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文文对话周航:创业本身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 老创
牛文文,周航 牛文文,周航

牛文文对话周航:创业本身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 老创

周航做客i黑马的创业对话节目《老创》,与创业黑马集团董事长牛文文对话,讲述出行行业这些年的腥风血雨。

2015年11月,刚在2015年10月份完成D轮融资,让乐视成为控股股东的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做客i黑马的创业对话节目《老创》,与创业黑马集团董事长牛文文对话,讲述出行行业这些年的腥风血雨。

Part 1

“我们没想到如此的惨烈”

牛文文:从去年打车大战,就没怎么听到你们的声音。

周航:我其实融钱一直都不困难,像去年C轮的时候,我们有机会拿很多钱,当时应该说有机会拿到非上市融资里面最大的钱。但是我们没要。为什么没要?一方面考虑股权会稀释很多,另外很重要的就是我们对竞争形势的估计。我们没有想到如此的惨烈。怎么说呢,太有经验了也不行,我们很固执,总觉得我们把握最准,我们就应该提供一个高品质、差异化的服务,在中国不要挑战出租车政府管制的体系。我们认为,专车作为一个创新的业态,就是补充服务这种。

牛文文:比它们高端。

周航:没错。有付费能力的人,向上迁移。基于这种判断,我就要绕开它,不去挑战它,我希望通过存量慢慢累积,通过几年的时间,让这个出租车有一个拐大弯的机会,你不要半年搞得几百万人手足无措。

牛文文:现在是不止用技术,而且是用钱,瞬间改变消费习惯,直接让出租车公司面临一个变革。

周航:光有技术是不行了,技术加资本,可能让未来商业演变的周期再次压缩,一个产业的兴起到形成,可能被压缩到三年以内。

我们忽视竞争了。对手补贴我们也不跟进,对手做任何行为我们几乎从没跟进过,总觉得眼光应该放在客户身上,而不是放在竞争对手身上。这导致我们忽略了竞争对用户、对舆论以及对资源包括资本的影响。

还有,我们过去有洁癖。我们鄙视抄袭,鄙视价格战,强调原创,就是对手做我们就不要做,哪怕对手做得好,因为人家已经做了。而恰恰就是说,价格战如果你不跟进,说一千道一万,这个行业这么高频、大众,没有比价格撬动更高效的。现在我觉得,竞争也是一个相互学习的过程。

Part 2

“创业本身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牛文文:你刚才讲成长周期,以前大家的成长速度,所谓三年摸索,三年持续,三年爆发,九年。专车你是先做的,现在,滴滴、快的一出现就开始烧钱,烧到两家合并,把这个行业的创新基本烧没,一个新的行业从没被认知到竞争结束,差不多两三年的时间。连电商都没这么疯狂过。

周航:这种企业发展周期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牛文文:你身在其中,这对创业者是幸福还是痛苦?这个行业本来是你先做的。

周航:我觉得你应该享受这个创业的过程,结果不一定就事遂人愿。我觉得年轻的创业者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大家都是同一起跑线。虽然你觉得可能太过于丛林社会了,弱肉强食,优胜劣汰,速度很快,也很残酷,但是我觉得创业本身就不是过甜蜜的小日子,本身就是一场腥风血雨,急风骤雨。本来就是一个波浪起伏的人生,你怎么还能指望着一个甜蜜的小日子呢?你不能指望大家按部就班,做点儿小而美、符合过去的商业规律的一些事情,世界不是按照你的意志来发展,因为有竞争。

创业者也不要懊恼竞争激烈,相反,你放在二十年、三十年的周期里面看,三年就出现一个大机遇,你有十次成为巨头的机遇。

牛文文:乐观的想法。对一个创业者来说,三年的时间没有出来,就意味着这轮机会过去了,这是非常残酷的。并不是所有的创业者都能从头再来。我上次见一个著名的投资人,他跟我讲,现在创业的打法变了,哪怕是有缺陷的团队,哪怕还有很多不成熟,只要我把钱给他堆上去,把资源堆上去,会短期掩盖他这个缺陷,轻舟已过万重山,过了三峡就可以了,不像过去创业者要慢慢成熟,钱能弥补人的不足,是这样的吗?

