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王小川:我要拆掉围墙
王小川 王小川

搜狗王小川:我要拆掉围墙

不论是在别人的公司,还是在自己的公司,有的人就是天生有一股创业者的精神,而王小川就是这么一类人。

这一次的经纬CHUANG享汇,我们请来了搜狗CEO王小川。毋庸置疑地,他现在是TMT行业里的领军人物之一。早些时间他还参加了“经纬低调出游”,同行的人都认为他“很容易打交道,没有大佬范儿”:洗碗、烧饭、扔垃圾……

跟大家分享以上这个细节,是因为这让“互联网大佬”们展现出他们生活中的一面。但是主页君还是知道CHUANG享汇要“有种有料”,所以我们今天分享的还是要回到干货上来。

如果仔细梳理王小川的职业生涯,你会发现不论是在别人的公司,还是在自己的公司,有的人就是天生有一股创业者的精神,而王小川就是这么一类人。以下是来自于他的分享实录,Enjoy:

很高兴今天来跟大家做分享。我开始做互联网是在1999年,那一年我大四,美国互联网已经开始有很大的起色了。所以有一堆海归回国做互联网,我当时进入公司是三个创始人,一个是陈一舟,还有周云帆、杨宁,他们三兄弟一起做Chinaren。

他们说要找最优秀的人来做,找最优秀的学生。因此在清华设了一个点招兵买马。我在清华,他们有人找到我去那边工作,我当时还比较迟钝,就说想想看。当时已经有同学过去了,做邮箱什么的。大四其实特别忙,清华那会儿是五年改四年,课程压得很紧。但是抗不住诱惑,一个月6000薪水,1999年的税后6000。第二,据说还要发股票。我没听说过不知道什么概念,反正据说发了股票,过几年上市之后价值四十万块钱,也挺有诱惑的。

还有个原因是,我觉得大家一块做有意思的事挺好的,大家都动员我去。我那会儿做计算机的水平还不错。就一头扎进这个公司。

什么都不懂,没钱没资源的时候怎么办?

当时给我分配的任务是做CMS,我就问老板什么叫CMS?CMS就是内容管理系统,然后编辑系统,把图片、文字放进去,编辑完之后就能做新闻。具体什么东西?他说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你做吧。

我就开始做CMS,自己瞎发挥,因此做的时候确实有很多开创性的东西,比如当时我们第一个做了相关新闻。在1999年的时候,你阅读新闻进去之后就能够自动匹配其他相关新闻,而在这之前你想看相关新闻得去跑图书馆自己查。我们这个也是第一个能够评论新闻的新闻系统。总体来说做的不错,所以第一个月,当时半个月时间就发薪水,老板就给了我3500,一个月7000,觉得还做得不错。

打工还是打得很辛苦。每天起床的时候,不是起床:我们是在办公室打地铺,就在办公室干活。我还管了七个编辑,对于一个兼职的学生,这真的是很奇葩的经历。

后来搜狐来收购,我做的这一部分就卖出去了。当时到搜狐之后又做CMS,因为搜狐是媒体公司。搜狐那会儿是没有成熟系统的,我说我搞得定,然后确实也就搞定了。

还有一个很好玩的事情想分享,那个年代做技术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2003年我毕业,在搜狐接的第一个活就是做搜索,我说,6个人有点不够,要不这样,我们把薪水都降一半去招12个兼职学生来。这一招是当时唯一的方法。因为好的技术要么去微软、IBM、中移动,要么去创业公司,媒体公司其实很难找到优质的技术。

找学生,我有资源,就是我能找到最好的学生。当时在清华,大家知道中国有计算机的奥赛体系。每一年的前15名的这些学生,是去清华上计算系的。我是他们教练,所以我找了好多学生过来,里面还有高考状元,顶尖的人,就组队做这个事。

好处是学生能力蛮强的,问题在于,学生你知道自由散漫,经常无组织无纪律。经常说老板,今天六一儿童节我不来了,明天女朋友发烧了我不来了。怎么让他们能够整齐划一工作?

