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化与抉择,互联网金融浪潮洗礼了融担公司
Jack Jack

异化与抉择,互联网金融浪潮洗礼了融担公司

互金是中国金融的新业态,它要往普惠的方向发展,既需要看不见的手,也需要看得见的手。

亚当·斯密说,追逐个人私利有助于实现公共福祉。互联网金融的标签之一是普惠金融,大意是平等而有效地让社会中每个人都享受金融服务。国内这么多人做互联网金融(以下简称“互金”)、做P2P,估摸最初的动机不是啥公共福祉,大抵是个人私利。弟兄们看银行躺着赚钱眼儿热,都想脱了躺下来舒舒服服地Make money。对于民间的市场主体来说,互金确实是个好机会,可以绕开金融资源垄断和行政牌照,去做些跟金融沾边儿的事。弟兄们也上上皇帝的龙床。

“缗蛮黄鸟,知其所止”;有时候,人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却不知道自己定位,常常越过自己的边界。少数个体的利益最大化,公共福祉则会相对弱化。互金是中国金融的新业态,它要往普惠的方向发展,既需要看不见的手,也需要看得见的手,在试错和矫正中前行。

互金的参与者都有其本来面貌,他们又在互金浪潮中重塑自己的新面貌。这个过程既有革除旧弊的阵痛,也有拥抱新生的欢喜,还有面临边界与利益时,抉择的痛苦和惊险一跃的疯狂。

拿J来说吧,它是家融担公司。互金生态链中的一环。不同于市场上的民营担保公司,J可是有市金融工作局颁发的牌照的。牌照被高高地挂在公司的大门口,像是贾府门前的大石狮子。牌照虽然不是国家信用背书,但却是很好的销售道具。每当贷款顾问谈客户不顺利的时候,手往大门口一指,说,东四十条这地界儿您扫听扫听,俺家是有牌照的,倍儿正规,保证给您最低点位。这招儿一般都挺管用,客户乖乖就范。

引荐业务很低端,辛苦钱不好挣

既然是融担公司,担保业务应该是J的主要利润来源吧。其实不是,引荐业务占整体业务的大头儿。少的时候四成,多的时候六成。啥叫“引荐”呢,说白了就是银行中介,帮着银行找借款客户,做抵押消费贷、抵押经营贷等等。J从中收服务费,不低于贷款总额的1%都能做,一般收1.5到2个点。这费率在行业中算是比较高的。没牌照的担保公司、投资咨询公司也能做这块业务,他们收的比较低,最低有0.5个点就做的。这块市场鱼龙混杂,竞争也挺激烈的,你低他比你还低,你没节操他比你还没节操。J的小名儿叫非银金机(非银行金融机构)啊,它基本不降低收费标准,咱拼的是服务品质,不能跌份儿。

这块业务的风控主要在银行,J只不过是银行的线下渠道,吃这碗饭靠的是嘴儿勤,腿儿勤,拼的是体力和耐力。天儿不好、路远交通不便,照样得去拜访客户。电话陌拜也是找客户的方式。一天得打好几百个电话,大部分被拒,还是要打下一个,万一成了呢,来个500万的大单子,有6000块的提成呢。悲催的是,销售大神们不是靠辛苦钱儿变富的,关系和资源才是他们的第一生产力。如果你跟银行的关系铁磁,就能轻松拿到很多单子。本来客户直接去银行就能申请贷款,之所以存在银行中介这一环节,大抵是圈儿里的人跟圈儿外的人勾结,一块儿从借款人身上找点儿钱。这圈儿外的人能是一般人吗,你懂的。有阵子媒体报道了这事,J风声鹤唳,公关总监Mary赶紧叮嘱前台的妹子,说,眼睛给我擦亮,发现疑似记者暗访,立马上报,不得延误!

互金的崛起不正是因为传统金融机构的效率低下,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低么?

