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60后创业者要借社群经济玩团体服装定制|每日黑马
麻策 麻策

这位60后创业者要借社群经济玩团体服装定制|每日黑马

谈及团体服装定制服务,第一印象是散、乱、差,和价格战。与一对一的高端定制服务相比,团体服装定制存在太多的槽点。

占山为王

校服,是被反复拿来例证国内团体服装定制服务“不入流、质量差”的典型代表。而产品不过关之外,你甚至也找不到一家叫得响的品牌服务商。

这个细分市场自成江湖。在淘宝等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上存在着数不清的小店,它们拼排名、比价格,无畏同质。人们不自主地把对这些产品的心理预期降得一低再低,对性价比的追求远超过衣服工艺和材质。

“这是市场空白。”郑榕对i黑马说。

今年5月份,同衣网上线。创始人郑榕希望借助互联网的方式一改人们对传统团体服装定制的看法。郑榕是60后,在针织行业耕耘近30年。期间,在国营厂做过职员,也跟朋友搭伙办过小型加工厂。2000年成立德信织造公司。

德信织造是非常传统的B2B企业,主要靠出口拉动做外贸。但由于近几年经济形势发生变化,国外辅料需求下降,加上国内工厂普遍产能过剩,外贸生意变得日益艰难开始寻求国内市场转型。2011年,郑榕开始接触电子商务,2014年推出基于第三方平台的德信团体定制。

“在第三方平台,有些费用非常恐怖,而且寄人篱下,感觉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今年中旬,郑榕决定跳出第三方平台,搭建属于自己的垂直平台。

同衣网诞生。它的一端是F(Factory),另一端连接C(Customer)。但与我们通常所说的B2C、C2C中的个人小C有所区别,同衣网的客户是团体大C。郑榕期望依托德信织造的资源,通过整合工厂、优化供给方,为C端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

他坚信这片混乱竞争表象下存在蓝海机会。团体服装定制的行业竞争存在特殊性,具有明显的地域特点,本地竞争激烈,而全国性服务平台还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空缺。这让郑榕有了信心和动力。在他看来,任何行业都要经历一个野蛮生长的年代,互联网向垂直领域渗透预示着“有人将有机会在3-5年杀出重围,做到行业老大”。

“互联网圈子里有一句话叫只有第一没有第二,谁先抢占了山头谁就是赢家。”郑榕说。

社群经济

虽然德信织造可以给同衣网提供很多支持,但两者仍然保持独立,没有直接经济往来。

“同衣网一定要做成轻资产、一定是互联网+的项目。”郑榕向i黑马表示,在做了20多年传统针织行业后,二次创业的他要打造一个轻资产服务平台。

郑榕的目标是建立PC端、移动端与线下体验店多方位打通的专业团体定制服务平台。他计划让全国范围内更多从事或参与团体定制的上下游企业入驻进来,砍掉中间环节,实现生产方和消费者直接对话,最大限度地缩小价格和时间成本。

尽管团体服装定制仅占整个服装市场的很小一部分,但据纺织协会统计,这一细分市场仍是一个千亿级市场。其中,校服、工装、活动衫等占到了绝对的市场比例。郑榕透露,目前同衣网年销售额在500万左右,月订单量为100多单,客单价平均在3000块钱上下。主打职场服装定制品类,且已经与泉州自行车协会、泉州晚报以及当地部分赛事活动举办方签订了合作协议。

除此之外,同衣网也在尝试借助社群经济激活市场需求,打造爆款。“我们开了一个黑马专线,做黑马专场。只在黑马圈子里玩。”郑榕向i黑马表示,同衣网作为黑马会指定团体定制合作品牌,通过盘活社群资源包括为黑马社群成员提供优质的定制服务,实现导流和变现。

随着社群经济的兴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为社群是未来商业的核心动力。移动互联网正带来一个巨大的机会,懂得社交、懂得传播、玩得转运营,也就能掌握商业先机。郑榕持同样的观点,身处中国最大的创业社群“黑马社群”中,让他觉得“心里更有底”。

截至目前,同衣网的服务仅覆盖PC端和微信端(公众号),APP正在开发当中。郑榕介绍,未来推出的APP中除了基础的定制功能还将包含一些增值服务并添加设计师、策划公司入口,为客户实现从策划到设计再到下单的全流程解决方案。在线上业务逐渐成熟后,还将设立线下体验馆,致力于在团体定制这一细分领域建立纵向的生态圈。

“同衣网有融资计划,我们要走融资路线。目前天使轮正在谈。”对于一个有将近30年经验的地派而言,加入天派似乎是大势所趋顺势而为。同时,对于一位60后创业者来讲,这也是一次接触新模式新思想新玩法的新修行。

黑马档案:

公司名称:泉州德信织造有限公司

创始人:郑榕

所属行业:电商与消费

融资进度:正在寻求天使

每日黑马 同衣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