我记得当时用了一招,早上11点钟,我就会让行政人员给他们打电话,就说12点钟要送盒饭过来,12块钱一份,你们要不要?免费。一般学生一听就说要,要完之后学生都人品很好的,就不会12点钟过来,11点半可能就过来了,不能12点钟再蹭饭,下午6点钟,饭要不要?要。基本上一下午就困在这里面写代码了。我为什么懂这个事?我是兼职过来的,我当时长了40斤,就是在公司里面吃胖的。

早期牛逼技术哪里找?

后来我们还把另一个事做起来了,就是搜狗的输入法,这个事情还是蛮有渊源的。当时我团队中间下面有一个产品经理跟我说,发现有一个网民提建议,在搜狗上给的建议还蛮靠谱的,我看了觉得确实对产品上的小细节很有感觉,我觉得这哥们不错,能不能把他招进来?

招进来干了一个星期之后,他就给了我一份计划,一个简单的说明,建议搜狗去做输入法。后来我们把他叫做输入法之父,他现在在给我们做顾问。

他的故事很有意思,他当时怎么发现输入法有机会?因为每个人都在用。然后他发现几个事,第一,在下载站当时很流行,下载站里面排第一的下载是QQ,第二下载的是输入法,所以输入法是有广大用户需求的,但是输入法不好用,那会儿市面上的紫光、ABC都很难用,但是他发现在百度搜索引擎里面输入一个拼音的时候,他能找到汉字。他不懂原理,但是他知道这个是能够找到好的词库的。

所以他给百度写邮件,建议百度做输入法,百度回了他一封邮件,谢谢你的建议,据说他给百度发了七封邮件都是这个结果,没人理他。

正好我有能力,清华又招了做输入法的人,所以在2006年6月份发布了搜狗输入法,我们是2004年8月份发布了搜索引擎,大概接近两年时间后发布了输入法。当时一上线,搜狐内部就沸腾了。也有很多网民反馈,网民开始叫好,而且还有人给我们送锦旗。

为什么?很简单。当用户他想表达,这是人的一种基本需求,聊天也好、分享也好,他的脑子很快,写不出来,对人来说是很大的痛苦。所以当你的输入法能够很轻松地找到他的想法,这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愉悦感的事情。所以这个输入法发布之后,在网民当中带来一个很好的影响。

有了好的产品,为什么用户数上不来?

很多人跟我讲过,一年后搜狗输入法市场占到多少?猜?有想象力地猜。2%。

当时我就傻了,我去年得到的是说好产品放在搜狐上一推,大家就都用了,我们一直认为搜索做的不好,没做出市场份额是产品不好。但是输入法在当时是非常好的产品。

怎么办?这个时候我就知道,不是产品问题,一定是推广的问题。后来我们组建了推广团队,这个团队有一招,下载站去做广告。这样2008年,就40%的份额了,再一年70%,再一年80%,今年差不多90%的这样一个情况。

渠道的力量一下把输入法带成功了,光产品好不够,用户不用不下载,这时候你怎么接触他?用户都用了,口碑传播就起来了,输入法成功,第一个是通过搜索引擎做技术,再一个是在渠道快速地做。第二个做的是腾讯,比我们晚了九个月。

输入法从失败到成功,让我们开始有产品的感觉。我们开始明白技术人员对产品是不理解的,什么叫好什么叫不好?我们当时做音乐搜索的时候,搜索一首歌,给你三首同样的歌让你选。产品经理告诉我说,这怎么行?他说技术人员在做分组聚类,输入法一边打一边学,后来大家开始懂了。以前吃饭开发票,人家说抬头写什么?搜狗,当时都不知道是什么公司,现在一说,人家说我知道,做输入法那个。