“09年房地产火的时候,每个月做好几千单。我曾给一个有140套房的人做贷款,抵了融,融了抵。这两年房地产下行,一线城市也受到冲击,宏观经济也不好,借款需求和银行敞口都在降低。”J的业务总监Helen说。

大环境不好,再加上引荐类业务利润低,光靠这块业务活着,撑不死饿不着,别说有房有车、大富大贵了,遇上个坑死宝宝的房地产、信贷政策出台,连公司经营都不好说啊。好在P2P及时出现,给了J一条奔小康的路。

担保正业停滞,出险非常闹心

再说说J的正业。J在2012年拿到了融担的牌照,做了一手房担保和加成担保,几大行的在保余额10多亿。但是,这块业务处于减弱,甚至接近停滞的状态。为啥呢?因为J跟合作银行的担保期限快到期了。虽然和银行的续保正在接洽,但是在准入方面,央行的规定严格了。各大银行对民营融担公司的资金实力、风险控制、经营状况、业务类型和业务方向有十分严苛的考量,不太好进啊。

闹心的是,担保这块业务由于当初仓促上马,风控做得不完善,代偿率、逾期率都不理想。整得Helen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怕客户还不上钱。这几天雾霾压京城,阳光进不来,污浊的空气出不去,赶上个客户逾期了,急得Helen鼻翼边上起了个大脓包。

除了一手房、加成担保,牌照上允许开展的其他业务,像是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信用证担保,以及债券担保、诉讼保全担保、投标担保、预付款担保、工程履约担保、尾付款如约偿付担保等——J都没开展。不是不想挣钱,还是和银行对融担的血统考量有关系。草根攀高枝儿,不容易啊。

违规做委贷,利润高欲罢不能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开发了借款需求,推荐给银行只能赚产业链下游的钱,J心里不得劲儿。于是,J干起了委托贷款业务。以不动产融资的形式,民间资本通过J,实现了借与贷。

J越界了。从融担变成“影子BJnk”,成为信用中介,用资金池来运作,赚取息差。

J的委贷业务主要是过桥和短期拆借,月息两分五,年化利率30%。月息2%~2.5%,是民间借贷的普遍利率。当然,还有更高的。J没有整得太离谱,堪称业界良心。

2010年,银监会、发改委、央行等政府部门制定的《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其第三章第二十一条规定了融资性担保公司不得从事下列活动:1、吸收存款;2、发放贷款;3、受托发放贷款;4、受托投资;5、监管部门规定不得从事的其他活动。

“这不是违规吗?”Young是J的Boss,他经常以沧州味儿的口音说这句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百十号人,好吃要喝。为了生存,为了盈利,违规也得做啊。所以,他的下半句往往是,“做吧,下不为例。”

最后一回只是YY,永远有下一回。资本永不眠,逐利无止境。

J的痛点,到底有多痛?

既可以揽牌照内活儿,也可以挂羊头卖狗肉,干牌照外的活儿。J可谓左右逢源。实际上,J是有发展痛点的。

首先是天花板。《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的第四章第二十八条规定:融资性担保公司的融资性担保责任余额不得超过其净资产的10倍。也就是10倍杠杆。J的注册资本2个亿,顶多能做20亿的业务。20亿是J的天花板,现在各项业务加起来快20亿了。不突破天花板,只能眼睁睁看着好业务不能做。

其次,地域性。目前,J的牌照只在京城地区管用,做不了外地的业务。如果要做外地业务,根据《融资性担保公司管理暂行办法》的第二章第十三条规定:融资性担保公司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分支机构的,应当征得该融资性担保公司所在地监管部门同意,并经拟设立分支机构所在地监管部门审查批准。J的手没那么长,关系网覆盖不了那么广大的区域,不想再费时费力费钱跑牌照了。

最后是“资金池”。“困扰我们这类公司发展的一个核心要素就是资金池问题:到底该怎们管理我们的资金池?项目少,钱多,承担用钱成本;项目多,钱预备得不够,现找来不及。”Helen说。

牌照内的业务要承担政策风险、监管风险,与其通过增资、申请、再担保的方式在牌照上做文章,不如踏踏实实做委贷业务,利润高,风险还可控。可是,到底怎么玩儿“资金池”呢?

互金崛起,带来转机

2013年,互金元年,P2P强势崛起,给了J一个支点,它可以利用P2P,盘活全局了。

首先是委贷业务。“公司不需要准备那么多钱预备着,承担资金成本。有了新业务,线上发起,进行融资就可以了。” Helen说。

J与众多不动产融资偏好的P2P平台合作,把线下的过桥、短拆标的推到线上,年化利率12~15%。

今年双11,J降低了垫资赎楼的利息,月息2分。然后在线上跟天猫、京东对飚——“双11不剁手,换房置业最靠谱,利息大优惠,错过后悔一辈子!”

