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警察故事2015:他们辞职创业,分别做了个估值上十亿的公司
栾春辉 栾春辉

新警察故事2015:他们辞职创业,分别做了个估值上十亿的公司

市场最大程度的认可了他们二人的创业项目:一个B轮融资估值3亿美金,一个A轮融资估值10亿人民币。

      一南一北,两个人民警察下海创业的故事,反映了当下的现实:“双创”大背景下,投身于创业大潮中打拼,不仅90后职场新兵或社会力量的专利,曾经在纪律部队的人民公仆,也正在以新的身份、新的姿态、新的价值创造方法,成就中国人民警察的新警察故事——创业故事。

耿乐和他的“淡蓝网”

耿乐,16岁考入警校,从警16年,以优异的成绩成为当地警界最为年轻的副处级领导,可谓人民警察中的佼佼者。然而,业绩一流的他,最终跟随自己的内心,选择在另外一条战线上继续自己的故事。

如今,耿乐创办的“淡蓝网”,已经是拥有2000多万同性恋用户的大型互联网社区。作为创办人,耿乐自身也是这“特殊人群”中的一员。

淡蓝网

 “淡蓝网”创始人耿乐

3年警校生活结束后,身边的战友都开始了青春恋爱生活。而此时,耿乐发现自己似乎对女生不感兴趣,而对男生更加感兴趣一些。在网上搜索一番后,耿乐得到了一个基本结论:按照“Ta们”的说法,他就是一个变态,是有病人群,需要治疗,最好的治疗方法就是电击。

耿乐不信,再深度研究下去,发现同性恋普遍存在于每一个国家,一般占人口5%左右。但在中国,这样的现象不被大众所认可,导致了许多同性恋者受到了社会的广泛歧视和不公平待遇。

或许是警察身上某些侠义气息使然,又或来自于切身感受的刺激,闲不下来的耿乐决定做一个网站,并且设置了基本目标:

(1)教育与发声。向公众传达什么是同性恋,同性恋不是变态,只是性取向不同而已;

2可以给同性恋朋友提供社交平台。让他们可以讲述自己的故事,寻找志同道合的伙伴。

2000年开始,耿乐就利用业余时间做了一个叫“淡蓝色回忆”的网站,后来习惯叫“淡蓝网”。那时他还在当警察,白天上班,装异性恋者跟大家讨论女人,晚上把自己关房间里偷偷地做网站。

早期网站没有什么收入,都是自已和一些同性恋者利用业余时间打理,开支比较少,其它花费主要靠捐助维持。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事件的发展经历了巨大的大转弯,开启了耿乐的传奇故事。

随着网站影响的扩大,越来越多的用户来访问,同时也招来了网络主管部门的多次大清理。每一次所谓的净网行动,都将“淡蓝网”的服务器给关了――关闭的理由都一样:变态,这是违背社会公德的行为!耿乐不得已只能带着服务到处漂泊,游离在不同的城市和电信机房之间。

虽然外界环境如此的恶劣,但每每想起身边小伙伴的付出及这一群体的客观呼声,耿乐的内心变得更加坚强,坚持将“违背社会公德的行为”进行到底。

时间到了2008年,一个转折年,奥运会在北京召开。也不知道新华社出于啥目的,在显要位置报道了“淡蓝网”,并且刊发了英文版内容。有官方媒体的点名认可,联乐背着服务器打游击的日子总算结束了。

“淡蓝网”稳定下来后,耿乐请了假带着团队来到了北京,开始了走出秦皇岛的第一次北漂。此时,一个搜狐的媒体朋友找到了耿乐,希望能够拍摄一个警察做互联网网站的创业故事纪录片。

纪录片在搜狐的男人频道推出后,又在搜狐的首页推荐了一段时间。这一推荐炸开了锅,耿乐的电话被打爆了,有老同事,老同学,当然也有顶头领导。于是,耿乐马上被叫回了秦皇岛。领导给出两个选择,要么放弃淡蓝网,继续做自己的处长,要么就选择辞职。

虽然身边90%的朋友反对,耿乐还是选择了辞职,一心一意做“淡蓝网”,追随自己的志趣。后来的一切,都发展得很顺利。“淡蓝网”选择深度服务中国同性恋人群,并和政府部门合作,参与到艾滋病的防控工作中,也因此得到了总理的接见,还送了一句“‘同志’们,辛苦了”。