我们说第一年输入法2%的份额,第二年40%,40%这个值一到,我就琢磨一个事:不对,输入法这么好的产品,你放在搜狐上都没用,你都需要去靠渠道推。

那搜索呢?你把产品做的很好,但是人家就是不用你。所以怎么办?我就开始理解搜索不只是品质的问题。以前有很多坑,比如有市场调研表明,20%的人会选用两个搜索引擎,那个话是对的,以前鼓励我们说你做第二位,也有20%的份额,后来我发现市场调研有太多问题在里面。

什么问题?确实有20%的人使用两个引擎,但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两个引擎。只有当他主搜索引擎不好的时候,才会用第二个,所以这种仗不是这么打的。那会儿就琢磨怎么把搜索引擎做起来?借助输入法的经验来讲,先把它放到用户眼前去。用户在什么地方用搜索?浏览器,整个搜索引擎的流量发起都是从浏览器开始的。我当时找到一家市场占有率蛮好的浏览器谈合作,被他们鄙视了,说你们搜狐就是做媒体的,跟我谈搜索一边待着去吧。

后来我就说我们自己做浏览器吧。我们是第一款不卡不死的浏览器,第二个还能视频提取,如果你在一个flash里面看一个网页的视频,这个时候你不能看其他的,我们可以点一个键,这个视频就能提出来,还能放大缩小,做了好多。我们还捣鼓了教育网加速,那会儿教育网211等特别核心的网校,上公用网络网速很慢。

面对别人的质疑怎么办?

我这次到硅谷去,听到这么一说法挺有意思:一个好的想法,一定是大家听不懂的。所以当你做一个新东西,别人听不懂的时候,不让你做决定,一定会让你做一个普通的事情。一致看好的是平庸的东西;不看好的是有可能是天才,有可能是傻瓜。

后来我也学会一个观察的角度,我会去注意当别人否定一个事的时候,我不是光看他否定或者同意,我会仔细看他否定的原因是怎样的?跟他的一切东西去看,去理解这个否定点在什么地方?

后来我去看搜狗,我第一个想法,我觉得我一切是从需求出发的,需求包括组织架构、战略资源。不是想估值,在我心中根本没这概念。

我其实想法还是陪伴一个东西从头走到尾去,有的人喜欢经历一个高速成长的阶段,有的人喜欢经历一个事完整的过程。我是希望搜狗的基因能够延续下去的,这个是我想要的东西。

第二条,不要被很多信息给干扰,创业的过程里当然会有很多诱惑,比如估值怎么样?我其实看到好多创业者在自己心中把估值看在第一位,那可能就会有其他的选择。每个选择都会有好的坏的方面。估值高,有可能到最后这条路就走不通了,你不后悔就行。如果你要的估值高,你为后面得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所以在要什么和不要什么里面,这是要把握的事情。

所以这里面,我更多的是看大的结构里面,你自己得先看懂了,究竟怎么样是对整个行业或者整个产业总价值最大的?

我也是有运气在的,有一帮人信我,我当时跟打鸡血了一样,我自己跟创业公司一样,你要把事做成,我自己带着他们在往前跑,不信的人走了,信的人跟我一块干。

公司有所成,如何找到下一个风口?

说回到搜索,下一步搜索本身会有它的一个变化:现在搜索大体上大家不是去找网页了,但搜索需求未来还是长存的;大家要低成本找到自己的东西,这东西不会跑,这东西你要给我一个答案,我订了一个餐,餐就来了,要求机器更加聪明。

同时,因为后面很多服务是别人的了,那你可能要更懂用户:比如说语音技术是最基本的,你可能往下通过数据挖掘知道你要什么、你要做什么,就能够像你的助手一样帮你去做规划。所以通常大的方向,搜索引擎是从一个找网页的工具,变成你的私人秘书。

第二个,基于这种深度学习,神经网络的东西,在大数据分析里面可以再开一些,利用我们的数据能力和技术能力,再去做新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拟人是一个核心的问题。我讲一下我对未来的判断,一共有几个方向。一个是深度的连接,互联网的连接能力还会加强,我们现在连接到IOT。