周航:我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赞同他的。我前段时间到延安去了一趟,跟党学学。党当年都是娃娃团长、娃娃师长,狗屁不懂,他也是在实战中快速成长。这种竞争程度、产业发展的速度会极大压缩成长周期,创业者会成长非常快。现在你必须得找这种人,特点非常鲜明,哪怕缺点也很鲜明,但极其能干,有一个超强的队伍,不要找那种看起来四平八稳、几乎没毛病的人,这种人我觉得往往不容易做出特别锐利的事情。

现在要的是他有非常强的进攻性和成长性,不是要一个健康的心理。

10

Part 3

BAT板

牛文文:所以我说这两年O2O改变了创业的参数和规律,改变了人的心态。原来创业从最早没有投资到自己积累,再到VC,大家本来是分散的,百花齐放的,创业过程中的乐趣蛮多的,现在就算一个好的路径,打到BAT就结束了,不是你上纳斯达克、上创业板,BAT自己成为了一个板,一个行业竞争的开始和结束由BAT的投资意愿来决定。这就好比《西游记》,玉帝和如来安排好参数,配好了谁是谁的徒弟,有多少难走完,创业成功的不确定性,那种杂草丛生的感觉没有了,那么多互联网中型公司都没了,现在必须并,并到市值100亿美金才能活。这对创业者是不是一个打击?

周航:不是打击。我觉得创业如果像你说的,除了纳斯达克,除了创业板,现在好了,有B板、A板和T板,你上他们的板……

牛文文:乐视板。

周航:我觉得这个不是坏事,对创业者而言,退出的渠道多了很多的选择,大家也不用再那么较劲。像头十年吧,中国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整个也不过二十多家,那你想想,全国这么多创业者,简直是口太窄了,现在门更宽了。美国也一样,合并同类项,并不是中国特有,我觉得这个不出奇。

第二我觉得BAT的投资,其实也不是说无所不能,它们更多的应该还是战略防御性的投资,就是害怕被颠覆。它们一定会认为,这世界不可能孤伶伶就我们三个,对手一定是伺机而动。它们手里的钱非常之多,自身的发展又不需要什么投资,那不投资干什么?

第三个,它们现在的投资,从某种程度上是这样,出来一种模式,我并不谋求控制,不是说让你全然对我服务,我首先只要求你不成为我的敌人,咱们结成同盟军,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有新的变化,我有战略的需要,我就把你全买了,不需要我就出去了。你像打车,当阿里判断在战略上不需要它,就放手。我跟阿里聊过,它的确发现它的战略目的已经达到,往后也没有可看得清的战略目标,继续对烧,作为干爹还得给钱,还不如你们合了以后到资本市场找钱。如果没有放手就不会有合并。

“20年以后,中国肯定不会还是BAT,肯定面目全非。”

牛文文:这个仗算是打完了?

周航:还远远没有。

牛文文:我跟他们聊,他们说如果滴滴快的布局,进入专车专车就打完了,进入洗车洗车就打完了,进入代驾代驾也打完了。

周航:我觉得人会把感觉放大,好的放大,坏的也放大。专车怎么打完?优步有十几亿,神州有好几亿,我们也还有好几亿,这个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当然大家也不要这么狭隘地看问题,我觉得专车只是当前的一个入口,实际上目的地是不一样的。

牛文文:那你接下来?

周航:一个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共享,再一个就是对汽车产业本身,我们还是有很多想法的。可能比如像滴滴,关注做一个出行入口,你要出行找我,而我们更多想在车这个交通工具本身考虑问题,如何更多实现共享式交通。

这方面我觉得跟乐视确实有很多一致的地方。乐视有自己的汽车板块,它的业态不是传统的造车、卖多少车,不在这个维度。

牛文文:就跟它们的电视一样,不是造电视,也是卖内容。

周航:的确有这种趋势。现在的竞争已经不光是财富的竞争,假设今天有同样的钱给我,一个财务投资者和一个战略投资者,我要后者,打到这个时候,需要大量的战略资源。现在是生态之间的一个竞争,如果你不能融入到生态环境中去,你就会面临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除非你自己成为未来的新生态。

