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互联网资管江湖拼杀 四大创业门派告诉你生存秘密
崔婧 崔婧

万亿互联网资管江湖拼杀  四大创业门派告诉你生存秘密

把投资人的资产分散到多个产品中,进行智能资产组合,成了一些创业者关注的方向。他们通过这种分散的方式降低投资风险,即使个别项目出现亏损,也可以通过其他项目的收益弥补损失。

i黑马 崔婧 12月13日报道

e租宝事件在投资者中引发轩然大波,他们自发组建了多个维权群,贴吧、微信群、QQ群……人数迅速膨胀。

他们或商讨去e租宝总部索要本金,或想办法诉诸律师维权,但更多的投资者如热锅上蚂蚁,只是希望能尽快拿回自己的本金。

然而,e租宝现象只是P2P行业冰山一角。截至2015年11月底,累计问题平台达到1157家。

于是,大家发现把资产押宝投资在一个平台的做法很危险,尤其是P2P平台。若是平台出了问题,投资者连本金都无从要起。

在这个基础上,把投资人的资产分散到多个产品中,进行智能资产组合,成了一些创业者关注的方向。他们通过这种分散的方式降低投资风险,即使个别项目出现亏损,也可以通过其他项目的收益弥补损失。

他们中有人做了中介平台,一种是以智能组合P2P产品起家(比如理财魔方),一种选择智能组合更安全的信托、基金等权益类产品(比如钱景财富)。他们类似“形象设计师”,帮投资人搭配适合自己的不同资产组合,本身并不销售产品。

他们中有人则选择自产自销产品,一种以把各家的P2P产品打散重新组合配置成新产品起家,比如真融宝。一种也是从权益类产品出发,选择办私募工厂,销售自己扶植起来的基金,比如雪球。

悄无声息间,在互联网资管江湖里,这四股创业力量在逐渐形成自己的派系。而且他们的发展速度开始变快。10月份,真融宝CEO李强刚拿到了红杉资本领投的B轮过亿元融资,而8个月前它刚刚获得1000万美元A轮融资。

在今年拿到了新一轮融资的又何止李强一个。任衡的聚爱财在今年年中获得了上市央企华远集团的股权投资,袁雨来的理财魔方获得了蝙蝠源创资本领投的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弥财万德博拿到了超过200 万美金的天使轮融资。

他们逐渐成为互联网智能资管中新兴力量割据的几方,也是这个市场创新发展的缩影代表。

互联网人出走

9年前,方三文还在网易担任副总编,发了一些期权后,方成为一个美股投资者,但是他发现当时没有一个合适的针对美股投资者的讨论平台或者资讯获取平台。于是,他决定辞职创办i美股。

i美股聚集的是当时中国炒美股的投资者,用户量比较小众。后来,方三文发现,要想获得更大的用户规模,就必须拓展到A股、港股乃至其他的投资理财产品。当时,A股的投资社区叫雪球。

这种模式得到了资本的认可。2011年,雪球获得2000万元A轮融资。之后,雪球先后完成了1000万美元B轮融资、4000万美元C轮融资。C轮后,方三文也还没有想好拥有大量投资者后,雪球要通过何种模式变现。

而这两年,互联网金融概念在国内兴起并变得火热,余额宝推出之后,做宝宝类、P2P等理财生意的公司高达2000多家。

与此同时,晚于方三文的互联网晚辈们也开始出走大的互联网公司,投身到互联网资管创业浪潮中。

李强,原是百度LBS部门高级技术经理职务,他当时的想法是做一个偏工具化的互联网金融产品,在当时互联网团队做的产品比较出挑,比如融360、网贷之家等。

出身百度的背景,让李强顺利找到了天使投资人、前百度首席技术官李一男,并得到他的建议和资源。

在李一男的介绍下,李强认识了吴亚楠。吴亚楠是原信诚基金投资总监,开创了中信旗下量化基金方向,有着20年资产管理经验,曾经管理加拿大总额超过300亿加元的社保资金,俩人开始共同做“真融宝”。

真融宝把P2P、消费金融等资产重新组合打包,按照一定的标准筛选出成分股,组成一个投资组合,再把组合的份额拆分后卖给投资人。上线一个月后,真融宝获得了李一男的天使投资。

和李强选中的方向不同,袁雨来则是想把市场上的理财产品集合起来,做一个帮助普通投资者比较收益和风险,提供合理理财建议的中介平台。

因为他发现,2000多家理财公司带来了一个问题:产品太多,用户很难从里面选到适合自己的最优产品。

袁雨来找到了雷蕾,雷是袁的本科同学,主要负责风控。雷又拉来了自己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MBA同学周维,负责市场营销和数据分析。