第二件事情,就是大的开放。开放封闭都不是坏词,各个都有好处,苹果就是封闭的,什么时候开放?当你创新不够的时候,你要开始通过开放去提升资源整合的效率。但是开放对于创新是巨大的伤害,因为你开完,可能步调就不一致了,你可能拖着他们往前走。所以成熟的老业务已经到了一个顶点,就开始开放。甚至通过投资、并购等等,通过资本层面去打开他们之间的交易环节。中国互联网发展到现在也21年时间了,资本的开放,我觉得为什么现在特别多?就是因为这个相对比较成熟了。

第三个,就是黑科技。黑科技有两大领域,一个领域就是虚拟现实,第二就是AI和机器人,这两个会带动往下一个颠覆性的变化。在AI和机器人里面,我们认为这是我们应该去加强的地方。

大公司,员工激励怎么做?

说到公司激励,其实公司人多之后,我觉得我们很多时候所谓的激励,都是让这公司衰老的更快。比如说你给员工升职,你给员工发奖金、加薪。加薪、升职是很多员工想要的,但是两个事情无一例外都是伤害创新的。

因为一旦这个兑现之后,你得给他更多钱,创新动力不是在创新本身,而是升职,变更高位置,管更多人,他得到更多安全感。所以公司内部不断形成一些汇报关系、各种各样人的关系,就是因为刚性。这种刚性本身第一个对变化是有害的,我升职就想固化这关系的,同时就是阻力。所以我觉得公司做大就是在往衰老里走的,跟人一样,返老还童是一个特别难的事。我现在明显觉得,高管的创新活力不够。

我经过多年思考之后,我觉得内部创新只有两件事可以做,第一,在你现有产品的方向上,添枝添叶把它做得更好,这是微创新;第二件事情,就是用你的优势,比如说搜狗有大的数据,我在懂的地方去做创新。

但如果超出这两个范畴,我觉得基本上就没机会了。而且行业在发生变化。腾讯二次创业尝试微信,微信最终能做成有三个原因:第一,小龙本身就是创业型的人;第二,之前做邮箱,也证明了他自己的能力;第三,他的主渠道跟公司还是蛮合适的。腾讯有大量资源,他懂微信。

我认为在未来的时代里面,这种故事都不会再发生了,因为今天的创业环境不一样,是属于不缺资金了。你如果在公司内是受限的,你没有办法找到最好的一些人来做,那就把他变成投资形式,给真正合适的人去做。

我现在在做几个事,明年高管不加薪了,我开始给大家降薪,不是让你收益减少,而是你得投钱去孵化项目。我们现在干什么新事拆出来了,内部现在有一个项目,可以找外面投钱,也可以你投钱,你投钱之后转换身份,你经验更丰富,你投钱之后帮助别人成长,而不是所谓管理位置上要做的事情,这是要对高管施加影响力的地方。

然后团队还是要激发创新,我们今年搞了两期黑客马拉松,发动起来重新去想项目、组团队。一些小同学有什么问题,公司你也看不见他在哪,他可能有抱怨,项目是老板安排的,你跟谁合作是老板安排的。 黑客马拉松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自己去想项目。你重新打破原来这种链条的刚性。跨团队找人很难,我想未来能形成内部自由市场,大家插个稻草卖自己。

明年要做的第三个事情,我是希望新搞三层办公楼,这个办公楼最多会用一层。我希望把搜狗出去创业的这些人拉过来,我去帮他们,让底层的IT平台、服务器运营、监控系统、云计算平台、HR系统、OA系统,做一个开放的给他们做支持的平台。其实他们这些人在搜狗围墙之外,我现在想法是大家在一块办公,你从搜狗内部挖人也行。这些人跟行业接触很多,他们跟外边的新鲜思想是同步的。中国高校有围墙,美国高校没有围墙,这样让人流动起来,你会有压力怎么去吸引很多人。

今天就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

王小川 搜狗 经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