牛文文:新BAT,建立新生态。

周航:但是这可能是绝大多数创业者不能谋及的事情,要看机遇。BAT也都是慢慢慢慢长成的。我相信20年以后,中国不会还是BAT,肯定面目全非。你看整个商业史,特别是科技商业史,从半导体以来,也变得乱七八糟了,你说还有人关心英特尔吗?微软现在大家都很少提它了。

牛文文:具体一点儿,你和乐视结合以后,再过一年两年会是什么样子?

周航:通过这个十字路口以后,我觉得走的路是不一样的,不再就专车谈专车。专车只是出行的一种业态,不是未来出行的全部,还有很多很多事情,包括电动、智能、无人驾驶带来的新一代汽车产业的变化,金融对整个汽车产业的影响。比如能不能变成免费专车,能不能探讨出新的业态,长出一些与众不同的、全新的小物种?中国起码有上亿台车,有上十万亿的汽车资产,是没有被货币化的,你不要老盯着原来的路径, 卖新车、二手车、打车,不要光盯着过去所形成的行业边界,应该有一种构建的能力:你能不能穿过时光隧道,走到未来去回望现在?那样你就知道了,这盘生意到底应该怎么做。

牛文文:你穿过时光隧道看今天的周航,会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

周航:没有什么后悔。一个当初的选择一定有它的合理性,既然你选择了,你就要拥抱它。我们只能说如果回望过去,有很多地方值得反思,你可以看到,你自己见识上的局限性,看到自己人性上的弱点,看到有很多走得不够好或者走错的地方。这都是人生的经历,关键是这些东西你学习到以后,是不是能够帮助你未来走得更好。

“传统行业自我革命几乎没有可能”

牛文文:现在大家都说互联网+,+互联网,中国每个产业好像都有升级的机会,可是出行是一个很惨痛的教训,就是这个产业里所有的传统从业者,都几乎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升级。

周航:还没看明白就没了。

牛文文:如果照这个速度和打法,传统行业从业者,要+互联网,自我革命,自我升级,很难。

周航:我认为几乎没有可能,+互联网这事走不通的。未来的主导者一定是互联网,它来加你行。互联网的从业者按照互联网的逻辑,形成了互联网为中心的产品,重构了整个产业链,你说我想继续当主人,雇一个互联网的仆人,根本行不通。现在是倒过来,互联网是主子。但是我觉得,有机会新生,第一放低心态,投资,投年轻人,你要承认人家未来是新的主人,第二,你要把主导权交出去,让年轻人来干,你不要继续发号施令,让人家成为你的互联网部门。

现在资本市场这么发达,人家有好主意好团队,分分钟融到钱,你攒好几十年攒这么点钱,还不够人家的一轮,完全没办法应对。要不然你主动把资源入股,占小股,把主导权交给人家,人家需要什么资源给人家什么资源,这样搭上未来快速成长的新班车,你至少是受益者,你不要想当那个国王。

第三,如果有一些人很有锐气,也可以尝试主动转型,但是这个过程中,你不要想脚踩两只船,靠旧的业务养着,我自己试点儿新的东西,试成最好,试不好就撤了,骑墙是不行的,因为互联网的竞争实在是太残酷了。

关于【老创】

黑马哥一句话总结一下这个《老创》吧,一群老腊肉做的节目,不注重形式,注重内容!每周我们将在《老创》与嘉宾对话,挖掘一些鲜为人知的创业故事,抑或针对当下创投领域热点话题发出深刻讨论。这段聊天,要足够深刻,能深刻到骨子里,要让人耳目一新,而不是客客气气的无病呻吟。

不管你是70后创业老兵还是90后创业新星;不管你想聊你创业路上的酸甜苦辣,还是探讨创投行业前沿话题;只要你有经历或够犀利,我们都欢迎你,来喝喝茶,聊聊天。有意者请联系邮箱wanggenwang@chuangyejia.com。

牛文文 周航 老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