一段时间里,建外soho附近的咖啡厅成了他们的大本营,从晚上6点到12点他们经常窝在那里,聊方向,聊模式,聊技术,他们发现国内做智能资产管理的公司比较少,挖财、51信用卡等更侧重用户的日常资产管理,而并非投资。

2014年10月,袁雨来他们还专门去考察了美国SigFig、Personal Capital等公司,它们就是利用理财产品相关的数据帮助投资者优化投资组合并提升投资收益,袁希望借鉴其经验。

由于美国智能资产管理模式已经相当成熟,数据信息和交易系统都很标准化,而且美国人的理财观念很强,线上资管模式比线下收费便宜等原因,这些公司很有竞争力。

但在中国却是另一种现状。数据信息和交易系统非标准化,监管之外的新品类可能没有标准,中国人理财观念也不够成熟,这意味着袁雨来他们在国内做智能资管平台要难很多。

而这也是冲进这个市场的创业者们面临的一个共同问题。

主动寻求转型

为了将理财魔方顺利落地,袁雨来他们做了很多摸索和优化。首先考虑的就是要打通信息问题,尽可能抓取到更多的P2P理财产品信息取得数据,然后把合适的理财产品推荐给消费者。他们采用产品排行榜,每天交易人数、交易金额、收益率等数据都是公开的。

为了保证数据的多维度,理财魔方联合易观智库、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三方共同完成了《P2P网贷平台风险评级报告》,报告前后采集了100多个纬度,最后采用63个纬度制成。

理财魔方也和一些P2P公司进行合作,它们把更内部的数据开放给袁雨来团队,为的是通过第三方让用户更多维度的了解自己产品的安全性,而P2P公司也可以从理财魔方获得更多的用户。

“择时”是理财魔方推出的另一产品,可以对下一周市场涨跌情况进行预测。袁介绍,无论排行榜还是“择时”都是资产配置的一步环节,用户即便没有选择资产配置功能,也可以用分拆出的小工具。

和袁雨来一开始抓取数据做排行榜不同,真融宝抓取数据之后,则是通过数据来分析P2P产品,自己直接进行购买,再把购买的产品重新组合配置成新产品。

真融宝把产品分了A、B、C三个级别,A类是收益率和风险比较低的知名的平台,比如P2P行业top10。B类平台大概有20家,当时收益在14%左右,C类是收益到20%以上。

李强介绍,当时真融宝也是做了配置。A类占60%~70%,B类占20%~30%,C类是10%多,李心里是想通过C类产品来博一些高的收益。

不过,高收益的背后意味着高风险。10月初,李强发现,C类企业开始有1~2家开始跑路,到10月底变成了4~5家,最终跑路6家,真融宝损失了28万。“我们注册资本有1000多万,28万占比例很小。但本金和收益全都没了。”

李强立刻意识到线上抓取数据无法验证信息的真实性,如果继续朝这个模式走下去,真融宝可能不会再继续发展了。

11月初,真融宝组建了一个20人的偏投资型的线下投资团队,给机构做风控。

真融宝有信誉风险、系统风险、流通性风险三个风险系数,团队有一个组合的公式,可以计算出来每一个类别大概消费多少,取得风险和收益最大的平衡点。

李强介绍,流动性风险对活期产品很重要。比如,假设所有买活期的用户在今天全部提现怎么办?真融宝的做法是首先所有的买活期用户每个人只能买十万;其次,根据历史提现数据,做一个分析的模型,预测未来每一天可能提现的值。第三,在活期产品里有一半是标准化资产,提现当天可立即变现,应对当天的赎回。

“资产荒”何时了?

