考吗

ISIS 国足 外地车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