J在全国范围内注册了资产管理公司,获取更多不动产融资需求,突破了地域性的限制,把风险也分散了。

再就是,J运用融担这块金字招牌,为P2P平台的标的作担保,起到增信的作用。通过这样运作,规避了天花板的瓶颈。彼时P2P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J为消费金融、小贷公司、供应链金融等很多类型的标的进行担保,把杠杆尽量放大。

“风控是J的核心技术,我们要做P2P的入口级企业。投资者看到J担保的标,就放心大胆地投吧!” Young如此标榜。

J异化为P2P的资产入口、债权中介

国内不少P2P公司采用O2O的模式来运作,线下获取资产、风控,线上融钱、交易。而线下业务会增加P2P的运营成本,采取与融担、小贷、保理、融资租赁等公司的合作,获取优质标的,是比较好的线下资产开拓方式。

中国不缺有钱人,庞大的居民储蓄、从股市、房市撤出来的钱、中产阶层的投资需求,都需要一个端口进行释放,无论是线上营销,还是线下营销,理财客户总归是有的。

反观资产端,经济下行,实体经济萎靡,优质资产、债权才是香饽饽。谁能获取优质资产,谁就掌握P2P发展的命门。

“线下离市场最近,发现客户的借款需求,由下至上进行风控,开发新产品,再匹配不同的融资渠道和平台。J要做P2P的资产、风控入口。”Helen说。

押宝互金,通吃产业链

念书的时候,Young在未名湖畔畅想未来;从政当处长了,Young在红旗下遥望未来;下海经商了,Young在金融边缘期待未来;互金大潮来了,Young终于真真切切地把握住了未来。

互金是条大金链子,它能把牌照、O2O、数据、客户资源、风控经验、信贷技术贯穿起来,打通金融的任督二脉,深入金融的核心地带,直捣金融的高附加值利润。

近一两年,Young密集参加了好多关于互金的峰会、论坛,与传统金融机构、互金圈、资本圈、媒体界的大佬们在台上扯正确的废话。他要趁着社会各界对互金莫衷一是,雾里看花,抢占话语权的高地,导演互金的潮流。顺便增加曝光,打打自个儿和公司的知名度。他不断向业界洗脑性传播——风控牛叉、P2P担保第一家——的概念。

外边打广告,家里忙改造。他要求团队中的每个成员都要有互金思维,行为要像互联网公司的扁平化,扯淡写文章多用网络热词。总之,从肉体到灵魂,都要全盘互联网化和互金化。J的团队是一个很老、很旧的团队,除了待遇,其他地方都很像国企。互联网思维最起码是年轻与创新的。改造这样一支团队,让它迅速跟上互金时代的步伐,难度相当大。Young深知此点,他一狠心砍掉了一批在公司干了六七年、老得走不动的老员工,引进了一批互联网和互金公司的精英高管。通过大换血,他要把团队改造成互金界的一股新势力!

当然,最紧迫的是进行互金产业布局。给P2P平台作担保,还是给别人做嫁衣。刀把子掌握在别人手里。J掌握大数据风控技术、线下资产风控技术,又在投融资两端有大量客户积累,干嘛不自己做P2P平台呢?Young收购了两家P2P平台,一家做纯信用的小额信贷,另一家做房和车的抵押贷。这样就把自家开发的标推向了J系的平台,资本在J的系统形成闭环循环。他还筹划投资一家供应链金融平台,为产业链的核心企业做应收账款融资,这项业务可以把牌照用到极致,而且这块业务竞争不充分,比较“蓝”。

财富拼图渐趋完整,互金图景愈发美好。Young的诗兴大发,作了一首打油诗:

十年磨大刀,

赶上互金潮。

劈波又斩浪,

看它快不快。

公关总监Mary把这首诗装裱起来,挂在牌照边上。有记者过来采访,她指着公司门口悬挂的诗,对记者说,Young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一定会成为BAT那样的互金巨头。

互联网 创业 专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