在尚处于蛮荒地的互联网智能资管行业,割据的几方规模都不大,真要把这件事情做好,还需要一些核心竞争力。

优质资产恐怕是最大的门槛。投资人希望获得安全又高回报的投资,但是P2P等固定收益类产品的收益在不断下降。袁雨来回忆,原来P2P收益可以在15%左右,现在降到了8%-10%。

2015年9月,理财魔方正式推出了智能资产配置产品,把方向延展到了权益类产品。根据测试用户不同的风险承担能力,给用户一个多支基金配置的选择,之后还会加入信托、银行理财等产品类别。

一般情况下,获得基金等权益类产品去做智能资产组合,是需要第三方销售牌照的,袁雨来选择和有牌照的好买网进行合作。

不过,在袁雨来转向配置组合基金之时,已有人将模式做了出来。

赵荣春在1年前,做了一个叫钱景私人理财的App,主要是做基金的组合配置,给客户提供组合投资建议,降低风险的。此前,钱景做的就是第三方基金销售。钱景还战略投资了德圣基金研究中心,该中心是独立第三方基金研究机构,帮助钱景做产品优选和基金优选。

赵荣春也感觉到“资产荒”的压力。“银行的利率下降以后好的产品少了”,他介绍,现在投资者手里有钱,但是没有好的产品推荐给他。收益下降后,好的资产基本上是秒杀的状态,信托公司不会让第三方卖了。

互联网金融行业面临的“资产荒”越来越严重,一方面,银行调利率在下调,另一方面受全球的经济的影响,整个大市场环境都不很好,在这个基础上,投资都不会获得很好的投资回报。

寻找出路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互联网智能资管的价值。传统资管的人才也开始进入这个市场。上海添米网CEO张祺在券商和公募工作了14年,辞职后,把创业方向也定在了互联网金融,“我们不想做和P2P一样的事情,于是决定进军互联网资管领域。”

除了互联网资管拥有万亿市场规模之外,还和这个方向有可以看得见的商业模式有关。

袁雨来也告诉自己再创业一定要做一个有商业模式的公司。他们不仅为用户免费提供智能资管服务,让用户更好平衡理财收益和风险,而且在打通了交易闭环后,从理财产品提供方获取正常抽佣。

对于盈利模式,李强谈到,真融宝主要还是和用户做利润分成。也就是说,帮用户赚更多的钱,真融宝拿到收益。

比如真融宝的快投系列产品,可以提供很多浮动收益的产品。李强解释,未来几个月股市肯定是要涨的,那么如果股市涨的话,真融宝会有所谓的超过收益,假设股市涨超过了10%,超过的这部分就是超过收益,真融宝将进行二八或者是三七分成。

2015年,方三文也开始尝试盈利模式。

6月,雪球上线了券商交易功能,跟同花顺类似,这是一个第三方平台,把用户导入到券商那边去交易。同时,雪球也有了更多产品功能和用户体验,完善了社区功能。

资管是方三文考虑的另一盈利模式。11月底,雪球宣布将面向所有有职业化投资意愿的用户开放其“种子基金”和“成长基金”计划,其中将有一亿自有资金将投资100位用户设立个人私募基金。

雪球还联合基金公司推出“指数基金”产品。此前联合天弘基金、博时基金、大成基金发布的雪球100、雪球智选、雪球精选三大指数,相关指数基金产品也将很快对外发布。

拿投资的收益分成,可能是雪球目前能找到的最好的盈利模式,而真正的转化率能有多少,也是方三文之后需要考虑的方向。

不过,虽然盈利模式是可以看得见,但是相比较钱景这种依靠“佣金+基金管理费”的盈利模式,其他几家并没有实现盈利,袁雨来坦言理财魔方是有收入的,但是资产管理还要有一定的规模才行。

规模的背后需要用户做支撑,那么获得用户信任度就成了最主要的因素。

雪球COO黄若谷是这么表达自己的观点:互联网资管现在还在发展初期,非常明显的表现在其普及度和市场份额。比如,银行依然是公募基金销售的最大和最有效渠道,其主要优势在于顾客对于传统银行的长期信任,而这个信任也被爱屋及乌的嫁接到了并不保本的基金上。

其次,中国的投资者进股市更多是为了发大财,极少人会愿意接受资管这种单位数的预期回报。即使是对于阿里巴巴这样的大上市公司,余额宝的用户也非常少会存超过几千块钱在里面。在普通人眼里,互联网资管只是一个辅助工具。

而且,随着不断增多的P2P跑路、被查平台的出现,相比较其他行业来说,互联网金融行业的用户教育变得更加不容易。

当然,互联网公司是可能弯道超车的。如果能产生投资者之间的社交和信任关系,与相同背景人群的横向交流,可以帮助投资者获得信任度更高、针对性更强的关于金融产品和服务的决策信息。

大浪淘沙,创业淘金。互联网资管创业公司犹如钢丝上的舞者,一方面要通过各种手段解决用户信任度问题,扩大资产规模,一方面要努力在“资产荒”时代寻找优质资产,更重要的还要时时警惕政策风险

互联网资管 生存 万亿市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