在苹果CEO库克宣布出柜的同一天,耿乐的“淡蓝网”宣布B轮融资3000万美金,估值3个亿。

一个副处级、科班出身的警察,因为自己的志趣,选择脱下警服,投身创业大潮,为更需要被关照、被代言的特殊人群提供所需服务,从另外一个角度阐释了“为人民服务,为大众服务”,演绎了一出“双创”大潮中的新警察故事。

刘闻波和他的“1号货的”

远在南国广州的刘闻波,也选择了脱下“警服”,变身为创业公司的CEO,开始了另一个层面的“为人民服务”。

相较于耿乐的传奇创业故事,刘闻波的故事就平实得多。没有总理接见,最多也就是副省长;从事的项目也没有那么多“道德”与否的争议,有的只是直达用户需求痛点,干脆利落地解决,并因此而获得巨大的成就感。

货的

“1号货的”创始人刘闻波

刘闻波的警察生涯从白云国际机场派出所开始。提到机场,提到警察,每一个人都会想起在机场碰到那些高大气的安保人员,以为那就是机场警察的代表。

然而,你很少能够在机场的航站楼看到刘闻波。因为更多的时候,他出没在机场的“后厨”。在后端货运场里,与货运场老板及货车司机打交道,处理货物丢失、司机聚众罢工等琐碎事情。

但即使是在这样一个普通民警工作岗位上,刘闻波也破获过大案,立过二等功。然而,相比于这些荣誉,刘闻波收获更多的是丰富的从业经验、对货运市场运作规律的深入了解及浓郁的江湖文化的熏染,成为其之后赖以生存的核心竞争力和团队文化。

长期与货运行业打交道及自身的商业敏感性,不安分的刘闻波在 “滴滴快的”迅猛发展后,意识到了“互联网+货运行业”势必要发生些改变,而自己作为最接近这一行业的旁观者,应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吸取“滴滴快的”模式的精华后,刘闻波将自己用互联网的技术和思维改变传统货运市场诸多痛点的想法,与货运司机及货运场老板进行深入沟通交流,确认自己找到了能够在更大层面服务这群社会经济创造群体的通道。

于是,专注短途货运市场的“1号货的”就此诞生。刘闻波完成了职业警察生涯的从业沉淀之后,选择在创业中继续发挥其更大的价值。

广州作为一个商贸中心,每天有大量的短途商贸货运业务,但存在着信息不对称、不透明的现象,效率提升的空间还很大。“1号货的”用互联网技术连接货主和货的司机,进行高效的信息匹配,并建立起中间平台的保障和服务支撑体系,大大提高了社会效率。

因此,“1号货的”在仅成立几个月后,便成功完成了A轮融资,并且扩展到了全国10个城市,用800万元占领了竞争对手几个亿才能够完成的市场,月订单数达到了20万单。

在“1号货的”的创业团队里,处处都有刘闻波来自人民警察纪律部队的影子。其中“竞争、在一起、态度优先”等企业核心价值观,正是源自于货运市场警察浓重的江湖文化气息。简单却高效,十分适合早期创业团队,没有多少的闲钱,只有一个改变世界梦想。

凝聚团队战斗力,提高团队执行力,在短时间内完成MVP市场验证,并实现创业项目的突飞猛进,这一切的一切,都依赖一个合适的团队文化。这也许就是警察从业经历给刘闻波,给“1号货的”留下的最为宝贵的财富。

刘闻波放弃警察的身份,毅然投入到创业的大潮之中,以不同身份在另一场合中继续为其曾经服务的人群——货车司机为代表的劳动人群提供服务。事实也证明了,身份的转化,服务方式的改变,刘闻波利用现代技术手段提高生产的效率,创造出更大的商业价值。

警察都去创业了

耿乐和刘闻波,两个警察,一个源自内在个性化需求,一个源自工作经历,都踏上创业之路。虽然有所不同,但都怀着一颗继续服务广大群众的心,以另一种身份和方式,在更大的平台上为这个社会创造更大价值。

市场最大程度的认可了他们二人的创业项目:一个B轮融资估值3亿美金,一个A轮融资估值10亿人民币。

一个在北方,一个在南方,共同书写了“双创”大潮之下,人民警察所能够发挥的最大潜能。不同于成龙电影中除暴安良的故事,新时期的警察故事,更是在另外一个江湖上,用另外一种方式,信守其加入警察纪律部队之初的誓言,为人民服务。只是“人民”应该用“用户”这一时髦的词来替代更贴切。

这就是互联网对于我们生活的改变,不断深入到我们生活中更多的领域和层次,演绎出更多的新故事。这只是一个开始,更多的耿乐和刘闻波正在萌生,走进我们的视野。

 

警察 创业 耿乐 刘闻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